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资本时代结束了

30年的处心积虑的布局,做空中国 的集结号终于在美国吹响了

今年以来,泰国,韩国,俄国,喀扎克斯坦, 希腊,乌克兰,塔吉克斯坦中央银行今年买进黄 金180吨,黄金最高达1681美元。这些黄金, 既然有人买进,必然有人卖出,谁在卖出?

GE持有910亿美元现金,微软持有600亿美 元现金,苹果持有760亿美元现金,还有大 量持有美元现金的企业,总额达3万亿元美 元。

GE近期把集装箱租赁公司出售给中国的海 南航空,这是伴随着美国企业纷纷宣布大 规模裁员的情况下进行的。 现在很多国外金融机构和大企业开始 裁员、缩减投资、卖掉非核心业务。 象李嘉诚则是投资英国自来水公司保 证后面的长期稳定的现金流。所有这 些都是为了什么?为了三个字:现金 流。

很多人不理解,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哪 些企业能够成为百年老店,只有那些 能够未雨绸缪能够提前预知暴风雨并 且准备足够现金流的企业才能够成为 百年老店

美国主权评级下降,将导致融资成本飙 升,预期企业利润下滑,麦肯锡今年2月份 指出的“廉价资本时代的终结”现在终于到 了。国际贸易随着融资成本的飙升将急剧 下滑,海航负债15亿美元买下GE的集装箱 租赁业务,实在是匪夷所思。

2011年将是全球大萧条的真正开幕 式,2008年仅仅是个序幕。全球已经进入 老年化社会,汽车、房地产、耐用消费品 将进入10-15年的寒冬。

全球萧条的预期:收缩投资-裁员 ―失业-需求减少-订单减少-萧 条。这个就是一个负反馈加强的过 程,学过自动控制的应该明白,负反 馈加强的这个系数会随着时间的推进 而升高,直至整个市场崩溃。

事实将证明,各国央行也只是黄金市场 追涨杀跌的小散户,在美国企业储备了足 够过冬的现金时,各国央行买进了将令他 们破产的黄金。一旦美元飙升,资本外 逃,各国央行不得不一起抛售黄金还债, 黄金还不足以还债时,将不得不贱卖国有 资产,持有美元现金的GE秃鹰、苹果秃 鹰、微软秃鹰等一只只秃鹰将降临各国市 场。华尔街秃鹰则笑纳各国央行在恐慌时 不计成本抛售的黄金。

8月9日美联储议息会议,在这个黑天 鹅数量已经多于白天鹅的时代,美联储会 不会给市场当头一棒,拒绝进行QE3。如 果是这样,全球信贷紧缩将因为美国主权 降级和欧债危机而进入死亡螺旋。

2007-2009年,美联储就一直让人感觉 故意在误判市场环境,博主相信,今年, 美联储还将继续其误判。

或许,离场是最安全的策略。

当然,做空股市、大宗商品不失为未来 数年赚钱的工具。至于黄金和非美货币, 需要看到明确的空头信号再做空不迟。

想起2007年5月外交关系协议的本.斯 特尔发表的《主权货币的终结》,以数字 化黄金作为全球单一货币代替美元的储备 货币地位,是一剂功效深远的迷魂汤,各 国央行被迷魂汤和美联储轻松操纵美元涨 跌搞得神魂颠倒了,完全沦为追涨杀跌的 黄金散户。

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就更不值一提了,摩 根士丹利的兄弟告诉我,2010年外资全部 离场中国房地产市场,现在全部是内资接 盘。

危机时刻关键三个字:现 金流。没有现金流的企业就 是死路一条。

记住这3个子:现金流。假如你 是做企业的,这3个字会救你的命。

无论你是否愿意,等待一场房地产和人 民币汇率的崩盘吧。廉价资本时代结束 了。

附:

评论:博主对麦肯锡的报告还是比较看重 的,麦肯锡和投资银行不一样,在二级市 场没有基金,也没有金融衍生品自营业 务。所以比较可信。

囤积现金,等待中国房地产崩盘,股市崩 盘、黄金白银崩盘吧。

廉价资本的时代即将终结

利率将会长期上升。企业必须适应这种变 化,而各国政府必须防止金融保护主义滋 生蔓延的时代到来。

2011年2月 ? Richard Dobbs and Michael Spence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全球经济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试图刺激经济增 长的发达经济体降低了利率。由此产生的“热 钱”促使汇率与经济基本面脱节,并在发展中国家 引发了通货膨胀和资产升值。在各国政府的贸易 保护主义 “武器库”中,外汇储备的累积和阻碍资 金流入的不合理壁垒,已开始取代关税和配额制 度。

