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购网站迅猛增长实为泡沫 市场畸形“五毒攻心”

7月19日晚上10点40分,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发了这样一条微博:“今天看了CNNIC2011年上半年的互联网报告,团购用户增长125%,看起来增长很猛是吧?但是,在这半年里市场费用涨了10倍,从业人数涨了10倍,运营成本涨了10倍,投资金额涨了10倍。泡沫快跟臭氧层一样大了。这个冬天很快来,这个冬天会很冷。当然,冬天过去就会有春天,看你是否熬得过去。”

  团购冬天将至,难道只是因为成本飙升?显然,王总没有把最坏的告诉我们。王总没说的,24券却很“隐晦”地告诉了我们。

  7月20日,江苏泰州地区最大的综合门户网站泰无聊称,团购网站24券拖欠其6月份广告框架费6000元。与此同时,也有消息指出24券拖欠员工工资已达两个月。另据公交车广告公司德高车身内部人士透露,24券与其签约的超过200万元的框架合同已于6月到期,24券尚有数十万尾款未予交付。

  21日,24券方面出面澄清,称此事实际上是个误会。其公关人士称,6000元仅是一笔非常小的费用,由于泰州站未提供发票,因此财务无法打款。而对于德高车身和员工工资一事则均予以否认。据了解,泰无聊指责24券的微博也于21日删除。

  误会真的就这么解开了吗?关于团购,还有多少我们不知道的“误会”呢?

  ●第一毒:烧钱就像吃了兴奋剂

  “其实,24券在今年2月刚刚获得亚洲某财团千万级美元的融资。融资之后,24券将总部搬进中关村SOHO,将网站城市频道扩张至300家,并在央视、地铁、公交车身等传统媒体投入大量广告。其中,24券仅于3至4月间在北京投入的地铁广告就超过500万元。”某知情人士说。

  “烧钱的不只24券一家。”这位知情人士说。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地铁、公交上的广告多数都被团购网站占领着。第一季度,团购网站在分众投入的广告总金额大约是11亿人民币;第二季度,整个行业在百度上的广告投入大约7000万人民币。4月份,两家大的团购网站在互联网上拼广告,大约花了2000万元人民币。

  除了疯了似的做广告,团购网站的城市扩张也是迅猛无比的。“那架势有点像当初国美、大中和苏宁的版图瓜分,”某业内人士表示,“大家基本上都是在毫无目的的扩张城市,为了占领某一区域市场,只能贴钱抢单。网站打出低于商家底价的价格用以招揽消费者,卖一单赔一单,再加上当地员工的工资及其他运营成本,每个月基本都要赔几十万元左右。越小的城市赔钱越多,二线以下的城市,基本上是开一个就赔50万元。”

  “大家都像吃了兴奋剂。”拉手网CEO吴波曾经这样形容过。作为近乎疯狂的广告投放的参与者之一,他曾经说这并非出自他的本意,只是投入和产出已经偏离理性的轨道,不得已而为之。“原来以为团购是在跑马拉松,不需要吃兴奋剂,但现在发现别人都在吃,有点害怕被甩下,也就咬牙吃了。”他说。

  《福布斯》杂志撰稿人戈蒂·艾普斯坦(GadyEpstein)在5月份就曾撰文分析了中国团购网站的经营策略:像优酷网一样烧钱,吸引投资者眼球,争夺市场份额,而最为重要的则是借此来拖垮竞争对手。

  ●第二毒:签署排他协议就送一辆奥迪A4

  疯狂的不只是广告和扩张这种显见的烧钱方式。那些人们看不到的疯狂更加令人瞠目结舌。

  “现在要是想签一份优质客户,给回扣已经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到目前为止,行业内最大的一笔回扣就是因为某团购网站签了一份排他协议,而给商家负责人送出的一辆奥迪A4。”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因为在我们这行,优质客户太重要了,这是后续忽悠其他商家的法宝。”某知名团购网站工作人员说。

  “除了回扣,恶意评价也是随处可见。比如,如果你商家不和我签排他协议,或者你和我的竞争对手签了约,那我就利用现成的资源,在点评里胡写一气,让你这个商家的日子不好过。”该工作人员说。

  ●第三毒:挖角很变态,挖来再辞掉

  “行业竞争,挖角很正常。但是像团购网站这样的变态挖角,恐怕是前无古人的。”某位业内人士感叹。

  据了解,最初,国内团购行业盛行挖角,可以说高朋是始作俑者。为了应对高朋的挖角,满座网、拉手网、F团、酷团等20家本土团购网站曾达成口头联盟协议,一致反对行业内的恶意挖人。

  不过,这个联盟似乎已经名存实亡。

  “反挖联盟”是在某一个特殊的时间段、为了共同的利益而诞生的产物。而当高朋被打败,接下来,之前的战友俨然成了敌人,此时的竞争反而愈发猛烈。据悉,目前的团购市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上演疯狂招聘、集体跳槽的戏码。业务人员频繁跳槽、高薪挖角在团购业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最离谱的是,一些团购网站的人可以堵在别的公司门口,向别的公司员工承诺三倍工资和期权等极具诱惑的条件。实际上过了一段时间就会以各种理由把你开除掉,而当初许诺的丰厚条件会以各种合理合法的方式规避掉。实际上,他们不是需要人才,而是破坏人才。”某团购网站的HR说。

  而对于业界“暴力挖角”的指责,窝窝团CEO徐茂栋回应说:“这不是挖角,是拆迁。”

  ●第四毒:团购网站在玩庞氏骗局?

