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力推薄熙來擔任北京市委書記/胡錦濤推胡春華當北京市委書記

習近平力推薄熙來擔任北京市委書記

中共十七屆五中全會上,“王儲”習近平被增選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十八大正式接班的態勢篤定。作為十八大籌備小組組長的習近平,對未來人事的佈局儼然已經開始,而北京市委書記這一“進局”要職和劉淇的超齡“服役”的契機,當然也是看在眼裡記在心上。

北京政局知情者向《外參》雜誌獨家爆料稱,習近平力推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擔任北京市委書記一職。要說資歷,那薄熙來擔任北京市委書記綽綽有餘。做過遼寧省長,當過商務部部長,還是十七屆政治局委員,薄熙來的這些資歷是郭金龍、胡春華,令計劃所比不了的。

可問題是,薄熙來當年到重慶出任市委書記時,已經被黨內認定為“貶謫”,屬於被江胡聯手阻擊而邊緣化了的一位高官,其仕途在很多人眼裡已是“日薄西山”了。

要知道,在遠離政治核心圈的重慶市發力沖擊十八大“入常”,對於被前主近乎棄用的薄熙來來說,就算有政治局委員的優勢,就算京中有人暗中助力,也可謂困難重重,畢竟他是江胡聯手排擠過的人,黨內能有多少人願意為他“伸張正義”呢?但若當選北京市委書記,那局面為之一振,顯示江胡的“制裁”已是昨日黃花,新主的器重和扶持則足可以讓黨內精英們眼前一亮,重新掂量下是否“換了人間”。

北京市委書記這一職位,無疑是困境中的薄熙來的一個跳板。

問題是,為什麼這個節骨眼上,薄熙來能被習近平看中得以“咸魚翻身”呢?習近平和薄熙來雖然同是“太子黨”,但兩人沒有什麼密切關係。

兩人年青時共同的朋友對《外參》披露說,兩人從小時就認識,“但習近平是那種呆頭呆腦的孩子,一般別的小孩不願帶著他玩,雖然兩人的老子在文革中都各自被打成 ‘反黨’分子,同病相憐,但兩人關係卻一般。應該說,薄熙來看不上木訥的習近平。兩人當時的性格也是天差地別:薄熙來當時能和被打為反革命的父親薄一波斷絕父子關係,也是當時北京一個著名的造反派組織‘聯動’的成員。‘聯動’是曾組織了多宗惡性武鬥事件,中國著名科學家姚桐斌就是死於其成員的棍棒之下。基本上,那時候薄熙來是打人的那類孩子,而習近平是被打的那類孩子。成年後,兩人雖然更有上學、結婚離婚、‘下放’然後一路陞遷的類似經歷,但私人關係卻一般般”。

既然如此,那習近平為什麼在這個關鍵時候要出手拉薄熙來一把呢?這就要說到“太子黨”和“共青團”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了。

“六四”後,王震在鄧小平那裡談及胡耀邦、趙紫陽下臺的事,對鄧說,選來選去,還是我們自己的孩子靠得住。保衛紅色江山還是要靠我們的孩子。

從此後,中共元老層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每家元老的子女中要確保至少出一名副部級幹部。鄧小平家的鄧楠,葉劍英家的葉選平葉選寧,陳雲家的陳元,薄一波家的薄熙來,王震家的王軍,楊尚昆家的楊紹京(楊紹京去世後換成楊紹明),姚依林的女婿王岐山,習仲勛家的習近平,聶榮臻家的聶力,劉伯承家的劉太行,陳賡家的陳知健等等等等一大批元老子女在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和中期,得到快速提拔,作為接班人培養,這批“太子黨”們現在勢力顯赫,在中央、在地方、在軍中、在各部委都佔據著重要位置。

其實,從這個意義上講,習近平並不是江澤民指定的,而是上述那一批“太子”接班人中的一個。

隨著胡錦濤入主中南海,大批團派幹部被重用:在中央,李克強、李源潮、劉延東、汪洋、令計劃等等都是1980年代初中期的共青團中央的幹部;在地方,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內蒙古區委書記胡春華、吉林省委副書記巴音朝魯亦等等團派也日漸坐穩,共青團勢力如日中天。十八大之前,胡錦濤更是積極為團派人馬佈局、積極的擴充權力空間,這無疑對『太子黨』的地盤構成威脅。

