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知名民企猝死 近亿债务资金链断裂

资金链断裂,近亿债务  有的借贷月息高达1角2

  最新消息,失踪老板已找到  现被警方控制

  衢州丰华木业老板连高管钱都借

  失踪前几天  封老板九江融资未果

  本报记者 张妍婷

  8月9日一早,衢州丰华木业总经理周洪飞听到工厂里吵吵嚷嚷,不由皱起了眉头,负责生产管理的他不允许厂子出现任何乱子,何况这几天董事长封庆华去江西融资,厂里就他一人在负责具体事务。

  “封庆华跑了!走,搬东西去。”不知哪里涌来的一群人,冲向各个车间。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周洪飞傻眼了,反应过来后,赶紧让员工们阻止,并报了警。

  老板跑了?不会吧!看着车间里井然有序的生产环境,周洪飞记得,就在前一天封庆华还打电话告诉他:“贷款有眉目了,还可以扩大生产。”  周洪飞赶紧拨打封庆华手机,这时对方电话已关机,话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周洪飞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他手上也有张100多万元的欠条,是借给封庆华的。

  失踪前几天 封老板说去江西九江融资

  “衢州一家木业企业的老板‘跳伞’了(指民间借贷到期不还跑路)。”8月11日,记者就这一传言前往衢州调查。

  丰华木业位于衢州衢江区沈家经济开发区,厂区挺显眼,厂房很气派,这样的厂区、这样的设备,难怪很多人非常惊讶,老板怎么会跑路呢?

  看到我们的车,门卫懒得拦下问,车就直接冲了进去。整个厂区静悄悄的,所有生产已经停止,仓库厂房的大门紧锁。在其中一个仓库前,一辆大车正在装货,一问,原来是隔壁福尔康家具有限公司场地不够,租用了封庆华一个大仓库,“我们老板也借给他200多万。”福尔康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一楼的董事长办公室,记者看到五六个人坐在那里,当我们说找封庆华时,人群中马上有人说:“也是被骗了钱的吧?来登记下。”

  记者看到他们的眼神中没有怨恨,甚至有几分同情。

  另外一个办公室,周洪飞和几个朋友呆坐着,不知道能做什么。

  让周洪飞想不通的是,他几乎和封庆华天天通电话,可是当高利贷上门抢货,才知道封庆华在外面欠了这么多钱,而且月息高达8分到1毛2。

  周洪飞回忆:8月4日,封庆华跟他说去江西九江银行融资。

  8月8日下午3点多,两人还通过电话,封庆华在电话那头告诉周洪飞:“贷款有眉目了,还可以扩大生产。”

  8月9日,周洪飞打封庆华电话,关机。“我的手机有开机提醒,他一开机我就打过去,都不接,再打过去,又关机,后来就一直关机。”

  8月9日,是好几笔高利贷还款的最后期限。

  很多人说封庆华是有预谋的,据一位银行人士透露,封庆华失踪前,刚还掉一笔860万的银行欠款,这次江西融资失败大概是出逃的主要原因。

  资金相当吃紧 总经理自掏腰包垫付35万原料款

  新员工小周一个月前被招聘进了丰华木业销售部,负责采购。丰华木业一出事,小周一分工资没拿到不说,还垫了不少钱。和小周一样,部分员工工资已经结清,还有20多名工人没结算工钱。到当地劳动保障局咨询,对方说要提供盖章材料,可会计说老板都跑了,她也不干了,章也没有。“现在乱成一团,也不知道该找谁,只能等待。”小周说,刚进公司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公司刚走了一批中高层,又进来了一批新的,而且这么大的公司,采购的钱还要员工先垫付。

