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名空间:我的审计经历

(一)学校和就业

快离开审计这个行业了,做得年头不多,四年左右,实在说不上是“生涯”,所以用了“经历”二字。灌水的原因,一是做个纪念,而是作为菜鸟,也分享些感想给同为菜鸟的兄弟姐妹。同时欢迎牛鸟们砸砖头。

我学会计没经过过深思熟虑和市场调查。当时周围的人都学会计,都说简单。我比较怕麻烦,也比较懒,没有雄心壮志另辟蹊径,所以随大流学了会计。我是文科背景,本科学一个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的专业。我知道版上有些兄弟姐妹还在纠结上不上会计,或者走那个方向。我觉得人生或职业的计划是很重要的。但是这些年下来,我的感觉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你不能让环境迁就你,你只能迁就环境。有时候得与失不要想得那么严重。现在的得,未必不是以后的失,现在的失,未必不是以后的得。人生起起伏伏,失意时要对未来有信心,想着否极泰来。得意时要有忧患意识,想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家如果有耐心看下去,大概会理解我为什么这么想了。

话说回来了。我选学校的时候也没想什么地域啊,工作就业什么的,就一个简单原则,有奖学金就行。为了拿奖学金,我狂考GMAT。考的足够上美国任何一个MBA了,拿到一些奖学金。我挑了个奖金高,消费低的学校。所以我后来跑到一个山里的公立小学校去了,在公立里还可以凑合。这里我顺便说说我对学校排名和就业的关系的看法。其实学校排名地域和就业肯定有关系。学校和学校差别大了。差别大了,但是至少这几年,和我们没有身份的兄弟姐妹关系又不大了。别的不说,我以前在的小所,不是小的不行的那种,也有8,90号人,三个部门呢。结果,是没有资格 进入当地的名校(含公私立)校园招聘的。后来经济不好,当地最好的公立学校终于邀 请我们了(私立从来没有,即便经济最不好的时候,人家和四大还有些大公司有协议,每年就是不缺人也得从他们那里招,这样校友势力也根深蒂固了),或者大概是看在其中一个partner是校友的份上 再加经济不好。我们面试了一些,最终,他们只挑了至少有绿卡的或者公民,可是他们看 上的人家都拿他们备份,最后奔向更光明的前程了。想来的一个中国mm和另一个亚洲gg ,没身分,名校毕业生,他们也没要。所以现在学校背景不是很给力,就是来得都是好公司,大公司,不办h1,也没份呀。最后还得广投,不知道让谁捡了便宜去。不过话说回来了,如果可以进名校就要进名校,名校资源还是更丰富,长期效应是好的。

我上学的那个时候,流传着一种说法,审计的面更广些,但是中国人做税好些,不用和客户打太多交道。我纠结半天,虽然口语很烂,仍然毅然决定避轻就重,决定学审计。但是上课第一周,班上就两个中国学生,包括我。老师布置了论文作业,申明:不看内容,只看语法,错一个语法扣一分。四页纸的论文,写好了我就杀向“writing center”,找到工作人员,诉说老师的变态。工作人员义愤填膺,帮我改了三遍(真的是三遍,不是虚拟词),并写证明说此文经过英语专业人员修改。大概看在专业人员的证明份上,老师给了我50(满分是100),另一个中国学生拿了15。我一看,这还能行?!我的奖学金可是和成绩挂钩呀。我二话不说,不对,其实和系主任说了些类似:嗯,我在他手下活不出来,我要改学税。系主任虽然娶了个中国老婆,但是犯不着为了一个刚认识的学生去和同事交涉,很爽快地帮我改了专业。这样,我就跑到税务专业了。

