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枫:锡安之门

5月19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讲话,呼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以1967年中东战争前的边界为基础,以双方同意为原则交换土地,建立安全和公正的边界,达成持久稳定的以巴和平。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立刻反驳,声称1967年的边界无法防守。5月20日,脸色铁青的内坦亚胡和脸色同样凝重的奥巴马在白宫会谈后公开露面,在美国对以色列不可动摇的支持和传统友谊的辞藻下,不难看出美以对中东和平问题的深刻分歧。僵持已久的巴勒斯坦问题又一次像不请自到的大象,闯进了世界政治这个瓷器店。

自从2000年前被罗马人逐出以色列以来,犹太人梦寐以求的就是回到故土。多少年来,犹太人互相之间的新年问候就是“明年在耶路撒冷相见”。犹太人在圣地一直有所定居,但大规模的回归开始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二战中的纳粹大屠杀坚定了犹太人建立一个犹太人的国家的信念,西方舆论也同情犹太人的建国诉求。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通过181号决议,规定以巴分治。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正式建国,但第一次中东战争立刻打响,结果犹太人没有被打下大海,阿拉伯人反而被驱离家园。这以后,大的中东战争一气又打了5、6次,小的冲突则是不计其数。以色列取得了一次又一次军事胜利,但没有赢得和平。

从独立前,犹太人的基本战略就是以战迫和,把阿拉伯人打得没了脾气,就只能坐下来谈判和平了。几十年的战争经验证明,这是一厢情愿。时至今日,世界上大多数人(包括相当一部分巴勒斯坦人)已经不再质疑犹太人在以色列建国的权力,问题的焦点在于巴勒斯坦人建国的权力。巴勒斯坦人的建国可以由两个途径实现:和犹太人共享权力的双民族以色列-巴勒斯坦国,或者两个独立的国家,即犹太人的以色列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

从长久和平来说,双民族方案更加适合两个民族在同一片土地的共存。在20年代到1948年独立战争之前,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占少数民族地位,双民族以色列为犹太人学术界所偏爱,倡导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具有同等权力,共享共建以色列-巴勒斯坦,爱因斯坦也对这个概念表示支持。但是不断升级的犹太人-阿拉伯人的冲突和1948年独立战争的胜利在事实上把这个概念否定了。联合国181号决议也在事实上否定了双民族以色列的概念,而规定建立一个犹太人的以色列和一个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以色列宪法保证以色列籍阿拉伯公民的权利,但以色列作为犹太人的国家同样是宪法规定的,即使有朝一日阿拉伯裔靠高生育率在人数上占多数也依然如此。在几十年的血与火之后,巴勒斯坦人也意识到,不承认以色列的合法存在不再现实了,著名的巴勒斯坦裔东方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爱德华萨依德就主张双民族的巴勒斯坦,阿拉法特的巴解组织也一度呼吁双民族的巴勒斯坦,这时轮到弱势的阿拉伯人呼吁双民族概念了。但根深蒂固的民族仇恨使双民族概念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中都行不通。值得注意的是,哈马斯和真主党也有他们自己版本的双民族方案,不过那是在伊斯兰主导下的双民族,犹太人“回归”到伊斯兰传统律法里的二等公民状态,这才是“消灭以色列”的含义,而不是从肉体上把犹太人斩尽杀绝。当然,这是犹太人所不可能接受的。不管哪一个民族作为主导,都不是真正的双民族方案。

现实地说,以巴只有走两国的路,奥斯陆协议和阿拉法特-巴拉克的戴维营会谈都是两国路线的体现。但双方对于巴勒斯坦国的疆界和国家机器则有极大的分歧。巴勒斯坦要求拥有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连片的国土,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历次以巴和谈也是以此为出发点。以色列则只同意现有巴勒斯坦人零散聚居地的松散集合,以色列继续控制巴勒斯坦所有飞地之间的交通以及和约旦接壤的地区,实质上和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给黑人划定的居住区无异。以色列还坚决拒绝耶路撒冷分治。