  总经理周洪飞说,除了2010年那笔100多万的欠条,他上个月刚垫付了一笔35万元的原料款。

  周洪飞是江苏人,2009年4月被封庆华挖过来管理工厂,2010年5月因为跟其中一名股东不和,离开了。1个月前,封庆华又把他找了过来,“封庆华平时对人挺好,加上我有笔钱借给他,就过来帮他继续管理工厂。”周洪飞说,他们公司都是货到付款的,每个月都要销售5.6万张木板,营业收入好的时候有500万元左右,应该说,公司运营看上去是很正常的,当初他垫钱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但也没有多想,硬件这么好的一家工厂,怎么看也不像会出事。

  欠银行3300万 已登记的民间借贷超过6000万

  老叶和封庆华是几十年的朋友,当年曾一起在衢州木材厂上班,现在是丰华木业的股东。事情一出,老叶报了警。

  “欠银行3300万,三家分别是800万、1500万、1000万。”老叶说,根据报上来的情况,总数约有9000万。高利贷就不好统计了。

  老叶告诉记者,有欠条的都到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经侦大队登记了。记者赶到衢江分局,民警介绍,450万以上的债主报案的有10个左右,100万以上的有20多个。具体金额,民警表示不方便透露。光是这些加上银行贷款,已经超过9000万。坊间传言:封老板总共欠了1.3亿。

  据了解,现在丰华公司所在的厂区的土地、厂房和设备经评估大约值6000万,封庆华还在市区有仓库和土地,大约能值2000万。

  昨天上午,记者再联系衢州市公安局衢江分局经侦大队,对方证实:8月14日,失踪的封庆华和妻子已经在江苏丹阳被找到,人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了。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不赌不沾毒,企业运转顺利

  民间高利贷拖垮

  没恶习的老板

  本报记者 张妍婷

  在丰华木业,记者碰到了近10位封庆华的债主,多的借了近千万,少的几十万。这些债主不仅自己借钱给封庆华,有的还作为担保,介绍朋友借钱给他。“之前都是很好的朋友,所以才会借钱给他,封庆华为人不错的,否则我们也不会这么帮他了。”和封庆华有着几十年交情的老叶无奈地说。

  “出事前他还到银行还了一笔800多万的贷款,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跑掉的。”被卷跑了500多万元的另一个债主说。这几天,他家里已经乱作一团,但他却仍然为封庆华讲好话。

  “他赌博么?”

  “不赌,而且平时也很节省,从来不铺张浪费,也不可能去碰毒品。”

  企业运作健康,企业老板也没有恶习,究竟是什么拖垮了他?

  “主要是高利贷,我是等到出事后,才知道他借了这么多高利贷,月息高达8分~1毛2,而我们这批朋友借给他的基本月息都只有2分。”老叶说,高利贷风险大、利息自然高,因此也不需要抵押物,究竟欠了多少,只有封庆华知道。

  2008年底,噩梦的开始

  在熟人眼里:封庆华1米6出头,个子不高,却很能吃苦。他1957年出生,原本是个小木匠,后来离开了木材厂出来包工。“把木工活包下来,叫上几个人一起做,没日没夜,非常肯干。”

  积攒了些资金,封庆华开始做板材生意,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买了店面、仓库,2005年还在衢江区沈家经济开发区买了块地。“那块地基本花光了封庆华的积蓄。”老叶说,为了防止囤地,政府要求2年内企业必须动工,2007年底,封庆华开始融资造厂房。

  封庆华向银行融资之路很坎坷,土地抵押贷不到多少钱,而厂房设备都很花钱。2008年金融危机,银行纷纷收紧信贷,而此时正是封庆华用钱关头:设备在来的路上,厂房才盖了一半,而正在此时,建行的860万贷款又到期要还,封庆华明白,这笔钱还进去,想再拿出来就难了。

  正当他焦头烂额之时,有家担保公司的人伸出了“援手”,将抵押物抵押给担保公司,他们替封庆华还了建行860万贷款,并表示有关系能帮封庆华从另外一家银行解决1500万贷款,10天能够搞定,这期间860万按月息9分支付,如果逾期,还要上调10%。在找不到其他办法的情况下,封庆华接受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怀疑当时担保公司和银行联合起来做了手脚。”公司一个知情人士表示,怀疑担保公司跟银行说好,贷款不要轻易审批下来,这样高额利息就能多收一段时间。而对于封庆华来说,这个“一段时间”是近5个月。

