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yn:变化是不小的,说一点个人看法

变化是不小的,说一点个人看法。

在讲话里面提到“三件大事”的时候,口径是不同的。主要是第二件大事:我们党紧紧依靠人民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我们创造性地实现由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转变。


十七大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口径是只承认四九年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而不承认五六年社会主义改造后,完成了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说,十七大以后有一段时间不愿
意承认土共已经进入了社会主义,而是认为现在还在新民主主义(资本主义时期),还要继续坚持资本主义(一百年)不动摇。

90周年的讲话里面,社会主义总算是回来了。当然这个社会主义到底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还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也就是资本主义),就只有天知道了。不过至少说明一点,就是在理论上往回走,不管卖的是什么肉,至少还要把社会主义的羊头挂出来。


讲话里面的指导思想方面,毛泽东思想的羊头也回来了。毛泽东思想虽然被重新被提起,但总还是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分开的,这就相当于是半瓶子水。左
派看起来会认为比以前有进步,毕竟毛泽东思想的羊头又挂上了,以后争取更进一步再把一瓶子水装满;右派看起来好像也可以接受,毛泽东思想不是同中国特色社
会主义理论分开的么?现在只是半瓶水,毕竟还没有全满,以后再作打算。

另外十七大时候的“彻底否定”改成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也相当于是半瓶子水。左派看起来会认为比以前有极大进步,不是“彻底否定”的一瓶子水了;右派看起来好像也可以接受,不是还有“决议”的半瓶子水,没有空么?虽然退让了,但还留了一手。

总而言之,这算是一个调和左右倒浆糊的说法,这个说法以前习太子提到过,现在在重要场合予以确认,说明基本算短期的共识了。至于以后,比如说十八大是不是还有变化,还要再看。

在讲话里面还有一个比较值得一提的是好像邓从“天上”回到了“人间”。

在十七大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包括三十周年纪念大会在内,邓是被作为后三十年的象征与主宰同作为前三十年的象征与主宰的毛对抗的。当时两个三十年对立的意味这么明显,以至于就连加藤嘉一这样的外人在2008年末的时候都从不寻常的空气中嗅到了些特别的意味:

2008年是改革开放30周年,2009年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周年。中国近代的两位政治家毛泽东和邓小平,他们的思想主宰的时代长度恰好一样。而在今年新年这个时刻,关于这两个时代的关系的一场较量在悄悄的展开。


照标准说法,党的历史上“最杰出”政治家包括毛、周、刘、朱、邓、陈。这其中一般将毛(有时候也包括周)比作是在“天上”而其他人是在“人间”。十七大前
后提到的毛的三十年与邓的三十年的说法,在对历史进行切割的同时,其实也将邓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天上”与毛并驾齐驱,而将周、刘、朱、陈留在了“人间”。
当然,尽管同在“天上”,其实十七大的时候毛邓的待遇其实也是不同的。在官方的定义中,毛是黑暗的三十年,而邓是光明的三十年。

无论如何,毛作为前三十年的象征与主宰是绝对无可争议的,但实际上邓以及其理论在后三十年的地位是随时间而变迁的,大体上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九十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的百年诞辰,以及此后一直到十七大前后。


个八十年代是比较复杂的。邓是当时权力最大的人物,也是最重要的人物,但却并不是唯一重要的人物。在党内权力方面的格局是以邓为首老人听政的邓陈李三驾马
车;在对外的格局上则是邓胡赵三驾马车。从改革的象征上,在八十年代邓胡赵都曾被其支持者作为象征。邓的支持者最多,胡的支持者更多的是从知识分子那里,
而赵的支持者则是从持自由市场理论的经济界那里。

甚至到了现在,虽然官方的结论是回避胡赵而将邓作为八十年代唯一的象征,但实际上出于各
种不同的目的,即使在持立场偏右观点的内部,关于谁才是改革的“设计师”这个头衔的争论仍然很激烈。对党内的一些年纪较大的体制右派来说更愿意将胡作为象
征;而对党内的一部分与经济联系紧密,或者后来出走海外的右派来说,是更愿意将赵作为象征的。

八十年代在思想意识上的复杂性在八四年的标
语(“小平你好”)与八九年的标语(“小平你好-糊涂”)对比上就可见一斑。甚至在八四年阅兵的时候,与“小平你好”的游行标语对照的,则是军队内部从上
层到基层对这次阅兵的普遍认识:“叶剑英退出历史舞台”。这些都说明很难简单的用“邓的八十年代”来描述那一时期。

如果说八十年代是复杂的,那么九十年代则是无可争议的“邓的年代”。在八十年代支持改革的一代人当中,拥护邓胡赵的都有,但总体来说可能还是拥护胡的更多一些。而在九十年代前期支持改革的一代人当中,特别是九二年以后由于下海而起家的一代人,他们是最拥护邓的一代人。


于八九的影响,党内出于对“船要沉没”的恐惧,即使是以前与邓的立场有不同的陈云等也“团结”在邓的身边,客观上造成政治权力上向邓的集中。同时,军队中
有影响力的老帅等陆续去世,军队权力上也在向邓集中。南巡时邓对陈云“鸟笼经济”的公开嘲讽,以及十四大之前的翻云覆雨让曾经陪同邓南巡的杨尚昆一夜之间
下台,都说明邓的权力这时候彻底到达了顶峰。

