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江泽民生死传闻:胡派散布政治谣言,江派军心大乱,党内权斗变政治诈尸

引言:商人没有不牟利的,关键是要敢押赌注,敢居奇货。《亚视》怎么不造谣胡锦涛逝世呢?还不是因为《亚视》的后台老板,赌的是胡锦涛、李源潮、李克强赢,赌的是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输。在极权专制社会中,政治赌注与经济赌注的输赢是一致的。客观地反映中共某派人马散布政治谣言,也是媒体人对真实发生事件负责的一种表现。更何况这些政治消息是从某位政治局委员那里传出来的,谁又能不信 !所以各界不要苛责香港《亚视》。

孔子讲话:
『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欢成。事若不成,则必有人道之患;事若成,则必有阴阳之患。若成若不成,而后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

两千多年前的汉朝,高帝崩,吕后专权称制。鸩杀刘邦诸子,诛废有功大臣,强拜诸吕为将,将兵居南北二军,强立诸吕为王。

所谓南北二军,相当于今日的北京军区、卫戍区、中央警卫局等等,专门负责党中央的内卫、外卫。吕后的用意,朝野内外无人不知,她是想篡权改变刘氏汉朝江山为吕姓。然而,吕后无奈,知道虽然大臣如周勃、陈平等嘴上同意吕后王诸吕,内心却是不服,只能再等待时机。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吕后病重,即将死在周勃、陈平之前,命赵王吕禄为上将军,统领北军,吕王吕产统领南军,并告诫吕禄、吕产:“高帝已定天下,与大臣约,曰‘非刘氏王者,天下共击之’。今吕氏王,大臣弗平。我即崩,帝年少,大臣恐为变。必据兵卫宫,慎毋送丧,毋为人所制。”

以上这一段,是吕后的大实话,也是其人之将死的政治遗言,表明吕后深知,这是自己不道,逆天意,强立诸吕为王,欲变刘氏汉朝江山为吕姓而不成,吕氏家族面临即将而来的“人道之患”(性命不保)。

果不其然,吕太后崩,周勃、陈平设计,假称奉诏要太尉周勃接管北军,骗得上将军吕禄解下军印交出军权,离开军营(相当于现在的中央警局),离开皇宫(现在的中南海),离开都城长安(现在的北京),离开权力核心(现在的政治局常委会),回到自己的封国镇守封地。

太尉周勃进入北军营地,获得中央警卫部队的指挥权,调拨一千人的中央警卫团队由朱虚侯刘章率领进入未央宫(相当于现在的中南海)控制了年幼的接班人皇帝(相当于现在的接班人习近平),在宫门(相当于现在的新华门)前与吕产率领的卫戍区部队发生激战。然而吕太后已死,卫戍部队无心为诸吕作战,吕产战败逃走,太尉周勃遂获得军事指挥上的主动权,而成功诛杀吕姓诸王,巩固了刘氏汉朝江山,这才有了后来的文景之治。

『人莫鉴于流水,而鉴于止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观赏了半天昨日之止水,是为了观测今日之流水走向。讲了半天的昨日历史,是为了说明今天的政治动向。

七一中共建党90周年庆祝大会江泽民缺席,7月6日海外网站《博讯》、香港《亚视》先后播出江泽民逝世的消息。官方媒体经历了近一天的沉默后,7月7日,就在各届都认为江泽民确以死亡的时候,《新华社》却用英文作简短的辟谣,但未作详细说明,且没有图片没有真相。海外的播报,中共官方媒体反应的异常举动,引发有关江泽民的健康状况与中共团派与上海帮、太子党权斗消息满天飞的状况。有说江泽民确已逝世,有说江泽民脑死亡但凭呼吸机而一息尚存,有中风瘫痪神志不清说,有蚊虫叮咬之说,有重感冒康复说,有身体状况稳定之说。总之,一时间,江泽民似乎死而复活,犹如政治上的诈尸。江泽民即使没有病死,也会被政治对手的作法活活气死。

