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时事和时局

多读者,看《苍天黄天》和《最近的一点思考》不太耐烦,说是看不到时事的评论。

其实要看懂今天发生的时事,请回去看我3年前的系列,就明白了。

通常我是比较喜欢关注未来发生的事情,这个就不是时事,而是时局,就是按照各种条件的存在,未来局势的走向。

所以看我2008年5-6月的东西,主要是提供国际经济危机到来之后的解困之道。

我提出的“削强藩,均贫富,严吏治”的纲领,也是立足于中国未来十年,要解决中央政府权威,地方行政管理扁平化,社会分配不均,和基层政府组织黑社会化等等问题。

在内部发展上,我也提出了城市发展中的区域化,以高铁带动的新能源、新交通和城市间的同城化。这种人流、物流上面的整合,再加上互联网的普及,带来的信息流整合,最终要解决中国内部的割裂的地方市场,同时这种新的社会模式,会迫使地方政府的权力萎缩,从现在的经济发动机模式,转换成未来的公共服务提供模式。而经济发动机的增长,慢慢就会由企业,尤其是国企替代。

当然我也提出了中国内部自己的经济循环圈,以及这个循环圈走出国境,包含亚非拉,形成一个人民币为主干的生产循环。

西部的发展,也同样的放到中亚的大局之下。当时我在2008年初的看法是,新疆软的一手不够软,西藏硬的一手不够硬。现在看来那时候的很多政策建议,今天都得到落实。

所以现在看我的东西,也是要到了2015-16年的时候,才会让大家感到透彻。《苍天黄天》的主要立足点,就是希望中国确实落实国民收入翻倍计划,避免走入帝国扩张之路。要防止历史上的大国崛起的教训,不要在今天的中国产生。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一看这方面的历史,这样就会更明白地理解我的文章。

1. 俄罗斯帝国在克里米亚的战争。最后是新教的英国、天主教的法国、伊斯兰教的奥斯曼帝国,群殴了俄罗斯。结果导致了德国的崛起。

2. 德国在威廉下的盲动,没有听从老丞相俾斯麦的苦劝,陷入一次世界大战而被摧毁。

所以今天中国国内泛滥一片要和谁谁开打,要给谁谁颜色看看的躁动心理,值得大家警惕。

想我这样的立场,在2010年前,肯定是极右派的眼中之钉,而今天肯定是极左派的眼中之钉。所以大家不要惊奇。

既然大家都关心现在发生的事情,那么就简单评论一下吧。

在美国的大事情,主要是4件事。

1.第一件是美国国会算是给国债的信用卡调高了上限,但是在收税方面没有突破,因此主要落手的地方是砍政府支出。

就是说上层富人不受影响,中下层中产们要收紧裤腰带。因为国防预算是一大目标,国防部长和三军总参谋长说,要小心,士兵们的饷银刚刚够谋生,不要逼人太紧了。

同时奥巴马总统发表讲话,强烈督促企业界,一定要解决1百万的退伍军人失业问题。活不下去的枪杆子,不是那么好玩的。

2.第二件是标普把美国国债降了一级,直接影响就是打击美国经济。目前看来美国的新就业创造职位NFP的数字,似乎有些小猫腻,与大家一致的预测的7万 3,翻到了11万3,估计是希望刺激一下市场。不过看来这个数字,也是不甚理想。

3.第三件是美军海豹队的直升机在阿富汗东部,给打下来了。有可能是干掉本拉登的24个海豹队员牺牲了,加上陆军的特种部队人员,总数是31人。现在还无法判断,是不是中了人家的肩扛地对空。如果是那样,说明阿富汗的局势会更加恶化。

4.第四件就是美国想继续留在伊拉克,而这个会不会引发美军和什叶派游击队的大规模冲突,是一个未定之数。

而中国的事情,大概也是4件吧。

1.第一件是航空母舰瓦良格要出海了。前几天,中国战斗机驱赶美国U-2侦察机,表明了这里的对瞪眼睛,会加剧。美国的观点是,现在这里的军力是平衡的,是和谐的。你中国现在要打破平衡。中国的观点是,现在这里的军力是不平衡的,是你美国压制的结果,所以我中国军力必须大幅度增长,达到可以和你平衡,那才是真正的平衡。所以这里的局势,短期、中期和长期,都不会安静,只会从紧张走向紧张。直到真正的平衡达到的一天。