我在这个方向还好,还是有歧视和变态,但是大部分老师很公平,我到底是保住奖学金了。中间也试着找实习,但是四大的on-site面试没通过。那几年四大已经开始外包税了,招得人一年比一年少。我英语那时候也不好,更缺乏social的才能,几番努力,也就是后来就在学校旁边的一个小所实习,做个人所得税,营业税什么。后来就毕业了。这里顺便说说我对实习或者毕业前面试的想法。当然我当年也不怎么样,但是后来工作了,和所里的一起去面试,也带过实习生,从另一个角度看,有些感想。也许这些想法对在校的朋友有些帮助。首先,学校重不重要?我上面说了,这里不再累诉。其次,成绩重不重要?非常重要。不要说某某美国人或什么人成绩不好也能找到工作。人家十有八九是有关系的,或者工作也不怎么样。前阵子我在的四大之一promotion, 还有人被promoted to associate. 我当时就纳闷,怎么回事情?一打听,原来是有些人连本科学位也没有,先干着,慢慢拿到本科了再变成associate。这种情况,肯定是关系户。
普通的游戏规则是:绝大部分地方看成绩。再其次,外表重要不重要?非常重要。面试的时候一定要打扮整齐。但是记住,你是去面试呢,不是去选美。不要担心自己好不好看,而是要看自己是否显得干练,爽利和成熟,是否看上去可靠。着装上,不一定非要穿黑西装,但是穿黑西装绝对没错。可以用定发型的东西,但别多的让人看出来有半瓶在头上。再有,如果是校园招聘,别扎堆或者结伴,找准机会了,直接和招聘人员搭和。如果结伴或者扎堆,招聘人员很难注意到每一个人。所以一定要最大限度的单独行动。我知道,千说万说,身份是个大问题。很多在校朋友为这个焦虑。但是,内心再焦虑,外表也要自信乐观,要落落大方,不亢不卑。千万不要让招聘单位感觉出你的焦虑来。我当时在的所,也曾有没有身份的中国学生被选进on-site面试。但我当时看她的第一眼,就可以看到她的焦虑和绝望,因为她明显的表现出来了,而且还皱着眉头和中国人谈这个问题。她可能看到这里这么多潜在的竞争对象都是美国人,觉得怎么也轮不到她了。她的感觉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恕我直言,我当时的第一感觉是此人不大器,难成事 (当然我当年肯定有类似的问题,但是我现在指出,希望后来者注意)。审计这行压力是很大的。用人单位一看你这么沉不住气,怎么会高看你然后考虑你?也许你输会输在身份上,但是不能输在气度上。要稳的住,让人感觉你渴望这份工作是因为你自信,你想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不是你想拿个h1.

话说回来了,毕业之后,我开始正式找工作。我学税的时候,其实学的挺好的,因为做很多case的研究和设计,比较对我的胃口,越学越上手。但是实习的时候就觉得作税很无聊。再加之找实习的时候看到审计的招聘人数大大高于税,所以对税的信念大大的动摇了。那个时候,很多单位还是用h1的,这是我的幸运之处。我的另一个幸运之处,无意中投了一个急招人的事务所。事务所让我去面试。我去了,谈了20分钟,partner问我为什么想做审计,你明明是学税的。我说,我想试试审计,如果不行了,我再做税。
但是如果一开始就做税,那我以后就不好改行了。他点点头,然后问我要多少钱,我一愣,我说合理就行。Partner说多少合理,我说不知道。他说我给你这个数行不行?我说行。当时我还挺美,因为比我做内部会计的朋友的工资高,当年什么也不懂呀。再说他也没给我考虑的时间,我也就没考虑,就这么开始在这个所工作了。我在这个所的经历,接下来再说。

