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人事部局爭奪激烈 各路人馬陣營歸屬大揭秘

铁流:今天一位朋友给我发来此文,我一口气读完,感到此文有很大的真实性,与我所得到的各种消息和判断基本一致:中国十八大政治格局基本确定,习胜胡出,是未来的走向。我相信今后政治有所宽松,新闻将有限地放开,贪腐势力会有所收敛,但宪政民主仍是个未知数。

(参与2011年8月12日讯):中共十八大明年秋天召開。按照慣例,決定十八大人事部局的政治局工作會議夏天將在避暑胜地北戴河舉行。目前,各路人馬在會前展開最后較量。隨着關鍵時刻的到來,一些參与卡位戰的人物開始露出自己真正歸屬的陣營。原來,許多重要人物完全不象外界一直認為的那樣。或者說,他們有着雙重面目,是當今政壇上的兩面人。

大局已定 小局僵持

今年夏天的北戴河將十分熱鬧。北京傳來的消息說,十八大之前的卡位戰目前激戰正酣,各方勢力正在作最后爭奪。私下里的討价還价、協商妥協几乎是一場連着下一場。現在已經确定的只有習近平接掌總書記、李克強進入政治局常委會,除了這個大局,包括常委人數等其他一切問題都沒有最后确定,甚至連李克強出任什么職務也還在最后磋商中,因為他既有可能接替吳邦國,出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又有可能接替習近平目前的職位,出任國家副主席。置于其他職位,几乎每個位子都需要磋商、談判、征求意見、平衡關系。

在各派系展開的卡位戰中,主要有三股勢力在較量。其中占主導地位的是即將接任總書記的習近平,他的背后站着兩位實力強勁的支持者江澤民和曾慶紅。其基本陣容是以前的“江家幫”或“上海幫”。第二股勢力是現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其基本陣容是所謂“團派”,以及鄧小平的殘余勢力。第三股勢力則是近年來勢力崛起的總理溫家寶,他的基本陣容是國務院及其下屬部委,以及部分地方勢力。

在三股勢力之中,習近平陣營是主流派,占有絕對的壓倒优勢。這不但是由于他要在十八大之后成為領頭人、因而在人事部局上擁有較大的發言權,更由于他是由江澤民与曾慶紅一手托上接班人寶座,因此得到了江曾兩人支持者的擁戴。胡錦濤陣營處于明顯劣勢,這不但是由于他在位十年,政績平平,更由于他一直不是強勢領袖,始終要生活在“太上皇”江澤民的陰影下,過于懦弱,因而缺少必要的追隨者,還由于他不善于維護自己的隊伍,使得本來聲勢浩大的“團派”紛紛倒戈,未能形成气候。至于溫家寶陣營則令人捉摸不定,這位有“影帝”之稱的總理專門擅長博取大眾支持,因而似乎聲勢不小,但可能戰將不多。

目前卡位戰中,各派主要爭奪的其實是自己陣營在未來領導層中所占的比例,目的是在未來能夠确保自己的利益。毫無疑問,未來十八大的政治局常委會無論是九人也好,七人也罷,習近平要求“自己人”要占一半以上。九常委要占五人,七常委則要占四人。由于屬于胡錦濤陣營的李克強已經确定進入下屆政治局常委會,占去了團派一個名額,因此團派可能只能夠再增加一人。余下一個或兩個名額只能留給派系色彩不明顯的人士,而且最大可能就是留給可能出任總理的王岐山。

現在的問題是,在可能出任封疆大吏、或進入政治局及進入常委會的人選中,許多人盡管多年來一直被視為屬于某個派系,但到了眼下即將進入決戰之際,卻忽然亮明身份,令人眼鏡大跌。

李源潮:我不是團派

現任中組部部長李源潮,正宗團派出身,從上海團市委書記作到團中央書記,隨后在國務院新聞辦、文化部等机构作了几年近乎閒差的副部長之后,二零零一年外放江蘇,一年多后出任江蘇省委書記。

