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动车事故折射体制弊端

请允许我用一首网友的诗展开对温州动车事故的评论。

“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

放慢脚步不是减少事故的惟一办法,我们必须用如下方式告慰温州动车事故遇难者。

改变行政垄断市场诞生的摇摇欲坠的经济奇迹,让市场的归市场,行政的归行政。

高铁是中国集全国之力打造的奇迹,是新时代的卫星工程。不论资金多寡、不论投资效率,在强有力的行政力量推动下,高铁成为中国城市化进程重要的推手。

中国的工程建设体制是最糟糕的行政集权下的局部市场化。

市场化以市场主体之间的公平竞争为标志,中国高铁融资、建设方面以市场化为名集聚社会资源,却没有让市场主体进行公平竞争,更没有向市场让度红利分配权、管理权,一切利益在体制内部分配。

一位资深铁路工程师表示,工程建设的模式无非两种,市场和计划。中国没有实行市场化,却有自己的质量保障方式。以往靠部门内部的官僚程序进行制衡,铁道路内部的规划部门、设计部门、施工部门、监理部门互相箝制,往上一层各部委之间出于权力考量、出于本部门管理范围的扩张互相箝制。但目前却陷入非市场与非计划的尴尬境地,市场化改革没有根本推进,而部门内部的各种子公司、孙公司如各大设计院、施工公司以及监理公司都需要去铁道部竞标,以市场化为名坐收垄断红利。

温州动车事故中饱受质疑的行车安全监控由四家公司各据一方。铁道部实行严格的准入制度,“铁路部门对行业产品有着严格的要求。这种要求不仅体现在对生产企业的规模、经营实力等方面……还表现在对行业企业、行业产品进入国家铁路市场采取了严格的行政许可制度,并通过一些行业管理政策来调节行业产品的供应。”跨入门槛之后的高利润,使得铁路各分拆项目的招投标常常变成各企业的勾兑狂欢。据媒体披露,依靠垄断铁路行车安全监控系统进入资本市场的A股上市公司世纪瑞尔,其高层有着不小的来头,与铁路部门和央企等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

根据铁道部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预测,2008年至2012年铁路行车安全监控系统的建设投资规模继续快速增长,年复合增长率达到29.08%,整个“十一五”期间,铁道部针对铁路信号和通信系统的投资在450亿元左右。450亿都将是名单上的企业的囊中之物。

告慰遇难者,我们还应改变官僚式的管理体制。

世界上最先进的高铁系统却有全球落后的管理系统,其结果必然是脱轨、沉沦,见证人间悲剧。

被铁道部总工程师何华武称为安全可靠的高铁具有多重安全装置,既有防止列车追尾的闭塞区间,也有负责列车运行监视、车次号追踪、列车运行计划调整和临时限速设置等功能的铁路调度指挥中枢,铁路,针对雷电气候在车体上装上避雷针。全部电子装置可与航空安全媲美,列车运行控制系统则是监控列车安全运行的控制系统,包括列车自动运行系统(CTCS)自动监控系统(ATS)、列车自动防护子系统(ATP)、列车自动运行系统(ATO)三个部分。信号集中监测系统像是一只独立的眼睛,全程监控以上信号系统发生的所有过程。即便电子系统失灵,还有手动装置,但在此次事故中,却令人惊奇地全部失灵。

雷击接触网导致行驶在前方的D3115次动车断电停车,没有触发后续行驶的D301次动车自动制动;前车司机与调度中心没有通过人对人方式以无线通讯方式联系;调度中心应有实时运行监控记录,但调度中心也没有反应。所谓的安全保障竟然无险可保,其中ATP作为CTCS系统的一个子部分,与CTCS一道起着完成信号搜索、传送、指令并启动自动控制系统的功能,是铁路运行的中枢控制系统和神经。ATP可根据CTCS传来的信号,计算出本车前后的车距,它的计算精度可以精确到米,并换算成闭塞区间的个数,以决定是正常运行、减速或强制制动。不得不让人怀疑,其中有严重的人祸成份。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在救治伤员、铁道部新闻发言人鞠躬致歉的同时,第一时间,与高铁相关的上市公司尤其是安全装置生产公司纷纷澄清,显示非人性的一面。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梦恕甚至表示,发生此类事故令人感到意外,司机失误、疲劳驾驶可能是事故原因之一。被紧急制动闸把穿透胸膛的司机潘一恒想必难以瞑目,即便有普遍的疲劳驾驶,但在安全系统失灵的情况下追究司机之责,既不人道的,也不负责任。

铁道部不仅应该公开此次事故的全部信息,更应该公布铁路建设过程中的每分钱的去处,以安抚愤怒而失望的人心。

目前铁道部已发行尚未到期的债券总计为5655亿元,其中铁路建设债券3730亿元,短期融资券605亿元,中期票据1020亿元,超短期融资券300亿元。铁路债全部获得最高评级,最高利率为十年期5.53%,这还没有算上旗下一大堆公司发行的企业债。

近期披露的铁道部2010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铁道部总负债合计1.89万亿元,同比增长45.14%;资产负债率57.44%,同比上升4.38个百分点;去年税后利润1500万元,同比减少99.45%,去年末累计亏损772亿元。在今年一季度,铁道部已经亏损了37.6亿元。在基本资不抵债的情况下,继续以较低利率发债,继续谋划债券融资,这都是变相廉价使用社会资源。

毫不客气地说,民众在勒紧裤腰带建高铁,有关方面能否提供一份高铁建设的详细审计报告,传说中的高铁贪腐是否能够给民众一个彻底的交待,最终,高铁的资产收益率是否能够告慰高铁恐慌、大跌中投资者受伤的心灵?

中国回不到信息封闭时代,对高铁事故的遮饰是在挑战公众的良知底线,对高铁技术的过度追捧是在挑战公众的智商底线,在宣传中将可怕的灾难说成对人性的考验,是对现代信息社会的公然挑战。

信息公开透明才能抚熨民心,最大的经济赔偿诚意才能告慰死难者的在天之灵一二,对事故的严厉追究与可靠的安全体制、未来的市场效率,才能让公众千疮百孔的高铁恐慌情绪有最终释放的一天。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