我终于正式开始学以致用了。

考CPA的经历我就不多说了。版上牛人很多。不过从我自己及以及周围人的经历看,想考得都考过了,只是时间和次数的区别。在考得兄弟姐妹加油。

(二)小所和再就业

我后来就开始在这个小所工作了。说它小吧,也不是很小,七七八八的加上前台,秘书,员工老板,大概有8,90人,分三个部门,审计,税和compliance。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编制部门都有,虽然marketing和HR部门各只有一个光杆director,training, 业务什么的还是很正规的。审计的人最多,做的主要是中小型非营利机构。
我进这个所的第一年,一直想着跳槽。我还是很有四大情节的。觉得没进过四大,会计人生不完整。而且我其实也比较虚荣,觉得大公司名头大,以后也有更广阔的前景。所以第一年,没事就偷偷投简历。但是当时次级债危机已经爆发了,各个单位都在收紧或者干脆裁人。在我这个所也可以感觉的到这个趋势。在我刚进所得时候,才有一大批人跑路,所里的partner比new associate还多,所以他们急着招人。但是从我进所,次级债之后,几乎没有人另谋高就了,大家都窝着不走了,这为我的后来的遭遇买下伏笔。
我暗暗的活动了一年多,也没什么机会,渐渐就安下心来做了。

我做审计的第一年,精力主要花在熟悉业务了。但是其实业务不是个大的问题。我在学校虽然上了审计的课,但是当时一点都不理解,可是一旦开始干了,很多就make sense了。我干的也很认真很卖力,比大部分人,不,绝大部分人卖力。这个小所人事上比较残酷:不上则退。就是,到一定年头,或者升你的职,或者开你的路。没有第三个选择。由于我干的比较卖力,又是同批中唯一有CPA的,不到两年,我先是目瞪口呆的送别了被踢出去的同事,然后无惊喜地升作senior了。

审计这行, 不管大所小所,的确和客户打交道多,所以客户的工作方式和态度直接影响工作的进度。尤其我做的多是非营利机构,这种地方的工作非常稳定,有些像国内的公务员,所以工作人员没有压力,比较懒散。很多时候,得哄着他们高兴,求者他们干活。我的计策就是看他们摆什么照片,摆猫我说我爱猫,摆狗我说我爱狗,摆孩子就说孩子一看就聪明。一句话,他们不讨厌你了,才不会给你小鞋穿。有时候这也不管用,客户就是不配合,或者给你脸色看,我就私下找块豆腐来撞,然后还是厚着脸皮对客户围追堵截。至于审计本身么,我真的觉得只是个经验问题,作的足够多了自然就是专家了。当然,这个工作过程中,还是需要良好的工作习惯和技巧的。但是这里就不细说了。总之,就像我有个老板说的:this is auditing, not rock science. 我觉得越高层, technical skills 重要的比重越低,soft skills比重越重要。什么是soft skills? 在审计这行,partner以下,soft skill的最高境界 就是人见人爱,里外人都喜欢和你打交道。

我国内的同学总是想像美国社会关系简单,但是我总是和他们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其实真是这样,我以前实习的小所,总共就10来个人,还好几派呢。其实客户虽然不好糊弄,但是也就和他们打一阵子交道就的了。其实所里内部的政治斗争才是大头。
如果你觉得美国的人际关系简单,那其实你还没有进入利益斗争的圈子。一旦进入,江湖险恶呀。我开始老老实实的做staff,没有任何问题,因为是最底层,谁会和我计较?我做活快,谁也愿意带我干活。但是升了senior之后,我没有注意投靠partner,没有任何靠山。这时候我还老老实实的干活,大错特错了。我应该把精力放在和partner搞铁关系,让他们照着我,给我大客户,栽培我。但是我这人,不知道为什么,和别人话挺多的,一到partner那,就没什么话,所以老躲着他们。而且我多少高估了partner对马屁的抵制能力。我觉得自己业务好,肯干,又是所里不多的CPA,我不需要拍什么马屁了,但是,呵呵,外面的世界变化很大呀,一堆四大被裁的审计员被所里收罗了。
而且,没人走。所以,大家已经猜到了,有一天我西装革履的准备去见客户。但是,呵呵,见到了HR。我被雷了。而一堆业务没有我好,没有CPA,但与于partner互动良好的,留了下来,后来也有很好的出路,这是后话了。