十几年來,几乎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胡錦濤的人,是“團派”的一員大將。在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前,他還曾經被看好是可能与李克強并列的十八大接班人預備人選。但是北京最新傳來的消息說,李源潮根本就不是胡錦濤的人,他的真正后台老板是曾慶紅。李源潮本人近來甚至還私下表示,外界所說的所謂“團派”其實根本就不存在。由于這個年齡階段的干部大多數都曾有過在共青團工作的經歷,因此就被算作是“團派”,其實這是一种誤解,共青團從來就沒有形成過一個派。

李源潮關于團派的表示,既可以被視為是他亮明身份的聲明,也可以作為他對于“團派”甚至是對于胡錦濤的評价。其實,無論是否存在過“團派”,出身于共青團系統的一大批干部隨着胡錦濤的上台,逐步執掌了不少重要崗位卻是客觀事實。事實上,二零零七年李源潮從江蘇省委書記任內,直接調入北京出掌中組部,并成為政治局常委,一直被外界視為是胡錦濤要擴展團派勢力,所以才把他拉入政治局的。但也就是在政治局這些年,使得李源潮真正近距离觀察評价胡錦濤,從而摸清了這位被視為“團派大老”的底細。按照他的評价,胡錦濤既不會作官,也不會為人,根本就不是位帥才。本來可以成大气候的團派,在胡錦濤掌控下,几乎根本就未形成派系,就已經四分五裂,分崩离析。

早就看出胡錦濤成不了气候的李源潮,其實在入主中組部之后不久,就投在了前中組部長、退休后仍然一直在幕后掌控全國省級以上干部人事調配大權的曾慶紅門下。作為來自上海的干部,李源潮覺得同曾慶紅很投脾气,彼此用上海話交流十分方便。而且,曾慶紅不象胡錦濤,私下里交談從不講套話、空話,給人的感覺是很實在。李源潮把曾慶紅尊為前輩,而曾慶紅更愿意与他兄弟相稱。按照曾慶紅的授意,李源潮對外繼續扮演“團派”大將的角色,絕不透露自己同曾慶紅、以及因此同當今“太上皇”江澤民搭上的關系。因此,李源潮在中組部長任內,几次就改革干部制度為胡錦濤出招,胡錦濤不知就里,欣然接受。這些招數表面上看,似乎是為胡錦濤掙分的;但實際上,每一招都對胡錦濤不利,可以說是步步陷阱。

如今,李源潮已經成為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會的熱門人選之一,此時公開身份是在向習近平示意,說明兩人同樣屬于江澤民、曾慶紅陣營,是“自家人”,可以委以重任。

汪洋:誰說我是胡系

現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汪洋是又一位被貼上“團派”標簽的封疆大吏。他從安徽團省委副書記一步一步升至副省長;一九九九年調入北京,任國家計委副主任;胡錦濤擔任總書記之后,他于二零零三年,受到重用,提升為正部級的國務院副秘書長,主管國務院辦公廳,被視為是胡錦濤埋在國務院用于監視溫家寶的眼線。二零零五年外放出任重慶市委書記,成為權傾一方的封疆大吏;二零零七年轉任廣東省委書記,更晉身政治局。

從汪洋的經歷看,似乎他的晉升都同胡錦濤提拔“團派”干將有關,特別是他主政東南最主要的省份廣東,更被認為是胡錦濤對他的信任。但來自北京的消息說,其實從外放重慶之日起,汪洋就已經投在曾慶紅門下。由于曾慶紅主管省級以上地方干部的調配,所以汪洋前往重慶赴任之前,曾應約前往曾慶紅辦公室“談話”。善于交際的曾慶紅表現出的那份仗義豪爽,讓汪洋佩服。在得知是曾慶紅而不是胡錦濤建議他赴重慶任職之后,他更是感謝曾慶紅的“知遇之恩”

在曾慶紅那里,汪洋听到的是与胡錦濤的官腔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番囑咐,其真誠直爽,讓汪洋有相識恨晚的感覺。在汪洋明确表示愿意追隨的意愿之后,曾慶紅并沒有要求他同胡錦濤保持距离,而是告訴他來日方長,日久見人心。

