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祸G殃民的D文化

中国在过去30年间由于逐步推进市场经济,调动了民众发财致富的积极性,所以赢得了经济的快速增长。但是一个国家经济实力的壮大,并不意味着其软实力同步增长,经济实力的增强并不是取得世界认可和尊重的必要条件。即使经济总量2010年果真达到世界第二位,可一旦按照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计算,在全球的排名至多在100位左右。时下的中国社会问题成堆,弊病成山,所以无论民间抑或官方,都对中国经济能否持续增长充满疑窦,并没有多大的信心,甚至充满巨大的危机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赢得世人的尊重,不但需要具有日益增强的硬实力,更要有让人服气的软实力和聪明实力。

为了对后世负责,我们必须审视和认清那些在D文化“伟大成就”这块遮羞布掩盖下极为严重的隐患,内中包括在“发展才是硬道理”这一口号遮挡下对于生态环境与自然资源的掠夺式的糟蹋和毁坏。在“伟大复兴”与“大国崛起”这一说教荫蔽下的贪腐公行和两极分化。在“稳定压倒一切”这一霸王思维的包装下对言论自由、结社自由、游行示威权利等民主权益的剥夺和取缔,在“维护党国荣誉”虚伪说教之下的说假话、做假证、物欲横流、道德论丧……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对于D文化派生的无理取闹、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竭泽而渔等浑噩和邪恶的做法完全看透和正本清源并非易事。

绝大多数中国人,几乎没有政治文明范畴内的任何真正权利,不能真实公开地在新闻媒体上表述对于不公正的批判,不允许开办任何一份无官方主管的民间媒体,也就是说中国人没有任何自由交流见解和讨论国计民生的公共空间。人们不仅不能依照自己的意志组党建团,同时无从按照自己的意志选举民意代表。人们也不能依循这部本来就不完善的宪法所赋与的权利,得到起码的自由择业等诉求。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虽然写明“尊重和保障人权”,但每当人们的人权受到轻贱和践踏之时,也是无处说理。说到底,布衣庶民除了浑浑噩噩苟且偷生,可以说没有丝毫精神上的自主,没有知情权,没有发言权。没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没有选择领导人的自由。

要想从根源上清除这些与现代化社会水火不相容的弊病,就要从清算和批判D文化入手,面对中国几千年的皇权专制传统和一党DC的政治现实,每一个中国人都亟应更多地吸纳具有普世价值的理念,充实并完善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念。中国官僚体制内专制主义痼疾是阻碍社会进步的巨大绊脚石,黑箱操作,潜规则猖獗、决策昏慢、推卸责任、效率低下,乃至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泛滥,最终造成贪腐成风、道德沦丧、物欲横流,在国际社会中一步步落拓为不受人尊重的大国。

霸道观念演绎出种种“武力驭民”和横行恣肆的作派。霸道必然衍生出垄断,处处显示垄断——政治垄断、文化垄断、思想垄断、教育垄断、军事垄断等等,近30年来尤其凸显了经济垄断。中国社会严重不和谐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的方方面面无不存在的不公正。改革开放以来分配不公成为当今中国社会第一大不公正。这一不公正分别表现为收入分配的起点不公平、机会不公平,过程不公平、规则不公平,从而使得结果完全失去公允。这样一种结果遂使以财政税收为主体的收入再分配过程被权力所垄断,潜规则肆虐,黑箱操作大行其道,导致恶性循环,从而愈发无公平公正可言。这里的第一次分配不公,不在于市场经济内看不见的手,而在于官场经济黑幕里那些垄断的手。第二次分配的严重不公正性,也完全不是经济体制改革所带来的正常现象,主要原因还是人民无权,整个社会没有财经民主。D文化所伴生的垄断性让其信徒放手在土地、能源、铁道、电力、电信、银行、烟草、航空、邮政、广电、出社、报业等领域形成全垄断。从中央到地方,有权有势者对全国各地的经济活动随意设限立禁,强行垄断了创收和分利的权力,为特权利益集团开拓了无限宽广的垄断态势,形成制度化的全面腐败的基本运行特征。当前无官不贪的腐败行为从短期看是对收入分配的逆向调节,从长期来看更造成全民的腐败心态,尤为可怕的是荼毒年轻一代甚至是少儿一代的心灵。

D文化的猖獗化趋向,导致官僚权贵资产阶级日益趋向寡头化,他们说一套,做一套,口头提倡法治,事实上绝对不会在宪法与法律的框架内限制自己。人民大众完全陷入权利贫困的境地,改革开放之初的前4年,全国民众的上访数量一共为2万起。近几年,每年的上访数不低于3000万起。上访本来是非常艰难困苦的事,由于在当地走投无路,只好咬紧牙关走这条徒劳无益的上访路。这样的恶性循环,遂使专制者愈专横霸道,无权无势的草民愈来愈无助,愈弱势。D文化使得官员们没有是非感,羞耻感,行贿与受贿,买官与卖官,早已不是对垒之双方,而是福祸与共的“战略伙伴”。不是正义与X恶在搏战,而是“随行就市,进行交易”。正常的变成不正常,不正常的变得正常;好人举步惟艰,坏人游刃有余。这就是D文化带给当代中国的最消极、最负面的影响和祸患。

从D文化的精致文宣上乍一看,当代中国的道德品质标准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毫不利已,专门利人”、“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到“三G代表”、“保先”和“三讲”,直到“八R八C”和“科学发展”。但由官到民,从老到幼,今天的中国人无不心知肚明,这些假大空的D文化捏造的“高大全”的老百姓,根本无从做到。大大小小有权在手的官吏无人幻想实践一下。一个人、一个政府或一个政党为了自私自利的目的、为了损人利已、为了自己所做的非伦理和非道德的事,为了倒行逆施的罪恶,一般来说就要掩饰,就要颠倒黑白,需要说假话。一个国家及其公众习惯了说假话、谎话,就反证了这里为非作歹和尔虞我诈的事比比皆是。这个世界上哪一片土地上的人假话连篇?这个地方就在中国——“XXXXXXXX”及其统治集团开口就是假话,各种媒体更是几十年如一日,假话谎言如同家常便饭,说起来还理直气壮,不可一世。D文化不但在几十年内将中国锻造成了谎言王国,也倾力打造出无数假史伪史。

D文化滋生的官场生态圈经过长年累月的变异,致使“官场通病”至今已然不可收拾,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论坛》编辑部整理出了近年来在官场上的十大“流行病”:红眼病、双重人格、恋旧病、推诿病、疑心病、争利病、冷漠病、漂浮病、享受病和空虚病。追根溯源,这场悲剧始作俑者还是那千夫所指的D文化。在D文化的规则下,始终严防死守“经济怎么改都行,政治坚决不能改”的底线。依照这一方针,他们大讲特讲的“党内民主”实质上是彻头彻尾的假 民 主。今天,政治民主化早已明明白白地成为 普 世政治常识,包括 中国在内的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由极权专制向自由民主的转型,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多少理论上的诠释了,而需只要一点一滴的行动和切切实实的操作。从中国来讲,由于皇权专制文化传统的历史久远,使得专制不但凝固成一种制度,而且演绎为一 种文化,进而衍生成一种思维定势,集体无意识创伤。历代的大多数中国人在千百年间已经习惯了皇权与专制,所谓“习惯成自然”,因而今天要在心理上、精神上走出专制的阴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show.asp?idWriter=0&Key=0&BlogID=2039668&PostID=21900693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政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