  “当时封庆华来找我,希望我帮忙。”老叶说,他一听就觉得事有蹊跷,可能被人设局骗了,于是以2分月息先后借了封庆华1000多万,把他从这个“黑洞”里拉了出来。

  陷入高利贷陷阱无法自拔

  2009年生意一般,2010年工厂开始生产状况好起来,丰华木业先后成立了浙江衢州丰华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衢州丰华木业有限公司、衢州丰华电子有限公司,每个月能有500多万元营业额。

  听公司管理层介绍,2010年,丰华木业来了个姓毛的厂长,年薪40万。自从那位姓毛的厂长来了以后,就经常带着封庆华到江山借钱。

  为什么不从银行贷款,要去借高利贷?“封庆华这个人没啥不好,就是有点‘小气’,对自己对别人都这样,所以银行内部的关系一直处理得不够好。”一位接近封庆华的人士告诉记者。

  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封庆华将衢州丰华木业升级到了浙江丰华木业,但房产证上仍然是衢州丰华,因抵押物和企业名称不符合,因此很难从银行贷到款项;高利贷借多了,利息越滚越大,拆了东墙补西墙,终于有一天,这盖子盖不过来了。

  8月4日,封庆华在别人的介绍下,前往江西九江银行,但最终还是没有借到钱。也许是这个原因,使得他不得不抛下几十年积累的一切,背井离乡。

  8月9日,是一批高利贷最后还款期限,而他再也没有能力捂住盖子,只能仓惶出走。

  今年浙江

  跑路的老板有点多

  “跳伞”、“跑高速”、“跑路”,这些词都会让从事民间借贷的“老高们”(做高利贷的)胆战心惊,在银行里,这叫坏账。而在民间借贷圈子里,一个单子跑了,轻则几年白做,重则,自己也得“跑路”。高达8分甚至1毛的月息,让承受融资、生产成本双重压力的民营企业不堪重负,于是一场场“跑路”正在上演,让民间借贷人人自危——

  A、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企业主因欠巨额赌债外逃致使企业倒闭。2010年,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仍能实现销售收入34147万元,净利润3425万元,销售利润率为12.2%,经营情况基本正常。但今年年初,由于该公司法人代表黄鹤受国际赌博集团引诱,参与大额赌博,欠下巨额赌资后外逃,造成公司经营整体瘫痪。

  B、温州波特曼咖啡企业主因经营不善出走,造成相关门店停止经营。波特曼咖啡实际控制人严勤为拥有3家公司,分别经营中餐、西餐、快餐以及橄榄油等多个行业。在波特曼咖啡品牌逐渐形成后,严勤为转型扩张开了数十家快餐店,投入大量资金后却没有及时回本;之后他又推出主营海鲜的港尚记酒店,也出现了巨额亏损;同时他又投入资金开出4家卖橄榄油的店,使得自身资金周转越发困难。在当前社会资金面趋紧的背景下,传闻严勤为夫妇向民间借入高息资金,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不得不出逃躲债。

  C、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温州铁通电器)的股东之一范乐乐“跑路”,留下上千万元的债务。范乐乐在家排行老二。工商资料显示,其父范茂松占公司60%的股份,另外一个兄弟占20%的股份。坊间传言,范乐乐的债务多数来自民间借贷,范乐乐将这些钱用于炒楼,或者自己做起“老高”,对外放贷。

  D、台州最大钢结构企业——珠光集团浙江钢结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钢构)董事长卢立强突然失踪,3天后,他的尸体从灵湖浮起,警方排除他杀。经初步调查,卢及其名下企业向金融机构贷款2.7亿元,民间借款1.72亿,总借款4.7亿元。一知情人士透露,生意难做,经营不善,才导致今日下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