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01乘客手记

【图文并茂】就算我在D301上没被撞死,在高架桥上走4个多小时没被闪电霹死,最后还是会被这些动姐和司机活活给气死!!!

来源: 陈晓苏的日志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刷人气,除了下午刚开始我回复的几个人外,我一律不看你们到底回复了什么。我也算是个从生死线上挣扎下来的人, 某些人再怎样的言论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屁,随风飘散,不值一提。

那些祝福的人,那些力挺维权的人,谢谢你们!心意领了!

想要加好友的人,感谢你们愿意来认识我,但是我一般只会加认识的人,性格使然。而且这样的状况下,分不清是敌是友,我只想有一片自己熟悉的净土。

==============================================

我只会描述我经历的客观事实,并基于这些客观事实抒发我主观的感受和看法。对于政府是如何救援桥下车厢幸存者的,撞车时间到底是几点,我真的不清楚,不过现在网上有很多真实的消息和评论可供大家参考。

这次我和家人乘坐D301(北京至福州)号动车于南京南站上车,准备返回福州。我们是在第五节车厢30号左右的位置。此节车厢和前面的第四节车厢属于软卧改造型车厢。每六个人有一个独立的软卧包间。这辆车到南京南站站基本是正点。我们2点钟开始检票进站。D301原先正点应该是14点13分开车,但是不懂是什么原因,我们乘客在车上等待了很久,大约到14点30分左右才开车。这个时候车已经处于晚点状态。

一路上晴晴雨雨,我也睡的昏昏沉沉,不时聊QQ上校内上微博,耗费了很多电量。到了晚上8点多,我们大约到了温州范围内。我把表弟拉到软卧包间外面的走道上聊天。我记得当车快到温州南的时候有停下来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里也不是正式的站点。当时已经雷雨交加。重新开动的时候广播说由于天气原因会晚点,请我们谅解。我就说晚点也不说具体晚多久,让我们有个具体的接站时间。刚讲完突然停电,剧烈的颠簸。我整个人摔在地上,随着巨大的冲力向前滑,我马上用右手抓住旁边的扶手,不至于飞出去。持续这个姿势有一会,当我适应了这样的颠簸,想尝试向上拉起身体的时候,出现了第二次非常剧烈的颠簸。这次颠簸没有规律性,而且比第一次剧烈非常多。车厢在不停剧烈地震动。我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之后甩着滑出去了一些距离,只能用一只右手把住栏杆,人处于贴着地板半躺的状态。如果说第一次我只是下意识的抓住栏杆想要站起来,而这一次我晃过神心里开始恐惧,我怕车子出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地形。就当恐惧要蔓延的时候,车子停住。我想第一次应该是司机手刹,第二次是追尾。我站起来问我表弟怎样,然后开始寻找自己的软卧包间。这个时候所有包间的门都关闭了。当我开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很多行李都砸下来了,我外婆头还被砸了一下。有个女乘客的脚上有很多血迹但是伤口找不到,她自己也不知道血是从哪里流出来的,是不是她自己的。一片漆黑。我觉得车厢是平稳的,应该不是什么危险的地形。我就开始觉得没事啦,开始感叹今晚估计回不了福州了,真是的,本来坐这辆车就是因为它从南京到福州只要7个小时不用过夜,现在又得过夜了,还不知道怎么安顿。我就在那得瑟。很多乘客在那也不懂怎么办,有的人说这个车厢在晃,有人拿那个斧头敲玻璃但是敲不开。