汪洋离開重慶赴廣東之后,薄熙來入主重慶,隨即便轟轟烈烈地“打黑”。這“打黑”所隱含的一層深意,就是擺明了要同汪洋爭奪進入十八大政治局常委會的入場券。把重慶黑社會問題嚴重的責任推給前任,汪洋就要承擔罪責。在卡位戰日趨白熱化的時刻,汪洋背靠曾慶紅,把寶壓在了習近平身上。習近平既然知道汪洋早已被太子党 “大老”曾慶紅“擺平”,因此在考慮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人選時,汪洋便理所當然地被列在了候選人名單上。

俞正聲、張德江:真正的主流派

現任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來自鄧小平長子鄧朴方的康華公司,是公開的“鄧系”人馬。現任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由于任職民政部副部長期間,分管殘疾人工作,与鄧朴方過從密切,也被貼上“鄧系”的標簽。

根据派系的傳承,胡錦濤是鄧小平指定的隔代接班人,在台上代表“鄧系”利益,因此屬于鄧朴方人馬的俞正聲与張德江也應該是胡錦濤一派,至少也是“團派”的盟友。但是,二零零二年江澤民下台前,為自己交權早就作過一番人事部署。當時,在浙江任書記的張德江被調往廣東任書記,一躍成為政治局委員。外界就曾經對張德江究竟是誰的人有過一番猜測。有人已看出,表面屬于“鄧系”的張德江可能是江澤民的人。而俞正聲二零零七年底接替進京任“太子”的習近平執掌江澤民的根据地上海,更被明眼人識破真實身份。

不過,這兩人雖然早就屬于江澤民、曾慶紅領銜的當今中國政壇“主流派”,但由于年齡偏大,而且并無突出專長及政績,因此十八大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机會并不大。

沈躍躍:并非紅顏知己

女俠沈躍躍被視為中共政壇上的傳奇人物,這位身為中組部常務副部長的“美女部長”更被外界風傳為胡錦濤的紅顏知己。

來自浙江宁波的沈躍躍也是共青團出身,她從宁波團市委書記,作到浙江團省委書記,在浙江省委組織部長任上被提拔到安徽任副書記。二零零二年十一月,隨着胡錦濤的上台,她也被調入北京,任中組部副部長兼人事部副部長。

外界傳說,胡錦濤在擔任團中央書記期間,就結識了時任宁波團市委書記的沈躍躍。兩人“一見鍾情”,相互視為知己。胡錦濤后來被鄧小平相中,一路高升,從來沒有忘記這位紅顏知己。有人特別考證指出,沈躍躍的每一番提升,背后都有胡錦濤出手的影子,特別是最后進入中組部這個環節,更是因為胡錦濤要讓信得過的紅顏知己為自己把好人事大權。

不過作出這种揣測和考證的人士其實并不了解胡錦濤的為人。北京“胡辦”的人士透露,胡錦濤的最大問題就是“不辦事”,因此維護不住任何人,也從來沒有什么死党。任何人向他求官,包括他自己的老同學在內,他都會公事公辦地把人打發到人事部門去,而且拒絕為如何人打招呼。久而久之,周圍的人全都被他得罪光了。以他這种死死板板的性格,是根本不可能每個環節都為沈躍躍出手的,更不會主動打招呼調沈躍躍到中組部。事實上,沈躍躍官場仕途方面的發達,同胡錦濤完全沒有任何關系。反而是李源潮這個外界想不到的人,一手發現了沈躍躍,并提拔她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一九八四年底,李源潮任職團中央書記處書記期間,曾經前往浙江宁波調研,在宁波呆了三天。而當時的宁波團市委書記正是沈躍躍。開朗活潑的沈躍躍整整陪伴了李源潮三天,從團市委机關,到基層團支部,給李源潮留下了深刻影響。李源潮回到北京之后,立即向當時的團中央第一書記胡錦濤作了匯報。几個月后,沈躍躍一躍成為浙江團省委副書記,隨后又成為書記。進京開會時,由李源潮引荐,与胡錦濤初次見面。二零零二年,胡錦濤升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沈躍躍也被調到北京,出任中組部副部長兼人事部部長,被外界視為是胡錦濤的“人事女總管”。其實,李源潮出手才是她進京的關鍵。二零零七年,李源潮奉曾慶紅之命出掌中組部,他立即提拔沈躍躍擔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成為自己的主要助手。多年來,沈躍躍与部長李源潮配合相當默契。但是,卻一直未能再向上邁出一步。

