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爆发第二次金融危机的十大理由

上次金融危机虽然还未结束,但我们不妨开始为下次危机做好准备。

我为自己的悲观表示遗憾,但情况的确如此。

你要问为什么?以下是我的10条理由。

1.我们还在总结上次金融危机带来的教训。美国房地产泡沫真的是由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社区再投资法》(Community Reinvestment Act)、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和“自由派”等造成的吗?如今有越来越多的人这样讲。我不禁要问,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西班牙也曾有过巨大的楼市泡沫呢?那竟然也是美国国会少数党成员弗兰克造成的吗?如果是,他是如何操作的呢?爱尔兰、英国、澳大利亚的巨大房产泡沫又是怎么回事呢?全是弗兰克所为?东欧和世界其它各地的泡沫呢?我简直要笑出声了,然而数以千万的人们目前都对这种说法深信不疑。这种说法之所以受到推崇,其目的就是掩盖真相,让真正的罪魁祸首可以逃之夭夭。这种办法很奏效。

2.无人被查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首席执行长富尔德(Dick Fuld)和金融公司Countrywide首席执行长莫兹罗(Angelo Mozilo)等高管及其他很多人在“触礁”前,早已套现了数亿美元从而“安全着陆”。贪婪的贷款机构和狡猾的抵押贷款机构轻易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不义之财。然而,这些人不仅没有入狱服刑,甚至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他们安然无事,逍遥法外。一般来说,在2000年至2008年期间,你越不守规矩,享受到的待遇就越好。所以毋庸置疑,下一帮人还会这么干。

3.激励措施仍存在陷阱。非金融界人士──无论是受人尊敬的政治权威乔治&#·威尔(George Will)还是普通的美国大众,在这一点上仍没有完全搞明白。华尔街的游戏规则和美国大众的规则不同。一家华尔街投行的经营者和一个干洗店老板面临的可不是同样的“风险/报酬”模式。把我们头脑中所有那些美国传统自由市场企业的形象抛到一边去吧。现在的形势完全不一样了。对华尔街人士来说,游戏规则是抛硬币时,正面朝上他们获胜,反面朝上他们就再抛一次。由于存在限制股、期权、奖金制、证券化、“2-20”的对冲基金收费结构、内幕股票销售、“大到不能倒”的金融机构及有限责任等,给这些人报酬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在冒险时不计后果,而在情况不妙时,他们的损失很小或没有损失。

4.裁判“吹黑哨”。我们应当有一套受法律监管的自由企业制度,可唯一的问题是:球员得贿赂裁判。想象一下,如果这一幕发生在美国橄榄球联盟(NFL)会怎样。银行和其它产业慷慨地将巨额资金给了美国国会、多位总统及由助理、顾问和逢迎者组成的整个“华盛顿集团”。他们大手大脚地花钱,通过竞选献金、或给退休政客50万美元让其发表公共演讲并在董事会挂闲职,以及花巨资聘请游说者。现在你知道了,如果你在政府任职时乖乖工作,退休后你也可以得到一份年薪50万美元的游说工作。这些贿赂总计有多少呢?美国研究机构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说,美国金融业单去年一年在游说方面就花了4.74亿美元。

5. 股市再次暴涨。标准普尔500指数从2009年3月的低点上升了一倍。难道这不是好消息?嗯,是的,从某种程度上说是的。诚然,指数的上升主要是由美元贬值造成的(美元贬值,股市上升;反之亦然)。别忘了,在上世纪30年代和70年代的熊市中,也曾出现过大规模反弹,就像日本股市在上世纪90年代的表现一样。但如果市场的繁荣主要体现在风险最大、价值最低的股票上,那么市场的风险也会随之上升。这更可能令投资者失望,而不是给他们带来惊喜。另外,股价也不便宜。标准普尔指数成分股的股息收益率只有2%。以托宾的Q(Tobin’s q,计算股价和公司资产重置成本的比率)这一长期指标衡量,股价高出平均估值大约70%。此外,婴儿潮出生的一代进入老年,他们仍然持有大量股票。随着他们临近退休,他们将卖出这些股票。

6. 衍生品定时炸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危险,且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雷曼兄弟轰然倒塌之前,即我们现在所说的最后一个泡沫的顶点之时,华尔街公司账本上的风险金融衍生品的价值达到惊人的183万亿美元。这是美国经济总量的13倍。如果这听起来令人觉得疯狂,它确实如此。从那时起,我们恐慌不已地进行了四年所谓改革,并重归财务审慎。那么,现在这个数字又是多少呢?248万亿美元。我不是开玩笑。哈,多么美好的时代!

7. 掌权的还是老一套的人物。每当我听到共和党人朝奥巴马咆哮,骂他是“自由派”,“社会主义者”或“共产主义者”时,我都想笑。你在开玩笑吧?奥巴马就是布什的接班人。相比小布什,他更像老布什。看看谁还在管理这个国家的经济:贝南克、盖特纳、萨默斯、高盛、摩根大通。至少从1987年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沃尔克(Paul Volcker)下台以来,掌权的就一直是这帮人。变化?什么“变”了?(之前的那一点点小小的变化对于华尔街来说都太大了。2010年,华尔街出资为自己打造了一个全新的更听话的国会。)

8. 贝南克不明白他的职责。在其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这位美联储主席的亮相绝对出人意表:他以罗素2000风险小型股指数(Russell 2000 Index of risky small-cap stocks)走高为例,证明“量化宽松”政策发挥了功效。从法律上讲,美联储有两项职责:保证低通胀率和低失业率。现在很明显,美联储又多了一项任务:拉动华尔街股市上涨。这简直是疯了。如果这么做会有好结果,我会感到惊讶。

9. 杠杆率高到了疯狂的地步。还在找“信贷泡沫”吗?我们正身处其中。每个人都知道联邦债务堆积如山,也明白国会有可能不会提高债务上限。但这仅仅只是故事的一部分。今年一季度,美国公司总计借债5,130亿美元,其借债速度是去年秋天的两倍,当时公司债已经在飙升。渴望收入的储蓄者几乎会买入任何一只债券。难怪高收益债券的收益率大幅下跌。“公司资产负债表上的现金”之类的话可以到此为止了。美国非金融企业整体深陷债务泥潭,债务规模高达7.3万亿美元。这创下了历史纪录,在过去五年中这一数字增长了24%。如果你再算上家庭债务、政府债务和金融部门的债务,债务水平至少高达50万亿美元。杠杆率越高,风险越大,这是经济学的基本常识。

10. 实体经济仍然萧条。第二轮量化宽松除了降低汇率并没有什么明显功效。失业率远远高于官方公布的数字(例如,就连劳工部文件中用小号字体做出的说明也都承认,每四个中年男人中就有一个没有全职工作。真是令人吃惊!)。我们的经常项目赤字每年高达1,200亿美元(自1990年以来一直没有盈余)。房价在下跌,楼市没有复苏。实际工资增长停滞。是的,生产力正在上升。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也抑制了就业机会的增长。

你知道美国哲学家桑塔亚那(George Santayana)是如何评论忘记过去的人吗?但我们甚至比那些人还笨。我们注定要重蹈覆辙,这并非因为我们忘记了过去,而是因为我们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吸取教训。

Brett Arends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