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我和D3115的日记

http://bbs.ruian.com/thread-829024-2-1.html

7月23日,我和D3115的日记

瑞安永远

我不想在深夜写日记,特别是2011年7月23日的D3115,那些脆弱的生命总是在压抑着我的胸;可我心里始终有个写出来的冲动,就为了那群匆匆的过客,还有那些无名的英雄,特别是D3115司机无奈的悲惨的哭泣!

(一)我们买到7月23日的D3115是在22日的下午3点,是我们瑞安画家何调康先生在他杭州家的不远处买的,还是他掏钱的。老板一直在说怎么想办法还车钱给他:毕竟我们出差杭州是公事,可以回单位报销;何况他22日中午在家已经盛情款待过我们,当天他自己都喝高了呢。

23日的上午我是被杭州瑞安总商会的郭副会长电话醒的,哎,才11点就安排我的午饭;要知道我是被黄敏兄弟害到早上6点才睡觉的,而且是在他的呼噜声中半梦半醒的。今天中午我还做了最雷人的事情:我从11点到2点回宾馆的3个小时中,我一直把自己的ESPRIT灰短袖反穿了!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的异常。

3点半,郭副会长来星都宾馆送我们去杭州城站,她自己的车坏了,还动用朋友单位的车子来送我们,别克的商务车,真风光哦,到达火车站才4点,D3115是4点36才开的呢。

D3115正点出发,这也是我们选择动车的主要原因,正常的话,到我们瑞安是晚上8点10分。我在上车前盘算着今天晚上的安排:大学的死党黄代明回温州了,晚上要约他来瑞安吃饭;许老弟明天就回河南了,无论怎么样都要聚下。聚餐地址还真不好安排,阳光那时候太迟了点,还是香江美食吧;可我不能给他们吴总电话,尽管上周日还答应说以后到那里必定先电话他。

今天的动车还真严格,第一站绍兴都还没有到,乘警就过来核对我们的身份证了。我们四位:李哥、蔡哥、林哥和我今天的位置分别是D3115的10车6、7、8、9号。我临座5号的小MM有点怪,现在戴什么口罩,哎。现在出门在外的乘客都很通情达理,不用1分钟,我们就调好位置,成为:3、4、7、8,一排对面。可惜林哥不会打牌,要不就太爽了。

5点35分,还没有到宁波,我们就吃晚饭了,挺丰盛的哦:4份扣肉套餐,4瓶冰喜力罐装啤酒,还有牛肉干和美国杏仁。我倒,刚好是250元!不过动车的服务员还挺好说话的,给了我255元的发票,呵呵。对了,赶紧叫啊黄兄弟去买D3115的车票,让他从温州南站,跟我们从瑞安一起下车。

在我们都同时夸动车的饭菜可口后,就开始回忆曾经的瑞安出门难故事:李哥说1989年从南京去山西考古的时候,站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还说当时10几个男女同学一个旅社同睡地铺。蔡哥说第一次从金华回上海老家时候,不知道去哪里买火车票。林哥问我还记得80年代末温州到上海的轮船否,25个小时的颠簸,还得赶大清早5点呢。我笑着问他们:火车座位底下你们谁过?异口同声:那时候很不错了。

我的IPAD里面只有几首老歌,被他们骂死了,唉。饭后,他们也都开始打瞌睡了,毕竟还有2个小时呢。7点18分,动车正常到温岭,我给家里打过报平安电话,就开始跟电脑玩斗地主了。

7点25分,给朋友电话,他说在永嘉桥头,雷电很大,接电话不方便。

7点47分,我们的动车准时到了永嘉站,而世人想不到的事情就开始发生了

按正常,D3115在永嘉站只停1分钟,19点57到温州南。刚才朋友说桥头有雷电,看来是真的哦,我们透过微暗的玻璃,还是看见不远处天空的霹雳,有点吓人哦。对于我们瑞安人,雷雨是司空见惯了的。

8点5分,动车还没有开,我们有点坐不住了。再往窗外看,对面轨道上多了一辆列车(应该就是D301,本来永嘉这里不停靠的。),我趴在窗边瞪了下,对面的车上还有卧铺的呢。我们10号车开始有人(估计是温岭或台州的)在抱怨了:怎么不准时了啊?我要赶9点半温州的飞机呢?女列车长显得很无奈:我们也在向上级汇报,马上就有结果了的。我提醒她:你要通过广播向大家解释的啊。8点09分,我给单位的司机打了电话:动车今天晚点了。8点15分,女列车长优美的声音在广播里出来了:各位乘客,由于天气的原因,前面雷电很大,动车不能正常运行,我们正在接受上级的调度,希望大家谅解。服务员,我难受死了,要吸烟了,希望你谅解。车里增加了一份解嘲的笑声。哎,动车怎么也会晚点?大家都在谈论着这个共同的话题。

20点16分,电话刚才的朋友说已经下了塘下高速,从瑞安下有点怕怕的。在我们归家似箭的焦急中,D3115终于在20点28分出发了。缓缓的,在若即若离的雷电中,但还是那样平稳的向我们的目的地行驶。我开始从对面的行李架上拿下我的Salvatore Ferragamo包包,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毕竟到家只有20分钟了。

20点32分,我开始感觉不对劲,刚才在过了宁波后,我们的D3115都是运行在234KM的啊,现在好象是老牛了。站在过道上的李哥问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平衡?我站在他身边,体验下感觉。是啊,里面好象低点。话音未落,“膨咚”一声,我坐在地上了。“啊啊”,车厢里有人尖叫了。难道车子撞到铁轨上的石头吗?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又“膨咚”一声,车子好象退回来了一样。不对,出事了!“喀嚓”、“哗啦”,车厢里面出来了恐怖声。女人们不知所措的哭叫声遍彻,我不敢起来了,索性坐在地上了。对身边座位上的兄弟说:小心,抱着头!