有关江泽民的身体健康恶化的消息,《官场观察工作室》一直都有获报,并于2009年12月12日撰文《胡锦涛巧妙回避习近平试探,60庆典后江泽民大病一场》首发《博讯》。今次所有有关江泽民病危逝世的消息,从官场观察接获得线报汇总来看,所有“逝世说”、“脑死亡一息尚存说”、“中风瘫痪神志不清说”这些消息的源头均来自团派胡锦涛团队中的政治局委员,而“蚊虫叮咬说”、“有重感冒康复说”、“身体状况很好稳定说”这些个消息源头,均来自江派上海帮与太子党中的政治局委员。

其实从官场观察的消息渠道看,江泽民身患老年痴呆症多年,全靠进口药物控制,但对神经伤害厉害,睡眠不好,得的都是老年病。江泽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经常大骂胡锦涛希望他早死,他偏偏要看自己到底死不死得在胡锦涛十八大交班习近平之前。2009年江泽民出席建国六十大庆后,就大病一场,之后又遭受中风,幸得医疗及时,虽然生命无碍, 但已无法自己站起,且大小脑萎缩严重,情绪经常呈现出儿童才有的幼稚状,也就是所谓的“老小孩”。其免疫能力全面下降,容易感冒发烧,以及随之而引发的肺部发炎感染。经常是鼻涕口水一把抓,而不能自理。其记忆力上好,可以说出奇的好,几十年前的人和事,记得非常清晰,但对现实正在发生的事情,则失去了一个理智正常人的逻辑判断。一阵明白,一阵糊涂,经常地胡言乱语。无论是生理上,还是政治上,江泽民都早已不是神智健全的正常人。可以讲是黑白无常侍立两侧,随时索命带走。

为何今次有关江病情的所有消息,源头均源自中南海政治局,但消息的性质却截然相反,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89年六四,江泽民靠政治投机,协助党内元老邓小平、陈云、李先念等镇压学生有功,而先后获得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的职务,拒不继续执行小平同志发起的经济改革开放政策。 但92年小平同志南巡,未通知江泽民,发出“不改革就下台”声色俱厉的警告,杨氏兄弟在军内发出“军队为改革保驾护航”的口号。所有这一切都为江泽民所恐惧,颇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之感,然而江的总管曾庆红利用了小平同志对六四翻案的恐惧心理,成功挑拨离间了小平同志与杨氏兄弟的关系,在政治落马之前,杀了个回马枪,成功清洗了杨氏兄弟在军队内的影响。一时之间,江、曾二人,颇有『羽翼已成,隔绝四海,当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难动矣!』的架势。

然而投机者毕竟只懂得投机,邓小平对于投机者,向来都是利用,从来不会毫无保留地信任。 果不其然,十四大上邓小平为江泽民隔代指定了接班人胡锦涛,就是出于对江、曾在政治上的不信任。从92年十四大进入政治局常委会,到02年十六大接任总书记,胡锦涛十年王储生涯,韬光养晦,中规中矩,绝不越线,成功麻痹了江泽民的几次试探。江泽民既然抓不到任何把柄,面对党内对立面的压力,不得不做交班部署,但暗中还是做了手脚,让胡锦涛有名无实。 首先是让所有实权都集中在书记处,让曾庆红透过书记处控制军委(总政治部)、政法委(公检法)、中组部、中办、中宣部。政变所必需的枪杆子、笔杆子,曾庆红都具备了,形成了一段时期的胡温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局面,导致党政各级干部只知有曾,不知有胡。二是让身为军委主席的胡锦涛在抗震救灾中,无法有效地指挥调动军队,好好地羞辱了胡锦涛。身为总参谋长的陈炳德竟然不服从军委主席胡锦涛的调兵令,张嘴闭嘴地唯军委首长(江泽民)马首是瞻。三是胡锦涛组织人马给军委的同志们开了批评性的民主生活会,军委的同志们拒不交心,拒不检讨,让胡锦涛无法改组军委。四是在十七大上通过让曾庆红一下三上,给胡锦涛隔代指定了接班人习近平。让江泽民推迟交班(军权),好让习近平提前接班,从而彻底架空胡锦涛军委主席的职权。

