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评:谷歌退出中国背后的美国式实用主义

      香港星岛日报发表评论指,Google公司的高级副总裁、公司发展兼首席法律顾问大卫.德拉蒙德执笔写下了一篇官方博文,宣称自去年十二月中旬以来,他们“侦测到了一次来自中国、针对公司基础架构的高技术、有针对性的攻击”,这导致他们的“知识产权被窃”;并表示他们有可能关闭谷歌中国网站,并完全撤离中国市场。

  几乎与此同时,中国文字着作权协会表示,谷歌单方面取消了双方原定于本月十二日在北京举行关于解决扫描纠纷的第四轮会谈;而谷歌中国一度收紧的搜索词审核和检索信息量也被放开了。

  无独有偶,据路透社消息,美国国务卿希拉莉下周二会宣布一项科技政策,帮助其他国家民众可以看到被过滤的互联网内容。

  而这一切发生的时间,恰恰是中国正在加强互联网管理的时候。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最近中美之间发生的一些事情,譬如美国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执意向台湾出售导弹;譬如奥巴马总统去年访华前白宫官员在吹风会上宣称,奥巴马将在“合适的时间”会见达赖喇嘛,而这恰恰是在二○○九年十月份达赖访美遭到奥巴马拒见之后。

  事情串起来看,总是可以看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奥巴马总统上任之初,恰逢美国金融的危难之际,美国经济当时可谓千疮百孔,而此时从容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中国,在地区事务和国际事务中的分量不断加强,促使美国用一种新的姿态、新的眼光来看待这样一个和平崛起的、具有更大的建设性作用的中国。二○○九年的中美关系可谓一帆风顺,但是,中美关系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只是在布殊总统任内中美关系的深化;而美国对中国定位的不断调整,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奥巴马治下的美国政府,对于中国採取的仍然是实用主义态度,亦即中美关系并没有实现战略性转变。

  中美关系,是建立在不同意识形态、社会制度、文化背景之上的一种全球性的大国战略对话与合作关系。在这种关系框架中,对话与合作是必然的,有争拗也是难免的。儘管奥巴马总统在访华时发表的演讲中宣称,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崛起,欢迎中国成为国际社会一个强大的、繁荣的、成功的成员,但是,不同意识形态的冲突还是会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出现,诸如上述几件事情的发生。

  台湾问题、西藏问题涉及中国核心利益,当下的美国对台售武以及奥巴马承诺会见达赖无疑是在挑战中国的底线。当然,我们可以将这两件事情理解为奥巴马政府面对其国内政局的某种政治考虑,因为毕竟在美国军方、国会以及右翼团体中,怀疑、遏制中国的声音依然存在,奥巴马不可能不一方面表态“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另一方面又用售武、会见达赖这样的实际行动来服从国内政治的需要。这就是美国式的实用主义。

  说到谷歌公司今天“撤离中国市场”的表态,其实无非是这样一种美国式实用主义在商业上的表现。一个国家有一个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互联网的管理也有各自不同的方法。谷歌公司撤离中国引发的风波,其实更多的并非商业利益的冲突,而是一种不同文化之间的冲突。

  谷歌进入中国市场多年,但其市场份额始终没有较大的突破,最新的资料显示,其市场份额佔30%左右,仅为其主要竞争对手的三分之一。作为开设于中国大陆的谷歌中国,它理应接受当地法律法规的约束,在这一点上,它与其他的互联网公司并没有,也不应该有甚么差别。对于谷歌退出中国市场这样一件事情,如果在商言商,无非是商业利益之类的考虑,但是从长远来看,退出中国市场大概不是一个有利的选择。

  中美之间,既有对话、合作,也有竞争、争拗。其实对于谷歌来说,大致也是如此,风物长宜放眼量,谷歌当下所做的大约不应该是这种近乎赌气似的“撤离”,以及放开检索信息量,而是应该想想如何适应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并且扎下根去。须知,实用主义这东西往往不害人反害己。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