作為“太子黨”一員的“儲君”習近平怎麼會注意不到這些?如果不及時應對,任由團派擴展,那十八大後共青團勢力徧佈中央和地方,到自己執政時,再來破除這張已經穩固的團派權力網,可謂難上加難。就算團派勢力不至危及到他的地位,但團派裡“絆馬腿兒”的、“別象眼”的,掣肘和羈絆一定會讓自己“如芒在背”。

同為“太子黨”小兄弟們的明示,身邊幕僚的提醒,加上本身就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習近平決定利用十八大籌備小組組長這一得天獨厚的身份,突然發力,力爭薄熙來接任北京市委書記一職,為其“入常”夯實基礎,也為自己培養一個堅定的同盟軍。要知道,他這一橄欖枝對於在重慶“困獸猶鬥”的薄熙來來說無疑具有絕處逢生的效果。薄熙來怎麼會不感激涕零?再說,當初江胡把商務部長做的好好的薄熙來貶至西南本來就有些無緣無故的“欲加之罪”,黨內有精英對這種“排除異己”的手法早有異議。如今習近平重新啟用薄熙來,幫了自己,幫了薄熙來,也平息了部分異議,可謂一箭三雕。(《外參》月刊第7期)

胡錦濤推胡春華當北京市委書記

有消息說,在王岐山、郭金龍受阻後,胡錦濤一度看好胡春華來當北京市委書記。北大的高材生、有純正的共青團血統和戍守邊疆經驗的胡春華被喻為胡錦濤的“嫡系傳人”,在擔任內蒙古區委書記和人大主任前,胡春華曾擔任過西藏自治區黨委常務副書記、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河北省省長等職,履歷相當完整,加之從政之路和胡錦濤何其相似,更是被有些人冠以“第六代核心”。

但熟悉北京政情的觀察家指出,胡春華面臨的阻力更大。首先,對這種核心的“禪讓”模式,黨內精英意見頗大,不認可之聲此起彼伏。如果說鄧小平能一手欽定江澤民、胡錦濤、甚至半個習近平(本文稍後詳細介紹)是鄧在黨內的權威和當時的形勢“所迫”所致的話,那胡錦濤現在在黨內的權威雖然日漸鞏固、但和鄧的說一不二相比還是相差太多。

再者,黨內精英們對胡春華的政績也是多有質疑。他有“何德何能”成為“第六代核心”?翻看胡春華的簡歷,除了 2006年前在西藏有長時間系統性的工作積累外(當然數次也是一、兩年職位一變),後來的各項任職均有“蜻蜓點水”之嫌,上層刻意完美化他履歷的匠心過於突兀:從2006年11月開始,做了1年4個月的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後去河北相繼擔任省委副書記、副省長、代理省長至省長。又才1年多時間,2009年 11月,中共中央又決定,胡春華改任內蒙古自治區委書記。到2010年1月才剛當選為內蒙古人大主任。到2012年十八大他“進局”的話,滿打滿算也就在內蒙古三年時間。如果中途再接任北京市委書記一職,那更是官場走馬燈的傑出代表了。

胡春華一次次屁股還沒坐熱就高升走人,能有什麼政績?不僅乏善可陳,他擔任河北代省長和省長期間更是爆出三鹿毒奶粉案這一驚世醜聞。這是建國以來危害最嚴重、國際影響最惡劣的一次食品安全危機,全國受影響的有上百萬家庭,至今有二十多萬名的嬰孩仍處於治療當中。三鹿殺嬰,已成為中國曆史上一段難以抹去的傷疤。

石家莊市委書記吳顯國雖因此案被免職,但胡春華卻安然無恙。政績平平甚至有污點而行情一日三漲,這本身就是官場的大忌,現在再早早被吹捧帶上“第六代核心”的桂冠,更是成為黨內精英聲討的“眾矢之的”。

2010 年11月,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家長、“結石寶寶”組織的發起人趙連海,被判兩年半徒刑,罪名竟然是“尋釁滋事罪”。一時各界瞠目,受害者成了囚犯,而應被問責的官員們依舊挺拔——吳顯國隨被免職卻保留了中央候補委員一職,之後還參加了當年的“中央黨校秋季學期第二批進修班”,頗有東山再起之勢。針對毒奶粉案件處置不公的民怨再次四起。

以上種種情勢下,胡錦濤此時推胡春華出任北京市委書記的消息恐怕是有些低估了第五代核心的智商。(《外參》月刊第7期)