男人就怕别人说他“不行”二字,无论是指他的性能力,还是他的政治能力。某种角度讲,性能力与政治能力二者是相通的,当一个人的政治能力最旺盛的时候,往往也是他性能力最旺盛的时候。当一个人处于政治低谷时,他的性能力就会走弱,出现 阳痿的生理特征。江、曾二人在暗中为胡锦涛编排的这一切,无非就是向党内外、国内外表明,胡锦涛在政治上是疲软的,而曾庆红在政治上是坚挺的。胡锦涛与李克强不行,而曾庆红与习近平很行。被自己的政治对手公然在政治上与生理上羞辱“不行”, 这样的奇耻大辱胡锦涛怎能不报?!

十六届四中全会,江泽民虽然表面上将军委主席的职务交给胡锦涛,但在内部却保留一纸约定,凡有关重大军队建设与国防政策的决定,仍须请示江泽民。这是为什么军委的同志们凡事都要请示江泽民的原因。江泽民这一手伎俩,可以称得上是人算。但这一伎俩的成功,要取决于一个必要条件,就是江泽民不能在胡锦涛十八大交班于习近平前过世。否则,江泽民一死,江氏军委委员们就没有请示的地方了,只好任由军委主席胡锦涛编排了。而胡锦涛一旦军权在握,不要说习近平接班成问题了,就是曾氏家族与江氏家族都性命难保了,这就是前面提到的孔子讲的“人道之患”。而江泽民竟然在距离十八大还有一年,正是编排十八大人事安排的关键时刻,却被宣布“脑死亡”,这可以称得上是天算了。毕竟人算不如天算,这也就是孔子讲的“阴阳之患”!

就像当年的吕后一样,江泽民深知自己在位近二十年间,可以称得上是“不道”。社会上,从食品行业到学术界,已是全民造假。环境上,污染严重。经济上,贫富悬殊。官场上,从政府到军队,到处是跑官、买官、卖官。左手沾着六四学生的鲜血,右手沾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加上满脑子要暗算胡锦涛的阴谋诡计,江泽民、曾庆红深知,必须要通过给胡锦涛隔代指定接班人习近平,才能做到保护自己家族身前与身后的政治与经济利益,免遭他人清算。然而像吕雉知道自己若死在周勃、陈平之前必遭遇“人道之患”一样,江泽民也深知自己若死在十八大之前,死在胡锦涛交班之前,隔代指定计划落空,习近平提前接班不成,自己家族必有“人道之患”。江泽民特意对自己的医疗保健与警卫安全作了安排,身为军委主席、总书记的胡锦涛不得插手。这不仅是对胡锦涛,同时也是对江派团队封锁有关自己的医疗与警卫的所有消息。否则一旦自己团队的人马知道老江不行了,就会树倒猢狲散,毕竟将手下人马聚合在一起的是经济利益,而非共同的价值标准、世界观。江的这一手,颇似吕雉当年让吕氏兄弟统领南北军,『据兵卫宫,慎毋送丧,毋为人所制』。然而这样一来,江泽民就像吕雉晚年一样,因“不道”即将遭遇“人道之患”,为了避免即将而来的“人道之患”,而进一步胡作非为,而出现了“阴阳之患” 。这意味着,吕雉在权斗激烈之际死在了周勃、陈平之前,而江泽民即将死在权斗激烈的十八大之前,死在自己的政治死敌胡锦涛之前。总之是“人道之患”、“阴阳之患”一起来,且来势汹汹!

