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开拓团立碑事件,左派又开始集结了..

民族尊严不容侮辱,祖国领土岂能玷污!
——对黑龙江省方正县公然修建日寇“开拓团”
纪念碑政治事件的严正声明

值此中国共产党诞生9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爆发80周年之际,突然传来了一个令人震惊和愤怒的消息,黑龙江省方正县,在这块饱受日寇蹂躏、洒满中国同胞和抗日战士鲜血的土地上,竟由县政府主持,耗费七十万元巨资,为日寇“开拓团”亡灵修建“纪念碑”,并邀请日本驻沈阳总领事参加落成仪式。闻听此事,我们怒发冲冠,实在不能理解方正县如此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其用意何在!
日寇“开拓团”是什么东西?稍有历史常识者无人不知。一言以蔽之,就是日本法西斯掠夺东北土地的前进军、屠杀东北人民的后卫队。在日本法西斯侵略东北的全部历史中,以“开拓团”形式进行“移民”,一直是最为重要和有效的手段,贯穿于“九一八”以后的整个14年。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更为全面深入的掠夺东北财富、奴役东北人民;才能把与东北毫不相干的日本人作为“满洲国”的“组成部分”,进而成为把东北从中国领土分割出去的“理论”和“事实”依据。特别是1940年以后,日本法西斯更把“百万户移民计划”作为伪满的三大“国策”之一,要在人口总共不过3000万的东北移入
100万户日本人,其“移民计划”甚至已制订到20世纪50年代!如果不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东北将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
不仅如此,日本法西斯的“开拓”、“移民”,绝不只是简单的人口迁徙。这些“移民”中绝大多数是退伍军人,非军人也要接受军事训练。来到东北后,他们以掠夺中国人的土地房屋等资产为基础,为日本法西斯提供军需物资、镇压抗日活动,完全成为日本法西斯战争机器的组成部分,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最著名的一项,就是在黑龙江的土龙山(当时属勃利,今属桦南),日寇为给“开拓团”准备土地,竟把当地从41元到121元不等的土地价格强行改为每垧(7至15亩不等)1元伪币!迫使当地民众在景振卿(抗日烈士)、季青(共产党员、抗联第五军政委)、祁致中(抗联第十一军军长)等率领下奋起反抗。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土龙山暴动。也就是在这次暴动中,数千炎黄子孙的血,流在了三八大盖和倭刀之下。可以说,“开拓团”的魔影到了哪里,哪里就是一片中国人走死流亡的惨象。因此当时东北人民就将负责“开拓团”事务的“开拓局”称之为“开刀局”。在日本“关东军”对抗联部队的“肃正”、“讨伐”中,“开拓团”更是手执武器屠杀中国人民的急先锋之一。
有资料显示,日寇侵占东北期间,有大约500万户农民失去土地,抗日英烈和群众在日寇的屠刀下,死亡900万以上(当时东北只有3000万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开拓团”受到了抗联部队的沉重打击,我们的父辈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开拓团”大量的罪行,我们也亲耳听到过他们给我们讲述的很多事情。然而人们万万不会想到,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6年后,在抗日斗争最残酷,时间最长,伤亡最多的祖国北部边陲黑龙江,竟然出现了为早已被中国人民消灭和驱逐的日本法西斯侵略者修建纪念碑且碑文中连“侵略”的字样都没有的这等咄咄怪事、丑事!
我们认为,这一政治事件决不是偶然的。正当方正县修建日寇“开拓团”纪念碑之际,日本政府和军队又在防卫白皮书中将中国、朝鲜等当年曾受过日本法西斯蹂躏的国家列为“威胁”;日本横滨又开始采用篡改历史、美化法西斯侵略的教科书。两相对照,不仅是绝妙的讽刺,更是向中国人民的新的进攻!它是历史虚无主义的恶性发展,是在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反攻倒算!是为日本法西斯招魂的汉奸行径!我们的父辈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我们自身虽然普普通通,但决无愧于炎黄子孙的良心和共产党人的党性!我们都是抗联的后代,我们有千千万万的革命后代和全国人民的支持,对方正县的严重政治事件,我们决不能坐视。为此,我们提出以下强烈要求:
一、立即拆除“日本开拓团纪念碑”。
二、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方正县委县政府公开向全国人民道歉。
三、中纪委出面严肃查处此事,严惩责任者,并查究修碑资金的来源和去向,以及责任人的背景。
四、方正县树立被日寇屠杀的当地群众和抗日战士纪念碑,并搜集整理被害者和先烈名单,镌刻于纪念碑上。
共产党员杀不尽,抗联战士斩不绝!历史早已证明,最后失败而受历史惩罚的是日本侵略者和中华民族的败类。

