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摆脱世袭贫穷?一个”穷二代”大学生创业记

  石渊德2005年考入贵州大学,而当画家的梦想从毕业那一刻开始破灭。作为无钱无权的“穷二代”,微薄的工资远不足已偿还支撑学业的累累负债。石渊德 借了近两万元来到昆明,与朋友一起开了家餐饮店,稚嫩的创业团队却在两个月里赔完了近5万元人民币。面对“性价比”日下的大学教育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像石 渊德一样的贫寒学子,又该如何改变自己的命运?

  

  石渊德1985年出生于湖南怀化的一个小山村,2005年考入贵州大学平面设计专业,成为了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为了这个农村家庭未来的希望,父母和 姐姐外出打工供其上学,但不菲的学业开销还是让家里背上了3万多元的债务。图为2008年8月3日,即将进入大四的石渊德来到昆明朋友处,每天在出租房里 看书学习,那时他的梦想是毕业后能成为一名画家。

  

  2009年7月,石渊德大学毕业,家中的窘迫经济已无法支持他继续深造,首要目标就是尽快赚钱。专业水平不错的石渊德,只能找到一份月薪2000元的 工作,这在贵阳都很难维持基本生活,更别提攒钱还债。为了改变现状,石渊德借了近2万元来到昆明,准备与老乡一起创业。图为2009年10月4日,国庆长 假,由于娱乐场所的消费比较高,刚来昆明的石渊德和朋友一起玩牌。

  

  考虑到餐饮业入行门槛低,石渊德决定开一家米线店,计划把老家的米线引进到昆明,提出了雄心勃勃的连锁经营计划,还派了一位同乡到老家专门学习米线的 制作方法。为了暂时维持生计,石渊德找了一份为高考美术生补习的工作,租下一间月租200元的房子。图为2009年12月27日,石渊德(左)下班后回到 住处,烧上半桶热水泡泡脚。

  

  2009年12月3日,石渊德和同住的老乡一起洗澡。出租房里设施简陋,即使在冬天他们也用冷水。

  

  2010年2月13日,石渊德在出租房里看春节联欢晚会。因为借钱筹备创业,这一年春节他没钱回家。

  

  2010年3月28日,米线店开业头天深夜,石渊德和朋友们还在出租房里赶制写着“开业特价”的广告牌。

  

  2010年3月28日,昆明白马小区,总投资近5万元的米线店正式开业,老乡和朋友送来花篮,到场祝贺。开张后,石渊德负责具体经营,当时还在读大学的老乡向鹏也投了一万元,在店里帮忙。

  

  2010年3月30日,一位熟人为米线店拉来顾客,做到一笔生意的石渊德面露喜色。

  

  2010年4月9日凌晨6点,石渊德和向鹏坐公交车去店里准备开张。创业的这段时间,他们俩每天5点半就起床出门,在早餐饭点前开店营业。

  

  2010年4月9日,向鹏给一位小客人端上米线。

  

  2010年4月9日,石渊德在打烊后清洁地板。

  

  由于是第一次创业,米线店暴露出不少服务和管理上的漏洞。图为2010年4月25日,石渊德找了两个大学未毕业且没有工作经验的男性同乡到店里帮忙。后来他们分析,由于店里的工作人员都是男性,一些害羞的女顾客见了就不敢进店门。

  

  面对米粉店日益惨淡的生意,石渊德把米粉店的店面换成了“湘西土粉骨头王米线”,希望以骨头为特色吸引客人。

  

  由于缺乏足够资金,店铺选址比较偏僻,再加上昆明人不怎么接受他们老家的特色口味,小店的营业额快速下降。每天的营业额只有100元左右,有时甚至分文无收,而每天至少200元的开销让小店濒临倒闭。

  

  从开业到倒闭,石渊德的米线店只存活了两个多月,5万元投资几乎血本无归。图为2010年7月31日,石渊德开始低价处理米线店的设备,以前花5000元购买的设备,处理价只有1000元。

  

  面对失败,赔完创业借款的石渊德一蹶不振,每天把自己关在出租房里。

  

  孤独的时候,石渊德就在手机上登陆QQ找朋友聊天。

  

  2010年11月21日,石渊德的女朋友从老家来昆明看望他。微薄的收入使得他和女朋友分隔两地。

  

  2010年11月28日,石渊德的一位同乡发了笔小财,请大家到KTV唱歌。“羡慕,也为他高兴。”石渊德说道,“原以为读大学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事实却并非如此。”

  

  迫于生活和还债的压力,石渊德重操老本行,在昆明的一家广告公司找了份工作,但每月2000多元的工资只能维持简单的生活,“赚钱还债娶女友”的目标仍然遥遥无期。图为2011年5月15日,石渊德和同伴们在出租房里做设计。

  

  因为昆明的城中村改造,石渊德原来住的地方要拆了,新找的房子月租也涨到了850元,经济压力陡增。图为2011年5月28日,石渊德邀请朋友来到新的住处一起吃饭。

  

  开始新工作后,石渊德每天上午准时工作,晚上则经常加班,小屋里烟雾缭绕、人来人往的场面渐渐少了。一起创业的朋友,也为了生活各自奔忙。碰见偶尔的聚会,石渊德显得十分热情。图为2011年5月29日,石渊德拉被子给朋友铺床。

  

  一个夏日的清晨,石渊德和老乡米建立光着膀子在出租房的地铺上熟睡。米建立还没毕业,石渊德和他聊到很晚,关于生活,关于理想,以及不确定的未来。当 下的社会,阶层日趋固化,通过接受教育来向上层流动的通道渐显逼仄,也造就了像石渊德一样的稚嫩创业者。改变不了命运的寒门学子,将世袭贫穷。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图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