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社区:地方债的另外一个面相

前几天和wsy448讨论这个地方债问题,放在地方政府的立场上来考虑,恐怕结论会完全不一样。
这几天上很多地级市的国资委网站一看,发现傻眼了。分税制改革之后,地方所属的企业,又经历了抓大放小。感觉没有多少了。这是外部的印象。但实际上这些印象都有待纠正。大致说来,地方所属的企业资产,有以下几个特点:
1、资产与净利润以及税金比例极不协调。一个西部某市,123亿的市属资产,2011年半年的营业额为2.5亿元,上交税金1600多万。光看表面,就是一堆烂货。事实上这么做,地方政府有非常强烈的动机。大量企业低收入甚至亏损,国税可议少交很多。这是最为明显的好处。简单地说,分税制造成很多市属企业的经营能力被大幅度低估。
2、资产计价也存在低估。很多市属企业的会计准则,与上市公司和国际通行的会计准则,完全不同。所以资产的公允价值计算方面,极有可能存在低估。这个问题是非常普遍的。例如浙江省国资委的网站上,一大批公告都跟会计准则、审计和财务制度有关,实际上就是这种转型过程中的现象。当然,原本很多特许经营权,根本算不得资产,这些企业现在看来,实际上真实估值远高于账面资产。
3、地方国资委所属的很多企业,普遍存在的行业特点是:公共交通(有特许经营权)、公共服务(自来水、燃气)、区域金融(城商行、信托投资)、现代城市服务业(政府背景的很多星级宾馆)当地龙头企业(传统的品牌、工业行业)以及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方(这块是要被甩掉的)。从这种行业特点,我们可以看出,地方政府对于负债比较重、运营质量较差的企业,都差不多甩掉了。留下来的,不能说是当地最好的资产,那也是比较稳定的资产了。
如果上面3个印象成立,我们可以说,地方国资委掌握的资产,形式不是一片小好。那么,为什么地方债会叫的这么凶呢。我觉得也有几点原因:
1、地方国资委毕竟不等同于地方政府。后者对前者的影响力,主要还是从地缘、人事、财政等方面间接施加影响力。
2、现在地方政府急于转让的包袱,大多数是负债比较重的城投公司。这些投资平台本来就是地方拿贷款和项目的一个法人实体。项目做完了,当然要把这个实体的责任给甩掉。于是,地方债的问题就来了。
如果这样的推断成立,那么,我们可以将地方债问题,视为地方政府希望引起中央政府高度重视和关注的事件。因为这样做,实际上代表的是地方政府对于中央要价能力的提高,而非相反。这是分税制改革以后,地方势力再次抬头的一个象征。而非相反。呵呵。
如果这个思路大致不错的话,那么,地方债问题的解决,无论哪一种方案,都说更多地有利于地方政府,而非中央。我们可以看到,所谓地方债,有几个特点:偿债点较为集中,
数量较大,债务所产生的行业也较为集中。它的偿还,无非是中央、银行和地方的博弈。方法有:1、中央背包袱;2、发行地方债,实现债务延期;3、地方拍卖所属资产和土地。
比较可能的情况是:西部地区以1为主,2为辅。这样对西部有利,因为修得高速公路还是在当地,但是,出钱方现在是中央了。地方得好处。中央得转移支付以实现公平的好名声。中部地区可能会以2为主,这样实现对当地的捆绑,从财政约束上有利于给他们加一个上限。好处银行可以顺利实现债务转换,降低不良资产。东部地区可能会以3为主。特别是与政府关系密切的特殊民营资本,可以借此机会购买一些被低估的地方所属企业和资产。好处是深化改革,理顺当地经济结构。
亲,是不是这样的呢。

总的来说,一个整体感觉是,10几年过去了,地方又有一批省属、市属企业养肥了,特别是随着城市化的深入,原本那些公共服务业的投资价值开始大幅度凸显。而这十几年来,做外贸的,依附政府做工程的,又肥了一群人。前者是政府的,有好的企业。后者是私人的,有钱但是没有好项目。这个时候,前者说:我没有钱了。后者是不是要疯了,特别是一些外资和民企。呵呵。地方债如果通过拍卖地方资产的方式解决,原来炒房的钱就有去处了了。对我国今后十几年的发展,影响深远啊。

—-

没有深想。
直觉是第三种途径不行。或者说,不是不行,而是纸上的完美。
四大国有银行剥离不良资产的情况,或者可与此相类似。
这不是亲一下就可以解决的:)。

—-

你的意思是,那不是最好的资产,而是最劣的资产,砸手上了,没人要了,又没赶上好形势卖掉,那太悲剧了。

—-

虽然可能初始条件不错,但是监守自盗太严重,剩下的是烂摊子

—-

我分析过好些省属企业的模式,即便政府主导下和央企合资,央企当了第一大股东,但不是绝对股东(没超过50%),地方政府和相关代理机构联盟持股相制约,这个玩法更加有意思。现在已经过了以前那个啥都有就是缺钱的时代了。市级和更高的省级政府官员,已经变聪明了不少。

—-

不是。
银行剥离不良资产的突出负面特征大体有三个:
一、源源不断;
二、正常的资产也通过这个途径被低价打包卖掉。
三、差价损失由国家承担。

这种情况在企业法人制的银行身上况且如此,在地方政府身上会变得更容易。
这种作法很容易变成国有资产转移给私人占有的“合法通道”。
在实践中,很难分清,到底什么东西值多少钱。历次经验告诉我们,所谓评估,不过是一纸文字、随便写。
况且,把这一批卖掉了,下一批呢?地方政府总源源不断的创造出来。还有,差额呢?