其实我对被雷,也不难过,觉得就是有些难堪。我其实一直不看好这个小所的未来,也想做做别的方向,比如公司的审计,实话说,有机会我总是会走的,再加上自己有三年的工作经验和CPA,觉得走人就走人了。其实审计这行很辛苦,总是赶活,没日没夜的,我也有些厌倦了。我笑嘻嘻的就走了。上篇说了,我们不能输在气度上,就是被雷了,也要念叨着塞翁失马。我出了单位,直接奔到理发馆,烫了头(以前舍不得呀),换了个形象,然后开始从新找工作。

但是工作不好找呀,没有绿卡。我烫的头发都直了,也没找到工作。曾经三个月内,每天至少接两三个电话,从世界五百强到无名小公司,无一办h1的。所以大概被拒了100多次了吧,有的公司因为人事管理繁琐,一个人事拒了我,另一个人事又打电话问我感不感兴趣,然后再拒,被他们反复折腾,呵呵。后来无路可走,又有四大情节,被四大捡了个便宜,降级降薪也从了。这样,我被雷几个月之后,终于又就业了。

说到这里,前阵子,我帮版上的一些兄弟姐妹refer四大,但是无一成功。其实大家背景都很强,但是有时候是个机遇的问题,他们不缺人的时候,背景再好也不行。缺人的时候,你就怎么都合适了。所以版上有心四大的兄弟姐妹,我建议还是要隔阵子就试试,不要灰心,不要放弃。另外,关于experienced staff hire电话面试,我还是有些建议。有些朋友,一上来就很焦虑的和我说,你看,我有多少多少年的经验,但是不是很match,可能没戏。但是我要说,HR可以这样想,但是你不可以这样想。你的任务不是同意HR的看法,而是向他们说明你是quick learner, 而且你基础好,经验多,会计审计也是相通的,你相信你上手没问题。总之,我觉得任何形式的面试,如果自己不自信,都可以暴露出来。所以,自己要建立自信,多看自己的长处。有时候,怎么说呢,无欲则刚,你要自信,不是begging for a job,想着不要我拉倒,反倒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机会。我可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我在最坏的情况下,从来没有绝望过,从来没想过我找不到工作的。被拒了,我会找原因,但是我不否定自己。四大面试的时候,我就是这种心态去面试的。

(三)四大,想说爱你不容易

这样,我就进了当年年年不忘的四大,也算圆梦了。可是,有时候吧,人生如若初见,后面的结果就会大不相同。否则,就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呀。只能说,我进四大进的太晚了,进的不尴不尬。我在小所的时候,大小是个senior了。而且小所客户的规模小,我是什么帐都摸过,有时候还顺便把税也作了,有时候一个审计下来,自己把一个fs全做下来,挺爽的,略有挥斥方遒的感觉。其实真的积累了一定经验。

但是到了四大,我是外来的和尚,可惜是小庙来的,没人觉得我会念经,还鄙视小庙和和尚。一个新升上来的senior,自己连AR的一些基础知识都搞混了,然后非说我错了,在我的电脑上google, 最后证明是她错了,自己搞得自己下不了台,人家评估我的时候,还说我不meet expectation. 我给她发邮件,问她对我的expectation是什么,她也没回,只是改成meet expectation了。一个busy season下来,我累死累活,拿了个meet expectation, 已经觉得万幸了。和我同批进来的experienced hire,还是美国人呢,很好的一个小男生,被挤兑得给了个below expectation, 快干不下去了。其实也可以理解,就像美国公民对待移民的态度,不管是否认同移民,都有自己的居高临下的优越感,骨子里或者干脆面子里不把你当自己人。
此外,我本来想来四大学些东西,长些见识。但是给我做的都是我本来的就会得,顶多是balance大了好几倍,做不到我想学想做的,那些部分,都是senior以上才有资格做的,或者在这个job上年头久又受宠的staff才摸得上。我以前总是渴望做大账面,但是现今为止,做的只是量的变化,而不是质的飞跃。我还好了,多少摸得上一些稍为复杂的账面。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在小所的时候老是被安排做cash之类的, 小所的小客户,撑死10个cash帐户. 好不容易也去了四大,做起了四大的客户的cash,50 个帐户,可是cash就是cash呀,这个客户就是有500个cash 账面,对个人经验增长有什么实质作用?当然,就像我的大学教授讲的,停船要靠大码头。虽然我觉得没学太多的东西,但是四大的确有四大的规模,见识见识大规模总归没坏处,就像王熙凤和平儿议论探春的时候说,别说大户人家庶出的小姐,就是我们的丫头,也不知道强多少呢。他们为什么这么说,不就是觉得,在钟鸣鼎食的大户里,就是做丫头,也熏陶的也有些见识和品位了么。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丫头也有等级呀,不是每个丫头都可以像鸳鸯那样对老祖宗的私房宝贝了如指掌的。