精明的沈躍躍進入中組部不久,便逐步看清了中共高層的派系脈絡。自己得益于李源潮向胡錦濤引荐進入中組部。帶着“團派”的光環她确實可以獲益,因為被視為“團派”首腦的胡錦濤是當時中共第一把手,自然會關照信任“團派”人馬。因此,當外界風傳她是胡錦濤的“鐵杆儿”、“紅顏知己”、甚至暗示她可能同胡錦濤有不同尋常的私密關系時,她并不作任何否認。因為這些傳言只會為她帶來好處,不會有什么負面影響。

但是,從進入中組部第一天起,沈躍躍就已經意識到,雖然中組部部長已經由賀國強擔任,但實際上真正控制中組部的,卻仍然是政治局常委、前任部長曾慶紅。因為凡是涉及到重要人事安排、干部調配等大事,賀國強必須報請曾慶紅核准后才算數。而且,中組部上上下下一致贊揚老部長曾慶紅,認為他是歷任部長中最為出色的。這种評价其實主要不是指政績,而是指為人。屬于待人處世的曾慶紅憑借与江澤民的特殊關系,在任內從住房到補貼,為中組部干部爭取了不少實際利益。可以說是人人沾光,人人有份。而且曾慶紅外表給人的感覺是平易熱情,易于交往,完全不同于傳統中組部長一本正經的“党棍”形象,在部机關里威望很高。

沈躍躍完全看出,背后有江澤民支持的曾慶紅不但是中組部最有影響力的勢力,而且也在整個政壇上舉足輕重。因為她發現,這位被視為江澤民“大管家”的曾慶紅在許多時候甚至可以當江澤民的家。從她明确認識到這點之日起,沈躍躍就已經把自己擺進了曾慶紅陣營。她在同曾慶紅見面時,曾經暗示自己“入伙”的決定。曾慶紅心領神會,鼓勵了她一番。其實,在李源潮入主中組部之后,還是沈躍躍為他与曾慶紅“正式”搭上關系的。

沈躍躍今年五十四歲,十八大是她晉升的最后一次机會。能不能升為正部級在此一舉。早先曾不時有傳說,說胡錦濤有意外放沈躍躍作為封疆大吏擔任江西省委書記。但卻“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外放的任命遲遲沒有到來。有人認為,胡錦濤已經察覺沈躍躍屬于李源潮、曾慶紅、江澤民線上的人,因此放棄了原先計划好的外放打算。

周強:慘被彎道超車

今年五十一歲的周強一直內視為是胡錦濤的翻版,他的政壇之路同胡錦濤十分相似:兩人都是團中央書記,然后外放地方,成為封疆大吏。其中胡錦濤先是在貴州,然后赴西藏擔任書記,由于鎮壓西藏示威抗議有功,所以于一九九二年被鄧小平指定為隔代接班人,調入北京,成為政治局常委,隨后順利在二零零二年接班登基。而周強在團中央呆的時間更長,先在團中央書記處任書記,隨后整整八年連續兩屆擔任團中央第一書記。二零零六年外放湖南,由代省長、繼而省長、直至省委書記。

生于一九六零年的周強,是中共第六代領導班子的侯任人選之一。与他同屬一個年代并被中組部列入后備梯隊的几位代表人物還包括:內蒙古書記胡春華、吉林省委書記孫正才、環境保護部副部長潘岳、現任團中央第一書記陸昊、國家保密局局長夏勇等。在整個“六零年代梯隊”中,周強曾一直被視為是為首的人物。他在二零零六年出任湖南省長時剛剛四十六歲,是當時中國最年輕的省長。中國政界內部以及海外媒体都曾認為他是胡錦濤為自己選定的接班人。

