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国内一名小程序员,这事对我影响确实很大

对于一个刚刚下来自己想做点东西的小程序员来说,Google真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懂那些太多的政治因素,也不懂什么商业考虑,只知道Google要撤出中国,我很难过,而看着楼下诸位仁兄为此而叫好,我心理更是百味交杂。

我是一个写代码为生的人,没有什么风险投资,唯一的投入就是自己的几台破电脑,用二手件组装的服务器。一边做一些网站外包,一边开发着自己的项目。

我用的ubuntu是有Google赞助的,
查技术资料用的是Google Search,
向同行咨询技术问题用的是 Google maillist
用的大邮箱是Google mail
实验用的机器是Google 的 App engine
收集和整理技术资料用的是 Google reader
文档用的是 Google Docs
找开源代码用的是Google Code

我的网站的用户通道是google auth
Js文件是google提供的
静态文件用google app
连mysql服务器打的补丁都是Google提供的。

我对Google是有着感激之情的,它让我省了很多钱,很多精力,很多时间,让我在技术上汲取了很多知识。而我之前网站值班的经历使我对Google对中国大陆的网络环境不满也非常理解。被迫删除网页的事我也做过不少。往往是一个神秘的电话打进来,用一种很神秘的口气下达删文命令。若真是[**]毒赌黄之类,我非常配合,也非常理解。可是让我删的却是往往是本地的城管打人,交警扣车,上访群众围堵文章,然后我便故作漠然地去网民的责骂追问贴子和电话一概不理,但是我心里很难受。

我也习惯了某些技术网站无法访问,反正可以翻墙;但是即便做恶事,也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做的认真一点,不要愚弄网站。我所使用的python语言,它的python.org/download下载网站至今仍是被封的,原因是涉黄!但是真正的色情网站却是python.com,却一直能正常访问,真是杀了李逵,放了李鬼。

再有时,是突然关闭你的服务器,有时是整个机房关闭自我检查,有时是让你域名重新备案,或是国庆大典网站关停交互信息,或是下发新的关键词列表。或是强迫服务器上必须装监控软件,林林总总,估计每个被web2.0的光环吸引的小创业者们都有这番经历。不知道他们是否如我一样拼命想逃离政治的干涉,可是政治似乎没有放过我的打算。

我不信任cnn,bbc,也不信任cctv,新华社,我只是喜欢用google搜搜我喜欢的东西。我可以欺骗自己:今日的google是被中国企业强大的竞争力逼离大陆的。但我仍害怕我仍担心我仍忧虑的是该事件会被中国政府认定是一个针对政权有预谋的政治要挟,导致本来就保守的网站管制进一步加强,这样完全可能会让我这个小程序员失去了上网的自在和创业的希望。

—————————–

冰雨兄,小弟理解政府有关部门的担心
担心在网络上再出现一个象BBC,CNN一样的可以影响世界观点,舆论,左右政治的Google

但是小弟觉得,政府很多措施可以灵活一些,而且更多时候不要做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这样,即便出发点再好,也容易被人所鄙视,更会让人联想幕后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政治黑幕。

比如,要扫黄就真的扫黄,不要找一堆人在google故意搜母子乱伦的关键词,然后等这些词上了google的热榜,再截图,用来当证据,也不要找一堆内
部工作人员当演员,故意设计脚本来演戏,说自己的舍友因为google能搜到黄色网页而坠入肉欲的。这都是当年台湾那些下三滥节目用的手段,堂堂一个国家
电视台,怎么好的不学,偏偏学这些东西。

坦白地说,我现在之所以同情Google,是因为我觉得它的手段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上得了台面,比较干净,比较清白的。我自己也感觉到,现在的关键词过滤
有扩大化的趋势,倘若只是对一些政治敏感词进行屏蔽,我个人可以接受,但现在上海的朋友提到,连“月入过万”也成了敏感词,什么倒倒,脆脆,维权,上访之
类的就更不用说了。

