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D与中国陆基中段反导

1月11日,中国宣布成功地进行了一次陆基 中段反导试验。据美联社报道,五角大楼的一位发言人说:”我们事先未收到要进行导弹试验的通知”,”我们监测到了从两个不同地点发射的导弹和一次外大气层 空间撞击。我们正在向中方探询这次拦截试验的目的以及中国未来部署拦截系统的意图和计划。”


中段反导指在入侵导弹还在外层空间飞行时就拦截的作战方式,图中紫色的就是中段反导的作战段落,绿色的是入侵导弹进入再入段后的终端反导,蓝色的是海基宙斯盾反导的作战段落,兼顾终端和有限的中段反导,红色的是发射端的机载激光反导

在战场上拥有攻不破的盾,挡不住的矛,这是每一个军队的终极梦想。历史上攻防手段交错发展,但大体上还是平衡的,直到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出现。

当微观世界里的链式反应走出象牙之塔时,小小原子里释放出来的能量使日月失色。当杀人的科学从裂变反应向聚变反应升华时,”比一千个太阳还亮”的撒旦之手 终于显现在人间。当喜庆的爆竹进化成毁灭的火箭的时候,莫斯科到纽约只要三十分钟路程,从此撒旦之手安上了翅膀。等到在核军备竞赛中狂奔的间隙抬头一瞥 时,美苏都惊讶地发现,双方积聚的核武器威力已经足够摧毁对方好几十回,但双方对于对方的核导弹袭击实际上都大门洞开,对方只要残存少量核导弹就足以摧毁 本国重要的政治、经济和人口中心,所以核战争实际上成为核自杀,相互确保摧毁使终极毁灭武器意外地成为终极和平监护人,第三次世界大战始终没有在核大国之 间打起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雅尔塔会议实质上是拿破仑战争后的维也纳会议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继续,其本质都是列强划分势力范围,所以美国对这种核利剑架起来的和平 还能够接受。但是当次等的”野蛮国家”也要加入核俱乐部时,情况就不一样了。战争一旦升级到使用核武器,相互摧毁是必然结局,常规军备和综合国力反而变得 次要。这就好像在数学里一样,一旦在分子分母引入无穷大,原来的分子分母就无关紧要了。这对强国尤其不利,使强国在对有核弱国动用武力时束手束脚,就好像 西门庆遇上了怀抱炸药包的武大郎,拳脚和钱势都不管用了。难怪美国对制止核扩散最起劲。美国一定在私下里后悔,当初不该打开这个潘朵拉之盒。

NMD就是重新关上潘朵拉之盒的钥匙。NMD的全称为National Missile Defense,意为全国导弹防御。早在六七十年代,美国就研究过弹道导弹防御,但唯一的实战系统部署了一个月就撤销了。即使苏联在莫斯科外围部署一个象 征性的反弹道导弹系统时,美国也一反军备竞赛中”人有我有,人无我也要有”的传统,没有部署相应的系统。里根曾雄心勃勃地推出星球大战计划,但到老布什时 代已经出的气多,进的气少,最终在不可克服的技术困难面前不了了之。克林顿不是和平主义者,但他只把NMD研制开发保持在低水平。小布什一反他前任的谨 慎,以传教士一般的急切和热情,企图用金钱、意志和行政命令堆出一个NMD来。无奈科学不认他的帐,天价的反导弹试验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仅有的成功又不断 受丑闻所累,直到8年任期的尾巴上,才在阿拉斯加开始勉强的有限部署,用于拦截可能的来自朝鲜的弹道导弹。美国还曾试图在东欧部署类似的系统,但在俄罗斯 的强力反对和国际政治的变数作用下,最后放弃了。


美国的中段反导示意图,在阿拉斯加部署的就是这样的陆基中段反导能力,还曾打算在东欧部署,现已放弃

以现有技术水平,NMD无疑是天网恢恢,又疏又漏。然而,NMD今天在技术上不成熟,不等于它永远不会成熟。假以时日,NMD是可能达到实战水平的。那么 NMD的意义何在呢?首先,NMD在不太远的将来就可为美国提供一定的反导弹能力。这种反导弹能力不足以阻挡中俄等核大国的全面核攻击,但对只有有限核能 力的核小国(如北朝鲜、伊朗、印度)有一定的反核讹诈的作用,美国的外交和安全政策的灵活性将大大增加。

