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益民:震后日本:低迷还是崛起

地震海啸,影响几何?

3月份日本发生9.0级史无前例的大地震以来,最高达14米的巨型海啸直接导致福岛核电站冷却系统失灵,发生了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实际上前期地震引起的损失并不大,因这次地震发生地宫城县在日本本州岛的东北部,而这里并不是日本的经济重镇。这次地震损失最大的是东芝,东芝占据了全球芯片的最高端,所以全球跟电子产业这块受影响会比较大。但是整体来看的话,他本身的损失,也就是地震造成的损失并不大,后来主要是因为海啸,海啸卷走了他无数的电子产品。

具体到核电站泄露的问题,主要是因为海啸破坏了电站的制冷装置,目前随着核危机的不断升级,引起了很多恐慌,还有一些不确定性的因素在后面,究竟这次核危机会影响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能做出结论。

因为日本是一个能源匮乏的国家,所以核电其实是国家供电的重头,达到了总供电需求的三分之一强,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比例,在其他国家是很难想象的。 同时,也是因为他通过培养核电壮大了装备制造业,对经济有了极大的帮助,但是地震以后,很多电厂关闭了,关闭以后,国家的动力系统会出现问题。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核恐惧,这是对保证人身的安全,他肯定要停工保证人身安全。

由于日本核电出现问题,政府呼吁民众尽量少用电,把用电量降到最低,很多列车已经开始停驶,日本已经呈现一些问题,就是因为电力设施,造成很多工厂停工,由于中国对于日本是逆差国,要从日本大量进口来保持生产,根据去年的统计,中国对日本有着650亿美元的逆差。而且不光是中国,像韩国也是作电子电器产品的国家,他对日本的逆差是500多亿美元,台湾也是好几百亿,还有包括东南亚组装的一些企业对日本也都是逆差。也就是说,我们看到中国对美贸易的2000亿美元的顺差,其实最终的都成了对日本的贸易逆差。这相当于全世界的资金都在向日本转移。

因为日本做的基本上都是那种高附加值的核心零部件,而我们虽然看起来产量很高,利润却很少,也就是说就是大部分利润流向日本,包括韩国的一个报道就曾经说过,韩国的每出口1%的产品,要相当于得从日本进口0.96%的产品。

中国从日本进口东西是最多的,体现在贸易上面就是连年的逆差,所以这次日本发生地震之后,电子汽车和机械产品的进口会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中国很多产品其实都是高度于依赖日本的高端芯片,我们表面上觉得是美国的东西,其实他核心都在日本。我们联想收购的IBM的电脑,其实品牌是美国的,真正的核心的设计都在日本,像THINK PAD这种设计,现在还都是在日本的大和实验室来做的。包括我们的彩电业,像长虹创业这些从生产线到零部件,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日本。

这时就牵扯到一个供应链的问题,因为供应链的过程中是有一定存货的,但是目前的全球供应链,都是为节省成本而尽量降低存货,在尽量降低存货的情况下,突然爆发这样的危机,也就是说,一旦这些产品的存货卖光,那后面的很多中国的企业开工都开不起来。

而且如果用商人的思维的话,我即使现在手里有存货,也不可能把存货全部放出去,这个存货我就留在这儿用来抬高价格,反正同样的产品零部件来不了,那宁愿放慢卖的速度。

因此有很多人提出中国目前应该出一些替代品,实际上现在是做不了的,技术是一种长期积累做起的产品,不是一个我们看到的简单的一个零部件,这种零部件有技术专利在里面,即使你有了技术专利,你没有专业的设备还是做不出来,在日本他被称为母机工业,就是一些自动控制的机床,或者是专业化机床,专门做这个,而且目前只有日本能做,美国都做不了。所以说现在美国可能能发明一些东西,但是必须通过日本的机器给产业化。

央行注资,前景不明

3月11日地震过后,日经指数大幅下挫,日本央行前后注资30万亿日元之后,相当于三万多亿的人民币,短时间内日元出现了一定反弹,随后的继续下跌是反映出那么投资者对于日本的这个核危机究竟会演化到什么程度,目前心里还没有底。那么从目前情况来看的话,民众对于日本政府究竟能不能控制事态也是抱有比较大的怀疑的,那么我觉得短期来看的话,日本的股市包括其他的一些资本市场,也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