但是,五年之后的今天,周強仍然還在湖南打轉,至少到目前還看不出他在十八大上會有极大提升的先兆。与他原地踏步的情況剛好相反的是,在西藏前后工作二十多年的胡春華,二零零六年從西藏自治區副書記任上,調入團中央,出任第一書記;二零零八年又外放河北省任代省長、轉年任省長;二零零九年底更突然“空降”內蒙出任書記。胡春華自外放河北省之后一路上升的勢頭,已經壓過了早先紅過一陣的周強。再加上胡春華比周強整整年輕三歲,今年才剛滿四十八歲,更讓人覺得,他也許才是胡錦濤屬意的接班人人選。

周強的“失勢”究竟原因何在?北京近來傳出的內部消息終于道出幕后真相:原來本是胡錦濤嫡系的周強,已經在出任湖南省長之后,暗中向掌管地方省級以上干部調配大權的曾慶紅表示了投靠之意,并已經正式拜在曾慶紅門下。盡管事情作得机密,但還是被胡錦濤發覺了。因此,才有了周強在胡錦濤那里遭冷遇,也才有了胡春華出人意料的“彎道超車”。目前,真正屬于胡錦濤陣營后備梯隊第一位的,就是胡春華。

周強雖然被胡錦濤“冷處理”,挂在了湖南,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在目前的十八大人事部局爭奪戰中,胡錦濤并不占有优勢。而曾慶紅、江澤民、習近平這條線才是真正的主流派,才真正掌控着整個大局。因此,“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挂着“團派”假面具的周強,也許反而可以在十八大上邁上新台階,進入政治局可能性很高。

陸昊:賈慶林的門生

上文中提到的現任團中央第一書記陸昊,几乎所有人都認為是當然的“團派”,毫無疑問應該屬于總書記胡錦濤陣營。不料,陸昊其實更是位典型的“兩面人”。

在西安出生并長大的陸昊,自從一九八五年進入北京大學經濟系讀書起,就一直留在了北京,畢業后在北京作過厂長、公司董事等。一九九九年,陸昊時來運轉,出任著名的北京中關村科技園區管委會党組書記、管委會主任。也就是在這一年,他結識了時任北京市委書記的賈慶林。賈慶林很賞識這位年輕的管委會主任,兩人聊了几次,似乎很投脾气。二零零二年賈慶林獲江澤民提拔,成為政治局常委。他并沒有忘記自己這位小兄弟,授意北京市委于轉年提拔他出任北京副市長。

也就是說,陸昊在二零零八年出任團中央第一書記之前,就已經是賈慶林的“馬仔”,并繼而同江澤民拉上了關系。胡錦濤當然從一開始就知道陸昊不是自己人,這也是他第一次違心同意一位不屬于自己陣營的人士執掌共青團。因為,二零零八年,正是胡錦濤背運的時期。几個月前的中共十七大,江澤民報复鄧小平,隔代指定了接班人習近平,使得胡錦濤十分郁悶。中組部此時報來江澤民、曾慶紅已經核准的團中央第一書記人選,他根本不敢也不能否決,因此只好批示“同意”。

陸昊今年四十四歲,可謂前途無量。但圈內人士說,他八面玲瓏,為人過于圓滑,与習近平的性格相差甚遠。因此,不知習近平能不能看得上他。陸昊本人在試圖找机會接近習近平之際,似乎也看出習對他似乎若即若离,不肯輕易接近。因此也為自己留了“后手”,那就是表面上繼續熱捧“團派大老”胡錦濤,希望腳踩兩支船,無論哪邊得勢,自己都不會吃虧。