2.第二件是新疆的喀什又有不怕死的出来找死了。这个其实是好事,因为喀什特区的实际工作达到了效果,有人撑不住,要出来搅局,把进展慢下来。

3.第三件是动车事故。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安全和管理问题,牵涉到铁道部改制、中央大部制等等方面。另一方面是事故的处理和善后,表明过去的一套处理方法和侧重点(比如山东的铁路事故),在过去行得通,今天已经不被民众接受了。说到底,就是新的社会生活体系,必须有相适应的政府和行政管理体制。

4.第四件是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方正事件。很简单,就是“发展是硬道理”,不能和”只要GDP”画上等号。发展,不光是要经济发展,要赚多点钱,还要有社会的精神文化发展,要民族人格的发展。为了经济发展,而出卖民族尊严,那就是违背了发展的本意。

的确,关键节点,更要冷静,战是国之大事,必须慎重

不是不能战

但战则必赢

赢之能止赢

在南海 我觉得用摩擦和小规模冲突来应对更好

1979年的苏联是我们应该作为一个深刻的教训来吸取

看似不堪一击的阿富汗最终却拖垮了一个强大的帝国

菲律宾固然看上去弱小

但背后的美国的支持却可以把它变成TG的失血器

而软实力上的失分也将不可估量

 

先说一下不幸丧生的美军海豹队。这次的海豹队员,不是一般的海豹队员,而是属于海豹第六队。这个第六队,通常是选择海豹队员里面最精华的人员,因此算是精英中的精英。

美国在反恐战争中,有三只秘密队伍,除了海豹第六队之外,就是陆军的三角洲,和中情局的特别行动队。而中情局的特别行动队,都是从海豹队员里面招募。而陆军三角洲,则是从陆军特种部队游骑兵里面的精华选取。

因 为这支队伍,是属于高级机密,其行动和人员组成都是保密的。所以倒底这次牺牲的战士,有没有本拉登行动里面的人,外界很难知道。而这次损失,会极大地鼓舞 塔利班的士气,也会打击美军的士气。如果死的人,还是同一批人,那么对士气的影响更大,因此不管真相如何,官方一定要否定的了。

另外就是对标普的降级,今天导致了美股的大幅下跌。奥巴马出来喊话,说是不管什么人评级,美国国债都是三个A,永远都是3个A。而且引用巴菲特的话,说俺们美国应该是4个A才对。

也有不少人评论,说标普早已经没啥信用了。而且按照美国新银行法的规定,你不需要根据评级机构的评级来决定资金的储备量,只要自己内部评估就行了。当然最好就是美联储宣布,大家不要用这个标准,可以继续按照持有美国国债依照3个A的法子就行了。

其实这些解释,都没有搞清楚,这个事件的真实含义。

当一个主权国家发行货币,其货币是代表了一种负债。就是你给我一个货币,我可以兑换回来我需要的商品。如果你没有对应的商品来支撑这个货币,那么货币就会发毛了,就是说不值钱了。

当年美国在没有独立之前,其中最红火的贸易,就是向印第安人收购毛皮,然后转卖到欧洲。可是当时国际贸易之间用的金子,不被印第安人认可。印第安人认可的货币,是串起来的珍珠。所以大家必须先去买珍珠,才可以去印第安人那里换毛皮。

后 来在美国南北内战期间,为了打仗,林肯大幅度发现债券。那时候,如果政府欠了你的钱,就付绿票子给你,但是政府来收你的税,就要收黄金。于是在纽约就出现 了美元-黄金炒卖场所。因为美元的命运,和联邦军队的战绩有关,所以这个时候大家看到兑换率波动,就知道联邦军队的战况。那时候炒家们为了最快的掌握信 息,雇用的情报人员,比林肯自己要早知道战场实况。当然,这个不排除有人赌了一个结果,就试图买通战场上的指挥官,有意打败仗。这个时候的华尔街,是被林 肯骂为李将军的第五纵队。

