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毙平民 贵州警方13次回避尖锐提问 记者怒了

      警方发言人对尖锐问题的搪塞,引起记者不满,一记者高喊“严重抗议”
  安顺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冉太有被媒体层层包围

案发现场
   昨日11时,贵州省安顺市人民政府在政府办公楼7楼会议室召开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就关岭县公安局坡贡派出所副所长张磊用枪打死两名村民案件进行通报。仅仅持续半小时的发布会上,安顺市公安局副局长被记者“问爆”,一问三不知,13次拿调查当挡箭牌,场面数度混乱。

  当事警察开3枪击中死者

  安顺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冉太有通报说,现场勘察和尸体检验结果显示:张磊所持64式手枪共击发5枚子弹,其中2枪为对天鸣枪示警,3枪击中两名死者。死者郭永志的头部左颞顶部和右大腿中段被子弹击中,死者郭永华头部左眼睑下方被子弹击中。

  法医检验显示:两名死者中枪创口符合近距离射击和接触射击的特征。

  安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政委、法医许勇说,接触射击是指枪口与对方的皮肤接触。

  郭永志身中两枪,哪一枪在前,哪一枪在后?许勇说,通过尸检,可以确定郭永志第一次被击中的部位系右大腿中段,弹头穿过肌肉后打在地上。第二枪是从头部左颞顶部射入,弹头从后脑部位穿出。

  为何补一枪仍在调查中

  当一个人被第一枪击中后,已经丧失了反抗能力,有无必要再开致命的第二枪?

  冉太有说,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当事副所长张磊目前是在接受刑事侦查还是纪律调查?冉太有说,由于案情复杂,张磊仍在接受调查。

  死者酒后失控情绪激动?

  通报称官方调查了51人次,证实当时死者郭永志情绪激动,不听劝阻,抢夺张磊的枪支被打死。

  冉太有说,两名死者遗体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超标,死者郭永志体内每100毫升血液中酒精含量为299毫克,郭永华为233毫克。这意味着死者被打死前为醉酒状态。

  而之前,死者家属郭永文则说,当天中午,他们7人一共喝了半斤白酒和一斤泡酒,两名死者头脑清醒。

  他们喝酒的三平餐馆老板娘证实,他们7人从外面带了一瓶白酒,约有一斤,此后又从餐馆内购买了一斤泡酒,该老板娘说,没有发现有人喝醉。

  对于坊间传言张磊喝酒的一事,冉太有说,经检测,张磊的酒精含量为零。

  镇长承认用救济款补偿

  昨日,有媒体报道坡贡镇政府挪用了70万元救济款作为给两名死者家属的补偿款。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坡贡镇镇长吴昕坚决否认了这种说法。

  吴昕说,出于维稳工作需要,加之死者家属比较困难,且尸体停在街头影响行人出行等原因,镇政府从工作职责和人道主义职责出发,从民众救济救助渠道进行补偿。

  35万元补偿款在当地算是比较高的数额,为什么贫困乡镇给与死者家属这么高的补偿?吴昕说,“不给35万,死者家属将不配合尸检和调查取证。”

  但他承认,70万元补偿款来自民政救济资金,“政府只是暂时垫付,在案件调查完毕之后,事情处理完毕后,会专题研究。”

  ■对话

  法医:头部致命一枪是接触射击

  安顺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刑事科学技术大队大队长、法医汪驰明在案发后参与了对郭永华和郭永志的尸检,他通过死者的中弹部位分析开枪细节。

  汪驰明在调往市局前,曾任关岭县公安局副局长。

  记者:尸检是什么时候进行的?

  汪驰明:第二天上午10点40分开始尸检。考虑到当地民风民俗习惯,就把尸体移到坡贡镇卫生院,用布围成一个简易的尸检场所。按常规,这么大的案件,要把尸体送到殡仪馆尸体检验室检验。考虑到家属的感受,如果把尸体运走,他们会不理解,所以就近检验。

  记者:尸检除了警方技术人员外,还有哪些见证人?

  汪驰明:尸体检剖通知书送给家属,经过家属签字同意;尸检是在检察院罗副检察长和赵科长的监督下进行,邀请了两位与此事件无关的群众见证此事,死者家属也在场。尸检的主体单位是贵州省公安厅物证鉴定中心,我们协助他们。

  记者:对死者尸检的结果是什么?

