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qian:对审查制度的一点感想

黑岛人说: “中国政府在中国境内有没有合理合法的权利管束作为一家法人的谷歌中国”, 当然有. 这里面的权利, 就是审查制度. 同时, 这个审查制度也是TG在国内外最受诟病的地方之一, 也是论坛上产生争议的不息源泉.

对于审查制度应该怎么看, 正好昨天在 Economist 上看到一条评论, 我认为说的很在理. 审查制度, 归根结底是对官方或本土意识形态的保护, 就像贸易保护之于本土工业一样. 换句话说, 全世界Ideology的竞争市场当中, 审查制度是对弱者的政府保护. 纵观世界, 欧美发达国家的意识形态虽然林林总总, 但如果无差别的把他们看作一类, 则这种意识形态实在是太过强大. 他们背靠稳定而富有影响力的国家政权, 有强大的军事力量做保障, 依赖于丰富的智力资源, 以及足迹遍布全球有着充沛资本投入的NGO. 他们对官方/本土形态占有绝对优势. 除非你否认意识形态这个概念在当下的存在意义, 或者否认除欧美之外其他意识形态的存在意义, 否则审查制度就是可以理解, 甚至必须的.

基于这个认识, 我完全同意黑岛人的这句话.

不过, 这个审查制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商业竞争中如果对弱者和本土商业过度保护, 则他们永远也无法脱离保护, 所以关键在于”适当”.

我认为中国的审查制度有问题, 这个问题并不像有些表达所渲染的那么严重, 他们被 Google 案唤起了悲情, 进而开始历数中国人生活当中, 种种悲惨的一面. 这样的东西这两天看到了太多, 但这些抱怨或者脱离中国发展的实际水准, 或者, 是即使再残酷也必须接受的现实.

中国的审查制度本身的内容非常模糊, 甚至找不到明文要求. 要求的是内容提供者做自我审查, 还用许多频繁的网站打击来进行加强. 要知道震慑力达到极端, 就变成恐怖了. 这几天还看到不少人说, 如果不是封锁, 敌人的宣传阵地早就被爱国青年们占领了. 固然, 这种说法立刻就反映出了说话人对西藏暴乱/新疆暴乱/奥运火炬传递中, 中国人争夺话语权的艰辛还了解不够. 但是不是也反映了我们的”保护”有些过头, 甚至连本土工业主动出击国际市场的积极性也被扼杀?

审查制度的另一个问题是, 各地各级政府, 由于维稳责任实际是落在他们头上, 都有权利在审查制度当中加入自己的意志. 对于各个地方在经济领域的立法和执法, 中央控制还是很严格, 但到了意识形态领域, 就有点信马由缰, 甚至是”关门放狗”了. 要知道, 地方对于这样的权利他们是否会慎重, 妥当的使用, 要打一个大大的问题. 因为他们即使使用过度, 甚至滥用这种权利, 来掩盖某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损失的也是全社会的公平正义和普通网民的感情, 而不是他们自己的仕途. 这得失之际, 地方政府的理性选择, 普通网民的感性体会, 也就可想而知.

这次的Google事件, 也许由于牵涉面比较深远, 审查制度产生的纠纷连西方人都已经司空见惯, 已经没有多少人把目光放在这个制度是否合理, 这个比较”低”的层次上. 很多中国人, 很多网民甚至走得更远, 他们连其中的商业利益都懒得深究, 意图纷纷指向了十分高峻的地方. 作为一个没有出息, 没有算计, 对 TG 也有所不满的普通人, 我理解他们, 却不赞成. 在这次民意的沸腾/反沸腾当中, 要想有所获得, 就应该找准位置. 否则, 一旦有事, 著名的8^2其实是从正确位置滑向错误深渊的典型事例; 即便太平无事, 老被TG完全忽略, 也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感受. 有鉴于此, 对审查制度的重新审视, 我看是一件十分值得探讨的事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