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连爆高利贷崩盘大案 民间资本“金融化”加大监管难度

新华网厦门7月11日电(记者 项开来)厦门市近期连续爆出民间高利贷崩盘大案。涉嫌介入民间高利贷的既有担保公司负责人,甚至还有银行机构的高管。一些专家表示,当前资金成本节节攀升,实业经营压力不断加剧,一些民间资本脱离实业领域进入民间借贷市场,由“二产”转战“三产”。民间资本“金融化”加大了民间金融的监管难度,相关部门应从资金供给和需求两个方向堵疏结合,给中小企业创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担保公司惊爆巨额高利贷

6月中旬以来,厦门融典担保有限公司涉嫌陷入数十亿元高利贷债务的传闻,在厦门本地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数十亿高利贷传闻的主角、厦门融典担保有限公司负责人钟明真生于1979年。

记者多番调查了解到,30出头的钟明真从事民间借贷已有多年。钟明真的丈夫经营一家商贸公司,多年前夫妻俩就开始以急需资金周转用于购置房产、买卖土地等用途,以高于银行利息的高利向民间借钱,月息少则2分,高的达到7分左右。

2008年9月,钟明真成立厦门融典担保有限公司,进入担保领域,大肆向民间借贷,有时由担保公司担保,有时干脆由个人担保或抵押资产。

对于传闻中“30多亿元”的高利贷债务本息,记者向钟明真求证,她表示“目前只想自己先处理,不愿接受记者采访”。有知情人士表示,钟明真所欠的本金小于传闻,大概在几亿元的规模。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2009年前他就开始接触到钟明真,将富余资金借给她,月息一般都在2分以上。“一开始她很守信,及时给付利息。但等你把更多的钱借给她后,她就开始要求你延长借期,降低利息。大家也都怕她崩盘不敢催太急,只要她还能够正常付利息,我们也不会去报案。”

这位债权人表示,钟明真的直接债权人估计接近百人,其中最多的一人债权就有1.8亿元之多。而有些债权人的资金又是向亲戚朋友借来的,间接的债权人更多。

担保公司“民营化”是非

今年一月前后,厦门另一家担保公司负责人赖月香,涉嫌诈骗和非法集资也被立案侦查。

担保公司作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手段,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极大重视。各地近年来批准成立了一大批担保公司。但担保公司的发展起起伏伏,有人称“一收就死一放就乱”,而厦门接连爆出担保公司与民间高利贷“有染”,这让不少人士对担保公司的制度设计再次提出疑问。

有金融界人士表示,地方政府希望批准担保公司越多越好,但如果监管跟不上,只会带来更大的问题。也有人认为,厦门连续出现担保公司问题,负面影响短期内肯定无法避免,但不能因此就限制担保公司的发展。

去年下半年,福建省开始对融资性担保机构进行清理整顿,今年4月1日后陆续核发了新的经营资质。厦门市原有的100多家担保机构,经过清理整顿最终只剩了40多家。

记者了解到,厦门市对融资性担保机构设立的门槛相当之高:注册资本不得低于人民币1亿元,有具备持续出资能力的股东;主发起人应为企业法人,设立3年以上经营业绩良好;机构主要负责人应具备5年以上良好的经济、金融从业记录,精通融资担保业务,有5名以上熟悉担保业务的专业人员。

厦门一家担保公司的高管表示,当前担保公司的定位主要是服务中小企业,只有国有资本才愿意从事这样以社会效益为主的微利行业。而大量民间资本进入这一领域,其中不少都冲着经济效益而来。在今年民间借贷利率不断趋高的背景下,以民营资本为主的担保业很难坚守底线,频频介入民间高利贷,极大增加了监管难度。

厦门不少担保业界人士表示,当前不少担保公司已经沦为民间借贷的窗口,与担保业务越来越远。其他地方担保公司情况也并不比厦门好,只是没有传出“出事”,而并非没有“出事”。

担保公司一旦和民间高利贷结合起来,其风险无疑成倍地放大。钟明真的一位债权人说,如果没有担保公司的背景,钟明真的信用就会大打折扣,借钱就没那么好借,也就不会搞出那么大的债务黑洞。

优化实业环境疏导民间资金流

在钟明真之前,厦门已有多位在民间借贷领域掀起大浪的年轻女子,她们同是30来岁,同样是数亿元的巨额民间借贷。

就在去年,生于1978年的陈清娜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判刑。经审理查明,陈清娜为了拓展公司业务,以厦门翼航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名义或者个人名义,向社会公众吸收了资金共计人民币1.8亿余元。

“这些年轻女子,并无太多的实业经营经历,却能在厦门搞出动辄上亿元的民间借贷大案,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厦门一位银行界人士表示。

“担保公司出现的问题,其本质是民间借贷的问题。当前民间资金链紧张,导致担保公司压力加大,一些管理不规范的公司出现问题也就成为自然。”厦门大学金融系副教授陈善昂说,民间金融的“泛滥”,一定程度是正规金融作为不够所致,只要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没有解决,担保公司的风险问题就难以杜绝。

厦门的一位民间放贷人告诉记者,今年来民间借贷的利率不断攀升,目前闽南一带有抵押的民间借贷月息都在4分以上。

一家担保公司的负责人也表示:“真做担保的利润极少,民间放贷的钱相对好挣多了。在利润诱惑面前,仅靠担保公司老板的自我约束,相信很少有人能坐得住。”

良好的居住环境使厦门成为闽西南一带富裕人士的居住首选,不少早年创业有成的人士都选择定居厦门,其中一些人创业激情不再,在竞争压力下纷纷谋求转型。但厦门人力、土地以及信用等成本也相对更高,经营实业的压力更大,他们于是将积累的资金集中起来从事民间借贷,实现了从“二产”到“三产”的转型。多位人士告诉记者,厦门市目前有各类投资、融资、担保等机构2000余家,其“金融服务”范围辐射到整个闽南地区。

一位民间放贷人告诉记者,他的资本金在千万元左右,这样规模的放贷公司在厦门很多。“像我这点钱,在厦门搞实业能干什么,要地拿不到,工人招不到,想来想去只能放贷。虽然有风险,但上不用找政府部门,下不用求工人,还是比搞工厂轻松。”

记者接触到的钟明真的一位债权人,其本身经营一家工厂,但他还是把钱借给了钟明真。“现在做工厂自己直接接单还有点利润,要是转手的订单根本不赚钱,而民间借贷月息2分左右应该算是安全的,为什么不借给她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