以巴双方对和平协议的起点都无法同意,严重缺乏互信使任何有意义的谈判都难以进行下去。以耶路撒冷为例,以色列拒绝将耶路撒冷在以巴之间分治,分治不仅在市政管理上造成麻烦,以色列也不信任巴勒斯坦能对犹太教圣迹妥善保护,并容许犹太人自由膜拜犹太教圣迹,巴勒斯坦人曾捣毁在圣经中出埃及期间犹太王约瑟的墓,在1967年六天战争前约旦占领耶路撒冷期间,犹太人也不得参拜神圣的西墙。同样,巴勒斯坦也不信任以色列能对伊斯兰教和基督教圣迹妥善保护,并容许阿拉伯人自由膜拜,圣殿山上的阿克萨清真寺在被以色列占领后的1969年曾有过大火,烧毁了南翼;清真寺下有一条古代就有的地道,但有人怀疑以色列故意重新启用地道,才造成如今阿克萨清真寺的局部坍塌。

加沙基本在巴勒斯坦人控制下,但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地区被犹太人的定居点和交通走廊割裂得支离破碎,完全不成片。巴勒斯坦人一出门就必须穿越犹太人控制地区,接受无穷无尽的安检。巴勒斯坦不仅要求将破碎的国土连接起来,还要把约旦河西岸和加沙两片互不相连的飞地连接起来。以色列则连放弃犹太人定居点、使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的地区分别连片都不愿意。

以色列概念中的巴勒斯坦国不超过具有某种政治自治的地方政权。以色列决不容许敌对的政治力量统治巴勒斯坦国,但要是巴勒斯坦国真是一个独立国家,谁来统治巴勒斯坦又不是以色列所能控制的,这就是以色列只愿意给与巴勒斯坦人有限自治而不愿意让巴勒斯坦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的一个重要原因。但这个问题正在超出以色列的控制。哈马斯和以色列不共戴天,法塔赫在阿拉法特后期就被招安了。多年来,哈马斯和法塔赫内斗,哈马斯控制加沙,法塔赫控制西岸,这样的分裂符合以色列的利益。但5月5日,哈马斯和法塔赫在埃及开罗达成和解,共商联合政府。巴勒斯坦人欢欣鼓舞,以色列人忧心忡忡,内坦亚胡则痛斥这是恐怖主义的胜利。这是荒唐的,不管哈马斯的政治主张如何,哈马斯是巴勒斯坦人选举上台的,指斥这为恐怖主义的胜利有违民主的原则,但巴拉斯坦的民意走向确实使以色列不寒而栗。

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故里和补偿是另一个极大的死结。按照人权原则,1948年以来被驱赶出家园的巴勒斯坦人有权回归故里,要求占领者的补偿,但这将造成无穷无尽的法律和现实问题。以色列拒绝让巴勒斯坦人回归和拒绝补偿的理由是犹太人也被驱赶出在阿拉伯国家的家园,以色列没有要求回归和补偿,巴勒斯坦人因此也无权要求回归和补偿。这是说不通的。伊拉克、突尼斯或者任何其他地方阿拉伯政权做的事,怎么能要巴勒斯坦人负责呢?

同样,以色列拒绝放弃对未来巴勒斯坦国的边境控制、进出口管理和领空控制,连共管都不行。巴勒斯坦军队当然是不被容许的,以色列的理由是:既然签订了和平协议,再保持军队就有违和平初衷,这当然是一个很牵强的理由。巴勒斯坦自然不愿意接受这样被阉割得不像话的“国家”。巴勒斯坦对于无限期的僵持已经失去耐心,将在9月正式提议,要求联合国不管是否达成和平协议,承认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这将对以色列极大地不利,联合国一直不承认1967年后以色列的军事占领,一旦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合理疆界只能是1967年中东战争前的边界。

美国对以色列的铁杆支持是从60年代开始的,以色列作为美国在中东围堵苏联扩张的桥头堡,成为美国在中东的核心利益。但著名现实主义政治理论家、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在震动西方朝野的《以色列院外游说集团与美国对外政策》一书中指出,犹太利益集团已经左右美国的中东政策,美国听任犹太利益集团把以色列利益置于美国利益之上,美国的中东政策已经危害了美国利益。美国的经援、军援通常附加严苛的条件,但对以色列则网开一面,多达25%的援助金额可由以色列自由支配,包括美国反对的扩建犹太人定居点。1982年以来,美国否决了至少32项批评以色列的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超过了安理会其他4个常任理事国行使否决权的总和。美国还阻止国际社会将以色列核计划置于国际原子能机构监督之下的努力。小布什野心勃勃的中东改造计划(以入侵伊拉克开始)也部分是为了改善以色列的战略态势。以色列得益于美国的强力支持,但以色列不仅不成为美国的战略资源,反而成为战略包袱。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招徕了伊斯兰世界的仇恨,也引来了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恐怖攻击;美国在伊斯兰世界的战事则必须确保以色列按兵不动,以避免“意愿联盟”顷刻瓦解。

