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债务悬在“刀口” 欧元区还剩48小时?

希腊债务已悬在“刀口”上,而在他的身后欧元体系也正摇摇欲坠,“我们还有48小时能挽救欧元。”这句充满恐惧的低吟来自于欧盟各国的财长们。

  21日,欧元区领导人将在布鲁塞尔召开一次特别峰会,就希腊第二轮援助计划和欧元区金融稳定进行讨论。而部分市场人士表示,如果欧盟不能在救助希腊的问题上取得进展,欧元区的分裂将会成为一种可能。

  缺口或达800亿欧元希腊债务违约重压欧洲

  在周末的一次公开采访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下简称“IMF”)的希腊事务首席代表波尔·汤姆森的一句话让市场人士心惊肉跳:“希腊债务已悬在‘刀口’。”而实际情况确实不太乐观。去年,IMF和欧盟曾联手援助希腊的1100亿欧元以帮助希腊脱离国家破产。不过,今年以来希腊债务已扩大至3500亿欧元,眼看着第二轮援助“迫在眉睫“。

  尽管希腊先后在议会通过两份关键法案,已表明推行经济改革和财政紧缩的决心,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任总裁拉加德依然认为,“希腊在填补财政缺口方面所作努力不足。”

  希腊所面对的压力如此之大,更多的是因为他的身后牵连着庞大的欧元经济体。“一旦将希腊违约的可能考虑在内,欧洲银行业最高资金缺口将高达800亿欧元。”由Kian Abouhossein率领的摩根大通嘉诚(JPM organCazenove)研究团队在一份报告中公然质疑欧盟银行业管理局(以下简称“EBA”)上周五公布的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表示多达20家银行需要提高资本,而补充资本额是EBA公布的30倍之多。

  根据EBA公布的报告显示,仅有8家银行“不合格”,资本缺口约为25亿欧元,另有16家银行刚刚“过线”。不过处于风暴中心的葡萄牙、意大利、法国及英国银行全部顺利过关无疑给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

  “此次压力测试选取了欧盟21个国家的90家银行,约占欧盟银行业总资产的65%。压力检测将观察他们能否在经历了欧盟经济增长率下降4%,股市下跌15%,失业率上升10%,以及房地产价格下跌10%等多种噩梦之后,依然能够保持5%的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欧洲银行管理局表示。

  不过,以上的情况却并未包含希腊“倒下”的成本。目前信用违约掉期的合约费率显示投资者认为希腊债务违约的几率高达90%,然而,欧洲银行监管当局却未将希腊债务纳入压力测试项目中,这使得投资者对压测结果的公信力大为质疑。

  法国兴业银行驻伦敦银行策略师Hank Calenti表示:“EBA这次压力测试方向搞错了。它们必需对欧洲支撑银行能力进行检测,首先的问题是政府纾困银行的能力,之后是谁将对政府提供纾困。”在他看来,欧元区的危机不仅限于银行体系而是衍生到了整个国家体系。

  “欧盟金融稳定性的最大威胁来自于某些成员国的公共财政问题与银行业之间的交互影响。欧盟内外都有潜在的传染效应。”身兼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主席的特里谢早在上月就指出了这个问题,“债务问题和银行之间的关联是对欧盟金融稳定的最大威胁。”

  希腊无疑是“这些成员国中”最为薄弱的环节,“欧债危机的本质是一些国家的借贷规模超过其偿还能力,但是因为这些国家是欧元区的成员,所以不能通过常规的方法比如本币贬值来化解危机,”面对如今欧元区四处肆虐的违约危机,渣打集团行政总裁冼博德认为症结仍然聚集在最脆弱的一环,“现在最棘手的问题还是要解决希腊的债务,意大利的经济规模远比希腊大,且经济结构更加多元化,借债规模可控,完全可以自救。”
 各方争议谁来埋单欧盟特别峰会或走向“分裂”

  然而面对着“毫无起色”的希腊问题,各国的耐心显然已经非常有限。“我想,我们还有48小时能够拯救欧元。”欧盟各国财长们的警告中,俨然将21日召开的欧盟特别会议作为了最后的希望。

  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在7月15日就表明,欧盟领导人将在本周四商讨“欧元区的总体金融稳定性以及希腊未来计划”,会上讨论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4400亿欧元援助计划的潜在改革是否能帮助希腊更好地偿还贷款。

  不过,会议尚未召开,各国的口水仗就已经打得不亦乐乎。“民间债权人自愿参与的程度越高,我们被迫采取更多措施的可能性越低。”德国总理默克尔周日呼吁民间投资者为援救希腊作出重大贡献,与此同时要求采取彻底行动削减希腊债务负担的压力不断增大。

  德国政府经济顾问WolfgangFranz更直白地表示了德法两大“欧盟发动机”对不断充当“冤大头”的抵触:“希腊3400亿欧元的巨额债务意味着,民间部门接受损失是不可避免且合情合理的。”因此在他看来,现有欧洲金融稳定机构(以下简称“EFSF”)可以用自己发行且担保的债券换取大幅折价后的希腊国债。

  业内人士也希望,民间投资者(包括银行,保险商和其他投资者)会同意削减所持希腊国债的面值。欧洲央行执委会成员斯马吉也认为:“应允许EFSF提供资金从市场回购债券。”当前市场上相当比例债券价格比发行价低了50%,如果允许民间投资者以市场价格出售债券,那么公共部门还有可能在财政方面获益。

  默克尔表示,欧盟的特别峰会非常必要,但同时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有在一份清楚的救援计划准备好的情况下,她才会出席。

  对此,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却给出了相左的意见:“单单是民间部门出手救助希腊的协议恐怕无法解决问题。”据分析师估计,希腊的债务必须减半至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0%,在长期而言才是可控的,而这意味着,欧洲政府和IMF要最多另外提供600亿欧元的紧急贷款,同时还要大力推动希腊和欧洲银行资本重组步骤等等。

  眼看着去年1100亿欧元的援助效果不佳,欧洲各方对于“希腊”这个烫手的山芋都没有接手的胆量,不过此时市场的不安情绪已经快速蔓延,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国债收益率10天来大涨。“谁都不愿意解决问题,那么只有切断‘感染源’。”在一位外汇分析师看来,这样僵持下去,欧元区的分化将成为一种可能,“一旦希腊等债台高筑的国家在偿债压力下崩溃,欧元也可能会瓦解,届时德国和法国放弃欧元也将成为可能。”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