金融时报:媒体札记:谁能骂娘?

《新疆日报》头版头条六个大字:张春贤逛夜市。

根据这篇同时刊发于天山网及本区其它日报上的通稿,这位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在昨天晚上来到乌鲁木齐两处夜市与民同乐,“把手中的羊肉串递给身旁的市民。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张春贤与大家一起端起手中的啤酒,共同举杯祝愿:‘给力新疆!新疆亚克西!’”

虽然文本中未刻意提及此事正当7•5骚乱两周年前夕,但五大门户还是特意将这则领导视察稿放在了首页要闻区。在《新疆都市报》的版面上,张春贤与维族摊主交谈的画面旁,编辑们配发《新疆是个好地方》,图片说明正是“7月4日,游人如织的新疆国际大巴扎,广场鸽与游客相映成趣。”

在市场化媒体眼中,汪洋是比张春贤风头更劲的“明星大员”(或许次于薄熙来)。

对广东媒体来说,更是如此。《东莞时报》今日封面主角就是这位本省最高领导的模样,标题所摘正是这位政治局委员的话——“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

同样的语录也出现在《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新快报》头版上,在那场由南方网、人民网、新华网等直播的网友交流中,汪洋称,“我们这里的官员也没有特供,吃的东西跟大家一样,都是在街上买的,我们也有切肤之痛”;“口罩男、光头哥、举牌哥,反映的都是一种社会诉求”;“网络社会是虚拟的,但幸福必须是真实的”;“看到很多网民骂我,把我说得一塌糊涂,当然我也看到挺我的。我觉得都是正常的”;“我用不是因为IPAD的时尚,而是因为它实用”等。

作为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更是高屋建瓴配发评论,阐述“放开批评自能促进社会和谐”:“通过各种方式袒护被批评方,看似维护了稳定,实则袒护了不良风气。要想社会和谐,就不要随意‘和谐’批评,让人说点真话,天塌不下来,智慧倒能更快生长”。

这些符合广东省委书记一贯“开明”形象的语录早在昨天下午直播时分就已被支持者在微博上争相传诵,今天更是同步跃上外地媒体,无甚顾忌地作为网络问政的先进榜样——而且恰好有一个反面典型就在眼前。

《新京报》刊出社论,《“老百姓骂娘”不是洪水猛兽》,并得新浪腾讯凤凰同步推荐。该文称,对比当天另一条新闻看,更能反衬出汪洋“骂娘”之语针砭时弊的力量。

所谓另一条新闻,来自昨日人民网,报道称河南南阳一市民在“书记市长网上留言板”上抱怨该市的“交通整治行动”变质成“罚钱”行动,当地公安局回复称:“你的想法也好,呼吁也好,完全是逆潮流而动,是螳臂当车。公安机关将密切关注你的煽动性言论是否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再视情处置”。《新京报》评论员就此点评:“这样的回复,充满威胁的意味,想起现实中的那些因言获罪和跨省追捕,让人不寒而栗。”

一边是平等地看待群众的批评,从“老百姓骂娘”中反思问题;一边是粗暴地视民众批评为“煽动性言论”,欲防民之口、堵民之口。社论由此感叹对待“老百姓骂娘”态度之迥异反差,并希望各级官员借鉴汪洋态度:“网络的特点,使网友的表达难免会有些粗糙,难免会有些情绪化,但只要这种表达在法律的界限内,没有造谣和诽谤,政府和官员就应该以最大的宽容去看待这种批评”。
作为珠海媒体,《珠江晚报》除了用“让群众骂娘,天塌不下来”的标题概括汪洋精神外,更是允许称赞,“遇到一个可以骂的省委书记,在我们的语境里实属新鲜”,更有愿望,“一言以蔽之,‘允许群众骂娘’是成熟公仆应有品性,我们期待能够遇到更多可以骂的官员”。

