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略谈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

近期风声紧,本来想消失一段时间,但近期京沪高铁四天三起故障,媒体众口一辞地又在兴风作浪了,拿着显微镜找问题,对绝大多数安全正点的车次视而不见,只盯着四天三起故障,什么屎盆子都扣过来了。看看央视新闻,旅客把小姑娘列车员都训哭了,央视还特意给一名旅客特写,说什么“太不靠谱了,以后改坐飞机了”。许多媒体及有良心的各路砖家则更是别有用心地将这一切都往体制上引。

这一切着实让人气愤,想了想,还是简略说几句吧,不过不能再往细里说了。

京沪高铁并不是第一条投入商业运行的长距离高铁,四天三起故障,引发大面积晚点在其他高铁线上非常鲜见。武广也千余公里长,人家跑350一年半了也没有啥故障闹得这么大的动静,京沪跑300就成了这个样子?高铁黑们无论如何也无法将技术不成熟、吃安全余量的屎盒子再给扣到高铁头上。

大家知道,新设备投入运行初期有一个磨合期,这是个故障频发的时期,任何设备皆有这么一个过程,何况高铁是一个大系统,任何一个子系统出问题都有可能影响全局。前期的试运营毕竟只是个体试验,和实战中大密度,高强度的运营环境还是有较大区别的,绝无可能将实际运营中所有问题都暴露出来。试验并不能模拟一切,有些问题只能在实际运营中才能集中暴露。文科的妓者们不懂这些,但我相信有过现场工作经验的工科生们应该理解这一点。

但是,其他高铁线投入运营初期为何没出过京沪这样集中的故障?这就是人的因素了。

某人回回亲自站机头作试验,去年创那个486记录时他也亲自在机头上。他这么玩命,下面的人哪个敢懈怠?出了问题可是要直接摘你的乌纱帽的。就算是正式运营开始以后,别说四天三次大故障,第一个大故障发生后,某人肯定放下手头工作亲自冲到现场协调指挥,啥也瞒不过他,有无数人要丢乌纱帽了,这就是他的一贯作风。记得前几年因西北方向风雪,北京几个站积压大量旅客,某人在车站现场办公,短时间内调集大量车皮疏散旅客。还有一次,某日傍晚,某中央领导临时起兴到车站检查春运工作,发现了一些不如意的地方,中央领导其实也没太在意,但某人脸上挂不住了,送走领导后立刻返回总部,在短短三个小时内完成了高层碰头,拟决议,细化整改措施等一系列动作,并在午夜十二点之前将全国十八个分舵的香主们全从被窝里提溜了出来,开起了全国电视电话会议。真正做到了传达指示不过夜,并要求第二天上午,就要逐级传达到普通员工手中。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某人离开了十年再回锅,许多东西早已改天换地了。按说走基层,调研情况,这总是必须的吧?可他太忙,五个多月了,还忙得没空下基层调研,更没空冲上一线指挥。都忙些啥呢?对外,忙着和各省领导谈判较劲,对内忙着搞清洗和站队。忙着对高铁自我阉割。降速安全论被科技部无情地打脸以后,找了条过气的老狗疯咬,没想到老狗咬得太过头,还反过来伤了主子,理所当然在遭到各方暴打后被主子无情地抛弃了。于是又搞舆情控制,统一口径改降速经济论。内耗使得人心浮动,思想混乱,到了一定层面的人都在站队、跑官、保位子,谁还象以前那样抓建设、抓工作?所以京沪高铁运营初期四天三起事故也就不奇怪了。这既有磨合期的因素,又有人祸。

基于某人近半年的种种表现,尤其是故障前后的表现,坊间出现种种阴谋论也就不足为奇了。这些东西目前既无法证实,又无法证伪。你要是说出来,人家可以义正辞严地说你造谣,往死里整你。除非下回某人也被定向反腐了,那时候各色人等又会一如既往地跳出来揭批各种真真假假的内幕。

至于媒体的妓者们,那素来是有屁股的。那么多采访录像,回来如何剪辑,用哪段不用哪段,完全可以控制舆论导向。想置高铁于死地的不仅有西方列强,亦有国内的利益集团,还有免煮柿油派、体制党们。所以电视媒体上出现了本文第一段所述内容,也就非常容易理解了。