薄熙来的话令人震惊:真正“喝酒”者是谁

  据《重庆日报》近日报道:重庆市市委、市政府召开政法系统大会,表彰全市“十佳政法单位”、“十佳政法干警”和先进政法单位、先进政法干警。市委书记薄熙来在讲话中,谈到舆论监督对重庆市唱红打黑时说:至于那些本来就心怀敌意,硬要把“打黑”说成“黑打”的人,就随他去编、去说吧,那是另一个问题了,世界观的问题。中国真要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们是要喝酒的。

  众所周知,自去年以来,重庆市在唱红打黑方面的一系列动作引起国内舆论界的高度关注,自然众说纷纭。鉴于薄熙来红色执政集团家族的代表身份,如果按照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的“只要我们为人民的利益坚持好的,为人民的利益改正错的,我们这个队伍就一定会兴旺起来。”的精彩诠释,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原则,对打黑个案中观点分歧、争鸣完全可以达到团结——批评——团结的目的意义。但令人遗憾的是,作为执政党高层封疆大吏的薄熙来至今没有做到“宰相肚里能撑船”容量,面对舆论界的置疑,没有认真的摆事实、说理,而是大有天马行空、我行我素的气度。如上次指责“不怕舆论监督“杂音”和“说三道四”,象这次“中国真要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们是要喝酒的。”这种居高临下不容置疑妄下评判结论的观点、论调确实有些令人震惊。

  中国社会目前普遍存在的国内权贵阶层骄奢淫逸,为所欲为,社会阶层阶级贫富差距惊人拉大、贪污腐化无孔不入且得不到有效遏止,司法部门黑暗不公,自然环境污染严重,食品安全危机四伏,老百姓权益被剥夺、侵害投诉无门。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凌驾于宪法法律之上的一党执政,在于人民无法行使有法律保障机制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所致。彻底根治这些让人民深恶痛绝的痼疾,扭转社会大面积溃败局势。共产党唯有逐条落实兑现延安时期曾经向人民许下的一系列冠冕堂皇、大言不惭的承诺,痛定思痛改弦更张痛下决心尽快进行根本性的宪政民主法治制度建设,放手让人民充分行使有法治保障机制的“四权”。说到底,中国社会即使要出大问题,主要原因是权贵集团、高中级官员群体性无法监督制约的权力肆虐下灯红酒绿、醉生梦死,弹冠相庆酿成的,更是广大人民深恶痛绝的种种腐败慌忙民心背离的结果。这也是中国几千年来封建王朝走不出以暴易暴改朝换代的痼疾所在。西方宪政民主国家之所以官员腐败得到较大程度的遏止和制约,除分权制衡的根本制度外,允许新闻记者、舆论无孔不入、说三道四地监督也是重要制度手段。西方官员因行为言论不检点被新闻舆论监督曝光后被迫引咎辞职已成为家常便饭。记者们不会因为“说三道四”而因言获罪、被网上通缉、跨省追捕,踉铛入狱。所以,允许不允许新闻舆论监督,允许不允许记者对官员行为不端说三道四,发出杂音,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是否是民主法治国家的分水岭、试金石。在舆论监督面前,那种老虎屁股摸不得,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的做法实在是祸国殃民。前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现任俄共中央书记久加诺夫说:前苏联垮台的根本原因是三种垄断制度:一、垄断真理的意识形态制度;二、垄断权力的政治法制制度;三、垄断利益的封建特权制度。根本不是新闻舆论监督界的说三道四。“他们是要喝酒”的“他们”只能是执政的共产党中形成特权世袭的权贵集团以及和广大人民离心离德固化的阶层,永远不会是几张“说三道四”、发出“杂音”的报纸杂志、新闻记者,这一点不知薄熙来同志信服否?

  在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90周年之际,以不以遗力向全国推广唱红的薄熙来,鉴于其红色正统血统身份,更应努力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因为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所以,我们如果有缺点,就不怕别人批评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谁向我们指出都行。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你说的办法对人民有好处,我们就照你的办。”根本宗旨,而不是动辄就语出惊人的“不怕别人说三道四”,“就随他去编、去说吧,那是另一个问题了,世界观的问题。中国真要出了什么大问题,他们是要喝酒的。”老是用这样的口吻,既不利于社会阶层辩论中的平心静气,更不利于社会分化中寻找形成共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 , , ,
  1. 匿名
    2015年12月8日17:18 | #1

    挖坟,啪啪打脸,满嘴狗屁!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