在中长期内,NMD将进一步完善,以NMD作为反核屏障,美国将对中小国家形成单向核威慑,而这些中小国家有无核能力将变得不太重要。对于核大国,美国也 许还不足以形成单向核威慑,但核威慑将不再对称。这不光大大增加美国外交和安全政策上的灵活性,也大大增加对敌对国家的心理压力。在战术上,美军对硬目标 打击手段的选择也大大增加,核门槛可以大大降低,战术核武器可以成为在政治上和军事上都可行的战场选择。

在理想情况下,当NMD最终发展到能够为美国提供可靠的核防御时,美国可能运用对大小核对手的单向核威慑和世界舆论,促成类似禁止化学武器的日内瓦公约那 样的全面禁止核武器公约。这倒不一定是美国良心发现,而是隐身和精确制导武器的发展,使核武器的战术重要性大大降低。隐身和精确制导武器不存在核门槛那样 的运用上的限制,关上核武器这个潘朵拉之盒,更使美国的技术优势得以自由发挥,美国的对外军事行动将无所顾忌。那么为什么不能在NMD建成之前就促成全面 禁止核武器公约呢?核武器对弱势国家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核武器给弱势国家在与美国的周旋中提供极大的砝码,当然不会轻易放弃。美国只有在建立一个天衣无 缝的NMD之后,才有条件威胁利诱,迫使其他国家放弃核武器。一旦对手的核武装得以解除,美国的实质性军事优势将进一步强化。若是对手拒绝放弃核武器,美 国的反核”道义优势”将为任何军事行动正名,美国的军事选择也将大大增加。


反导对导弹的技术要求比弹道导弹要高得多,不仅要求具有很强的机动能力,还要具有极高的制导精度和极短的反应时间

由于种种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的原因,近年来,美国一改在NMD问题上大张旗鼓地做法,而是很低调,甚至都不大用NMD这个说法了,而是改用BMD(全称为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意为弹道导弹防御),涵盖从陆军的THAAD(全称为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战区高空终端反导系统)和海军的宙斯盾反导系统到空军的GMD(全称Ground-Based Midcourse Defense,陆基中段反导系统)。尽管GMD已经有限部署,美国的反导重点转移到终端反导,尤其是海军的宙斯盾反导系统。宙斯盾系统可以在海上靠前部 署,本身具有较大的射高,所以还有一定的中段反导能力。这样,美国已经形成初步的反导能力,THAAD用于终端反导,GMD用于中段反导,宙斯盾两边兼 顾,并具有拦截反舰弹道导弹能力。

终端反导和中段反导的差别在于,终端反导是针对已经进入再入段的来袭导弹,这是最后一道防线,即使拦截成功,导弹碎片甚至核爆炸依然可能对目标区造成影 响,保卫范围也受局限。终端反导主要用于拦截中程和近程弹道导弹,对再如速度极高的洲际导弹效果有限。中段反导的拦截发生在大气层之外的导弹飞行的中途, 也就是在再入前的空间段,拦截产生的碎片和爆炸不会对目标区发生影响,保卫范围也要大很多。中段反导更加适合于拦截远程的洲际导弹。中段反导的另一个好处 是可以在还没有释放多弹头和开始再入段机动之前就摧毁来袭导弹,大大提高拦截效率。当然,中段反导对早期探测、弹道计算、发射控制和终端制导的要求都要极 大地提高。美国有这样的技术能力,俄罗斯在理论上也或许可以有这样的能力,欧洲对这样的能力根本不做非分之想,现在中国也证明了拥有这样的能力。

对于中国来说,解除核武装或美国的单向核威慑都是不可接受的。恢复力量均势的途径只有两条:打造更锐利的矛,或打造自己的盾。中国在机动发射的洲际导弹技 术上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技术上,还可以采用机动分导、机动弹道、伴飞诱饵等有效的技术手段加强突防能力。现在又在反导技术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步。

中国的安全态势不好。远有美国甚至俄罗斯的核威胁,布什时代时美国就明确把中国列入核打击目标名单;近有印度、朝鲜等核国家或者核门槛国家,印度每次成功 地发射导弹后,最津津乐道的就是强调射程可以达到北京、上海。中国不能把国家安全仅仅寄托在别国的善意上。在美国的强力推动下,全球无核化将走上正轨。俄 罗斯的国力已经严重衰退,无法阻止美国,英法也只有顺水推舟。无核化符合中国的利益,但中国也必须建立足够的防御体制,抑制无核化后可能出现的无赖势力对 中国搞核讹诈。

