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争先恐后喊增税 迎合政府不怕激怒民众

      代表委员争先恐后喊“增税” 专家斥:“书呆子” 

  有一种税叫绿税

  有一种重复征税叫征“汽车排污费”

  有一种建议增税的人叫“书呆子”

  近来,增税或设立新税成为代表委员提案热点。在中国人税负比较重的情况下,不顾民情而随意建议增税的现象自然遭到了舆论的批评,《中国青年报》评论员曹林2月2日在该报发表的《人民的代表为何也亢奋地喊增税》一文,可谓是众多批评文章的代表作。而两位专家向快报表示,随意提增税建议的代表、委员,对法律、政策的了解不深,而刘东和更是斥以“书呆子”。

  增税建议成风

  代表、委员在各地两会上建议增税或新设立税,一时不绝于耳。

  物业税:北京、山东、浙江的两会上,代表委员建议开征物业税以抑制房价,而且似乎箭在弦上立马就将开征。

  2月1日《经济参考报》报道说:物业税的身影忽近忽远,倏明倏暗。最新消息是,北京市地税局负责人出席北京市政协小组讨论会时透露,北京最早明年底开征物业税。此后,国税总局有关人士在互联网在线访谈中称,物业税的改革目前还处在研究和准备阶段,征税范围、实施时间、管理机关都尚未确定。

  绿税:上海两会的委员,以保护崇明岛生态为名提出。这个税种的名称比较生僻,民建上海市委在提案中称,“绿税”即生态环境保护税。可先选择对生态极为敏感的崇明东滩湿地鸟类自然保护区的旅游项目征收,然后在试点基础上逐步推广至全岛。

  机动车环境税:北京市人大前不久也向中央提出了开征机动车环境税的建议。

  而甘肃两会上更有提案要求开征气候变化税、能源税、碳税、碳排放基金、碳信托交易基金。

  国家环保部污染控制司副司长李新民1月27日表示,“开征机动车环境税”这个措施是北京市人大提出的,主要还是针对北京市范围内,国家环保部关于机动车环境税的征收情况不方便透露。

  “不是站在纳税人一边敦促政府减税和降低纳税人负担,而是站在政府利益立场上为增税和收费鼓吹,某些代表委员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角色错乱,主要在于他们身上的官气太浓了,而民气太少了。首先,这些代表委员中很大一部分本身就是政府官员,自然会站在政府立场上提建议;其次,在官本位的体制语境中,许多代表委员已养成了揣测和迎合政府偏好的习惯,政府喜欢什么就体贴地提什么建议;最后,人民罢免不了他们,他们也就不必忌惮于增税提议会激怒民众并被罢免了。”曹文中的这段话在网络上被广为引用,也表现了民意。

  在某网的“新闻立场”栏目,一项调查显示:支持碳税、环境税的有254票,占投票人数的7%,而反对的有3403票,占投票人数的93%。

  增税现象背后是高税负

  第一财经日报前不久报道说,有学者估算,2009年的政府收入可能近十万亿元。若数字属实,中国的宏观税负将近30%,远远高出此前国税总局公布的20%左右的名义水平。

  在税收收入高速增长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2007年,国税总局曾经对宏观税负的问题进行过公开回应,国税总局分别以含社保收入在内的税收收入和不含社保收入的税收收入计算宏观税负,2005年分别是19.39%和15.65%,远远低于工业化国家的水平,同时也低于发展中国家的宏观税负水平。

  但是学者认为,发达国家之所以只按照税收和社保收入计算,是因为这些国家政府收入的来源只包括税收和社保。而计算中国的宏观税负不能仅仅以税收数据计算,而应该根据整个政府收入来计算宏观税负。

  周天勇教授曾计算,2007年中国政府的实际全部收入为85223亿元,占当年GDP的32.87%。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08年中国修订后的GDP规模为31.4万亿元,2009年的GDP增速按照8.3%计算,2009年的GDP规模将达到34万亿元,如果按十万亿元的政府收入计算,宏观税负将近30%。

  这个比例低于丹麦、奥地利等欧洲高福利国家的水平,但高于日本和美国。根据国税总局的数据,2005年美国、日本包含社保在内的宏观税负水平为25.5%和26.4%。

  学者:政府多征税违法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在1月30日新京报撰文称,政府要以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尽快实行税收法制化,使税收走向严格规范化的道路。公民不交税违法,政府多征税也是违法。