我们知道这次核扩散以后,会影响到西南部的地区经济重镇,包括东京——全球的金融中心之一,他的服务业还有日本大财团和商社的总部全都设这。在这个集中区也有大量的高技术零部件工厂,他们占据了全球产业链的高端。

我们作为一个世界工厂,需要日本提供大量的上游原材料和零部件来进行生产。一旦整体的供应出现问题,那么影响的不光是日本,中国的产业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从东京现在目前的情况来看,因为日本的这些大公司特别顶端的这些公司背后持股方都是金融机构用于稳定整个日本的这个经济体系,在危机感下,日本财团的员工都是战斗到最后一刻的。这些大商社的人平均寿命比普通日本人少了10年,所以说他们平常的工作其实就是为国家在工作。所以在这种总部里头工作的人,从另一角度来讲,日本的企业这种财团大的企业集团有点军队化的性质,

也是日本这个社会稳定的基础。他基本上采用的终身雇佣制,这点基本上就像国企这种感觉,但是他又不是真正的我们国家的这种国企,是政府出资所有的,他实际上是民间资本,然后经过交叉持股形成的集体所有制的企业,我把他称为民有集体所有制,或者民营集体所有制,在这样的一个体制下,日本的经济体得通过交叉持股形成一个非常稳定的结构,不会说因为一次大的危机就出现崩溃的这种现象。

财团体制,低调王者

日本宫城发生史无前例的地震后,海啸、核泄漏,一个又一个灾难接踵而至,国际上,高盛摩根等欧美投行全力唱空日本经济,那么,日本经济会不会崩溃,会不会就此倒下?

日本的大企业基本上都是百年企业,历经过很多次危机,包括二战战败都能生存下来,所以在这种体制下,崩盘的可能性我认为不大,只是说可能会有,我担心的是说这次危机会引起这个欧美的一些金融资本做空日本。这些金融资本的目的实际上是削弱日本在全球扩张的能力,破解日本的产业链,因为日本的产业链捆绑在一起,形成一种非常强势的竞争力把美国的很多产业都给击跨了,在这种情况下的话,如果破解这样的产业链,日本的产业链不光是联系他本国,实际上把东亚地区整个给整合在一起,所以一旦击跨了日本的产业链,变相的也是拆散了中国的产业链。

实际上日本的财团是非常抱团的,他有一个大的框架在里头,日本现在有六个大财团,然后又组成了三大金融集团,所以我们看到日本的一个整体有点像一个相互交织的网状结构,就像是一个完整一体的东西,所以在外界把他称为大日本株式会社,就是说日本就是一个株式会社,就是一个这个整体的一个大公司这种感觉。

中投地震前一直持有他们很多股份、债权,包括对他们进行投资,这次地震遭到了很大的损失,其实这是十分是值得投资,因为他这个体系是非常完整的一套体系,你要想拆散,就等于你把日本拆散,日本不会让你干成这种事的,所以说就是即使有金融资本做空他,到低点的时候,其实应该收购这种企业,包括财团里丰田的股票,东芝的股票,丰田我们知道,过去的七八年每年盈利在100亿美元以上,而且在日本,丰田被称为丰田财团,他实际上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我们看到的汽车制造厂了,他实际上是一种财团形态,就是三井财团体系里头的一个财团,这种形态,里面含有十几家全球性的公司,包括爱信精机,丰田通商,我在三井帝国在行动这本书里头有一章专门讲他在丰田通商的产业布局,丰田其实已经不是一个做汽车的概念,人们把他称为丰田银行,他手上现在的现金流就有200亿美元。

丰田如此,那么整个日本呢?实际上日本现在的金融抗风险能力比东南亚金融危机那时候强得多。都说日本经济现在不行,其实是算法的问题,中国是资本输入型国家,我们在算GDP,而日本和美国都是属于资本输出型国家,在他们那里GDP已经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指标,他们更倾向于算GNP。为什么?因为我们国家习惯用这个GDP因为我们的GDP是外资创造的。

