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东莞两大制造业企业接连倒闭 业内忧再爆关停潮

东莞一家玩具制造企业倒闭后,员工纷纷收拾行李离开工厂。

● 日前资深玩具企业“素艺”和纺织企业“定佳”突然倒闭

● 近期本报接到多宗投诉称工厂老板走佬工人无奈讨薪

● 业内人士表示玩具业纺织业成本轮关停风潮“重灾区”

二次寒流来袭?上篇

随着资深玩具企业“素艺”和纺织企业“定佳”的突然倒闭,东莞企业界一股“制造业寒流”再一次侵袭的担忧弥漫着整个制造业。本报东莞新闻热线近半个月来,关于企业倒闭或者工人讨薪的消息急剧上升一倍有余。纺织业协会有关人士说,这一轮的制造业困境导致东莞10%的纺织企业不堪重负,甚至在短时间内看不见云开月明的迹象。中小企业是否会重蹈2008年的“寒流”覆辙?制造业惶惶然期待形势好转。

老板走佬员工讨薪

凸显制造行业困境

●人物一

杜大德:大朗宏事达家具公司高管

杜大德是一家家具厂的高层管理人员。目前他失业了,他和手下30多名员工,一直没拿到工资。主管工厂生产的他投诉到本报,希望能帮他和手下一批工人维权。至少要拿到自己应该拿到的工资。

杜大德说,自己所供职的家具厂,算是一家还比较大的工厂,厂房面积超过8000平方米,员工最多的时候将近100人,平时维持在60人左右,是东莞最常见的出口型小企业,对外主要接美国的订单,对内则为一些小的家具门店供货,以前的效益也还算不错。

“已经拖欠3个多月工资了。”杜大德告诉记者,他本人还是这家工厂主管生产的副总,算是高层管理人员。但即便如此,在欠薪问题上,他和普通员工的遭遇是一样的。

杜大德是四川南充人,在家具生产行业干了有些年头了。杜大德作为大朗宏事达家具公司高管,三个月就被欠薪2万余元,其他员工被拖欠工资13万余元,他想到这里,只称自己倒霉。

“这一次老板走佬,工厂倒闭,我也是有点始料不及。”他说,虽然做好了长期和老板交涉的准备,但是没想到老板做得这么绝。“让我们一直等他发工资,但是等到最后,他却一走了之。”他说,7月11日,老板将工厂转卖给别人,卷款潜逃了。

他说,他和其他中层管理人员都没想到,老板说跑就跑了,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

昨日,他和员工来到工厂所在地村委会交涉,希望能把事情尽快解决。当地村委会也已经介入,并拿出了一套解决方案。

“普通员工的工资已经由村委会垫付了,但是我们中层管理人员等人的工资还没有拿到。”杜大德说,“家具行业今年的行情确实不太好,利润空间压缩了起码10%,如果老板经营不善,就容易出问题。”他说,按照他所在的工厂目前的情况,尚有利可图,但是老板为什么走佬,拖欠工资,他也有点想不通。

●人物二

田先生:寮步灵通涂料公司员工

与杜大德几乎同时遭遇企业倒闭而加入讨薪者行业的,还有寮步“灵通涂料公司”的田先生一干人。田先生在这家涂料公司干了8年,但上周一田先生发现,竟然连工厂老板陆先生也“不见了”,而自己和其他10多名工友有2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了。

田先生来自湖北,2003年来到东莞在寮步镇霞边村一家名为“灵通涂料公司”的工厂上班。这家工厂原本以生产高级油漆为主,有40多名员工,开始几年的效益一直很不错,每个月田先生都能拿到两三千元工资,于是几年前他把老婆、孩子都接到了东莞,以为踏踏实实为“灵通”打工日子就不会太差。可就在前几天,工厂突然倒闭,他失业了。

工作了8年的田先生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效益很好的厂子最近两年一直在裁员。上周一田先生发现,竟然连工厂老板陆先生也“不见了”,而自己和其他10多名工友有2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了。10多名工人开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们不相信自己跟了8年的老板会突然间消失。

万般无奈下,工人们找到了村委会,得到的答复却是老板“走佬”了。在劳动部门的介入下,村委会最终找到了陆老板。他向亲朋好友借了10多万元,才勉强结清了10多名员工的工资。然而富有戏剧性的是,田先生去劳动部门反映情况时,竟然遇到了一群湖北老乡,而他们也是因为被老板拖欠工资而不得已闹到劳动局的。“都是一些小厂,做针织的,做玩具的都有。想不到老乡一场,竟然因为讨薪认识了。”田先生有些自嘲地说。

前天,田先生已经离开了东莞回湖北老家了。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由于经营不下去,上周陆老板已经把工厂转手卖给了现在的汪老板。由于害怕旧债主上门追债,汪老板把所有的工人都遣散了,停工三个月。“毕竟干了8年了,有感情了。”田先生说,休息一段时间还会回东莞,但是再回原来的厂已经基本没有希望了。”