对任何货币来说,你必须有一个锚,就是拿来回笼货币,行使你的负债责任的一个工具。在布雷顿协定下,西方国家的货币,全部以国际储蓄货币美元为基础,而美元以黄金为基础。

你拿了美元,跑来结算,我美联储就以黄金来回收发行的美元。这个法子实行了不少年,最后就是美国在越战中发行了太多的票子,而通过二战积累的黄金不够了,于是美国国债隆重登场。

其实曾经想过用纸黄金的概念,就是你拿美元来,我给你一个纸片,上面书写“黄金五万两”。你拿回去,不能兑换。这当然没法行得通了。于是美国又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你看看,全世界的安全,都是我保证的嘛!这样吧,你们手上的美元,自己消掉一部分,就算是交了保险费了。

这个就是美国国债发行和美元定期贬值制度。这样的话,你拿美元来结算,我就给你美国国债。而每次当美元发行过量,导致你手头美元过多,那么就采取美元贬值,同时促进美国货出口给你,来回收你的美元。

由于美国制造业逐渐萎缩,而不萎缩的部分,比如说高科技和军工这一块,又不对中国开放,而中国手头又掌握了最多的海外美元,那么这个制度现在也面临一个困局。

那就是说,整个美元为基础的国际金融体系,以及建立在上面的贸易和金融衍生品市场,都是根基于美国国债。

可是美国国债和黄金结算不同在于,黄金你给了就给了,而美元国债确必须支付利息。而这个利息必需来源于经济增长带来的税收增长。而一旦国债数量过大,而经济增长率过低,那么国债利息很可能就会导致税收不足支付,这样的话,体系就没有办法运作下去。

而标普的动作,其实是大家一直就有共识,总有一天会发生。只不过这一天终于来到的时候,很多人不适应而已。现在出现的情况,就是国债的零风险信誉受到挑战,那么以这个为基础建构的整个大厦,就会出现不稳定局面。

把国债上升的速度,和财政赤字的削减挂钩,其实是变相为国债封顶。那么美国经济赖以扩张的发动机被人熄火,将面临一个比较麻烦的停滞局面。

这个时候,世界经济需要的是给全球金融体系增加一根柱子,因为你的大柱子美元,和小柱子欧元,都风雨飘摇。


非常同意井兄的时评。正如黄歇规劝秦王所说:“若能持功守威,绌攻取之心而肥仁义之地,使无后患”。这才是堂堂正正之道。

英国、法国、德国强盛时殖民地遍布四海,最后无可奈何花落去,保有的还是祖先留下的弹丸之地。苏共下台,苏联分崩离析,不仅吐出了二战以后扩张的领土,连从19世纪以来在中亚扩张的领土也悉数吐出。反观我国,左宗棠认为,中国山川形胜,皆起自西北。西部是中国之腹地,中国强盛时无不拥有西北。从唐朝势力从中亚撤退,一直到清朝重新保有新疆,一千年过去了,新疆已经面目全非。内蒙、新疆、西藏牢牢把握在中央手里,不过半个世纪,各族人民刚刚开始融合。内蒙融化的还不错,但疆独、藏独势力还很大,极端分子还时不时策划点恐怖活动。

如果今天的事件放在以百年为单位的时间坐标系上看,还是要向西,开发大西北,巩固塞防,把边疆和内地融为一体。修炼千年金刚不坏之身,任凭风吹浪打,稳坐钓鱼台。

至于台湾,量台独丑类不敢率先发难,只要大陆站稳脚跟,100年不收回台湾也没有问题,即使独立了,毕竟是华人血统,独立出去100年也有可能再收回来。

一句话:国力大发展之后先要守成几十年

且经济与军事要均衡发展,政治上也不能太僵化,方能保住现在的成果。

一旦陷于扩张冲动(一战前的俄国和德国)或者被动的受迫害妄想症的惯性思维(十月革命后的苏联),那么再大的发展成果也会付之东流,甚至会严重倒退,达到国将不国的境界。无论南海冲突也好,驻日韩的美军也好,比起德国和俄国的曾经的政治军事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还是要忍啊,至少再忍20~30年以上,我们国家才能成为稳固的世界一流强权,否则极容易仅仅经过一战就打回原形,这样的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从截至目前的历史经验来看,老天给一个国家成为世界一流强权的机会不会超过2次,之后就基本上不会再有机会了。

井大是守成派。

忙总也是如此。呵呵

守成派对未来社会发展之路是希望通过改良走上正途。

但现在的改良能改变国内阶层固化不断发展的趋势吗?