在宫廷内的权力斗争中,“医疗”与“警卫”向来是政客们先发制人打击政治异己的两大切入点。古代的专制皇权是这样,现在共产党的专制集权也是这样,无论是毛时代、邓时代,还是现在进行时的江、胡时代,都是一样,且有样学样。

晚清时期的同治皇帝患有梅毒,但慈禧太后只准御医按水痘治疗,太医院左堂官李德立冒险下跪向慈禧说明,不能这样治疗同治皇上的病,因为不是水痘,不然是要治死人的。慈禧听后大怒,将头上的钿子掷下,太医李德立立即领会了领导的真实意图,摘帽叩头到地谢罪,才算是免去一死。因为同治皇帝大了,羽翼渐丰,难以为太后控制。慈禧若要继续保留听政的权力,就必须废掉现有的年轻力盛皇帝,换上一个年幼柔弱的小皇帝,好继续垂帘二十年。让太医按水痘治好好治疗,一是表明母子关爱情深以掩人耳目,二是达到治死同治皇帝,自己继续垂帘的政治目的。

四九年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共党内高层,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相当于现在的潜规则吧,凡政治局常委或是毛的一组人员,有了病,治疗不治疗,怎么治疗,是否动 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开刀,不是由医生说了算,而是都要经过毛主席同意才行。毛的 这一手算是从吕雉、慈禧那里学来的。吕雉以 刘家厚谢 张良的名义摆设酒肉大餐,强逼正在辟谷中的张良食用,让善于运筹帷幄的张良死 在了自己的前面。慈禧以 治疗水痘的方式治死了身患梅毒的同治皇帝。

毛时代晚期,两大重臣 康生、周恩来,前后脚患了早期膀胱癌。此二人,在中共党内历届政治运动中,始终靠与最高权力者结盟,来保持自己的政治地位。老毛知道自己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不得人心,文革小组的四个打手张、江、王、姚不得人心。恩来对于文化大革命,向来是有保留的执行。而善于整人的康老,在毛自己还没死的时候就打小报告,揭发春桥同志与江青在历史上是叛徒。康生一辈子靠体会领导的意图,充当最高权力者的打手为生,没 想到晚年阴沟翻船。毛主席批评四人帮,不是真批评,而是借对四人帮的批评来考验身边人对文化大革命的立场、态度,没想到上当的不是周恩来,而是康老。康、周二人不是不反,是时候没到,毛身前不会反,毛死后是必反,且此二人知道得 太多,所以必须走在毛的前面。医生建议康、周二人须立即手术,但毛主席一面派汪东兴以 中央的名义禁止医生们治疗,一面像吕雉与慈禧一样,在语言上另有一套:“得了癌是治不好的,越治死得越快。不要告诉他本人。本人知道了,精神紧张,死得也快。不告诉,不要 开刀,还会获得长久一些,还可以多做些工作。加强营养就可以了。”在对当事人保密的前提下加强营养,只能是给癌细胞加强营养,坐看膀胱癌由 可以治愈的早期,转变为无法治愈的晚期。纸里包不住火,康、周二人知道了自己身患癌症,一再 催促下,医生在暗地里擅自为二人做了局部灼烧保守治疗。一直到毛确信癌症已转变成晚期, 才同意为二人开刀治疗。毛这样做,无非是让当事人先于自己早走一步而已。

从医疗方案入手,只能算是消极的、被动的政治手段,因为前提是对手患病在身。如果政治异己身体很好,不生病怎么办,这就要靠积极的、主动的政治手段——暗杀、政变。 谈到政变,在战略上要从枪杆子与笔杆子入手(控制军队掌握宣传机器),但在战术上则要从领导人的警卫部队入手。

汉初的周勃、陈平等人,是在吕氏集团有所戒备的情况下,设计掌握了警卫未央宫的中央警卫部队北军后,才击杀诸吕,算是拨乱反正。唐初时期的玄武门之变,也是李世民等人事先买通了太子李建成的亲信、身居中央警卫局要职的北军将领常何,设伏于玄武门之内,成功击杀了接班人李建成,尉迟敬德(后来成为民间的门神)才得以宿卫软禁皇帝李渊,逼其退位。1976年10月,老毛尸骨未寒30日,华国锋、叶剑英通过汪东兴的中央警卫部队,在中南海怀仁堂设计,以讨论《毛选》为名,抓捕了当时的党中央副主席王洪文、政治局常委兼总政治部主任张春桥。