说什么广大旅客有知情权,理论上是不错的,但是,实际操作中是有难度的。因为铁路不比其他交通工具,它只能在钢轨上走,没法绕路和超车。某一地段,某列车出现问题,是会大面积影响其他车的。车站也好,司机也好,都得听调度命令。调度让你走,你就走,让你停,你就停,无线列调里是不可能长时间说题外话的,只能用最简短的语言呼唤应答。因此列车停车,许多时候司机在第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啥具体原因,而列车员小姑娘们不过是个服务员,人家还无权听调度命令呢,旅客们着急上火找列车员理论我可以理解,但也麻烦旅客理解理解工作人员,人家实在是不知情。调度部门虽然第一时间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在当时也只能是知道个大概,具体原因必须在排除故障后,事后召开分析会才能作结论,调度的第一要务是指挥控制,而不是事故调查和新闻发布,所以大家责难为什么大面积晚点却不立刻解释,侵犯了旅客知情权是过于苛责了。再说了,这么大的事,在没开会分析原因和定责任前谁敢乱说话?说错了可是要负责任的。

其实对于真正的旅客来说,人家买票坐车,只关心啥时开车,啥时能到站。至于什么具体故障原因,旅客一来也听不懂,二来也没那个兴趣知道。那些在网络和平面媒体上叫嚣要立刻公布真正原因的其实都不是旅客,而且说来说去无一例外地将话题引向了体制,无一例外地痛骂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仿佛改体制是剂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只要体制改了,现在的一切不如意都将迎刃而解了。我倒要问一句,那些已经充分市场化的行业,实际情况到底如何?有没有象精英、体制党们描述的那么美好呢?为啥计划经济的最后堡垒反倒创出了惹人妒忌和忌恨的成就呢?

滞留的旅客们关心啥时开车,啥时能到站,这完全是正当合理要求。但这个要求,车站也好,列车员们也好,都没法回答,因为一切都由调度决定。而调度指挥室里是高度紧张繁忙的,每人守着自己管辖的一段,精神高度集中。连上厕所都要先请示,替班人员顶上后才能踏步如厕,这种情况下没人有闲功夫对外新闻发布。排除故障后调度们是见缝插针地疏导列车,虽然有一定的规律,比如说长途优先放行、晚点少的优先,高等级列车优先、本局车优先,特殊列车优先,但也绝不可能有一个能供发布的计划。就算你增加一个新闻发言人,他也绝无可能告诉你,某趟车几点几分一定可以恢复运行了。况且大家可以参考一下公路上如何疏导堵车,疏导时不可能让某辆车撒欢跑到底,只能是挪一段,停一阵子,逐步让所有的车动起来,最终恢复交通秩序。列车其实也一样,开始疏导时速度肯定低于正常值,而且没准跑一段就又得停下来给其他车让个道。在这种情况下,你找谁讨说法?谁也没办法拍胸脯保证几点几分一定可以让某趟车恢复正常速度,某趟车一定可以在几点几分到站。

看着央视新闻里播的现场视频,我真可怜那些90后的高姐们,在家里个顶个地都是骄傲的公主,结果参加工作没几天,遇上这事,让失去理智的旅客们那通修理,因为有纪律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打落了牙齿还得往肚里吞,所以挨骂受委屈只能哭鼻子,而且就算哭鼻子,人家还得按规定保持站姿呢。

其实我见过比这还蛮的,骂娘算文明的了,还有直接动手把列车员制服撕成布条,把人家身上拧成金钱豹的;有掐着列车长脖子勒令她立刻开车,差点没把人家掐晕过去的。干这事的还都不是粗人,而是一些高级知识分子。当然了,精英们能说会道,又掌握着话语权,当事人就是想和他们讨个说法,人家也能引经据典,巧舌如簧地颠倒黑白。

旅客们,同样是这事,你们觉得骂娘训人有理,但凡事都要将心比心。要是站在你面前挨训抹泪的是你自已的宝贝女儿,我想恐怕你们就会有另外一套说辞了吧?要时当时你们也在现场,恐怕做父母的都会冲上去护犊子,吵架是肯定的,动手打架的几率也挺高的。旅客们被困在车上焦急的心情我们理解,但列车工作人员和你们一样被困在车上。你们肚里有火可以找列车工作人员发泄,她们受了委屈找谁去?她们在充当你们出气筒的同时还要坚守自己的岗位,维持列车秩序,保证大家的安全。十年修得同船渡,能在同一趟车上,也算是一种缘份,多一点相互理解吧,没有人诚心要故意坑你们!