还有一点,国内程序员已经是一个数量非常可观的群体了,却没有可以反应自己意见的通道。李彦宏,陈天桥他们是资本的代表,是巨头公司的执掌人,不是程序员
的代表。谁都可以管着我们,网监,版署,文化,工信,可是谁都不怎么听取我们的意见。每次封网也好,关停也罢,都是通知或是电话,甚至有时都不会告诉你,
最先受影响的往往是程序员为代表的这些互联网工种(在这里我有点身分模糊了,既是程序员,也是初创者),可是每次都没人来询问一下我们的意见,即便我们主
动向上反应意见了,也是推来推去,或者是一幅此事不可说,不可问的就直接神秘的回秘了。

就说11月的事,突然下令,个人不允许申请域名;然后我一夜没睡,带着自己的,朋友的几十个域名裸奔到name和godaddy下面;再过一个月,突然下
令说不准网站以“XXX某人的个人网站”,“XXX人的博客”为名,我又得挨个通知我的朋友和客户,求爷爷告奶奶,请他们一定要改名,千万别给我惹麻
烦。(但是后来发现不改也没有什么麻烦,于是我又成了他们眼中的太监)。没几天,机房又来函说要检查机房,停一段时间,我姑且相信了。月底,又要我们来一
次大清查,看看哪个网站没备案,限期一星期内办完。问题是,国家备案中心正常的流程是20个工作日,顺利地话,可以办完。也是一位同行的技术站,40多天
了,还是显示待处理中。一个合作过的公司,把所有服务器都迁到香港了,按剩余天数把钱退给我,但是为了再次托管这些网站,我只能去美国找主机,找vps,
价格自然是高,此外我还要退款的基础上加钱以达到一年的租期,还要应付每个客户的不满,我生怕客户按照合同办事,向我索要赔偿。那时哪还有钱可赔,谁又能
赔偿我。难道非逼着我以后将“政府神经性封网”和“火灾,地震,战争等非人为因素”一起写到合同条款里?

我在做一个以动态语言为主的类似cnblogs.com和javaeye.com这样的社区型网站,我自己写了几个爬虫,这一年来都在扒几百个技术博客,
整理和分析他们的内容。每一周,都有几个博客无法访问,或是抓回来的页面显示的是该网站已关闭;或是显示该博客已变为独立博客,放在美国,旧博客不再维
护。而且越来越多的文章开始与技术无关,开始点评政治,外交;越来越多的文章在谈论民主,自由,在讨论美国历史上那些带有神话色彩的民间组织战胜政府的案
例,越来越多的作者在转载那些我认为是颠倒史实的抹黑土共的文章。但是我无力反驳这类文章,因为我不想在圈内被人视为异类。

不要去批判这些程序员不顾史实,人云亦云,乱转载文章,乱批驳土共,乱抹黑历史,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是当年热血的红客,是什么样的政策让他们变得开始地憎恶这个政府,是什么样的经历让他们愿意相信和传播这样的文章。或许是我接触的程序员面太窄,正好最偏激的那部分被我遇见。

上面这些,都是我发的牢骚。我想我所遇到的问题,铁手一样也遇到过,而且以西西河的影响,他的问题肯定比我更棘手。但区别是,铁手不用担心被人抱走服务
器,拿走硬盘,铁手也不太担心国内的网民访问不了网站,毕竟海外华人是是中坚力量。而我,一个国内的小初创程序员,我真的很害怕,很在意这些。

我想说的很简单:我很爱这个国家,我也不反感这个政权,我也感觉到了生活越来越好,但是国内的互联网环境的政治味也越来越浓了。我真的真的真的不想碰政
治,我只想找个地方可以好好地托管我的服务器,不用担心夜半电话,不用担心被拔线,不用担心域名被截持,更不用担心被视为一小摄在网上别有用心的坏分子。

我曾经想过amazon ec2,但是谁能保证,下一个投降的不是amazon呢

现在正好是国内时间午夜12点,我继续代码去了。这次若Google真的离去,无法访问,在仁兄们大国策论的餐桌上,充其量就是随手扔掉一份难吃的佐餐小菜;但对于象我这样微渺的小程序员来说,这分又馋又羡又怨又恨的心情,怕是不能只用酸楚和不舍来形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