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学将面临空校危机

[薛按:2004年,我预言了“中国足球的总崩盘”,并称有人会进监狱。我把中国足球描绘为“炫耀性的腐败”,这一词成为《中国新闻周刊》的封面故事标题。2005年,我同时出版《炫耀的足球》和《谁的大学》两书,把中国足球和中国大学相提并论,认为两者属于一个模式。这一话题,最近被易中天等先生重新拣起来讨论。足球崩盘了,大学还远吗?以下是我的下一个预言,希望不要再次不幸言中。]

几年前,我曾预言中国的大学早晚要面临空校危机。看来,这个预言在五、六年左右的时间内就可能兑现。

大学的空校危机,是老龄化社会的必然结果。随着生育率的降低,孩子越来越少,大学的生源自然也少。看看日本的大学,一天到晚琢磨着怎么招外国学生,主要原因就是急剧老龄化使这些大学找不到足够的本国学生。中国晚走一步。但老龄化的速度基本和日本一样。在九十年代以前,中国的高等教育规模不足,也许日后还不至于走到日本的田地。但是,经过急剧的扩招后,中国的大学已经有了“产能过剩”之危机。这种危机,也只能随着老龄化的加速而愈演愈烈。

四川省统计局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2009年,四川普通小学在校学生人数创下了30年以来的最低,达到617.0万人,较最高的1980年的1144.2万人减少了527.2万人,下降46.1%。虽然全国的数字还不清楚,但四川毕竟是全国三个人口大省之一,具有风向标的意义。屈指算一下,这些小学生,再有五、六年的时间就到了读大学的年龄。如果生源一下子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姑且不把所有适龄人口算为大学生源),大学岂不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面对逼到眼前的危机,政府和教育部门应该有个长远设想。在我看来,眼前至少有两件事要马上作。第一,中国大学普遍负债,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大学用纳税人的钱支撑着,不受市场经济的制约,即使破产也倒不了,乃至卖地还债的新闻也出来了。这样撑下去,随着空校危机的到来,大学的病状就会到积重难返的地步。所以,现在政府就应该放手让一些实际上已经破产的大学倒下去。这样,在五、六年的时间内,随着大量大学的倒闭,就可以把中国高等教育调整到比较健康的规模。

第二,加大对农村及农民工子弟的义务教育投入。从目前中国人口的生育行为来看,大城市生育率非常低,孩子越来越少。况且,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几个发达城市,已经进入中等发达国家的经济水平。日后随着人民币的升值,这些城市居民越来越有条件送子女出国留学。也就是说,在这些数量越来越少的孩子中,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中国的大学。与此相对,农村人口和农民工人口的生育率则相对较高。但是,从政府到社会,都对农村和农民工子弟进行种种歧视,使他们的教育资源严重缺乏,绝大部分不可能走到大学的门槛。这就形成了一个非常难堪的局面:中国的大学数年如一日向发达地区的富裕阶层献媚,但这一阶层却不肯屈尊来就读了;人数众多的贫困学生,则接受了非常可怜的义务教育,很难达到录取的标准。所以,现今的最佳之策,是关闭一些经营不良的大学,集中经费用于农村和农民工子弟的义务教育。一旦这一比较大的人口集团的教育水平得到本质性的提高,他们之中想上大学并有能力完成大学学业的人的比例就越来越高。在未来的空校危机中,中国的大学要靠他们拯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