又过了一段时间,之前验票的戴眼镜的男乘务员终于出现并喊:“我是本次列车的乘务员,请大家跟着我马上离开车厢,不要拿行李!”大家明白事态很严重,也不懂发生了什么就跟着乘务员走。刚开始方向走错了,往4号车厢方向的门走(我们上车就是那个门),乘务员说方向错了。往反方向走。这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4号车厢已经挂在了桥栏上。往回走的时候我想到我戴着隐形眼镜,等会戴久了得卸掉,于是就顺路回去又拿了那个装着隐形眼镜盒的挎包,其他的旅行包就没能拿出来。我们一路走到5,6号车厢交界处的那个门,发现我们的5号车厢已经变形,车门也被挤变形,遍地是残渣碎片。当我们要下车的时候,从6号车厢走过来3名左右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人,不懂他们是旅客还是动车上自带的。他们并没有疏导我们下车,而且逆着人流往5号车厢走,我们还得让他们。之后也没见过,不懂他们去干嘛。下车也是很困难的,列车门和轨道有一定的距离,因为这里不是正常的站台,是轨道!而且门栏都损毁了,抓也抓不牢靠。我外婆下车的时候有个年轻人帮忙在下面接着,我以为是乘务员,后来下去后才发现不是,他也是跟我们一样的旅客。尽管如此,我外婆还是滑着摔了一跤。在下轨道的这条路上,我表弟帮着一个抱孩子的母亲拎了下小包。我们基本都撤到了轨道旁边的过道上。还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隐约看到了一节车厢垂着挂在了桥栏上,离我们这节车厢挺近,大概是第四节。然后我明白前面1至3号车厢已经掉下去了。这个时候那个男乘务员出现,高声对我们喊话,让我们往反方向撤离到安全的地方。我们就一直往回走。但是我们也不懂到底要走到哪里才是安全的,走到哪里才会有人接应我们。

当我路过一节车厢的时候,听到一个车下的旅客问此时站在车门口的动姐:“我是温州的,我往回走可以走回站去么?”那动姐操着北方口音说:“行,那您就走回家吧!”我当时错愕,我在揣摩这动姐是在嘲讽那乘客呢,还是在正经的回答问题。此时那人又问“这样就能走回去了?”动姐:“对,您就走回家吧!”当我明白这动姐是在正经的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马上很大声的问她,那到底要走多远你知道吗?动姐不语。此时又有人问动姐,我们就这样往回走就可以了么?那动姐说,是的,往前走就行。我又大声的问,那到底要走多久才能到?动姐依旧不语,开始讲对讲机。我反复大声的问了两三遍,那动姐依旧不理我。我当时也没想太多,劫后余生嘛,当时更多的是庆幸。得,我就跟着大部队走呗。事后我觉得,那动姐根本就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也不懂这一路要走多远。我们当时根本就还没进温州站,这个轨道往回走可能要绕过一个山里的隧道,前一站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你动姐站在动车上,肯定可以看到这里是个封闭的高架桥,你让我们往回走走到哪里去?!你还跟那个乘客说“您就直接走回家吧!”太可笑了!你们有没有职业素质和专业能力????!!!!

后来我们走到D301最末节车厢,大家对于到底要继续往回走还是停住很茫然。最后一节车厢的门打不开,要自己手动掰开。有人说不如进后面几节完好的车厢休息,但是车厢里也很闷热。大家还是很茫然的往回走。期间,一个乘务人员都没有下车指引我们,更不用说陪同我们一起走。我们就这样一直走。那个过道的铺的很不好,很多翘起的石块和粗铁钉,很多裂缝,有些桥栏上的裂缝还很大,有些小的小孩说不准半个身都能塞过去。而且这个时候时不时有雨,最可怕的是一道道划过天空的闪电。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真切的闪电。我们要经过一个又一个的高压电杆,头顶都是高压电线。虽然可能这个时候这个路段的电都已经断掉了。有人就说,没被撞死,也被这闪电霹死。这个轨道根本看不到头,它是顺着前面的山弯进去的。可能会经过一个隧道。这时候有一个人打了110,问到底我们要往哪里走。那110说就继续往回走,已经派车来接我们。于是我们就在这不负责的110的忽悠下继续往回走。哪里有车来接我们!根本就是扯淡!!!走着走着,我们看到了一辆因为前方事故停下来的动车。没有人开门询问我们的情况。就这样干眼看着我们走。我从窗外可以看出,那里面的人很闷热,在不停的扇。后来我外婆在温州客运站等待安置的时候跟旁边这辆车上的一个带小孩的年轻妈妈聊天。她说刚开始,他们都不知道为什么停下来了。乘务员什么都不肯说,对他们封闭消息。但是车厢里面太闷了。他们要求下车,乘务员不让下车,也不让开门。之后越来越闷热,有人感觉到窒息,有人甚至晕倒,他们就用手机上网寻求媒体帮助,让媒体救救他们。后来车门才被开了一小道缝。