而且如果说小所是个小江湖,四大就是个大江湖,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无奈我虽然从上份工作中吸取了经验,还是觉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不能说四大没有nice的人,但是nice的人最后有两种结局,大部分是走人,再有就是明哲保身,混个日子。能向上爬,可以爬得高的,我总结了必备条件:身体特好,精力充沛,能说会道,能算计,能拍马屁,能谄媚,能撒泼,能踩人,能屈能伸的。这样的人才会是最终的胜利者,当然,这样的人在那里都能成功,但是在这行,在四大尤其重要。我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只是自己真的没这个本事,我也希望我可以的。但是这个能力得有先天遗传,加后天熏陶的促成,不是我现在有这个主观愿望就可以实现的。我生于普通人家,父母正直善良,靠技术吃饭,我被教的又呆又乖,脸薄心软。一句话,太晚了。而且我其实也挣扎过,也试着兵刃相见,可是最后,先不说我是否有能力会杀出一条血路,我自己就很不喜欢,觉得lost myself. 我在这行变得有些油滑世故了,但是呢,呵呵,说出来也许有些酸,呵呵,我还是有内心的一片净土,而且想保护它。再说呢,我真是干不动了,四大加班那是没说的。Spring busy season 每天干到半夜周六周日不休息也罢了。
Spring busy season 之后,还有4/30 year end, 6/30/year end, 9/30 year end…虽然不用周末加班了,做到10点也正常。一年到头的忙。我年龄到了,从身体到心理上都吃不住了,我没有在在正确的时间来到四大,熬不下去了。

我在四大的经历总的来说,达到些了目的,比如简历上好看些了,但是,并不成功。我不抱怨什么社会的残酷之类的。 前面说了,我没有在四大成功的素质,天时地利人和我一样不占。而不论在哪里,都是强者生活,弱者生存。在某个阶段,我曾是强者,但是在不断的淘汰中,我达到了我的极限,我就变成弱者了。我不否定自己,但是我会认清自己和形势,做出判断,然后从新调整。

我决定再次找工作,这次,决定离开这行了。这里我就总结我对小所和大所的看法。

先说经验的影响。小所的好处是短期内就可以接触很多账面,因为小所的客户的帐面也不大。这对初学者很好,你可以短时间内对会计的基础账面都深入了解了。小所一般来说升职的周期短,而且小所能招到的美国学生,一般是被四大淘汰下来的,竞争能力相对差些,所以中国人努力些,很容易outstanding很快做到senior。比如说我,当staff的时候就开始帮一些比较笨的senior平帐。但是在小所得不好,是没有机会接触大的或者复杂的帐面,特别是投资啦,上市了,合并什么的,基本没机会学到,这种客户不是小所可以接下来的。在大所,初学者可能各种账上手慢,你可能头一年,除了cash和cash disbursement, 做不了其他的东西。但是大所客户大,能熬下几年来,学的就多了。