  “团购其实是个好模式,但从目前的发展看,更像是庞氏骗局的逻辑。需要不断有更多的钱进来,进的钱要超过出的钱,一旦进的钱少了,泡沫就破灭了。”某业内人士说。

  所谓的庞氏骗局,是指骗人向虚设的企业投资,以后来投资者的钱作为快速盈利付给最初投资者以诱使更多人上当。庞氏骗局是一种最古老和最常见的投资诈骗,是金字塔骗局的变体。

  难道如此乱象丛生的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骗术?

  不久前,得到B轮5000万美元融资的美团网迫不及待地把其海外银行——硅谷银行的账户和余额进行了公示,总计现金约6200万美元。当时,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表示,A轮融资中红杉资本的千万美元至今分文未动,而此番B轮融资的5000万美元同样不打算使用,目前正在进行C轮融资。

  “美团的广告也不少,运营成本也很可观,不花一分融资的钱,美团到底在花什么钱?”某知名团购网站的负责人对此也感到很奇怪。

  对此,王慧文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团购行业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预付费业务。预付费是消费者先把钱打到我们的账上来,他去商家消费的时候可能是一周之后也可能是两三个月以后,他们消费完了以后商家结账,在我们的账号里是有账期的,这就导致如果销售额到1亿左右,相当于消费者在上面打了1亿,所以有很多现金可以用,这是预付费的融资特征。有融资特征的预付费业务最知名的包括期房、保险等。团购网站融资的钱一分没花,就是因为预付费特征。美团网每个月有近亿的销售额,这些销售额就相当于我们从消费者那里的融资。”

  “但是,团购和期房、保险性质可不一样。期房有硬资产作担保,保险更是一个受国家保护的行业。而团购网站一旦融资发生困难,就意味着消费者的大量现金被团购网站消耗掉而没有现金进行结款。团购网站将会欠消费者、商家巨额款项,而这将会引起雪崩效应,后果将不堪设想。”某业内人士分析说。

  “虽然我认为团购还没有达到庞氏骗局这么严重的程度,但是一旦现金流断裂,预付费模式下的团购网站发生挪用预付费进行再投资的事情,不是没有可能,甚至网站老板卷款而逃的事情也并非不会重演。”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说。

  ●第五毒:干不下去了就卷款潜逃

  7月,有人在微博上发起了一条“中国的团购老板谁最有可能卷款潜逃?”的投票。参与投票的有8017人,最后的结果显示:窝窝团CEO徐茂栋获得了2340票,占投票总数的29%,排名第一;团宝网的任春雷以1640票位居第二。据了解,窝窝团CEO徐茂栋把票投给了拉手网CEO吴波。而更有戏剧性的是,窝窝团官方微博将票投给了徐茂栋。不过,不久窝窝团官方微博删除了此条微博。可见,团购这行当,还真是乱的可以。

  无独有偶,就在7月20日,一位消费者@nettouch通过微博向我们投诉科迪团。据该消费者说,他在2011年3月份参加了由科迪团发起的130元充值200元移动话费的活动。

  “按照活动的细则,应该是在4月份和5月份分别返还100元的。但是目前我只收到了4月份的100元,5月份的至今也没收到。和网站联系,电话没人接,邮件没人回。”@nettouch说。

  记者按照科迪团上留的联系方式,持续打了3天的电话,该团购网站的电话始终处于无法接听状态。但记者发现,到目前为止,科迪团的网页上依然保留着7个团购单子。网页上的答疑版块里,有不少消费者都在反映参加了这个移动话费的团购活动,没有得到5月份的100元返款,看来大家亏的这30元,只能自认倒霉了。

  对此,阿拉木斯表示:“监管力度需要放在一开始的门槛上。工信部应该联合公安部和工商管理部门一起出台一个《互联网经营信息服务许可证》,简称icp证书。”但是,他同时表示,就算出台了这样的规定,估计一年内也难以实施,而鉴于目前团购网站混乱的局面,估计一年内就会出现大规模的倒闭风潮。因此,消费者目前应该注意的就是尽可能缩短消费周期,不要等到卷包走人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团购券还没用。另外,团购时也要尽量选择大一些的团购网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科技, 电子商务 标签:
  1. HalfBloodRock
    2011年7月29日13:37 | #1

    典型的行业竞底,最后大家都完蛋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