我们又走了很久,此时有人打到前方没有往回走的同行人的电话,说在事故现场的边上开了一个临时的紧急撤离口,从那里才能出去。无奈我们只能折返。此时,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都快走到那山了。期间,没有一个乘务人员对我们进行指引,也没有一个乘务人员跟我们进行联系。所有的通信都是乘客自己进行的。如果没有人接到那个电话,不懂我们还要往前走多久!!!分拨出一个乘务员对我们这些乘客进行指引和联系,会很困难吗?这样我们完全不用在高架上走那么久的路,可以节约多少体能。我们最后下高架,已经是凌晨12点多。从事故发生后我们就一直在高架那么难走的过道上走了4个多小时,而且雷雨交加。另外我们这辆车的乘客完全处于自由的状态,没有上述那辆车不允许下车需要乘务员看门的情况。不要说紧急情况没有办法顾到我们,你们是中国动车组,你们这些乘务人员应该训练有素,肯定有突发预案和准备,各个方面各个群体你们都应该知道如何进行安排和引导!而不是就说一句“您就走回家吧!”

当我们折返再次经过那辆停在轨道上的动车的时候,才陆续看到特警一样的人员。他们问我们要不要喝水什么的,当时只能从那辆动车上乘客那里拿一些剩余的水给我们喝。那辆车的车门此时开着,但是动姐张开身体挡着门,不让他们下车,很多人挤在车门口的那个狭窄的过道上,估计他们非常的需要新鲜的空气,也很想下车。我们继续折返,特警这类的人看到越来越多,他们不断的对我们进行指引,搀扶老人,提行李,可以说他们在轨道上对我们的救援和帮助还是相当到位的。

我们终于又走回来了事故现场,期间有个特警跟我们说让我们停下,不然就往回走点,因为现在那里就只有一个紧急撤离通道,现在都在搬运伤员。我们都很愤怒的说,到底往哪里走,我们刚才往回走了那么久,现在折返了,又让我们往回走!那特警说,我也是特地从那跑过来跟你们说的,要不你们就就地休息会,等会再走。我们就原地休息了一下继续向前。其实这不能怪特警,之前我们走那么多冤枉路都是极品的动车乘务员造成的!!!!特警,武警,军人他们的态度一直都很好,而且对我们的救助也很到位。搀扶小孩,老人,一路上拿手电帮我们照路。而我们后面就走着三个动姐,她们就自顾自的走着,看着前面我70多岁的外婆,没有一点帮忙的意思,顶多就一句,小心看路。

我们走过相撞的残骸,车体都已经严重变形,很多救援人员在那里实施救援。挺触目惊心的,我隐约看到一个毁损的车窗旁边有一个人搭着脑袋,不懂是救援人员还是等待救援的人员,我就没敢看。我本来还想拍下来的,但是路很不好走要搀着外婆,而且那么多特警在那里,估计也不会让我拍。现场很凄惨。在临近出口的时候,有个特警一直指引我们,在出口处还问要不要背着外婆下去。外婆说不用,搀着就行了。这个时候已经12点多。我们已经在高架上来回走了4个多小时。期间有特警沿路拿着一箱箱矿泉水发放。下去的路非常泥泞。到了下面,我不记得有没有看到重型机械了。我们问特警,我们要怎么办,他说你们就近找个旅馆什么的第二天再等待安排吧。我们说我们的行李都还在车上,而且我们这里都不熟,以后我们找谁对这事负责?特警说你们这样的情况的人很多,现在我们都在抢救伤员,没有办法顾及你们了。你们找一个车的人一起看看吧。我们就不再询问,看到下面一块地方聚集着很多像我们这样的乘客。我们就朝那个方向走了。其实只能说特警不熟悉善后安置的具体安排才会这么说的,他们主要是在轨道上负责救援和疏散的,这个也不能苛求什么。至少在我看来,他们在轨道上对于我们的救助是很到位的,只是之前我们走的实在离他们救助的范围太远了。

我们在那里继续等,期间我们去找在路边警车旁边靠着的警察 ,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他说他也不知道。这时候有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也走过来问了相同的问题得到了相同的答案。那年轻人激动了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在这里干嘛,你们有封锁现场吗?这里怎么有那么多车子(当时那里有很多当地人,还有很多小型面包车,像面的那样的,你们懂的)。你们就知道在旁边看热闹什么都不管。”警察说:“领导没说,我也不知道。”年轻人:“那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你说啊!我问你,你们是人民的公仆吗?你们就在这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做吗?!”警察:“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领导没说我也不知道。”作罢,无用,不再理论。从这点可以看出,其实组织工作是混乱的,很多警察在那里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现场也没很好的封锁。