老毛让朱德、恩来、康老这些个身后必反之人走在了自己前面,但党内还有邓小平、叶剑英、陈云、李先念等人,这些人也是身后必反之人,但他们身体很好,没大毛病,从医疗上无法下手,那就让这些人靠边站,等于政治上把他们的手脚捆住。让陈锡联负责军委办事组,张春桥负责军队政治。如果华国锋与江青还不能斗败被捆住手脚的老家伙们,那就是不成器,老毛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是只管身前,不管身后 。要翻文化大革命的案,那就等老毛死后,老家伙们再翻。已经斗倒了彭德怀,逼反 了林彪,总不能把所有军队上的人都得罪光,不然赶上外敌趁火打劫,中国就没人了。『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古人讲话叫『安时处顺』,是之谓也。

曾庆红的父亲曾山曾是中共的内务部长,老密工出身,深通党内与党外权斗历史。曾庆红继承了父辈的政治本领,深知领导人的医疗保健与警卫工作在政治斗争中的重要性。因此身为“军委首长”的江泽民特别作了安排,他的医疗与警卫工作,独立于所有的政治局常委们,身为总书记、军委主席德胡锦涛不得过问,且对外,尤其是对胡锦涛封锁所有有关江泽民的身体健康与医疗保健信息。即使江泽民瘫痪、神志不清,甚至是死亡,只要封锁住信息,江氏军委委员们就仍可以凡事都要上报江泽民为理由,拒不执行胡锦涛的军令。只要胡锦涛控制不了江泽民的医疗与警卫,就控制不了军委,就改变不了十八大习近平全面接班的战略部署。

胡锦涛虽然在江身边通过收买,安插了自己的耳目,但江泽民到底是活是死,是明白还是糊涂,是清醒还是昏迷,是植物人还是脑死亡,关键是要让江派自己人知道老江不行了,这是乱其军心的根本。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蛇出洞”,散布江泽民去世的政治谣言,让各大媒体开始准备江泽民生平事迹,将这些真真假假的消息由政治局的同志转几道弯传递给香港的《亚视》,使其深信不疑,官方媒体迟迟不作答复,即使辟谣也只用英文。江泽民不是要对胡锦涛封锁消息吗,他越是不露面 ,就是他自己的江派人马也会认为老江真的不行了。然后趁江派团队大乱之际,拉拢一批,收买一批,腐化一批,分化一批,对于其核心成员拒不缴械者,则要军事武力解决。

所以各界不要苛责香港《亚视》,商人没有不牟利的,关键是要敢押赌注,敢居奇货。《亚视》怎么不造谣胡锦涛逝世呢?还不是因为《亚视》的后台老板,赌的是胡锦涛、李源潮、李克强赢,赌的是江泽民、曾庆红、习近平输。在集权专制社会中,政治赌注与经济赌注的输赢是一致的。客观地反映中共某派人马散布政治谣言,也是媒体人对真实发生事件负责的一种表现。更何况这些政治消息是从某位政治局委员那里传出来的,谁又能不信 !

但胡锦涛人马散布江泽民逝世的政治谣言,可以讲是下策。因为这样一来, 虽然可以起到大乱江派团队军心的作用,但同时也将党内斗争赤裸裸地暴露在国际社会上,那些与中国有着地缘政治冲突,或是有着政治战略冲突的国家,能不插手中共党内权斗吗?毕竟,敌国之分裂,邻国之喜悦!加拿大把赖昌星又拘捕起来,即将引渡给中共,为中共权斗输送炮弹,加剧党内权争,就是西方插手中共党内权斗的一种表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Mobile Guest
    2011年7月22日12:27 | #1

    没人评论?

  2. 匿名
    2011年7月26日16:24 | #2

    玩政治呢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