这话我是这么看的

美国是(新)帝国主义吗?美国的全球霸权是帝国主义扩张吗?如果是,那和尚摸得阿Q咋就摸不得呢?摸得?好,怎么摸?沿着前辈的足迹摸着石头过河呗。

摸石头过河的人很多,到对岸的有,淹死在河里的也不少。关注一下那些淹死在河里的倒霉蛋,小心点不踩那几块石头,其实是很应该的。

不过也有那一种根本不想让你过河的人,站在对岸故意嚷嚷:“这块石头不能摸,危险!那块也不能摸,危险!”。看似为你好,其实是不想让你过河。

我想井大是说现在还是要克制

可以有小冲突,但绝对不能发展成为局部战争,毕竟中国的国力与美国相比还相差甚远,还需要继续修炼内功,和平的环境多一天中国就能多得一分利。德国的崛起是由于其实力全面超越了英国,另外由于俾斯麦有效的外交努力,在统一过程中没有受到其他欧洲大国强力干涉,当然美国那时候还属于酱油群众。而中国现在的敌手不仅仅是美国,其实是整个西方世界,身边却没有一个可靠的盟友,此时发动战争肯定是弊大于利。

国力已经差不多,很快要超越,但问题是不能赌国运

为什么西方国家没有你们这样一些人担心和中国开战对他们国运 花5 草1

的影响呢?

什么样算是赌国运呢?之前TG的哪些决策算是赌国运呢。援朝?中印?援越?惩越?哪个算?

好,现在快要超越了,如果现在打场局部南海收几个小岛,算不算赌国运?会不会引发世界大战?

是不想赌国运还是不作为?还扩张,扩妹的张哦,自家的一亩三分地还被人占着不敢动,一动就是赌国运,网上放放嘴炮就要被人警惕是不是韬光养晦的和谐涩会会出个小胡子。

憋屈啊,同志们!人家对我们的不放心是全方位的,就算你解除武装说我们是和平崛起不扩张,洋大人也不会信,二鬼子还会建议,要不把小jj也割了以示诚心?

一句话,这些论调都是杞人忧天或者是别有用心的杞人忧天。

什么样算是赌国运?

我可以给你一个标准:

日本三次赌国运:

甲午战争一次,日本的设想是,胜利了当然可以大捞一票,但是失败了,明治天皇自己就要流亡西伯利亚。

日俄战争一次,日本的设想是,胜利了可以控制朝鲜和中国的东北,但是要是失败了,除了付出大量的战争赔款,北海道,关东大部分地区就要被俄国人占领,这些地方生活的日本人要么被驱逐,要么当奴隶(其实个人认为,这还是乐观的估计,日俄战争日本一旦失败,不光俄国会疯狂报复,英,法,美等列强,甚至清朝都会扑上来把日本剩下的那点渣渣给分个干净)

太平洋战争,日本的设想是,胜利之后,东亚,东南亚和西太平洋都是日本人的天下,失败了,国家的百年运数就不是自己说了算了。

赌国运的标准就是:

1.总是和比自己强的对手对阵;

2.胜利的收益固然极大,但是如果失败,损失更大,甚至会大到不可想像。

从这两个标准上看,俾斯麦就不是在赌国运,他每次总是挑选较弱的对手,拉到足够多的同盟者,即使失败,也不至于赔得倾家荡产。

有句话讲得好:

要检验一支部队的成色,不要看他的进攻,而要看他的撤退。

要检验一套战略的成色,不要看它能带来什么利僧,而要看一旦失败,自己能保住什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