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权术—洗心运动

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权术—洗心运动(Heartwashing Movement),俺创造出来的一个新词。

今年1月6号,美国参议院Luger在美国著名的《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微博对抗恐怖(Twitter vs. Terror)”的文章,鼓吹美国国务院应该利用新网络技术,来为美国全球的“自由”推广运动而战。这个运动大概就是和美国在中东和中亚,或者会再加上北非的军事行动,而作为补充的所谓的赢心运动(Win hearts and minds)。其实就是利用高科技的洗心运动(Heartwashing Movement,俺自创词汇,与brainwashing洗脑相对应。

Luger很自豪的提到了Twitter在伊朗内乱中的组织和通信作用,搞得美国国务院出面,要求该公司停止所有正常的维修活动,为了美国利益而运转。

同样的行为在非洲的刚果发生,就是有美国政府控制的手机网络和无线电广播,对分散的士兵进行缴械的劝慰攻势。在巴基斯坦,美国政府刚刚花了一大笔钱,建立了一个可以发送2400万个短讯的公司。这个公司叫Humari Awaz,就是“我们的声音”的意思。其目的,就是要发出巴基斯坦人民热爱美国的声音,让其他不热爱美国的巴基斯坦人听到。

这些就是所谓的二十一世纪的国家权术(21 Century Statecraft),就是俺创出的词汇洗心运动。其目的就是延续以前通过美国之音和自由X洲电台(X可以是亚,欧,非等等)等传统的上一个技术时代的产品,对全球人民进行美国利益洗脑和洗心,但是通过很新、很酷、很让年轻人们心情High的新技术。通过美国政府对这些新技术的掌控,在思想上和技术上,打破世界非美国国家对舆论和新闻的控制,然后最终到达美国政府的宣传目的。

这个目的就是:

只有俺控制的信息才是自由的信息。

只有俺认可的新闻才是自由的新闻。

只有俺批准的言论才是自由的言论。

其实大概俺们知道在2008年,CNN为代表的媒体在中国屁民的心目中,是烂了大街了,在也无法忽悠了。所有要换赵本山的新拐子了。

这些新拐子就是Google、Twitter、Youtube、Facebook等等。在加上短讯,移动技术,把美国要喂的信息,喂给这些美国敌对国家的年轻人。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是这个计划的总瓢把子。在2009年11月的摩洛哥,她提出了“公民社会 第二版”计划,就是要在世界各地培训非政府组织(大概是反政府组织很确切一点)在如何用网络等新技术上面,大大提高这些反政府组织在组织和通讯上的技术水平,使他们的抗议活动可以更加有效。

为此,希拉里任命了一个特别顾问,叫做Alec Ross。这位小弟的任务,就是如何发现方法,可以让这些新通讯技术,能够为美国的外交政策服务。

当然不是说所有这些方法,都是只为洗心而设。比如说在墨西哥,美国就建立的手提电话网,让墨西哥人可以随时匿名给毒品的线报。在巴基斯坦的Swat谷地,为了收买人心,美国政府利用的短讯系统,要求收到的美国人每人捐5美金,用于Swat的难民支持。

而在阿富汗,五角大楼也在建立手提电话系统,以给予边远地区和农村的农民们提供生活支持。

当然这些系统的用处更多,比如说当奥巴马总统在加纳演讲的时候,美国在非洲运作的系统,就用短讯方法,把奥巴马的演讲内容,用法文和英文,发给了非洲的屁民们。

大概就是这两天吧,总舵主希拉里在美国国务院摆了一个英雄宴,请来了不少各路英豪。里面有些什么大款呢?Google总裁Schmidt,Twitter创办人Dorsey,Mobile Accord总裁Eberhard,微软的CSO Mundie,思科的CMO Bostron等等牛人,全部出席。

希拉里的题目很简单,就是如何你们这帮高科技的东东,可以为俺们美国政府的外交政策出力。

头脑风暴的结果形成了6点共识:

1. 如何可以刺激全球被洗心的目标们自创出各种软件来到达这些目标。

2. 如何可以保证这些人对网络的介入不被非美国政府控制。

3. 建立更好的公私合营模式,可以令到新创立的小公司,可以把他们的创意更好地向美国政府介绍。

4. 在语言翻译工具上,更好地和政府交流。

5. 如何更好地训练目标们运用这些工具的能力。

6. 运用移动技术进行匿名举报。

于是看到美国政府的Google,要在中国翻中国政府的桌子,也不足为奇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