美国支持以色列缺乏实利,道义理由也越来越空洞。以色列是中东最强大的国家,根本不是弱者。1948年的以色列建国是对欧洲犹太人受迫害的纠正,但纳粹屠杀犹太人和历史上欧洲犹太人遭受的压迫,不应该由阿拉伯人来偿还。以色列军警天天面对愤怒的巴勒斯坦人。这些巴勒斯坦人世世代代居住在这片土地,如果他们不能给予以色列的公民权,那镇压的以色列军警就是非法入侵外国的占领军;如果给他们以公民权,那镇压的以色列军警就和从叙利亚到巴林镇压起义人民的独裁政权无异。以色列正在从历史上的受迫害者变成现实中的加害者,美国也跟着背道义的黑锅。

从冷战时代的对苏围堵开始,美国在世界上到处采取进攻性态势,对苏联的扩张全球紧逼,拖垮了苏联,自己的国力军力也伸展到了极点。另一方面,华尔街的贪婪使得美国经济空心化、投机化,美国只有通过外交和安全政策的过渡军事化来延续经济的虚假发达。这一切使得美国急需战略收缩,重整河山。奥巴马不顾一切地要从阿富汗撤军,盖茨训诫美军上下不要老是盯着下一次世界大战,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伦海军上将屡屡强调美国最大的威胁是赤字和经济不振,这一切都指向美国开始从不直接危害美国利益的世界热点后撤。美国需要和平与秩序,特别是在多事的中东。美国传统的强势支持使以色列根本无意考虑任何有意义的妥协,使以巴冲突成为伊斯兰世界这个世界最大的火药桶的不灭的火种,以色列正在成为美国利益的障碍。适当和以色列拉大距离,促使中东实现公正的和平,有助于美国重建道德高地,卸下战略包袱,实现战略转移。这是奥巴马讲话的目的。

欧洲对美国的新立场明显欢迎。德国总理默克尔说:“这对中东和平进程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信息……建议以1967年的边界为基础,同时考虑进行土地互换……这是双方应该考虑落实的好方法。” 欧盟也对奥巴马的讲话表示“热切欢迎”。欧盟外交事务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的发言人说,欧盟和美国仍然期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与安全地睦邻而居”,期望一个“公正及持久的解决方案”。英国外交大臣黑格也立刻表示了支持。中东动荡也是欧洲的大问题。欧洲的穆斯林移民远远多于美国,穆斯林移民对新国家的认同令欧洲国家非常担忧,其中不无欧洲国家支持以色列的因素。在金融风暴之后的多事之秋,中东和平无疑是欧洲求之不得的。

以色列以1967年边界无法防守为由,立刻否定了奥巴马的提议。以色列还有更实际的问题,在多年的蚕食之后,已经有30万犹太人定居在1967年边界以外。巴勒斯坦明确表示,不会容许犹太人居住在巴勒斯坦的土地。这不光是民族仇恨的缘故,也有杜绝以军以保护公民为由赖在西岸的想法。实事求是地说,1967年边界使特拉维夫到耶路撒冷的最窄处只有20多公里,在军事上确实很容易被切断。但以色列交还西岸是与巴勒斯坦和平协议的一部分,友好的巴勒斯坦是以色列安全的最好保障,而不是更大的缓冲区。以色列交还西奈的时候,埃及军队离以色列一下子近了200公里,但以色列赢得了30年的和平。30万犹太移民本来就是殖民的结果,以色列如果不愿意撤回这些定居点的话,可以考虑与巴勒斯坦交换土地。但犹太人定居点是按照战略布点设置的,本来就是意图以点带线、以线带面,试图控制整个西岸,土地的成片交换很不容易,但这是以色列作茧自缚,只能怨自己。

