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羽:“完美体制”的覆灭——铁道部废墟的启示

今天,在我心目中,铁道部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废墟。这个擅长创造“奇迹”的部门,因巨额贪腐、集体落马、数据造假、经营惨淡、事故频发等一系列事件,其公众形象几近冰点。最后以“7.23”事故的戏剧性表演,彻底垮塌。

铁道部,直属十八司局的规制庞大,对地方铁道部门施行完整的垂直体系领导。从行政分工看,直属十八司局中负有检查监督职责的有十家。铁道部的职责也很奇特,它无疑是一个主管政策制定、实施和行业监督的行政机构,同时实际上也是一个国有经济实体。——铁道部是要计算利润的,比如去年利润仅1500万元,而资产负债率在今年第一季度已经到达58.24%,总负债近两万亿元。

“中央—地方”的垂直领导、复杂的行政监察体系,而且以行政权直接管理经营活动。很符合国有制想象的完美体制。

要规模有规模——权力、资本两方面双重垄断了世界上最庞大的铁路运输系统。

要资金有资金——哪个企业可以像铁道部那样,通过政策扶植直接获得每年七千亿、总额达两万亿的巨额国家拨款?

要强力体保证有强力保证——拥有公安系统和庞大的监督机构。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行政权加持的资金渠道畅通无阻,铁道部的资本扩张规模和速度远远超过了任何企业——包括其他大型国有企业,遑论某些国人谈之色变的“跨国垄断”,更不用谈民间私企了。

政经合一、资本和公权紧密结合的铁道部,一度创造出符合“效率想象”的建设奇迹。近几年来,铁道部推动的大工程,其速度与规模,若没有政经合一的体制,根本不可能成为现实。

相比美国高铁项目,奥巴马咬紧牙关的区区数十亿美元,简直和烧纸钱一样小打小闹。甚至世界公认的成功范例,日本新干线系统十年成型、二十年成功,也无法与铁道部近年来的大手笔相提并论。规模加速度,很容易就制造了“高效率”的幻觉。但是,幻觉就是幻觉,现实的残酷总会戳破玫瑰色的包装纸。事故频发乃至重大事故面前,谈何效率?而且,现在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需要投入多少资金、人力甚至人命去填补呢?

时至今日,无论是以行政机构的标准去衡量,还是以一个经营性机构的标准去比照,铁道部都是典型的失败案例。内部监督机制失效,大面积、高规格腐败。巨额资金注入,贪多求快的政绩追求压倒了经济理性,经营陷入债务危机。至于重大事故的惨剧、安全状况堪忧,既是政治上失分,也是经济上失败。

如果不是鲜血淋漓的现实教训,铁道部的体制非常符合“完美体制”的想象。

相比中石化、中石油之类的国有垄断巨头,铁道部的政经关系更加高度统一,行政命令式的决策更为直接;

相比其他部委与地方部门之间二元制的领导关系,铁道部的“中央—地方”垂直领导更为清晰。想象中和纸面上,各类行政监督应该是很完备的,价格管理应该是更容易亲民。但是,这些实现了吗?恰恰是背道而驰的,其负面作用的影响程度比“国企坏孩子的典型”——石油巨头有过之而不及。

可见,“完美体制”不完美,不但不完美,而且很糟糕。资本与权力的联姻总是公众的灾难。权力被资本诱惑,资本被权力毒害。公众同时面对唯利是图、不负责任的公权,效能低下、专横跋扈的资本。而所谓“全民所有”、“国有”实质上是产权悬置,“乱花别人的钱”的大门洞开。

而貌似折中主义的“某某主义市场经济”、“某某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则成了障眼法,预制了市场经济这头替罪羊。

以这次“7.23”惨祸调查的最新进展为例,拖出了“北京全路通信信号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这家所谓公司参与铁路大项目,是市场经济运作吗?一干有权在铁路系统技术评审中发言的专家。在政府资金支持下,既设计研究,又委托生产,然后在铁路系统内顺畅地销售产品。这家年利润亿元以上的“公司”既非市场竞争的产物,也非民间资本造就,纯粹是公权力的改头换面攫取利益的工具。其“商业运作”实质上是从铁道部的大权力、大资本中攫取的小权力、小资本。这种格局下,谈何商品?谈何市场?行政权劫持了资本,也就劫持了市场。这种所谓“市场经济”在中国现有行政体系中比比皆是!

恰恰是缺乏真正的市场竞争、市场规律,粗制滥造、隐患重重才会在高铁、动车这样的重大工程中堂而皇之。可是,权力资本作恶后,总有一批人出来咒骂市场经济,恨不能国家统统管起来,究竟是何心态?

阻止权力和资本联姻,是现代社会良好治理的第一要义。国内所谓左派,经常以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献金、选举赞助作为其制度缺陷的重要证据。这确实持之有故——权力和资本总是有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的“奸情”倾向,再完备的制度也难保不出漏洞。也正因为权力和资本的亲密接触总是导致公众受害,才要尽量让两者保持距离。警惕印把子和钱袋子的暧昧关系,是制度设计、舆论监督的重镇所在。

而中国所谓左派——实际上“政右经左”已经是中国知识界主流的“标准配置”很难说谁左谁右——却是迷恋国有化、公有制、行政干预的“国家统统管起来”。假装“国家”没有自身的利益,公正无私、一心为民;假装资本被“国家”控制、刷上一个“全民所有”的标签就无毒化了。这可能吗?铁道部“统统管起来”的教训正在眼前。

这样的亏,中国吃得还少吗?

“反正我是信了”,没有哪个惹祸的资本家敢说出口;匆忙结束搜救、胡乱给个事故原因,没有哪个正常的行政机构敢如此为之。而铁道部都做到了。

举国之力的三峡工程,上马时宣传防洪抗涝、电费降低、“万吨轮直达重庆”,成功后都成了浮云。加上葛洲坝,发电量区区全国的5%,其余都谈不上,不算负面作用,还算是个雄伟的景观工程!至于各地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千姿百态的楼、堂、馆、所,不忍提。

这样大手笔的公权力,我们养不起、也伤不起啊!

经历了铁道部的毁灭,你还信通过强化行政统制、加强“监督”,可以消弭权力资本的恶劣影响?反正我是不信了。与虎谋皮是一回事。帮助老虎武装到牙齿,再去谋皮,算怎么回事呢?这种至死不渝的公权力迷恋从何而来?

中国现代化之初,恰逢世界左翼潮流时代,“讨伐罪恶的资本”是一时显学,这决定了中国新型知识分子的基调。“资本”进入现代中国话语中,带着天然的原罪色彩。与此同时,急于实现全面现代化的躁进心态是国家主义的天然温床。对全能政府的警惕不足,对民间资本的厌恶至深。最典型的是,民国时代的意识形态纷争多端,“节制资本”竟是少数几件默契的共识——可笑的是,终民国时代,真正意义的民间资本在战乱硝烟中从未发育成熟过,谈何节制?

今天的“政右经左”根底便是如此。味道也是一样。在一个国有垄断大行其道的国家,大骂万恶的资本是时髦;在一个权力劫持市场、扭曲市场的国家,大骂市场经济是时髦。“假想敌”是情绪宣泄的好对象,真问题却被遮蔽。归根结底,公有制只不过创造了一种公平均富的幻觉效果;“国家统统管起来”给出了廉价的正义想象。这种信念是一种狂热的皈依,而非解决社会问题现实途径。

但愿铁道部的废墟、7.23”的血迹,能给善良的公众敲响一记警钟。政、经一体、权力高度整合的“完美体制”会带给公众什么?灾难而已!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