那么,如何遇到更多可以骂的官员?腾讯推荐红网所议,《群众能骂娘,不是一种恩赐》。作者将网民赞扬汪书记“宰相肚里能撑船”与当年从谏如流的唐太宗相比,强调“允许群众骂娘”“并不是汪书记的什么开明的恩赐,这一切都是我们公民的应有权利”。结语更言:“十个汪洋书记也比不上一套完善的制度,十套完善的制度,不能付诸实践也始终是镜花水月。汪洋书记是个好典范,但他的意义应该在于带头将行政工作制度化、规范化,而不在于他开明大度的个人品性。”

这两个星期来,群众骂娘骂得更多的还是红十字会。新浪腾讯今晨选择“红十字会总会网上回应郭美美事件”作为标题, 凤凰搜狐网易加上一句“希望民众理性看待”。

所引俱为《新京报》报道,即“昨日下午2时多,中国红十字总会获得新浪微博认证,正式开通其官方微博。截至昨晚11时,粉丝已达1.6万。中国红十字会共发布4条微博,引来了网友们的热烈议论。”

纵然红会在微博贴上了针对网民疑问的13个问答,涉及郭美美事件及商业系统红十字会、红十字会审计事件、红十字会的特殊身份和管理模式等,但跟帖中仍是一片斥骂,“还钱”之声排山倒海。

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因为部分网友“全盘否定,以偏概全”而感到“委屈痛心”,《都市快报》在引用此言后,又引用于建嵘教授当即做出的评价:“如果红十字会真的为‘部分网友’的观点‘感到委屈和痛心’,就应满足更多网友透明公开的要求。”

继昨天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为题报道调查结果后,今日深圳《晶报》再度发力,引用《财经》杂志记者所言,“认识王军前,郭美美靠拍戏炒股赚钱”,副题更摘网友猜测:翁涛“揭底”是为了保住“博爱服务站”项目?

通报已毕,猜测未止。《人民日报》也从党庆高潮中抽出身来,于今日再次介入“郭美美风波”。以“红十字会如何重获公众信任”为题,再祭“声明并不等于证明”之论,称“我国的慈善组织在程序公开透明方面与公众期望值还有距离……目前,中国红十字会有7万多个基层组织。是否有人在利用慈善牟利?如何加强对基层组织的监管?这是摆在中国红十字会面前的一个新课题。”

新华网不仅要在首页转载这篇中共中央机关报报道,还顺势推荐自家新媒体平台:“红十字会开新华微博。”

不过,人们的愤怒正在被一桩新丑闻分散——中海油渤海湾油田发生漏油事故。这则消息爆自6月21日的微博平台,在前昨两天被陆续公开披露证实。根据央广前日报道,在“多家媒体联系中海油集团公司新闻处及上市公司投资者关系部都没有获得回复”后,这家央企终于发布声明。

新华社在7月1日发布的稿件称,“从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投资者关系部获悉,据美国康菲石油中国有限公司(康菲中国)报告,由该公司任作业者的蓬莱19-3油田附近海面于6月上、中旬出现油膜。”在宣布“事故已基本处理完毕,泄漏范围只涉及200平方米左右”的同时,中海油亦预报,“7月5日,国家海洋局将公布这次漏油事故的调查情况”。

在包括《中国证券报》、《证券时报》等多家财经媒体跟进查访之时,一些关注环境生态者早已怒不可遏。搜狐为中海油搭配的链接是“BP漏油被罚巨款总裁下台”,并推荐专题《中海油渤海漏油,不要再成为消失的新闻》;《第一财经日报》由海洋专家出面,质疑中海油漏油200平方米的说法“根本不可能”;凤凰网更是在首页推荐来自经济观察网的即时评论,根据“网上中海油油井渗漏的微博和转贴一概被人为删除”的现象,怒斥中海油“野蛮公关”。

评论者鲁宁感叹:“央广‘中国之声’系中央级官方媒体中率先揭露漏油事故的,但其把此消息选在7月3日才向全国听众发布——这发布时间的精心‘规避’,则因用心良苦而特别意味深长……因中海油出事的时间正逢喜迎建党90周年大庆期间,若中海油及时发布出事信息,按传统官念和标准作衡量,显然是非常‘犯忌’的”。

(注:本文中之点评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