我们继续在人多的地方聚集等待。后来有个没有穿着制服的人说,往外面走!到二十三中门口有车接。说完人也不见了。我们无奈,只能徒步往外走。期间也是一个官方的指引的人也没有,没有人喊话。我都不知道之前那人讲的是不是官方的安排。我们只能跟着人流走。人是一群一群,一段一段的跟着往外走。我们走到一个叉口,找不到前面的人流了,不懂要往哪个口走。这时候看到一个穿着类似警察制服的人,我们就问我们要往哪走,他就说往这边走,我带你们。我们从现场出来走了很远的一段路才看到这么一个穿着正规的指引的人。他说之前的一批往另外一条路走了。我们问他我们是去二十三中过夜还是怎样?他说他也不知道。反正他们就管好自己的环节就对了,其他的都不知道,偶尔衔接还会脱节。

我们到了二十三中,发现那里已经有大批的人在里面等,有的人还去了里面的礼堂休息等待,那里有空调座椅什么的。我们就直接在外面的花坛上坐着等。有工作人员给我们发面包这类吃的和水。有几个D301的人还聚在了一起,用矿泉水瓶碰杯庆祝劫后余生。等了一会,有好几辆大把开到校门口,把我们接到了温州客运站的大厅,等候安排。他们在那里也用推车给我们发放水和快速面之类的食物。那里聚集着三辆动车的人等待安排(包括之前那辆停在轨道上的,他们最终也是下车从紧急出口撤离)。他们有人问我当时的感觉会不会很可怕,我觉得还好,只是觉得走的实在是太久了!!!!我看了下我的脚,全都是泥,我的膝盖上都是大块的擦伤和淤青,尾骨好痛,估计是那时候被撞的。当时有快2点吧,我摘掉了我的隐形眼镜,怕戴着过夜以后得了干眼症再也戴不了了。我的眼前一篇模糊,框架眼镜还在第五节的车厢的行李里。过了一段时间,有大巴陆续开来接人,我们错过了第一辆来接去福州方向的车子。问了下穿黑色制服的动姐我们要怎么办,她说下面还有一班。我问她我们行李要怎么办,她说那里有警察看着,看着以后是来取还是给您寄过去。这个动姐还挺不错的,跑来跑去帮我们问,说到时候会有人喊到福州的车子,你们就上吧。可惜,唯一一个还像样的动姐,我还没看清啥样。

不久拉福州方向旅客的大巴就来了,我们上车。说是把我们送到温州南站,坐动车回福州!!!OMG,又是动车!都有阴影了!有个客运公司的人跟我们聊天说,不用动车你们那么多人我们根本就运不回去啊,那些杭州到厦门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呢。我们把一辆温州到宁波的动车停开,让那些旅客都下来,用我们公司的大巴运到宁波,让你们坐动车回福州。我前面坐着两个从第四节车厢爬出来的男的。他们说还好当时那个方向,软卧包间的门顺势关上了,不然人就被甩出去了。整节车厢竖着挂在桥栏上,最前面那两节估计也被挤下去了。他们是顺这那过道的栏杆竖着爬出来的!如果说第五节的人是劫后余生,第四节的人真的是九死一生啊!被这样弄一下,我坐任何交通工具都很恐惧,我坐在大巴上心想,不要在动车上没撞死,在大巴上给撞死了!我们最后安全到达温州南站,但是没想到令人无比气愤的旅途就这样开始了!!!

我们上车的时候,动车上已经坐满了人,我们不懂后面还有没有位子,就在餐车里坐着,于是我有幸在那里目睹了乘客第一次跟动姐激烈的理论,并且亲身参与其中。刚开始他们用广播通知我们要停靠的站点,一路听下来,发现他们不停靠福州,只停靠福州南。我觉得福州南也太远了吧,我就去问,有的旅客也去问餐车里的乘务员。她们就说我们也不知道,你要去找15号车厢的列车长。有的人回来说那里根本没有人,动姐说那你敲敲门啊(我们傻啊没人不会敲门啊?),乘客说我们已经敲啦!没有人。动姐她们就茫然了,就说那你们等等吧。途中我看到穿着黑色制服不像是一般乘务员的人走过,我就问她为什么不停福州站,我票是买到福州站停的。她就说会安排接站,具体的要去问列车长。说完马上向前走,并且面无表情。觉得她们都没耐性解答我们的问题!这时候我后面一男的轻轻的说:“不是说好了有停宁德站吗?怎么又不停了。”我晕倒,既然这样他干嘛干坐着不去问啊,我个800度近视的还到处眯着眼在朦胧的世界里到处找人问呢!过了很一会,列车长终于来了,我过去问停福州站吗?“不停”“为什么不停福州站,我买的是福州站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不停。”“…………”这就是列车长的回答,而且依旧面无表情。我也不懂怎样继续。就坐回去观察等待时机。

