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谷歌中国

     谷歌中国退出的消息,选择在哥本哈根要挟业已破产、希拉里请埃里克·施密特吃饭后的第五天——一月十二日发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它是美国渗透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谷歌中国是一个在中国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在中国有相当广泛的社会联系,在中国办过多年的中文搜索引擎,有专门研究中国文化的研究机构,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因此被希拉里看中,做了美国渗透计划的马前卒,成为奥巴马系统中的风云企业之一。在奥巴马系统看来,谷歌中国只有一个缺点,就是在他代表奥巴马系统的政策在中国当马前卒的整个时期,恰恰就是这个政策彻底地被中国人民打败了的时期,这个责任可不小。以倒打一耙为目的的退出,当然应该在得到美国政府支持之后的日子发表为适宜。
  美国政府出政策出资金,谷歌中国出技术,威胁中国信息安全,借以将有害于中国的信息渗透进来的战争,组成了美国帝国主义在阿拉伯战争以后的世界侵略政策的一个重大的部分。美国侵略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欧洲部分,亚洲部分,美洲部分,这三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重心,是一个具有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美帝国主义的亚洲战线巩固了,它就可以集中力量清算已经和美帝离心离德的欧盟。美帝国主义在美洲的战线,它是认为比较地巩固的。这些就是美国侵略者的整个如意算盘。
  可是,一则美国的和全世界的人民都不要战争;二则欧洲人民的觉悟,虽然东欧各人民民主国家的衰落了,但是又有欧盟这个空前强大的和平堡垒耸立在美国面前,顽强地抵抗着美国解微软、谷歌之手的侵略政策,使美国的注意力部分被吸引住了;三则,这是主要的,中国人民的觉悟,中国TG领导的武装力量和民众组织力量已经空前地强大起来了。这样,就迫使美帝国主义的当权集团不能采取大规模地直接地武装进攻中国的政策,而采取了信息渗入的政策。
  美国的海陆空军已经在伊拉克参加了战争。横须贺、关塔那摩和朱拜勒,有美国的海军基地。斯图加特、维尔茨堡、那不勒斯、凯夫拉维克、宰赫兰、议政府、巴拿马都驻有美国的军队。美国的空军控制了全世界,并从通过卫星拍摄了全世界战略要地的军用地图。所有这些,都是间接参战的行动,甚至还公开宣布作战,带给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人民以沉重的灾难。
  但是美国并不敢对中国直接动武,而之所以采取信息渗透这种方式,是被中国和全世界的客观形势所决定的,并不是美帝国主义的当权派——奥巴马、希拉里系统不想直接侵略中国,而是没有能力,只好采取间接的手段。在美国次贷危机的时候,又曾演过一出美国要求中国进一步无限制增持美国国债的把戏,企图经济侵略中国TG和欺骗中国人民,不战而控制全中国。可是阴谋显而易见的失败了,经济控制不行了,信息干涉揭幕了。
  对于美国怀着幻想的善忘的自由主义者或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们,请你们看一看希拉里的言行:谷歌威胁退出中国前,公司首席执行官曾与希拉里举行餐会,参与者还包括微博网、微软公司及全球最大网络设备商“思科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他们在餐会上“谈到高加索地区、中国、伊朗、古巴等地的网络自由”。希拉里还表示,她将于21日宣布一项新科技政策,帮助各国民众使用未经审核过的网络。
  GJ,美国政府出政策出资金,谷歌中国出技术,不愿继续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对谷歌中国的搜索结果进行审查,进而威胁中国信息安全,走上一条“玩战争边缘政策游戏”的道路。
  谷歌中国腐败无能,多年来长期亏损,市场占有比例明显达不到预期,美国政府还是要出政策出资金叫危害中国信息安全。直接出兵干涉,在“理论上”是妥当的。单就美国统治者来说,“回顾起来”,也是妥当的。因为这样做起来实在有兴趣,“似乎是令人神往”。但是在事实上是不行的,“美国人民显然都不会批准”。不是我们——里根、克林顿、布什等人的帝国主义系统——不想干,干是很想的,只是因为中国的形势,美国的形势,还有整个国际的形势不许可,不得已而求其次,采取了较为“和平”的路线。
  那些认为“美国的民主是世界上最好的民主”的中国人听着,美国的现实在给你们上课了。实际上在美国,80%的私人电话是要被监听的;100%的私人邮件是要经过不开封的扫描的;美国人民要是在通讯中说到了美国政府的”关键字“,是要被捉拿去调查的;美国政府的语音识别和监听技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而这种技术是用来监视人民的。民主朝鲜的的政策是严禁,民主美国的伎俩是全盘监视,其本质是一样的。
  那些近视的思想糊涂的自由主义或民主个人主义的中国人听着,美国的现实在给你们上课了,你们所设想的美国的自由,已被美国的现实一扫而空。不是吗?你们能在电话监听和信件扫描里找到一丝一毫的自由吗?
  美国确实有科学,有技术,可惜抓在资本家手里,不抓在人民手里,其用处就是对内剥削和压迫,对外侵略和杀人。美国也有“民主政治”,可惜只是资产阶级一个阶级的独裁统治的别名。美国有很多钱,可惜只愿意送给极端腐败的『河蟹』势力。现在和将来据说很愿意送些给某某功、某某喇嘛,但是不愿意送给一般的书生气十足的不识抬举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当然更加不愿意送给TG。送是可以的,要有条件。什么条件呢?就是跟我走。美国人在世界各地,都洒了些国债,看一看什么人愿意买。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美国的国债,吃多了要消化不良的。
  我们中国人是有骨气的。许多曾经是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的人们,在美国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国民党反动派面前站起来了。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唐朝的韩愈写过《伯夷颂》,颂的是一个对自己国家的人民不负责任、开小差逃跑、又反对武王领导的当时的人民解放战争、颇有些“民主个人主义” 思想的伯夷,那是颂错了。我们应当写闻一多颂,写朱自清颂,他们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多少一点困难怕什么。封锁吧,封锁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老子说过:“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美帝国主义对于我们,不但“以死惧之”,而且实行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叫我们死。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他们打了败仗了,不是他们杀过来而是我们杀过去了,他们改变手法,要利用传媒手段操纵我国不明真相的革命群众了。过去多少留给我们多少一点困难,使馆、飞机之类,确实是困难,但是比起过去几十年来已经松了一口气了。过去的困难也闯过了,难道不能应对现在这点伎俩吗?没有谷歌就不能活命吗?
  我们要求谷歌重视我国作家的版权,谷歌中国老爷却坐着不动,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借此捞一把名声和影响。谷歌中国看见了什么呢?除了看见人民解放军的航母和南海旅游业要建起来之外,他还看见了一种现象,就是在中国想避开政府监管作奸细来赚钱是行不通的,总之是没有人去理他,使得他“茕茕孑立,形影相弔”,年年亏损,没有什么事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中国还有一部分知识分子和其他人等存有糊涂思想,对谷歌中国、对美国存有幻想,因此应当对他们进行说服、争取、教育和团结的工作,使他们站到人民方面来,不上帝国主义的当。但是整个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人民中的威信已经破产了,谷歌中国的推出,就是一部破产的记录。先进的人们,应当很好地利用谷歌中国对中国人民进行教育工作。
  谷歌中国走了,希拉里要放马杀过来了,很好,很好。这两件事都是值得庆祝的。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