内坦亚胡还在试图用奥巴马不理解中东现实为由,劝说美国不要把和平寄希望于幻想,试图在最后一分钟扭转美国政策的转向。美国的犹太利益集团预计即将开动宣传机器,影响美国民意和政界。共和党的几个有意竞选下届总统的人已经谴责奥巴马背叛以色列。奥巴马从来不以坚定著称,是否会最终屈从于犹太利益集团尚不可知,但作为美国总统,首次如此清晰地作明显不利于以色列的政策表态,而且是在大选前夜,奥巴马是有备而来的,而美国战略收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也使得奥巴马没有多少后退的空间。内坦亚胡将不得不面对现实,美国的无条件支持已经过去,以色列必须认真考虑公正和可持久的和平,而不是继续依靠武力镇压维持现状。

锡安是犹太文化中一个独特而且特别重要的概念。圣经旧约上记载,大卫王率领犹太人从耶布斯人那里夺取了锡安山上的一个城堡,锡安山和城堡所在地以后成为耶路撒冷的一部分,耶路撒冷的一个城门取名锡安门,锡安也开始进一步泛指耶路撒冷本身,就像天安门和北京密不可分一样。另一个说法是,锡安是比希伯莱语更早的古希伯来人的阿拉美语中纯洁的意思。当犹太人还在旷野流浪的时候,人们膜拜摩西十诫的石片前必须洁净身体,所以存放摩西十诫石片的帐篷也被称为锡安。当犹太人把摩西十诫带到“上帝允诺的土地”时,这片土地就被称为锡安,象征着洁净、神圣、安全、被上帝所选中。犹太人回归以色列之路是回归锡安之路,但锡安不仅是一个地理概念,更是一个心理概念。犹太人在故土重建了以色列,但枪炮打不开锡安之门,锡安之门只为和平而开。

奥巴马也是社区宗教工作者出身

美国天生宗教情绪让他们不会放弃以色列的,中国都不放弃朝鲜,美国能丢掉以死列?我觉得奥巴马的真意不是让以色列让步,是让犹太人集团考虑让步。

我看犹太人的好日子可能要结束了

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只要一个火星就能烧到犹太人那边去,排华排犹太人不是传说。

基督徒把犹太教徒弄到他们所谓的两千年的故国复国真是太绝妙的一步好棋了

从此基督徒们就很愉快的看着犹太人和MSL咬了几十年

犹太人几千年的悲惨命运根本就没学会任何智慧

马达加斯加不比

哪个四战之地好上万倍?

的确是选错了地方

最后犹太人可能再次面临去国的惨景。

你好像不太了解犹太复国主义运动

犹太人重回迦南地,是自己的选择。十九世纪末开始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很早就确定了在巴勒斯坦建国的方针,然后就开始了持续不断的买地和移民。当时中东是英国的,对犹太移民和本地穆斯林逐渐增多的冲突很头痛。英国人曾经的建议是,我们在非洲殖民地多,地广人稀,干脆找块地方给你们犹太人复国吧。犹太人不接受。

二战后,犹太人利用了因为大屠杀而使欧洲产生的同情和负疚感,成功建国。

这个涉及到犹太人的生存方式

在关键的利益分配问题上替统治者顶雷,用此换取盘剥屁民的机会。西方历史有一个故事反复上演,统治者利用犹太人盘剥屁民,等屁民们忍无可忍的时候,统治者就发动排犹运动以缓和政治局势。犹太人有一项特长是统治者的最爱,擅长从石头里榨油,凭他们对经济规律的认识、金融工具的掌握、对舆论的煽动,在盘剥屁民这项事业中犹太人堪称手机中的战斗机。

现在世界食物链的最高端是盎格鲁撒克逊集团,犹太人在中东这个世界战略核心地段替盎格鲁撒克逊集团站岗,以换取他们在世界金融和传媒的优势地位用以盘剥世界。这实质上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只是现在又到了屁民们忍无可忍的时候,相信统治者就发动排犹运动以缓和政治局势的时候不远了。这次犹太人还能往哪去呢?我希望只要他们别来中国就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