再说就业的影响。其实事务所的大小就好像你的身世。找工作就像找结婚对象,一般是门当户对。你的客户是什么背景规模,你就很可能找到什么背景规模的工作。小所的,很难进四大的客户单位,那些地方一般是四大的离职人员的再就业或者养老的地方。大所的,也不见得很容易进小所的客户单位,那里也是小所的离职人员再就业或者养老的地方。有没有跨越的?有,都是有关系的,而且不是一般的关系,或者运气好,而且不是一般的运气好。再有,工作年限也是和工作挂钩的。做审计的时间越长,title越高,客户背景越好,越容易找到好的工作。

但是我说的,都是一般规律。每个人的境遇不同。而且运气成分也很重要。但是运气是可遇不可求的。不属主观愿望可以控制。只能说,我一路走来,不是靠运气,但是运气也是万万不可缺的。

另外,我可能反映的四大残酷的一面比较多,但是呢,大家也不用多担心。四大,或者任何一个所,毕竟年轻人多,有活力,虽然不可避免的有年轻人不成熟的一些表现,比如自以为是什么的,但是总的来说,日常都是埋头干活,很多时候只是暗波涌动。文章总是戏剧化的,生活总是平淡的。像射雕里的老顽童说的,如果一个人把他一生吃饭睡觉拉的事情说给我,我烦也烦死了。所以我也不把这些平淡的日子一一道来。但是大部分日子,不到评估的时候,不过是周而复始,波澜不惊的。而且所里training或者搞活动的时候,大伙白吃白喝白玩,那时候都会回归善良快乐的一面。就像我和一个senior说的,“everyone is good person, just driven crazy by work.” 这个行业的确压力大,劳累,有些脾气是可以理解的。有些抱负也是更可以理解的。

理解归理解,我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我决定走。

(四)是结尾也是开始

是的,我决定走了,但是也不是这么容易。首先,身份是个问题,现在除了事务所,基本没什么地方办h1了。为了省事和扩大搜索面积,我试着用过猎头。但是每个猎头开始头甜言蜜语的,可一听说我需要办签证,就杳无音讯了。我看版上有过问猎头找工作的。这么说吧,如果有身份,工作经验多,你交给猎头肯定没问题 (没有猎头也行的)。如果不是具备这两个条件,也没什么用。而且,人脉,人脉,太重要了。没有人脉,很多时候就是守株待兔了,或者做别人的备份。其次,方向也是个问题。我做哪一行呢?虽然只有人家挑我的,没有我挑人家的,但是这不妨碍我设想一下吧。我的想法就是,我的根在中国,我还是热爱这个国家和文化的。虽然我对国内的热火朝天的楼市经历不看好,很担心自己是下个中国房地产泡沫的间接受害者,但是,还是很想做中国经济有关的东西,更何况很多中国公司到美国来上市,也有这个环境了。我本着这个美好的理想,有一搭没一搭的找工作。不忙的时候,或者和同事相处愉快的时候,就不怎么找了,我还是想在四大多混些日子的。一旦加班加的昏天黑地了,或者和极品打交道了,我就怒气冲冲的投一批简历聊以自慰。倒是总是能接到phone follow up ,但是一谈到身份的问题就可以打住了。最搞笑的一次,一个HR给我打电话,先说了长长的一串办h1的位置,我听的都快睡着了,然后来句,很遗憾,你申请的职位不办,整个会计部门都不办。我心里禁不住问候人家的老娘,早说不就得了。