北京东北抗联后代联谊会:
周 伟(东北抗联第二路军总指挥,东北民主联军副总司令 周保中之女)
张卓亚(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总指挥 李兆麟之女)
李黎力(东北地下党吉东地委书记, 原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之女)
李多力(东北地下党吉东地委书记, 原黑龙江省省长李范五之子)
彭越关(东北抗联第七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彭施鲁之子)
彭雁平(东北抗联第七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彭施鲁之女)
彭南平(东北抗联第七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彭施鲁之子)
彭宛平(东北抗联第七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彭施鲁之子)
彭幼平(东北抗联第七军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彭施鲁之女)
王 民(东北抗联二路军七军政委之子)
王 岩(东北抗联二路军七军政委之子)
王 为(东北抗联二路军七军政委之子)
王峰峰(东北抗联二路军七军政委之子)
李 戈(抗联第四军军长,后为黑龙江省副省长、人大常委李延禄之孙女)
李培迪(抗联第四军军长,后为黑龙江省副省长、人大常委李延禄之孙)
李培英(抗联第四军军长,后为黑龙江省副省长、人大常委李延禄之孙女)
李培彬(抗联第四军军长,后为黑龙江省副省长、人大常委李延禄之孙)
韩小明(中共满州党团省委巡视员、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政治部代主任、中纪
委前常务书记韩光之女)
冯忆罗(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之女)
冯松光(东北抗联第三路军政委冯仲云之子)
刘小桦(东北抗联原第二军参谋长刘汉兴、公安部原副部长陈龙[即刘汉兴]之女)
赵棣棣(东北抗联老战士55年少将朱光之女)
张佳田及亲友团(中国工农红军36军军委主席军长、巴彦游击队总指挥张甲洲之长子)
于新新(抗联老战士于忠友之子)
季松花江(抗联老战士原石油部副部长季铁中之子)
苏 北(抗联老战士后代)
革命后代:
李 讷
刘爱勤
若 楠(刘少奇外孙女)
任远志(中共五大书记之一任弼时之女)
任远征(中共五大书记之一任弼时之女)
任远芳(中共五大书记之一任弼时之女)
刘 铮(朱德女婿)
周秉德(周恩来总理侄女)
周秉钧(周恩来总理侄子)
周秉宜(周恩来总理侄女)
周秉华(周恩来总理侄子)
周秉和(周恩来总理侄子)
周秉建(周恩来总理侄女)
谢 飘(谢觉哉之子)
胡德华(开国元勋后代)
胡木英(胡乔木之女)
罗东进(罗荣恒之子)
罗 箭(罗瑞卿之子)
贺雷生(开国上将贺炳炎之子)
陆 德(陆定一之长子)
陆 健(陆定一之子)
陆 瑞(陆定一之女)
林耿耿(林枫之女)
叶丽雅(叶子龙之女)
刘煜奋(刘亚楼之子)
杨小平(杨勇之子)
苏铁山(老红军苏进将军之子)
李一楠(老新四军后代)
田 野(国土资源部原副部级干部田哨之子)
王东哈(老红军王直哲之子)
京外抗联后代:
马继民(抗联第一路总指挥杨靖宇之孙)
陈 红(赵一曼之孙女)
包洪滨(北满省委书记、抗联三军政治部主任张兰生(包巨魁)之子)
赵战利(北满省委巡视员赵尚朴之女、抗联三军军长赵尚志侄女)
孙晓红(抗联一军政委宋铁岩孙女)
贾嵩慧(抗联三军军部秘书贾文源 之女)
王光全(巴彦游击队中队长王英超侄子)
李景梅(抗联六军战士李兴汉之女)
张淑清(抗联六军战士张洪元与七军被服厂班长申连玉之女)
田 军(宁安中心县委书记田中樵侄子)
王德新(巴彦游击队中队长王英超侄孙、哈师大文学院抗联宣传队队长)
侯 昕(永远的东北抗日联军博客博主、抗联义务宣传员)
王晓红(抗联四军连长王庆云孙女)
谭 译(辽宁社会科学院地方党史研究所前所长、研究员)
洪 军(辽宁社会科学院地方党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
刘义权(抗联老战士、周保中警卫员)
张金禄(中共抚松县委主要负责人、金日成战友张蔚华之女)
张恺新(辽宁省葫芦岛政协文史办副主任)
蒋宝理(抗联老战士、毛泽东、周恩来警卫员蒋泽民之子)
尚金州(辽宁社会科学院地方党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李伟伟(东北抗日联军第十一军第一师师长、第三路军第六支队长李景荫之子、大连理
工大学教授)
成 军(国民救国军第十二路总指挥成庆龙烈士之孙女)
王明月(原嫩江军分区司令员张经书之孙女)
赵延平(五五年少将赵国泰之子)
田 军(吉东省委委员、抗联第五军委委员田仲樵之侄)
夏敬如(抗联后代)
屈华东(抗联老战士屈明臣之子)
李显双(抗联教导旅李东光之侄)
吕 群(黑龙江磐石退休干部)
白小秋(侵华日军内蒙古鼠疫细菌战受害者:白振海之孙)
刘涓迅(中国作协退休干部)


以老百姓的身份说话就那么难啊 各位贵胄子孙们真是有身份

说话就说话,抬祖宗干啥。

就算祖宗在东北工作过,说句抗联老战士子孙之类的话也就可以了。官衔都抬出来,唯恐大家不知道从龙入关,跑马圈地的光荣?

人民不需要一群时刻提醒别人自己贵族身份的人代言


这算政治动员了吧

利用身份来动员群众。不过水泼出去就别想再收回来。等群众学会自发动员的时代到来,贵族们自然就被晾在一边了。督工的话,领先了时代两步。


这个,问题是这个宣言有很大成份是给官场上的人看的
官场上的人看重的恐怕还真就是说话人的身份,而不是话的逻辑和立场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