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谷歌时代”的中国局域网?

在传出谷歌因为再也无法“忍受”当地政府对信息检索结果的强制性干预,而考虑彻底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时,易观国际发布《2009年第4季度中国搜索引擎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报告显示,谷歌09年第四季度的市场份额上升到35.6%。

此刻,北京谷歌写字楼门口,摆满了网友送来的鲜花。谷歌在市场份额上扬时拂袖而去,并非正常的企业行为。和最近互联网业界严打的环境结合起来看,这个事件,已经写成中国互联网的墓志铭。因为,所谓跟政府洽谈的结果,现在已经可以预见。谷歌从这片古老的东方大陆远去消散之时,最暧昧的互联网长夜就将降临。

谷歌有着强烈的价值观坚持,但在进入中国的时候,还是采取了符合国情的方法,就是以google.cn的域名,独立把业务放到符合要求的框架下运营。但有一个细节还是显示出了它的坚持,就是在这个.cn的框架中,宁可让用户使用其他公司注册的帐号进行个性化操作,也不让用户使用在google.com注册的帐号,因为他们觉得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cn业务中的用户信息安全。

这种偏执狂本来是很难在中国生存的,好在他们找到了一个长袖善舞的李开复。于是,几乎是在跌跌撞撞的状况下,谷歌中国获得了近四成的市场占有率,几乎已经破掉了海外互联网企业无法在中国成功运作的魔咒。

但是,魔咒就是魔咒,谷歌在看似活得不错的情况下,危机终于出现。在李开复约满离职的时候,他说,要有跟随内心和直觉的勇气。其实,内心依赖知识,直觉源于分析。在与CCTV策划的针对谷歌的“负面”报道和网监博弈的过程中,很多人都已预见到,一场意识层面的“清洁”交锋即将来临,企图脱离国家管制的巨头必将倒下。

那段时间,曾经在一个春夏之交大病一场之后大彻大悟的马云也说了耐人寻味的话:只要国家需要,他随时可以把支付宝交出来。然后,离开谷歌的李开复不再去担任巨头公司的经理人,开始了培养“游击队”的生涯。他的内心和直觉是:唯有小企业才有生存的空间。当然,他这个选择的前提还是乐观的,就是长夜终将过去,等下一个白昼的到来时,这些小企业们也都可以拿出来卖了。

紧接着,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先是手机网站批量关闭,也许这只是一种试探。很快,从关闭网站中获得快感的相关部门再也按捺不住,开始以IDC机房,甚至以市、以省为单位关闭互联网网站,正式拉开了中国互联网“清洁”运动的序幕。其实,李开复错了,大的不听话固然要赶走,小的懒得管也是一样要清除的。在这场历史性的互联网清洁运动中,谁也无法独善其身。

尽管中国互联网已经在清理“糟粕”,我们却依然可以在这个巨大的局域网上聊QQ,玩游戏,相互在对方的虚拟园子里采摘蔬果,其乐融融。YouTube、 Facebook、Twitter、Blogger、WordPress、Google这些除了会捣乱,算什么东西?现在,还有一小撮人在用着所谓的翻墙工具,自以为得计,但是,只要光纤一断,什么墙都不需要有。

只是没有想到,率先罢网的,居然是洋鬼子的网站。你多孤独都没人理,还有人管你罢网?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外企的撤离,这标志着一个好时代的结束,再见,中国互联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