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湖渔夫:对美国国债危机现状及前景的简评

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围绕美国国债上限的的利益争斗仍然不亦乐乎,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明确如下含义:

首先这种议会政治的争斗反映了利益集团的利益狭隘性,代表不同的垄断资本集团的美国国会两党都清楚地知道,美国国债和美元对他们的利益的极端重要性,但是在出现麻烦时,都希望减少自己要承担的责任,征税、缩减财政赤字和未来对国债发行的分摊上都会对他们的既得利益产生巨大影响。

其次,尽管这些资本利益集团将他们操纵美国政府“创造”出来的美国天文数字的国家债务作为他们的重要利益来源,因为国债发行,无非是钱过一下政府的手再回来,但是这种时刻的钱的转手也是面临巨大风险的,因为很有可能自己掉进自己设计的庞大的国债庞氏骗局,一旦自己成为了最后接棒人,将万劫不复。

再次,应该关注的是美国国会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民主政治秀的意义不在于争斗,而在于这样一个事实,美国政府已经没钱了,只能靠借新债换旧债度日,而且这次面临的债务危机,区区1300亿美元的缺口,实际上是支付利息的需要。随着国债规模扩大和利息的积累,美国政府将在债务泥潭里越滚越深;即便手中有钱借给美国政府的人们,也不能不考虑这样一个问题:是随着美国在债务沼泽中陷得越来越深的同时还借钱给它,把自己也拖进不归之途?还是冷眼旁观,静待它在沼泽中湮灭?

人们或许还认为,美国经济终有复苏的那一天。对待复苏问题,我们不能忘记这样一些前提。经济衰退和萧条,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言,是因为生产过剩形成的。新的经济周期的形成,永远需要至少一个新兴的产业来担纲主持,克林顿执政时期的经济振兴,是以网络科技行业作为一个经济周期主导的。美国的科学技术一直走在全球的最前沿,新兴科学技术的产业化是需要大量的技术储备的。已有的产业或者经济周期过后,要兴起一个新的周期,有待新技术的出现。在美国受到财力限制而科研投入减少、科学技术进步的步伐变缓的情况下,科学技术出现突破性进展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否则,以美国人的科技产业化能力和资本积累,不至于自认为世纪初十年是“停滞和失落的十年”,复苏之路仍在黑暗的隧道里前伸而看不到一丝光亮,不知道是走向地底还是走向山的那一边。

另外一个要注意的问题是,美国实体经济因为产业空心化而萎缩,经济运行依赖于其庞大的金融市场,垄断集团的利润就指望美国金融市场这个资本绞肉机了,靠用战争威胁、信用评级、恐怖爆炸和舆论轰炸等等手段,将境外资本弄到美国以便自己的资本绞肉机运转。一次次地钱到地头死,让其它国家资本也受够了。只有傻瓜才会继续给美国人送菜去。

能不能提高国债上限,只是美国国债面临的一个坎,这个坎在美国国会两党的政治秀过后自然是轻轻而过,因为本世纪以来,美国国债上限的提升达到了平均每年一次。其实美国国会都这么干了无数回了,这一次倒不必这么扭捏作态,强装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无数次当了婊子,立过牌坊之后也不会从良,立牌坊真是纯属多余。

美国国债接下来的一个坎,就是国债发行。从国会两党的意愿来看,之所以争斗,无非向美国现政府表达的是这样一个含义:他们在资本市场已经麻烦缠身,早就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的状态了,地主家也没余粮!国债能少买就少买,能不买最好不买,国债筹到的钱最好能划拉一块过来补贴补贴。而美国普通老百姓即使有爱国热情,自己的消费信用卡的债务余额也不是小数,而且银行也催得紧,有钱赶紧还债才是正题,爱国可能是有心无力了。

买国债的冤大头,只能到国外去寻找,第一个目标当然是中国,也害得88岁高龄的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老先生不远万里飞来中国去和中国领导人商量借钱,当然对他的美国政治晚辈干的好事也是一肚子不乐意。

实在在海外借不到钱,也就只剩下美联储垫款,开动印钞机加班加点了。外国债权人等着拿钱呢!

美国国会两党的争斗,引发了全球市场的人们对美国国债的担心,这也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脑门子冒冷汗的原因所在!因为美国利益集团争斗,将信用评级武器拿出来威慑对方而成为政治的工具,国债市场幸亏没有出现晃荡。问题是作为美国国债最大债权人的中国,其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也主动下调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才是真正的市场担忧信号。对持有美国国债的人们而言,恐怕都在考虑如何从美债中脱身。信心的丧失会使市场的所谓流动性大减,尽管目前美国国债市场价格未能出现什么变动,但是市场的买家因为担心而变得稀少,等着卖的大主顾可是很多。倘若卖出量稍大一些,都会引起可观的跌幅,从而引发抛售热潮和市场恐慌。大量持有美国国债的债权人,因为在市场找不到多少交易对手,无奈场外静观。目前这些债券市场价格也就是一些数字,成交稀少,背后虚得很。

美国国债的发行,会直接推动美元的发行;美元发行,会多少导致美元币值和国债的实际价值下降,这会加速市场抛弃美元的进程,因为时间越长,贬值幅度越大,没有人乐意将美元留在手中;只会加快美元的转手。同时不愿接受美元的人也越来越多,因为有其他的储备货币可以选择。如果美国国债市场出现较大规模抛售行为,会引起市场的链式反应,会有更多的人加入抛售队伍,债券交易价格会一落千丈,除非有买盘进场护持,问题是谁会出头接一堆烫手山芋?美国政府自己做市?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美国三大评级公司在欧洲的债务问题上推波助澜,无非是美元很烂,欧元就该更烂!同样不难理解,美国投行和评级机构在中国今年上半年经济继续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居然掀起新一轮唱空热潮,大爆中国“经济危机论”和“崩溃论”。人们都投着欧元和人民币去了,美元怎么办?美国国债更加发行不出去!因为同样的原因,可以预见,美元兑其它货币的外汇汇率会出现升水,大宗商品价格会有所回落,在国债发行时和找到海外购买者以前美元多少看起来要值钱一点,发行国债的美元另外可以在全球多套购点物资,提高国债上限可不仅仅是为了这3000亿已到期国债偿还,美国军事开支、社保开支、经济刺激政策和捂着未爆的金融市场地雷,都在等米下锅。

当然,美元升值,也是我们减持美国国债和用美元在全球市场套购资源的机会,减一点,将来就少些损失。美元在一条贬值的不归路上已经难以回头,与其到最后剩下一堆废纸,不如就着机会弄点实物到手里实在。至于美国要求中国购买国债的提议,回应就直接与美国向中国提供高新技术转让挂钩,对于美国向我们提供的我们不需要的垃圾商品,我们敬谢不敏。如果以战争相威胁,就抛售一些美元和美国国债,引发市场恐慌。没钱了打什么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