然而,在愈演愈烈的“货币战争”可能会引起贸易 冲突全面爆发之际,我们必须记住一个事实:这 种状况将不会持续太久。长达30年的资金成本日 益低廉的时代即将结束。全球经济很快将要面对 的问题是资金太少,而不是资金过多。而对“热 钱”过快流入新兴市场的担忧,可能很快就会被一 个金融保护主义的时代所取代——在这个时代 中,各国政府会严格限制资本外流,以此来抵御 对企业和消费者贷款的利率不断上升。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金融市场的全球化, 以及发展中国家风险溢价的降低,大多数国家的 资金成本差异已经趋于一致。资金变得十分充 裕,而长期利率也在下降——这主要是因为对固 定资产(如基础设施和机器设备)的投资不断减 少所致。全球投资急剧下降,造成了对资金需求 的下降远远大于由亚洲的经常项目盈余所产生的 资金供应的增长。换句话说,这种经常被当作低 利率起因的“储蓄过剩”现象实在是由于全球投资 下降所致。

然而,如今这种趋势正在发生逆转。在整个非 洲、亚洲和拉丁美洲,快速的城市化正在不断增 加对道路、供水、电力、住房和工厂的需求。从 现在到2030年,全球投资需求将会大幅上升,将 达到自欧洲和日本的战后重建以来从未见过的水 平。

然而,由于几个原因,全球的储蓄愿望却不太可 能同步上升。中国计划鼓励更多的国内消费。随 着人口的老龄化,支出将会增加。为了解决或适 应气候变化而增加开支也将是原因之一。其结果 是,全球将很快进入一个资金短缺、实际长期利 率不断上升的新时代。这些利率的上升反过来又 会抑制投资,并最终可能使全球经济增长每年放 慢1%。

一个资金持续紧张的时代将会带来重大影响。各 国政府应该预见到更高的债务成本,并立即采取 行动,改善其公共财政状况。将来,最近的低利 率可能造成的财政赤字将使融资变得更困难,并 可能导致对私人投资更大的“挤出效应”。

然而,即使公共财政保持克制,仍然存在一个非 常现实的危险,即各国政府将会迅速采取金融保 护主义措施,以使其经济免受资本成本不断上升 的影响。为了阻止由国家担保的银行或国内的养 老基金对境外贷款和投资,或者为了引导主权财 富基金只在国内进行投资,可能会出台新的法 规。对于全球经济而言,这些行动将弄巧成拙。 各国之间实际利率的差异将会增大,这就意味 着,具有巨额经常项目赤字的国家将会遭受经济 增长放慢的打击。同时,顺差国家储蓄者的投资 回报率也会降低。

因此,各国政府必须对囤积资本的早期迹象保持 警惕,而国际金融机构必须开始制定一个受到资 金制约的世界所需要的金融体系。为了促进资本 从全世界的储蓄者向可以投资的地方流动,就需 要建立新的机制——并辅之以合理监管的跨境银 行中介。

考虑到新兴市场很低的国内储蓄率,采用各种新 的方式为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也很重要。新兴经济 体必须努力发展更深入、更稳定的金融市场,以 提高本地储蓄率,而成熟经济体则应该出台各种 政策,来刺激家庭增加储蓄(或至少减少借 贷)。

企业还需要努力适应一个资本成本更高的世界。 正如在20世纪80年代,能够获得廉价资本的日本 企业拥有超过西方同行的优势一样,在未来,能 够获得廉价资本的企业——例如,那些立足于高 储蓄率国家(如中国),或与主权财富基金有良 好关系的企业——将拥有一种竞争优势的新来 源。融资可能会变得与出口捆绑挂钩,将其作为 一种独特的资金来源,而金融机构需要重新将自 己的业务重点放在获取新的全球储蓄来源上。

30年来,这个世界已经逐渐习惯了比较廉价的资 本。但是,全球化的下一阶段将会有所不同。各 国政府将很快需要储备资金,而且,在努力推动 当前的全球经济复苏时,也必须预见到,一个资 金短缺将会成为经济增长新的制约因素的时代正 在到来。在未来,金融保护主义的滋生蔓延将与 今天的“货币战争”一样极具破坏性。我们必须从 现在就开始采取预防措施,防患于未然。

作者简介:

Richard Dobbs是麦肯锡全球研究院资深董事及 麦肯锡首尔分公司资深董事。Michael Spence是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现担任纽约大学斯 特恩商学院教授。本文最初于1月31日发表在 《金融时报》上。文中内容主要基于麦肯锡全球 研究院的报告《告别廉价资本?全球投资与储蓄 长期变化的影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