就在这反反复复中,我还动了回国的心思。但是拖家带口的,不是说走就可以走的。后来也不了了之了。

后来的一天,我正在一边干活一边打瞌睡,太困了。突然电话铃响了,是我以前在小所的manager打来的。他也是外国人,来自出口会计和护士的国度。我当初总是跟着他干活,可能是因为我比一般的staff努力,从来不耍滑头偷懒。他给一我做一,给十我做十,不管多难多烂的活,我不动声色的接下来,全都能给他保证时间保证质量得做完了。所以他给我起了很多外号,都和手脚利索有关系,比如,kiyoki kid, kung fu XXX(我的英文名字)之类的。我们实在是不在一起工作了,否则我现在没准又是American captain 或者 Chinese Capitan 之类的。后来他也离开我在的那个小所了。一个是辛苦,二一个么,呵呵,他不具备我上篇说的成功的素质,他人虽然非常得聪明,业务非常得好,但是吧,人太nice了。他虽然受重视,但是不受宠,所里也就是用他的劳力,如此而已。对他并不尊敬。业务再好有什么用?所里装修,办公室不够了,按理论资排辈,资历最浅,最后搬进来的经理应该腾出办公室来。但是是资历最浅的白人小帅哥受宠呀,是明日的partner,所以他这个永远不是partner候选人的manager搬进了senior的cube。我知道之后就问他:你怎么还不走人?后来他终于另谋高就了,正常工作日,高薪,离家近,过上了更加幸福的生活。他给我打电话的原因是,现在也有一个正常工作日,高薪,离家近的工作机会,而且是和中国有关系的公司,他可以推荐。他想到了昔日的中国熊猫,问熊猫愿不愿意去。熊猫的瞌睡马上醒了,这简直是飞来横福,不顾有回音的走廊之后不知有多少双耳朵,我很痛快地答应了。后来呢,我发现他说的其实打很大的折扣,首先,不是高薪,可能人家意图高薪,但是我进四大的时候是降级降薪的,所以呢,base 不高,后面的工资也被压下去了。二是公司还在起步阶段,不稳定,规模也不大。我又纠结了。四大情节之后,我现在有全球公司,世界五百强情节。现在这个的规模么,充其量是世界五万强,或者十万强。我犹豫了几天之后,最后还是决定试试。我想,公司的规模不大,也许几年之后就不行了,但是如果行了,我个人的发展空间会大。大公司体制成熟,关系网林立,我不见得能混出个所以然来,想到这里,我就打住了。我说过了,得与失之间不用想得太多,虽然某个遥远的国家的一个蝴蝶扇一下翅膀,就给我们带来了暴风雨,简称蝴蝶效应。但是,以后的事情谁也不好说。至少现在是一个机会,不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至少接近。而且,我比较敬畏十全十美的事物,水满则溢,月满则亏,我又不是什么大仙牛人的,借用葛优在非诚勿扰里的一句话
:你就是个天仙我也接不住呀。

这里我又多说几句。这个工作看上去来的有些传奇,但是其实也是水到渠成的。虽然江湖险恶,但是人性本善,大部分时候我遇到的都是好人,而且,人与群分,物以类聚,我虽然又呆又乖,脸薄心软,但是肯定会交上类似我的朋友。所以,我在工作的这几年,人际关系上不能说建立了多大的人脉,但是的确交了些朋友,工作上虽然被雷过,但是也得到了一定的肯定。很多朋友,甚至素昧相逢的,在我困难的时候,都尽力帮助我。一个好汉三个帮,真的是一点不假。但是别人帮我,我也得自己拿的出手。所有的辛勤和努力,也总是会被肯定和有回报的,即使不在眼前,

我决定了,接这个工作。如果不出意外,我就稍稍改行,从外部审计员,改作内部会计了。

至此,我的审计故事就暂时告以段落了。

这里我想给大家鞠个躬。大家给我的赞誉让我受宠若惊。我其实一点都不强,小时候念书,虽然一路上了重点学校,但是总是溜边进,属于永远的凤尾。现在,我也只是个很普通的小审计员,小强一只,写写自己为生存而努力,就获得大家的肯定,我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我知道,在美国,从零开始的我们,每一位都有自己的故事,都有彷徨,都有迷茫,都由焦虑,反正我一直有,过去或者现在都在各种困境中挣扎和努力。但是,生活就是这样,痛并快乐着。我没什么可以抱怨的,唯有感谢,感谢生活给我的一切。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传闻, 网文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