孫正才:半曾半溫

山東榮成農民出身的孫正才也是被外界普遍看好的一顆“六零后”新星。這位生于一九六三年的現任吉林省委書記,仕途一帆風順,從農民到第六梯隊,堪稱政壇奇聞。

孫正才一九八四年畢業于山東萊陽農學院,同年考入北京農林科學院,獲得碩士學位。之后他在北京市農林科學院作物栽培与耕作學專業攻讀博士,并曾前往英國留學一年。取得博士學位后,年僅三十歲的孫政才被任命為北京市農林科學院土肥研究所所長。本來似乎可以在農業科研道路上走下去,孫正才卻突然轉舵,從科研進入仕途。歷任順義縣長、北京市順義區區長,二零零二年五月一躍成為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當年他只有三十八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四十二歲的孫正才出任農業部部長、党組書記。晉升速度之快,超過薄熙來、王岐山、習近平、劉源等人。

二零零九年,孫正才外放吉林,出任省委書記時,外界多數都認為,這是總理溫家寶在退休下台前,為自己的忠實部下安排出路。許多人根据農業部屬于國務院的下屬机构這一點,斷言孫正才是溫家寶的“國務院派”。据接近溫家寶的人士透露,溫家寶對于這位比自己小二十一歲的下屬确實另眼看待,認為他年輕有為、有頭腦、有才干。一有机會總喜歡同孫正才多聊上几句。而孫正才對這位与自己父親年齡相仿的上司自然格外尊敬。但兩人之間還隔着一位主管農業的副總理回良玉。孫正才擔心回良玉心生醋意,因此同溫家寶也不敢太過于接近。兩人的關系僅此而以。

外放吉林省,一般來說可以理解為是准備提拔的先兆。但究竟是誰要提拔孫正才,其中卻大有名堂。從溫家寶來說,他的本意應該是樂于提拔孫正才,也肯定為孫正才的提拔出過力。但問題是,溫家寶并沒有外放封疆大吏的權限。有權的只能是台上的胡錦濤和台下的曾慶紅。

由于孫正才沒有任何“團派”背景,又一直在曾被胡錦濤指責為“獨立王國”的國務院下屬机构工作,所以決定孫正才外放的,不可能是胡錦濤。那就只有曾慶紅這一個可能了。其實,孫正才正是曾慶紅力主外放的。而孫正才同曾慶紅搭上關系則是通過賈慶林的引荐。要知道,孫正才三十八歲出任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的時刻正是賈慶林進入政治局常委會那年。賈慶林在任職北京市委書記期間,認識了順義區這位年輕的小區長,對他頗有好感,因此把他破格提拔到市委秘書長的職位;后來又在曾慶紅那里把孫正才好好夸獎了一番,從而使得曾慶紅得以把他划入了自己陣營。

也就是說,挂着溫家寶“國務院派”招牌的孫正才其實最多是半個溫派,另外半個應該算是曾慶紅派。依照他相對低調務實的處世原則,會得到不同派系的贊譽,很有可能在十八大上再進一步,出任政治局委員、兼分管農業的副總理。

利益當前 陣營轉換

當今中共政壇上的派系,本來就不是根据執政理念或施政方針划分的,而是根据實際利益划分的。當年江澤民拉起上海幫,幫內人士在政壇上互相扶持,互相包庇,很快形成了气候。究其原因,表面上好像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但其實并非政壇上的上海人就可以入幫。朱鎔基官至總理,但并不屬于上海幫成員,前上海市長徐匡迪更是純粹的上海人,但也被上海幫排擠。反而賈慶林、李長春這些非上海人,卻反而成為上海幫的重要成員。

利益既然是決定派系划分的關鍵,那末成員因為利益“轉派” 或“變臉”也是十分正常的。更何況許多人其實早已腳踩兩只船,甚至三只或多只船,哪邊利益大就立即亮明身份。如今,十八大人事案定局在即,涉及這些人政治生命的重大利益。于是,“兩面人”或“多面人”紛紛摘下面具,亮明真身。一系列新的排列組合也隨即展開,頗具戲劇性。十八大人事的部局也會因此被左右。(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