  汪驰明:一号尸体郭永志,一个是右侧大腿中段偏内侧有创口,射入口在大腿内侧,射出口在膝盖腘窝(膝盖内侧)。外裤裤裆部有创孔,这个创孔是在皱褶的状态下形成的,也就是说,开枪时枪口就在裆部位置。

  郭永志头部左额颞部,即眉骨斜上方,接近太阳穴的地方,是入口,出口在右枕部,接近项部。之所以如此判定,是因为左额颞部创口中央部位组织缺损,周边有挫伤轮,如果是近距离射击,还会留下火药痕迹。综合判断,这一枪是接触射击,即枪口碰到了皮肤。

  记者:通过尸检,郭永志是哪里先中枪的?

  汪驰明:根据案发现场死者倒地后头部流血的多少、部位、方向,以及血迹的摊数,只有一摊血,综合判断,郭头部中枪后,倒地后就没再动过,是致命的一枪,由此判断,这是第二枪,腿部是第一枪。

  记者:既然第一枪是打到了郭永志的腿部,那他还有无行动能力?

  汪驰明:根据常规和我们的经验,更主要是受伤部位的特殊性,郭应该还有行动能力,也许郭中弹后还不知道腿上中过枪,因为他当时情绪激动,再加上确实喝酒了,当时也许没有痛感。

  结合裆部是皱褶这一情况,双方应该是近距离相互抓扯,并且两个人的手都接触到枪了。很可能是抓扯中,握住枪的手,或接触枪的手,往下一压,枪走火。我个人倾向于这样认为。

  记者:那2号尸体郭永华的尸检情况是什么样的?

  汪驰明:郭永华尸体的射入口在左眼眼下,颧骨稍内上一点,是近距离射击,枪口没有接触到皮肤。火药火力作用范围内的射击,为近距离射击。还是从右枕部出来。射中郭永华也是在抓扯中发生的。

  记者:从现场血滴的距离看,能看出两枪的空间距离吗?

  汪驰明:应该都不远,很近的。被打第一枪后,双方应该还拉扯在一起。

  记者:既然近距离射击,张磊衣服上有无血迹?

  汪驰明:张磊的衣服封存在县公安局,下一步将进行检验。

  警方态度引起媒体不满

  记者高喊“抗议”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由于主持人有指定贵州和安顺本地媒体提问之嫌,且警方新闻发言人不回答实质问题的原因,曾几度引起外地媒体的抗议。

  通报阶段结束后进入记者提问阶段,一开始,尽管很多媒体举手提问,但前两个问题主持人分别指定安顺政府网和贵州日报的记者提问,这两家记者提出的“请问张磊是否和发生纠纷的群众有过矛盾?坡贡镇政府为什么要和死者家属签订赔偿协议?”的问题,都是经过外地报道过。

  在第三次提问时,主持人再次将手势指向当地媒体,外地记者随即站起来提问:“张磊目前是被刑事调查还是被纪律调查?官方给张磊的定性是‘经验不足,处置不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何来看待张磊的行为?”

  安顺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冉太有回应说,目前,张磊是被公安机关停止职务,他在接受调查,相关处理会在调查结束以后依照有关规定进行处理。

  之后,有记者问,为何张磊枪枪都是射向要害部位?冉太有回答说,根据调查,我们要明确指出,这种说法是不客观的,其中两枪对天鸣枪示警,一枪击中非要害部位,不存在对郭永志进行击伤后再上前对其头部进行射击的情况。

  一家周刊记者认为,冉太有的解释有为当事警察开脱责任之嫌,随即高喊:“我抗议!你们这场新闻发布会是经过导演的。”

  随后对于外地媒体纷至沓来的关于开枪细节的追问,冉太有一直避重就轻拒绝回答实质问题,“等最后的结论出来,我们再公布事实。”期间,发布会几次遭到外地媒体的**。

  “那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是通报案情的进展过程呢,还是最终定性?请正面回应!”有记者问,冉太回答说:“这个是目前我们调查的情况,这个不是最后的情况。”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