我们如果用GNP来衡量的话,就得是GDP减去外资创造的部分,如果用GNP的话,每年我们是在下降的,那多不好看多扫面子。然后但是在发达国家他是GDP要加海外的这部分资产,他是一个增量。像日本的GNP的话,每年的增量应该是百分之十几,但是他国内反而在下降。所以最后为什么日本到2002年就不统计GNP了?他不敢统计,一统计把别人吓着了,美国就会说你们日本经济竟然这么好,是不是在搞经济殖民在搞对外扩张?这个增长太惊人。

所以日本现在装穷,总说我GDP我一直在下降,老是这个态度,现在我们说中国经济规模超过日本了,其实日本根本不看GDP。我们打个比方,就看看温州人,如果看温州的GDP,每年的增长的话是浙江省倒数第一,但是你说温州人他们在全国赚不赚钱?他也是属于资本输出型经济,温州人都在外地做生意,他们实际上赚大了,实际上日本现在就是,本身在外界赚的钱要远远超过在本国。

日本在80年代末经济泡沫破裂以后,他就开始暗中布局全球,他在暗中收资源,现在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做水处理的,他说水处理有一个美国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可是背后是谁?是东芝收购的,再说中国前两年给了美国西屋电气80亿美元的定单,可你知道那个80亿美元的定单背后,这美国西屋电气是卖给了谁?买给东芝的,东芝持有百分之七十几的股权,所以很多公司看起来是美国公司,很多东西背后都是日本的。再看IBM电脑,联想买的是他们销售团队的壳,实际上IBM把他的关键硬盘卖给了日立,卖了20几亿美元。所以说核心的东西实际上日本人拿走了,壳的东西都是中国人拿走了。

把握机遇 抄底日本

去年以来中国不断增持日本国债,中投公司对日本企业也有投资项目,3月11日地震后,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场失败的投资,实际上震后的下跌只是暂时的,我们通过这些天日经指数的企稳走势可以看到很多企业其实都是有自己财团的资金护盘的,其实现在正是一个抄底的机会,我们不能只考虑的一时的损失,而是应该考虑的中国的整体的经济战略的问题,现在进入日本的资本市场以后,就可以持有股权,从而能够拉动现在的组装企业跟他进行高层的合作。不然的话中国企业都进不了他的高层,怎么能坐在一起进行平等合作呢?现在都是被合资,都是日本人的子公司来跟你合资,都没找到和他母公司重新的平等在一起的机会。

从前我们去投资的时候,可以发现日本企业是比较排斥外资的,而现在其实是个机会,日本企业会觉得你是在提供帮助,实际上你是去拿他们的企业股权。从前我们收购力拓就是个教训,那时我们没有机会,结果反而被反制了。

日本现在忙什么呢?他们正忙着抛美国的国债,然后回去救日本的经济,现在来说应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美国长期压制日本去购买美国国债,日本现在正好有机会抽身,因为日本是美国的第一大或者第二大这个债权国,他一大量的抛美国国债,就会造成美元下跌,中国等于是白白的损失了外汇。

但是中国现在没有借口抛美国国债,国内很多美国回来的经济学家还在拼命鼓动大量购买,但实际上因为我们国家经济上不属于最强的,所以我们要把握自己的战略位置,到底是和日本联合一起反制美元,还是继续交好美国。另外从跟美国金融资本博弈的角度来看的话,可以看很多从前的案例,最近市场上出了一本书,叫《起诉高盛》,高盛就是这方面的高手。

总体来看,这次日本地震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很大的,首先因为涉及的电子元部件属于高端产品,现在中国的很多企业都是组装型企业,组装型企业实际上所占GDP是很大的,因为他的产值量很大,但是一个核心的东西的缺货就能直接影响他的一切生产进程。供应链的最上端断了,很多工厂可能因为核心部件缺货要停工,停了以后还得重新找替代品,有些东西替代品还是找不到的,就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问题。这次日本地震最起码给我们提醒了一点,那就是我们不能完全依赖外国企业搞这种组装型的经济,我们向日本学习做他的财团似的独立自主的产业体系,把产业链全部拿下来,这样的话我们才最安全。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