“素艺”倒闭

老板走佬……

“定佳”关门

记者调查

两大行业资深企业倒闭引发悲观声音

素艺:曾挺过2008年行业危机

7月13日,位于东城牛山梨川鸿盛工业区的东莞素艺玩具有限公司被法院贴上了一纸封条。这一刻,让上千名等待复工和发薪的员工们彻底绝望了。“‘素艺’倒闭,我们失业了”的消息在工人们中间迅速传递。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玩具品牌的代工厂,“素艺”正式终结了自己的使命。

记者了解到,“素艺”是一家韩国老板开办的毛绒玩具制造企业,最高峰时有将近2000名工人,产品销往欧美等地。办厂历史大约与2008年倒闭的合俊玩具相当。不过人们没想到的是,“合俊”倒闭的时候“素艺”存活了下来,但是在这次危机中居然没有挺过来。“这家工厂效益一直以来都还不错,工人的待遇也过得去,在同行业中工资处于中上水平。老板也曾经想过到其他地方去开分厂。”工厂的中层管理人员这样对记者说。

工人们说,工厂倒闭的那天,中方高层要大家不要上班了,韩国老板跑路了。大家一时间懵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就来了很多供货商讨要货款。工厂倒闭的事实才让大家不再怀疑。一时间,工人们拿着家当纷纷出走,而更多人则是守在门口等待劳动部门来解决工资问题。

一位供货商说,他是提供布料的,双方合作了将近10年。今年以来,工厂开始慢慢不再信守承诺,结算货款时没有那么准时,直到四月份,自己被拖欠的十来万元货款一分钱都没有拿到。“之前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这位供货商说,他有过企业会不会倒闭的猜测,但是最后宁愿相信这家中型企业的实力。

定佳:知名纺织企业曾繁荣一时

而近期以来中型企业倒闭的并非只有“素艺”一家。

6月中旬,位于寮步的纺织业知名企业定佳公司同样关门大吉。这家有着两千多名工人的纺织企业突然关门那天,令旁边的同行业老板大吃一惊。在哈一代玩具负责人肖先生看来,“定佳”可以说是一家很熟悉的纺织行业,一向以来都很正常,但是表面的繁荣最终暴露出其脆弱的一面。突然间因为资金链条断裂而倒闭。

“我现在已经离开了‘定佳’,在虎门一家制衣厂上班了。‘定佳’倒闭让我很难过,我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八年。”曾在“定佳”从事仓库保管的四川人张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觉得,“定佳”这样的纺织业倒闭,显示出同行业的很多企业日子都不好过。

“由于银行银根紧缩,加上市场环境变化频繁,近来不少中小企业日子难过。”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纺织企业老板告诉记者说,不少小企业主难以支撑,干脆关门暂避风头,因此近来工人讨薪事件增多。

业界人士:本次“寒流”中,玩具业纺织业首当其冲

东莞知名玩具企业龙昌国际高层管理蓝先生谈到这次企业寒流时说,比较起来,这一次的企业的压力与2008年有些类似。而哈一代玩具老板肖森林则认为弄不好压力大过2008年。“依然是三个难题:人民币升值、工资上涨、原材料上涨。”他说这三个因素短时间是不会消失的。

在本轮制造业“寒流”中,玩具业和纺织业首当其冲。对此,东莞纺织服装行业协会会长陈耀华说,总的说来倒闭或者关门歇业的不会超过10%。但这已经是很大的压力了。原因在于进入五月份以来,欧盟、北美市场的需求开始明显减少,而国内融资环难度增加、工资上涨幅度增加、原材料成本增加、人民币升值增加、现在的中小企业利润基本上受到了太大的压制。

陈耀华说,接下来有两个情况可能会出现,有利的是下半年市场会变好,传统中临近西方的圣诞节之前,会有一波好的行情。但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性,即国内融资环境、工资水平增加和物价得不到控制,就会导致有单不能接,那么中小企业的日子将会雪上加霜,重复2008年金融海啸时的路子不是没有可能。

陈耀华认为,东莞企业与长三角企业一样,目前确实到了2008年以来最危险的时期,如果情况再恶劣一点点,任何压力都有可能变成最后一根稻草,将很多企业一下子压垮。

一片危机声中

鞋企情况尚好

在众多企业惶惶然之际,唯有东莞的皮鞋企业压力稍小。东莞皮革鞋业协会秘书长张鸿接受采访时说,比较起玩具行业、纺织业来说,目前东莞的皮鞋业还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原因主要归结于今年4月份欧盟取消了针对中国皮鞋的惩罚性关税。关税回归到正常的水平,为皮鞋制造业减轻了很大的关税税负,从而减轻了经营成本。“不过,融资难和人民币升值、缺工的压力依然是一把利刃。”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