而八九后被推上前台的老江出于保住自己地位的考虑,开始大力捧邓,也是可以想象的了。从十四
大开始,邓小平理论被概括出来,而这个时候,距离改革开端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已经过了十四年了。到了大约九十年代后期,北京的某高校顺应“上意”开设了
邓小平理论课程,以后其他高校跟进,为邓小平理论地位上升再贡献了一笔。直到接下来的十五大顺理成章地进入党章,邓小平理论终于成为党内的主流。

到了这个时候,邓虽然还没有到与毛并驾齐驱的地步,但其实已经拉开了同周、刘、朱、陈的距离,离“天上”已经不远了。

虽然邓小平理论是老江一手捧起来的,但老江这个人自视甚高,是一心想让自己成为青史留名的“伟人”的。在邓去世之后老江自己的地位逐渐稳固,到了本世纪初终于按捺不住,不再捧邓,而是开始捧自己了。于是“三个代表”被隆重推出,一时间风头盖过了“邓小平理论”。

其实如果翻看一下2001年老江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全文,就应该一目了然了。八十周年的讲话分四个部分,而关于“三个代表”可就占据了一半篇幅:一、中国共产党八十年的奋斗业绩和基本经验;二、正确认识和全面贯彻“三个代表”要求;三、按照“三个代表”要求加强和改进党的建设;四、继续为实现党的基本路线和历史任务而奋斗。在老江的心目中,“三个代表”显然才是分量最重的。

老江的“三个代表”成为主流,自然也意味着“邓小平理论”同“毛泽东思想”一样在党内理论中的边缘化,这引起了诸多势力的不满,既有偏左的势力也有偏右的势力。到了大约2004年的时候,出于各种不同的目的,立场偏右的各种势力联合起来,借助100周年的东风,在抬高邓小平理论的同时,成功的压制了三个代表,而老江也无奈的从军委退下来了。

所谓投桃报李,在老江从军委退下来的过程中邓小平理论以及邓家(终身制)都起了不小的作用,那么邓小平理论被进一步抬高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由于在这一时期也是左派思潮进一步复兴的时期,感受到威胁的立场偏右的势力中,不管以前是偏邓、胡,还是赵,为了压制毛泽东思想并在意识形态上与过去的历史做切割,全部集中于邓的大旗下,将邓小平理论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来。

从这时起,邓被看作后三十年唯一的政治家与符号象征,正式与前三十年的毛分庭抗礼。可以说,这时候的邓终于被捧到了“天上”。

回顾这一过程可以看出,毛的三十年与邓的三十年被认为处在同一高度,本身就是被人为打造出来的从而在理论上对抗的,而将改革三十年简单看作“邓的三十年”也并不是完全符合实际情况的。

在官方话语的助力下,“邓的三十年”让邓得到了无法想象的声望,但同时对邓也是一个极大的负担。由于同毛相比,无论是在文采还是魅力方面邓都相去甚远,用邓的形象来与毛的形象对抗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另一方面,邓是以实用主义的象征来出现的。虽然在九十年代特别是八九后的背景下实用主义一度被广为接受,但到了本世纪实用主义越发显出其弊端,而理想主义的回归更是让实用主义在大众当中渐行渐远,到了今天实用主义的邓就越发难与理想主义的毛分庭抗礼了。

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就是“邓的三十年”毕竟是被人为抬高后提出的,面对党内的诸多势力,难免成为众矢之的。对立场偏左的势力来说“邓的三十年”固然是要攻击的靶子,对立场偏右的势力来说也未必就买这个帐。比如说党内支持胡或者赵的势力对邓垄断了“改革三十年”就严重不满,更不要说由于胡与赵先后被邓废黜而结下的梁子了。又比如说同样都是党内历史上的“杰出”政治家,唯独邓被捧到“天上”,那么其他杰出政治家的后代如陈同志等,对邓估计也是极其不满的。而九十年代为捧邓出了大力的老江因为后期捧三个代表起了冲突,他应该也很难对邓感恩戴德。

众多势力出于不同的心理而一致对邓不满,那么邓从“天上”再次回到“人间”,就是可以想象的了。

在九十周年的讲话中,为了调和各方势力倒浆糊,邓小平理论不再单独着重提出,而是同三个代表及科学发展观并列并打包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邓的三十年”也被模糊为“中特三十年”。应该说,主要还是为了安抚大部分左派、一部分右派,以及其他一些势力在内的各方。

在九十周年讲话中虽然邓从“天上”回到了“人间”,社会主义与毛泽东思想的羊头也重新被挂了上去,但到底要卖什么样的肉还是未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同毛泽东思想毕竟仍然是割裂的,而且“中国特色”这个修饰语本身就是在强调与“社会主义”的不同。至少从全篇讲话来看,理论方面的变更并没有影响到经济方面,似乎仍然是在卖“狗肉”。而没有经济方面的变更,在实际操作中自然就与以往未必有什么不同,估计最多是修修补补而已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