胡言乱语了几句,也没啥子章法,回头再看看,如果有些地方说了不该说的话,再删除吧。

2011年7月17日
——-
说道磨合期,我想起以前的做法,以前,新线路建成后,线路设备并不马上交给铁路局运营,而是有个半年或者一年的托管期,托管期间,由铁路局安排少量列车运行,而工程局要留部分人员,随时处理设备故障,每次调图时,都会再适当增加列车对数,让线路设备充分磨合后,铁路局才正式接受线路设备。
——
是啊,这次怎么连试运行都没有

匆忙完工后就开通?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在试运过程中发现,高姐也可以逐渐心理适应,这种高调的准备一步到位确实容易问题多多。
—–
那怎么在出问题时应对如此尴尬

连车厢空调的用电都没法保证?这种大热天一旦车上有老人在,几个小时蒸笼会出人命的。
—–
不知道全车空调要耗多少电

现在的2小时备用电,要保证基本的通信,电动门,升弓操作等,还有部分照明,通风(不知指什么通风)。而如果2小时全车开空调,不知道要耗多少电,能靠存贮备用电源来实现么?

这个问题,在动车开始运行的时候就存在。可能动车是发展自欧洲和日本,这些国家的平均气温似乎比中国高铁和动车的主要运行地区温度要低一些,所以要好一点。只有一次德国高铁故障正好赶上高温,结果也够呛。而大陆和台湾的高铁,似乎这方面的问题都突出一点。
—–
我还是双手赞成京沪高铁的

京沪高铁开通了三周,已经坐过5次,还赶上了7月12日的延误,总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和原来的动车相比,节省一半的时间,关键是车次多了,买票更容易。至于价格,涨了一倍,还是可以接受的。

上座率是上午的车次高些,一等座能有一半的人,下午低,大致10%的人。二等座的上座率更高。我只有5次经历,没有统计意义。

2007年京沪动车刚开通的时候,我也试过一次京沪行,那时的上座率很低,一等座、二等座的票都很好买。结果到去年,连一等座的票都很难买,如果中国的经济不出大问题,用不了几年,高铁的上座率也会上去的。

现在从北京或上海前往京沪之间的任何一个地方,我都会首选高铁。至于京沪之间,看情况而定。6月份从上海去山东的一个市,火车的时间都不合适,选了飞机,结果从出发到到达,花在路上的时间有6个小时。现在有了高铁,4个半小时足矣。

至于北京到上海,看情况而定。上周从北京飞上海,我选的飞机,不过飞机不如高铁舒服。要是高铁速度变成350甚至480,那京沪之间的民航恐怕要难过了。
—-
体制之骂

实话实说,我自己要是遇到了车不能正点到达的也会骂,在十几二十年前也是直接说要是在外国如何如何,现在则是骂贪官,当然我不知道谁是贪官或哪个贪官更狠。忘情所说的体制之骂确实是很多人的最爱,不过把一个专业式的足球体制改成了职业化(或者说中国式的职业化)足球体制的后果倒是没人愿意赞扬了。现在体制之骂声最大的一群人要么对足球和我们都一样骂,要不然就是要更加深化等等不靠谱的建议,我想大家不会再像十几年前那么一边倒地支持了。那时有个丢人的恐韩症,现在无所谓了,反正在亚洲也赢不了几个队。中国有个成语叫邯郸学步,现在完全可以用“中职足球”来与时俱进,我只想着别再被一些JY把高铁也忽悠进去了,中国足球至少还能当个出气筒,已经干得有样子的高铁砸将进去算什么事?

最后,该骂还要骂,铁老大,你们要再做不出个老大样下次我就逃票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