这时候陆续来了两个人,很大声的问为什么不停福安站。这时候人还算少,动姐继续拽啊,很大声的说:“你们不要这么大声,我们在工作!”接着人越来越多,来了几个高大的男人,还有的抱着孩子。他们讲话非常凶悍而且很激动,开始骂脏话敲桌子。动姐见势,马上较之前软了不少。有个阿姨说:“网上都公布了安置办法了。说会把每个人都送到需要的站点了,你们现在说好了又不停了到底怎么回事?我是带孩子去上海看病的,现在一晚上孩子都在吐,这样你们还不把我们送回家!”还有个上年纪的人说:“我们是劫后余生的人啊,你要是在第四节车厢也许你就没命啦。你能知道我们的感受吗?我们下来的时候当地的人还会给我们东西吃,搀我们一把扶我们一把,你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啊!”还有个比较粗犷的男的说:“你们苍南那样就一两个人下车的站你们都停,我们福鼎福安宁德的人就不是人啊?我问你们怎么不停,你们还有人跟我们说,那你们就在福州南下吧!你们知不知道多远啊!我都通知家人在站等了,我还带个小孩。…………(此处省略一些三字经)”我见时机成熟,也加入了:“我外婆70多岁了一晚上没睡走了4个多小时,现在把我们送回家还这么难!福州站你们必须要停!”列车长说她要打电话跟司机联系协调。我就说,那我们现在都不说话,你马上打电话去!那列车长马上改口说,我已经打过了,现在还是没有协调出来!我觉得她们一直就只会在那推卸责任。而且所有动姐包括那两个餐车乘务员都一直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我们,搞的我们好像是无理取闹的难民一样。我一看就火了,我对列车长说,既然你在这个位子上,你就应该知道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你要有你们基本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素质,不要弄得一脸很无奈的样子对着我们!经过一番争论,列车长说肯定会协调,人渐渐散出了餐车。之后广播播报了最新的站点,所有的小站都有停,大家也都算满意了。列车长还解释说因为对福建这里不太熟悉才会这样的,晕倒,就你们那点问什么都说不知道就知道推卸责任的人能知道什么????!!!!就是有欺软怕硬的贱质,不集众对你们态度强硬就解决不了问题!!!都这个时候了还要我们这样九死一生走了一晚上的人对你们用骂的用吼的才管用!!!

我以为这样就可以顺利回家了,可是我没想到狗血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们是这样报站点顺序的:本列车停靠XX站XX站XX站-福州南站-福州北站-XX站……”我听的觉得很合理,但是我方向搞错了。因为我之前都是从厦门坐动车回福州是由南往北开的,都是先经过福州南站再到北站的。但是我们这次是从北向南走,应该先经过北站再到南站。我们就这样啥都不懂的看着动车开过了南站,过了一段时间。一个男的过来找餐车那两个什么都不懂的乘务员说,你们好像开错啦,都开到福清啦!那两个乘务员果不其然的说:我们不知道啊,要找列车长。结果依旧找不到人。其实餐车那里有个电话,她们都有用那个内部联系,她们完全可以打电话帮我们问,而她们每次都让我们自己走到15号车厢去问,而且每次都找不到人!这时候我们都处在质疑的状态,觉得不就一条线怎么可能开错呢?但是当列车到达下一个站点的时候,果然赫然写着福清站!!!