所以我说这是纸上的完美。

—-

这个对我来说还是太抽象了,能否具体说一下这种玩法的利益博弈机制是什么?地方政府是什么定位?它想从央企得到什么?央企又为什么会和地方政府合营?这些,我都没有明白。

—-

我觉得相关操作者就是需要这种纸上的完美,才有动力去这样做,然后才能得到现实的利益。
我今天看一个地级市,离省会城市30公里的一个五星级酒店,17万平米,4.5万建筑面积,当地房价5k,,这个五星级酒店半年的营业额是多少呢?2千万,净利润呢,340多万。
觉得靠谱吗?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正常。这个五星级酒店也是当地市政府的接待酒店。周围工业区极多。风景名胜所在地的中心。
—-

这样的操作可能阻力最小,但你的目的仅限于此吗?
地方政府闯祸——中央出政策——资产转移至部分私人所有——风险看似暂时化解——地方政府继续闯祸……这样的循环?

—-

对啊。我觉得这才是很多人警示地方债的缘由啊。国外评级机构这么热心这个问题,不是没有缘由的。联系几年前外资收购自来水公司。这个问题可以这样说,省属、市属的大量优质资产,是很多真正的游资青睐的归宿。

—-

抛开第一句不谈,我认为你的第二、三、四、五句之间没有由此及彼的必然关联。

—-

自来水公司是甩包袱,甩得很巧妙,外资们很凄惨,p民们更凄惨……

—-

主要有核心考核指标的话,对地方政府,那是GDP;对央企,那是国资委定的那些绩效指标,其中最重要的包括规模、利润总量。地方政府从央企的工业投资中得到了GDP和税收;后者从地方那里得到规模的扩张和利润的增加。不给绝对控股的做法,一定是有前车之鉴,这方面的材料我看得少,但感觉是血的教训;不绝对控股,央企也不会将最重要的资源配置给这个子公司或者孙公司,哪怕它前景真的很好。在经济后危机时代的当下,有点鸡肋。

—-

你说那个现在受国有资产流失这个帽子的制约。

我这个,就是看双方的忽悠能力谁更强。

—-

水价时不时地听证,看涨,因此城市平民最惨;舆论不让水价涨,因此被忽悠进来的外资被套牢;地方政府也没捂着嘴偷笑,他们在义正辞严:你们是国际知名大公司,我们这里还有一些好项目,保管前景很好……

—-

帽子归帽子,真正操作起来,还是一样的。
利益当头,谁管你帽子。
所以,我觉得楼主的第三条途径不可行。第二条发债的那个,可行程度也一般。
你那个我看得没头没尾的。
我还有七分钟的吹头发时间,你解释解释?

——

    问题是,经济形势变了,这个帽子代表着更大的利益。你可以仔细想想,皮之不存,毛焉附之,这句老话意味深长。

——

要从政治稳定这个大局考虑。台湾为什么会有民进党 胡舒立们为什么宁可背洋奴的骂名也要说马云的不是?为什么南方派要叫嚣政治改革?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沙县小吃。

——
    你这个更要让ftou抓狂了,哈哈。

    东部的东西不好卖出去,我感觉是滞胀的局面。对中部、西部的分析,我还是比较赞同你考虑的这个方向的,我想加一句,由于西部的政治效应更加明显,我觉得他们可能把选票加入交换的最终筹码盘中。

——

东部的是不是名头太大,不好卖啊。选票加进去?怎么讲?

——

    投一亿下去,能短期(比如一年、三年内)拉动多少GDP?这个数字在西部要比中部大,原因很简单,尽管西部山川地形造成的单位造价要更高,但毕竟西部是最落后的,增幅可以更大。选票我只是在猜,由于重庆的原因,西部也有了政治标杆;中部还没有,中部的大多数往哪儿靠,我觉得还是往西靠,毕竟这样可以从国家那里以公平的名义拿到更多投资。我觉得选票肯定存在,但我无法指出它存在于啥地方。我觉得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历史在转折,不是转弯。

——

    又琢磨了一下,也存在这样的可能:地方在历年基建投资中,成立了一大堆专门承担债务的壳公司,同时也成立了一大堆搞实业的公司,受地方国资委管理。其盈利模式主要是:与私营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让度某些行业进入许可权,由私营企业发挥其效率,私营企业成为现代版的红顶商人,只不过这红顶子上面没有国徽,只有地方的红章。

——

因果倒了,根本就是先赌,赌不中就搞壳剥离,赌中了就是业绩纳入体制和自己腰包,这是地方派的基本盘,朱的四大银行剥离政策就是宣告既往不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