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xmang:小煤窑一个值得关注的新动向

这说明中央经济掌舵人或者思想发生根本改变,或者决策者换位。联想执政前几年搞公路限载带来的可笑的后遗症,以及现在一刀切干掉小煤窑带来的后果,说明对中国国情的不了解和对经济大船平衡掌握的困难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的。同时也说明以前我们判断董事会的一些想法是对的:让专家干专家的事情,经济管理毕竟不是完全靠想当然可以搞好的。
结论就是,以后的经济政策可能会逐步务实和低调,不再搞什么创新口号,毕竟解决就业问题和通胀压力对国家更重要。这是好事情,我们又看到了传统政治制衡的威力。

——————–
煤荒迫发改委态度摇摆 下文鼓励小煤窑复产

      煤荒和电荒来得令人措手不及,也令国家发改委不得不强力介入原本计划完全市场化的煤电价格谈判,并开始反思一刀切地强制关停小煤窑给市场带来的损伤。

  记者从中国煤炭运销协会获悉,目前为止,按照国家发改委的产运需衔接方案,煤电价格谈判基本完成,合同价格平均上涨约30元/吨。

  “这次煤电价格谈判合同速签,是国家发改委强力干预和协调的结果。”沿海地区一家电力企业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家发改委此次不仅协调了煤电谈判,并下发文件指出:“积极鼓励小煤窑尽可能保持正常生产。”

  发改委“强制”催生合同

  1月14日,历时30天的2010年全国煤炭产运需衔接合同汇总基本告一段落。

  截至1月14日,国内主要煤矿企业和电力企业已就2010年电煤供应合同价达成协议,较2009年上调约30-50元/吨。其中,两大煤炭央企
神华集团和中煤集团电煤合同已签订完毕。按照协议,神华和中煤5500大卡煤炭秦皇岛平仓价为570元/吨,较去年540元/吨的价格上涨30元/吨,合
同煤价上涨5.6%;其中,山西 大同煤业(行情
股吧)集团合同煤价较去年上涨20-30元/吨,但2009年,同煤集团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平均涨幅超过100元/吨。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副秘书长梁敦士表示,由于仍在计算当中,且各个公司的合同价格和供应量有所不同,因此无法推断百分比变化。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最新公布的初步数据显示,截至1月14日,煤炭企业和包括电力公司在内的煤炭用户已达成供应协议的数量总计14.9亿吨,此前国家发改委确定的框架方案计划安排煤炭总量为90650万吨,已超过了58511万吨。其中,
中国神华(行情 股吧)集团通过铁路发货的5000万吨电煤配额和中煤的6000万吨供应尚未包含在内。

  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从目前的汇总情况来看,神华集团完成签约量8000多万吨,中煤集团完成签约量6000多万吨。而根据此前
国家发改委下发的《2010年跨省区煤炭铁路运力配置意向框架》,神华集团仅为5935万吨。“市场煤价涨幅过大,促使了电企速签并尽量多签电煤合同。”
上述人士告诉记者。

  “实际上,煤企在谈判中叫价都比签约价高出不少,但是在国家发改委的干涉和协调下,最终签订了涨幅不算太大的电煤合同。但是神华和五大电力集团的合同量同比往年减了10%,和其它电企的合同量减少了20%-30%。”上述沿海电企负责人告诉记者。

  电企忧心合同成空文

  电煤合同的闪签,虽然暂时缓解了因煤电企业的矛盾而加剧的煤炭供应紧张,但面对市场煤价仍在不断上涨所带来的利益诱惑,一纸合同是否能约束煤企履约仍是让发电企业尤为担心的事情。

  “电价仍保持现有水平,但电煤价格却保持2009年的涨势再一次涨价,且目前电煤合同价格上涨30元还是国家发改委强力协调、煤企让步的结果,
发电企业为了保证发电不计成本大量签约,目前的煤价涨幅已足以使得发电企业在2010年上半年大面积亏损。”一电力集团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了担忧,就是这份
让电企肯定要大面积亏损的电煤合同,还不敢保证煤企是否会在市场煤价持续上涨时如约履行,不违约再加价。

  而这一纸合同同样也留给国家发改委一份忧心。因为在强力协调煤电企业速签合同之后,发电企业2010年的经营问题必然也成为发改委的一块心病。

  “尽管国家发改委试图通过煤电联动,适当调整电价来缓解电企成本压力,但电价的上调关乎国计民生,牵一发而动全身,当前中国经济刚刚恢复生机,选择怎样的时机调整电价对政府是一个考验。”一位接近发改委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与此同时,突如其来的煤电紧张也让国家发改委开始反思其中的根源,因为缓解煤炭供应紧张才是缓解煤价涨势的关键。

  发改委鼓励小煤窑复产

  “发改委内部也意识到一刀切地关停并转小煤窑给煤炭市场的供应带来了较大压力。”国家发改委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2009年12月底,国家能源局曾经召集神华、中煤等大型煤企和部分业内专家召开内部会议,反思煤荒问题。

  据记者了解,发改委内部意识到小煤窑的关停是导致严寒来临、需求加大时煤炭供应紧张的主要原因之一。而且,有官员甚至认为,小煤窑不是导致矿难的主要原因,大矿也是矿难不断,抓好安全生产才是关键所在,但做好安全工作不应该一刀切地关停小煤窑。

  日前,国家发改委分别给煤电企业以及相关地方政府下发了一份内部文件,名为“关于做好煤炭、电力供应保障工作的紧急通知”,通知指出,近期,受
气温偏低、来水偏枯和一些高耗能产业生产明显扩张等因素影响,部分省区煤炭、电力需求骤升,并出现供应持续偏紧的状况;通知要求各地方应督促大矿在春节期
间保持正常生产和供应,并鼓励小煤窑尽可能保持正常生产和缩短放假时间。

  据记者从各地区调查了解到,目前,河南、内蒙古等地区小煤窑因为政策宽松和煤价飙涨,恢复生产的较多,但山西省因为在2009年整顿力度较大,加之之前不断地关停、复产再关停,小煤窑大面积复产乏力。

  2009年,山西煤炭企业主体由2200多家减少到130家,形成了4个年产亿吨级的特大型煤炭集团和3个5000万吨级以上大型煤炭集团。重组整合煤矿正式协议签订率达到98%,兼并重组主体到位率达到94%。

  “煤炭供应紧张和地方政府强制关停小煤窑有着直接关系,一方面是关停小煤窑使得煤炭产量骤减;一方面也因为小煤窑多数开发成本较低,煤价较低,
而大矿因多为国企,企业压力大,成本较大,煤价相对较高,小煤窑关停后,低价煤炭资源丧失,煤价必然再上一个台阶。”煤炭专家李朝林认为,此次煤荒正是以
山西为首的煤企大整合、关停小煤窑所留下的隐患。

  目前看来,国家发改委已经意识到小煤窑一刀切关停所带来的问题。

  “煤炭整合不应该是政府行政命令式的强制关停小煤窑,而应该是在加强安全生产管理的基础上,让大小煤窑在市场竞争中自行优胜劣汰。”李朝林认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