我们愤怒了!我和另外一个男的真的是冲到那两个餐车乘务员怒吼的问:“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停福州站!”那两个乘务员依旧那么一句:“我们不知道,你们要找列车长,在15车厢。”我真的气愤到极点,我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推卸责任让我们找列车长,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还有人把她们的手推车推出车门卡在门口,不让车开。我们在那里嚷:“站也能开成这样,难怪会撞死人!”“没被撞死也被气死了!”这个期间,广播只通知了福清站到了,请有下车的旅客下车。对于为什么没停福州站没有任何一点点的解释和道歉。在福清站滞留的这段时间里面,没有除餐车以外的乘务员在车厢里出现,没有任何广播和官方解释。什么都没有。我说以后还坐什么动车,还不如坐头驴出去呢,驴还会叫几声,你们问什么什么都不懂!还对旅客这样不负责任!

就这样僵在福清站,后来我发现他们在外面吵起来。列车长乘务员福清站的站长警察很多七七八八的人,还有很多情绪激动的乘客。一个年长的人跟站长怒吼说:“我们是劫后余生的人啊,回个家你们还这样!你们要把我们送回去。”站长的意思是说,你们都先下车,让车先开,然后去候车室等另外一辆车去福州的车。我们坚决不同意,一定要这辆车直接把我们送回去。我也凑了个热闹支持了下,并用相机把这个情景都录下来了,可惜数据线还在动车行李上,现在所有的照片和视频都导不出来。 不过这个技术问题迟早是可以解决的,到时候就可以看到那些乘务员石蜡一样的嘴脸。我回车厢里面等,估计前后在福清站滞留了1个小时左右,车子开始广播:“请涵江泉州厦门北厦门的旅客下车。”反反复复就这一句,也等了一些时候才开车,估计那些旅客也很不甘愿。这个期间广播除了播报让旅客下车就是一句谢谢配合,没有多余的一句话,依旧没有任何解释和道歉。我对于他们这样的处理态度非常以及异常的愤怒!我知道你们之前疏散原先的旅客肯定也被骂的够呛,有的动姐走路都一瘸一拐的估计高跟鞋穿久了,据说疏散原先的乘客是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2点。但是你们是专业的动车乘务员,你们得拿出你们的专业素质和能力。不然谁不都能当了?!你们不是传说中训练有素的中国动车组乘务员么????!!!!以前你们动车的刊物不是都把你们捧的跟天使一样,现在你们原形毕露了吧???!!!!我很多同学都跟我说,平时坐动车动姐态度就不好,我现在对动姐彻底无好感,你们是服务我们的,不是给我们脸色看的!!!请你们有点起码的智商,再加点专业的能力和态度好不????~!!!!!!!

几经周折把我们送到了福州站,下车的时候列车长只说了请带好自己的行李。其他也没多说一句。当时同在餐车的人说,看到那乘务员死灰一样的脸就觉得别扭。之前我们在福清站滞留那么久,都没有早餐供应,有人问你们发矿泉水吗?餐车的人说,这个我们不能决定。那人说,那我买行吗?于是就买了一瓶。有的人喝着从他们那里买的5元一份的粥。我不想在那里买任何东西,我觉得她们那些人简直就是恶心到家了!我不懂为什么之前没停站也一点广播解释都没有,也许司机脑子晕了站点不熟,也许根本就是计划好的,想先斩后奏,到了我们就得下车,再给我们安排其他的车。如果你之前说,也许我们可以协调,但是你们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蒙我们骗我们,而且任何官方的解释也没有,也没有任何的道歉。这样的态度和素质,我觉得追尾并不稀奇!也许下次你们可以直接开到长城上面去!!!!!!

P.S.我现在就有两个迫切的要求!

1)拿回我的行李。因为我第五节的车厢是完好的停在轨道上的。或者给我实际的赔偿。现在是实名制,不仅可以确认死者名单,而且也可以确认赔偿者名单吧!你们不能就这样让我们九死一生以后送我们回家就了事了。而且还是让这样素质的动车员送我们回家!

2)赔偿损失。最低限度370的车票钱要还给我们。虽然我觉得这样的要求太低了。但是我嚷着要赔偿的时候,周围很多人包括同车的人说,谁给你赔啊,捡了条命,他们能把你送回来就不错了!这样的公民意识不行啊,不能说没有死我们的正当权益就不要去维护。现在有很多死伤者,很有工作需要安排,我们谅解,但是绝对不能不了了之!

最后,希望那些逝去的人安息,希望那些重伤员能够平安无事!希望大家都能有合理的赔偿!人在做,天在看,下一个“奇迹”也许就发生在你们身上,请那些黑着良心的人趁还活着多积点德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