  他在文中举了一些事例,有一件事是,主管科研的副校长告诉他,现在从各种途径引进的科研经费,除了国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的科研经费,都要交税。

  蔡定剑质疑道:我就更迷惑了。这是什么税?法律好像并没有规定“科研税”这个税种,怎么对科研经费也征起了税?一个搞财政问题的专家朋友告诉我,这是按营业税征的。

  蔡定剑分析认为,这表明,税收高额超收,其中隐含了税收部门滥收税的状况。

  他表示,税收是公民和国家法律关系的基础,征税是公民赋予政府最重要的权力。多征税政府肯定高兴,但如果滥征则严重影响政府的信用和形象。由于税收是国家依凭权力对公民私有财产的无偿征收,涉及公民的私有财产权,所以一定要严格依照以民意为基础的法律规范征收,绝不可随意多征、滥征。政府要以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尽快实行税收法制化,使税收走向严格规范化的道路。公民不交税违法,政府多征税也违法。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在1月28日东方早报发表文章《请环境税缓行》,表示,为减轻企业税负计,请环境税缓行,即使要开征,还是请人大讨论决定。

  而北京师范大学学者卫志民也认为,面对全球性的经济不景气,减税应该成为我国政府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项重要内容,“我国政府还有很大的国债容量没有使用。既然要刺激经济、刺激内部需求、刺激出口、增加就业,为什么不用政府债券来取代税收呢?”卫志民说。

  没钱就增税?简直是书呆子

  不少代表、委员提出了增税的想法,这些话题持续不断地冲击着百姓的耳膜。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不顾民情“集体建议增税”的现象?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外,“书呆子思维”也是快报“圆桌专家”们直指的因素。

  主持人:现在增税的声音较多,在这个问题上您持什么观点?

  孙洁:我不主张增加税收。

  刘东和:税收本质上是国家权力的象征,应该慎用。税收不是万能的,指望增加税收解决问题不现实。比如指望通过征收环境税就能解决环境问题,那是太天真了。有时候,一味增税,还适得其反。一遇到难题就想到增税,这是书呆子做法。一些代表、委员未必有真才实学。

  主持人:这些提出增税建议的代表、委员,多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也不是全不懂行。

  刘东和:他们的出发点可能是好的,但是太想当然。有财政就必须有税,政府靠财政,财政哪里来,还不是税吗,作为杠杆,税收是用来调节各方面利益的,而很多问题又是税所解决不了的。这些书生代表、书生委员,长时间呆在书房里,对实际情况缺乏了解。要知道,一旦没钱就去增税,那就是竭泽而渔。

  主持人:您感觉现在的税负情况怎么样?

  孙洁: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经济增长实现了保8,财政收入也较高,这和征税力度较大有关系。

  刘东和:中国人的税负还是比较重的。如果总税收、税负增长率老是高于CDP的增长,就是出现剪刀差的话,实际上就是透支民利。百姓工资收入、税收增长、CDP增长这三者应当大体平衡。

  主持人:税负加大带来的影响不应该忽视。

  孙洁:在税收这一块,我要说的还是应该多关注一下中小企业,它们的成本现在比较高,“五险一金”交下来,占的比例已经很大,再加上税,负担就很重,而现在的税又比较多,中小企业的意见比较大。应该说,正常年景它们都很困难,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就更困难了。对它们来说,不但不应该增税,反而应该减税。事实上,融资难的问题仍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主持人:有人认为,有些代表提过的“汽车排污费”,就已经包含在燃油税里面,现在又随便搞出一个名目来,有重复征税之嫌。提增税的建议为什么会这样随意?

  孙洁:说明一些代表和委员对税法或相关政策理解得不够深,一些建议还只是从各自的生活实践中提出的,作为一种参考还可以,但是真要实行就不妥,应该加强代表、委员对法律和政策的理解。

  主持人:还有人认为,一些代表和委员在为某个利益群体说话。

  刘东和:在房地产领域,有的代表、委员为利益集团说话有可能,但在增税问题上不太可能,因为增税不是为了哪个利益群体,而是为了政府。

  主持人:有没有一种迎合的心态在里面?

  刘东和:我觉得这些代表和委员还是哗众取宠,也有这个迎合的心态。有的话官员不好讲,刚好有这么一个人出来说这些增税的话。

  主持人:假如不增税,而面对代表、委员所谓的“困难”,应该怎么办呢?

  刘东和:应该把经济总量实实在在地做大,把蛋糕做大了才好切啊。主持人 刘方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