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已到临界点

2011年7月29日,富士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对媒体表示,目前富士康有1万台机器人,明年将达到30万台,三年后机器人的使用规模将达到100万台。未来富士康将增加生产线上的机器人数量,以完成简单重复的工作,取代工人。

  这一举措是否能解决富士康人力成本飞速上升的难题,还有待观察,不过投资者们似乎并不看好,近日富士康国际的股价依然低迷,处于一年以来的低位,与四年前的股价相比,富士康国际的股票跌幅已超过85%。从2007年净利润7.2亿美元到2010年净亏2.2亿美元,富士康被众多投资者抛弃是意料中事。

  用机器人来代替人工,似乎是富士康的一个无奈选择:不削减人工支出,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已使企业不堪重负,用机器人吧,那“中国制造”还有多少成本优势?

  作为“中国制造”的龙头,富士康的困境具有代表性,中国制造业在今年显露出的处境已经相当严峻。就在七月份,东莞老牌玩具企业——素艺玩具厂老板在运走大约5个集装箱的货物后“神秘失踪”,留下了大批要债的工人和供应商,此事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和讨论。东莞市副市长江陵近期也在多个场合表示:“目前东莞企业遇到的困难不亚于金融危机时。”

  很多人难免提出疑问:为什么金融危机已过去3年,还有老牌玩具厂一夜间土崩瓦解?原因不难找:三年前全球金融危机,中国制造业的订单数量迅速减少,困境主要源于外因,外部需求慢慢复苏,困难很快得到了缓解。而今天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内因,解决起来难度更大。

  制造业的老板们都会提到以下几点:员工工资和原材料的大涨、人民币升值、融资难和融资成本提高。这些主要因素导致部分出口制造行业的成本在今年上半年大涨30%左右。大多数出口制造业企业的利润在10%以下,陷入困境是必然。

  为什么劳动力和原材料的成本一直往上涨呢?工资上涨,劳动者收入是有一点增加,但涨的工资可能还不足以抵消他们在其他方面开支的增加。如果涨的价格真正进到劳动者的腰包,中国经济也不用老操心内需问题了。

  营商成本居高不下,这是近年来中国商品成本越来越高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营商成本这么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中国经济基础领域,充斥着各种垄断,到处是卡拿要的权力分肥,以及伴随垄断盘剥的低效率,这些成本最后都流入了最终的销售环节,让消费者埋单。

  就以物流领域为例,半年来,国际原油价格并没有大的波动,但我国两大石油巨头已经几次上调了汽油柴油的价格,不单涨价,还时不时闹起了柴油荒。另外,铁路、空运,都没有实现市场化,物流系统质次价高。这些,最终都计入了商品的成本。

  基础资源和公共服务领域的过多垄断,加上土地财政造成的房地产高价,使得城市生活成本迅速上升,劳动者迫于生计不得不要求涨工资。与之相应,农村劳动力成本和蔬菜食品价格,也在不断上涨。

  在这样一条涨价链条上,压力最终传导给了谁?政府的财政收入似乎没有受影响,上半年我国财政收入又增长了31.2%。房地产、汽油、公路收费暂时都不用过于担心,因为消费者不得不用,涨价了你也没处躲。但对于千千万万的中国制造企业而言,涨价将使一直靠低成本行销世界的中国商品丧失竞争力。这个压力链条传导的压力,终于在它们身上体现了出来。

  做制造业赚不到钱,超发的货币就会抛弃实体经济而转向资本品,这又推高了制造业的成本,降低了制造业的利润,这是一个自我强化的泡沫化的循环。一个实体经济萎缩的经济体,要维持之前的增长,泡沫化是最简便的选择,我们可以用投资,用资产泡沫来维持纸面上的增长,然而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泡沫破裂后,这个经济体将在“失去的10年、20年”中苦苦煎熬。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