在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首先发现车里停电了!黑,车厢里很黑!我们10号车厢里开始有人用手机照亮。列车长,怎么回事啊?有人开始反应过来了。不到2分钟,女列车长过来了:对不起大家,列车出现了意外,请大家保持冷静。我们在车上安全吗?我们要下车?现在在什么地方?列车长不知道回答谁的好和怎么好,有点哭泣的样子。有人指着10车和监控室中间连接地方,开始叫起来:列车坏了!钢板变形了,突出来了。

窗边有铁锤子,我们想起了菲律宾的警察吧,决定用它敲玻璃,可我们的水平比菲律宾的警察不如,弄了好几分钟都没有敲出什么痕迹。有人开始逗着:这铁锤子是哪里出的伪劣产品?8点41分,我电话在温州南等的啊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走。我开始反应过来了,用N8上了QQ,在我们的群里发出:列车出轨了。群友开始回话:群主出轨了吧!

我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后,开始觉得自己在做的事情很无聊,现在最主要的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在什么地方?车子还能继续开?我把照片发给了几个群友后,儿子刚好来电话,我说动车出轨了,儿子说:你以为我3岁孩子啊,动车怎么可能出事情?你在看郑渊洁童话吧。我到处去询问哪里可以下车?

9点02分,我终于知道8号餐厅和9号车那里的车门已经开了。当我赶过去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一边在指挥大家按次序下车,一边在带着哭腔回答乘客的抱怨。NND,我们中国人的社会责任心会比邻国强的。我趁机跳下了离地有一米高的车平面后,叫住几个比我早下的年轻人:兄弟,我们一起接上面的乘客下来。在这个时候,哭和抱怨有什么P用,主要的是不要慌张,冷静!上面的,把包先递给我,握住他们的手下来。你是男人吧,TMD拿出风度,让小孩和老人先下来,接下来是女的。我不知道怎么突然会骂人了,前天老板还说我太斯文了呢。男的先下也可以,下来帮我们一起接行李和包。5分钟后,我们5个人组的团队已经很默契了,接包,接人很熟练了,配合得没话说了,刚才对我先挤下来有成见的服务员对我说:大哥,谢谢你,这里有我们就行,你去别的地方组织吧。

我赶紧跑到前面的12号车厢门口那里,已经有两个穿警察服装的人在那里接跳下来的乘客,就是有点乱,大家都想早点下来。我炮制了刚才的团体作战方法,拉住3个年轻人组成6人的队,各自分工。这样一来,速度快多了。上面的人差不多都下来了,我拿起手机准备拍照的时候,矮个子的警察质问我:我是本车的司机,你是记者吧?你想明天拿我的饭碗,对吗?我今天下午换了红色的CKJ短袖,本来希望同伴在车站人分开的时候好找点,人家以为我是搞好奇新闻的小青年了。我骂了句:你司机算什么?我TMD的还是共产党员,领导干部呢。我拍照只希望以后大家都知道温州人是团结的,有责任心的。这里有他们几个就可以了,你和我到前面去看看。这时候,有个苍南的瘦高个青年人也跟我们过去了。

D3115的司机边跑边接电话,是他们领导来的。他已经泣不成声了,难怪啊,他还是那样年轻,应该不到30岁,这样的事情谁能承受得住?到了15车那里,我们胆怯了,那样粗那样多的电线凌乱的垂挂着,会电死人?尽管天已经没有雷声,可为什么却是这样的悲剧?上天啊!因为在我们5米不到的前方,我见到了一个人,满身是血的横躺着,没有一丁点的反应!苍南的朋友拉住我:兄弟,我们不是医生,帮不上忙,别的地方更需要我们去组织让车上的人下来。我们无助的对着已经完全变形的15号车厢哭喊:里面有人,快下来!

司机还在哭着向领导汇报事故的情况,我们对他说:别废话了,跟我们去铁轨的那边看看。我们从14车中间空隙处钻过去,终于清晰的看见:后面的一辆火车(好象是D301R5)追尾了我们的D3115!那车头已经不见,直挂在高架桥那里,我们的第16车厢已经完全脱离了整辆列车,里面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司机弄清了事情的原委,看着一辈子都不想见的悲惨现场,无力的坐在铁轨旁的地上,无助的看着我,哽咽着说:老哥,谢谢你,你是个好人。我没有错啊,可我一辈子完了!我的眼里挂满泪花,背对着他,掏出自己烟盒里唯一的一根的软3中华,在漆黑的夜里用ZIPPO点上,猛吸了一口,塞在快撑不住身体的D3115司机,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男人嘴里!我扭头走了,因为消防队员已经迎面来了,让历史记下那一刻:2011年7月23日21点11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