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为招生丑闻的背后

复旦大学和上海交大为招生而发生的丑闻,在教育主管部门的干预下终于掩口了。据悉,清华、北大等校也都接到了同样的通知。大家都明白,没有谁是赢家,北京的三名文科状元已经被香港摘走了。为争抢各省状元,北大、清华去年就已经黯然失色了。本来,生源垄断在“C9高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之间心照不宣地和谐了多年,但近年来,市场经济催生了这些龙头老大的生存危机,“真维斯”的牌子已经挂在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也在研究校门的风水问题了。

生源问题,人才质量,都只是表象,本质还是钱的危机。

不只名牌,不只大学,高中,初中,小学,幼儿园,任何一所学校都在夸大其词地涂脂抹粉,都在不择手段地巧布迷魂阵,都在连骗带蒙地钓鱼招生。其实,任何一类学校的门槛都不亚于鬼门关,足以让每一户普通人家倾家荡产。但奇怪的是,收费越来越天价,学校的生存却越来越困难。国家审计署日前披露,到2010年底,全国一共有1164所地方所属的普通高校,有地方政府性债务2634.98亿元。

从大学到幼儿园,从名牌到普通,全国各地的学校,各级各类的学校,现在都把招生工作摆到了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行动早,下手狠,投入大。在所谓“分数面前人人均等”的幌子下,不惜血本地争抢高分生源,其真正目的是要制造随之而来的“金钱效应”。省里名校跑到市里去花十万元买个高分学生,目的是要吸走那里低分学生的百万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其实是要带动“金钱面前机会均等”。省里收割市里的高分学生,市里收割县里的高分学生,县里收割乡里的高分学生,目的都是要一级一级地抽血吸金。这个“庞氏骗局”能够持续的关键就是“分数”一定要带动“金钱”,否则,一切故事,一切对教育的虔诚都会贻笑天下。读书报国?教书育人?似是而非了。

读书难,办学难,教育危机,已经在由下而上地蔓延,由乡镇向城市转移,由普通向名牌传递。依次发展下去,有能幸免的吗?“超级中学正垄断一流大学生源,农村学生不断下降”的局面会持久吗?最终是一切皆入彀中也。

截至2010年底,中国留学生人数已突破25万。启德教育集团发布的《2011年中国留学生意向调查报告》显示,2009-2010学年,中国在美学生已近12.8万,再次成为在美留学生总数排名第一的生源国。德国斯图加特大学的三千留学生中90%来自大陆。—–这才是危机之源。

不只是教育,一切表面光滑的内部都是深不见底的危机。

全国90%县级医院负有债务,2008年总负债金额为406亿元,平均每家县医院负债2600多万元。

中国铁路亏损两万亿,负债率达60%。

养老金亏空得要推迟退休。

各地保障房连年开工率不到1/3,“蚁族”满大街,“房奴”遍天下。

食品基本是五毒俱全,而且价格高得离谱。

审计署说,截至2010年底,全国省、市、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约10万亿元,央行说是14.4万亿元左右。

3万亿美元外汇贮备,其中一万亿是别人的投资,其余两万亿买了美日的垃圾债券,所以市场上有回收不完的人民币。现实是不仅民贫如洗,国亦靠借债豪奢。

一切的一切,都在自我否定的危机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当然,有“危”才有“机”,才有发展机遇期。但这是什么样的机遇期,是谁制造出来的机遇期,什么样的硬道理在推动发展,发展方向在朝向哪里。

机遇者,概率事件也,不可持续,不能大面积。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