中国的导弹防御研究在文革时期就开始了,但一直很低调,这次成功的试验可谓不鸣则以,一鸣惊人。中国的反导能力还只经过了第一次试验,离实战能力还有一段 距离,但毋庸违言的事实是,中美在反导能力上已经是50步和100步的差距,中国将具有和美国同等的对敌对中小国家的反核讹诈能力,将有能力阻止美国具有 单向核威慑能力,并且在已经在地平线上时有浮现的全球无核化浪潮中间保持主动。中国在建的航母将成为常规的剑尖,而反导将成为反核的盾牌。

中国具有弹道导弹能力已经很久了,但反导试验成功表明中国的导弹技术已经达到了新的高度。反导对导弹的技术要求比弹道导弹要高得多,不仅要求具有很强的空 间机动能力,还要具有极高的制导精度和极短的反应时间,高度的可靠性更加是必须的。中国没有在难度较低的终端反导上多纠缠,而是直接试验难度更高、意义也 更大的中段反导,这一方面说明了中国的技术实力,另一方面也和中国的实战需要有关,来自印度的远程弹道导弹是中国陆基中段反导的理想目标。相比之下,美国 不仅需要防止朝鲜导弹射向美国,还要为阿富汗和伊拉克美军提供拦截伊朗导弹的能力,难怪在终端反导和中段反导之间全面铺开。

和三年前的反卫星试验一样,这次中国的反导试验也出乎美国的意料。对于上知天文地理、下至鸡毛蒜皮的美国军方,忽视了这样重大的试验似乎不可思议,但却也 在情理之中。中国的导弹力量早已放弃发射井方式,而采用机动发射,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完成发射准备,难怪常规的空间侦察手段难以提前发 现中国的试验。


美国陆基中段反导采用直接撞击的硬杀技术,代表导弹战斗部技术的最尖端,中国也采用了类似的技术


中段反导不光是一个导弹问题,还要有相应的探测、指挥、制导技术,中国的试验成功证明了中国已经掌握了反导的技术体系,而不光是某一单项技术

美国军方观察到的空间撞击意味着这是采用动能战斗部在空间直接撞击击毁目标的方式,这意味着中国是继美国之后世界上第二个具有这样的能力的国家。 “以子弹打子弹”的动能截杀方法在理论上是反导的最优选择,弹头有限的体积和重量全部用于击毁来袭导弹,消除了破片式或爆轰式杀伤在四散的动能上的浪费, 也避免了用核弹头引起的政治和军事上的问题。这代表了导弹战斗部技术的最尖端。动能截杀在技术上难度很大。对于洲际导弹来说,来袭导弹和截击导弹之间的相 对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几万公里以上,截击制导中提前量计算的微小偏差,使”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不再只是形容。空间机动不能靠弹翼,必须靠大量燃烧火箭燃 料、抛射排气以形成必要的动量(动量等于速度和质量的乘积),这和用小火箭改变火箭或卫星的姿态或指向是本质上不同的两回事。不过来袭导弹也有同样的问 题,因此不容易作主动的机动规避。地面的风雨、高层大气的气候变化、地球和空间引力场的变化、太阳风和空间等离子体的运动,也对截击导弹的控制系统增加额 外的难题。中段反导不光是一个导弹问题,还要有相应的预警、跟踪、指挥、控制和发射技术,中国的试验成功证明了中国已经掌握了反导的技术体系,而不光是某 一单项技术。不事声张,脚踏实地,多干少说,这就是中国的风格。


美国的陆基中段反导已经在阿拉斯加有限部署,中国的陆基中段反导试验成功后,也将部署类似的能力

联想到1月6日深夜,美国宣布向台湾出售”爱国者3″型防空导弹,1月11日中国就进行了反导试验,很难不是人产生此中的联想。这样短的时间里要做好试验 准备,只有已经实战化的系统才能做到。考虑到这是中国第一次进行这样高难度的大型试验,需要准备的时间很长,这两者的时机或许更多的是巧合而不是预谋。

古训曰,忘战必危,好战必亡。中国不主动去寻找敌人,导弹防御为中国提供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上的灵活性和美国的不是一个概念。但弹道导弹和核武器都是成熟的 技术,中国周边国家中已经越过或有能力越过核门槛的不在少数,中国有必要建立反核讹诈的能力。中国的NMD有助于恢复美国NMD造成的核失衡,毕竟,国际 政治中合作和斗争并存将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现实。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资料, 军事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