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鲁孙:中国吃:为人肝醒酒汤敬覆仙翁先生

时报人间副刊「欲盖弥彰集」,开张骏发第一章,仙翁「中西剐人术」大作里,提到一拨泼强盗要吃人肝醒酒汤,承仙翁先生不弃,问咱人肝醒酒汤的做法,顺手还给咱戴上一顶帽子,说咱还许知道那家山寨做得最好。咱看完这篇文章,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咱这个「馋人」可真出了名啦,连吃人肝醒酒汤都有人想到区区,岂不是一喜。惧的是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没事跟滚马强盗打交道,给你来个勾结江洋大盗的罪名,已经是吃不了兜着走啦,更何况在强盗圈子里,还到处串门子,品评谁家人肝醒酒汤好,谁家的不及格,您说咱有几个脑袋呀,岂不是一惧。好在咱跟二狼山既不沾亲,跟青风寨又不带故,而且去古已远,人证物证两者均无,也就用不着提心吊胆,担心骇怕啦。
仙翁先生说,人肝醒酒汤,人心一汆就得,吃个脆劲儿,咱没吃过,可不敢乱盖一通,所谓吃个脆劲儿,您要是没尝过鲜,猜想也是想当然耳。不过鲁豫一带的饭馆遇到客人酊酩大醉,总是做一碗鲜鱼醋椒汤来给客人醒酒,这跟人肝醒酒大概作用是差不离儿的,真正醒酒的是借那股子酸劲,人肝鲜鱼都不过是配搭罢了。
谈到喝酒醉后喝醒酒汤吃解酒药,饮膳正要曾经说过,原词咱已经背不出,不过大意是说:「喝酒千万别过量,可是也得喝到微醺才够味儿,要是喝醉了,拿醒酒汤、解酒药胡那门一折腾,那岂不是大煞风景了么,真正烂醉如泥,什么汤,什么药,都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的,最好是别醉。」由此看来大王爷大半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豪放不羁的汉子,要醉也是烂醉如泥,能够让喽啰们汆碗人肝醒酒场来解酒,那是没醉装醉,逞逞威风要耍膘劲而已。
咱在年轻的时候,确实是个燕市酒徒,每到酒酣耳热的时候,吃葱吃蒜不吃姜,一下子勒不住缰绳,闹个不醉无归的时候倒也不少,咱有一部孙思邈的抄本千金翼方精髓,其中有几种千杯不醉的丹方,还有一杯倒,醍醐乐的等等秘方,买人肉包子的黑店,所谓海海的迷字儿(蒙汗药酒江湖的黑话)可能就是千金翼方里抄下来的。咱对那些丹方虽然颇有兴趣,可是确没有胆量来尝试。终干醉酒的次数多了,让咱悟出一个门道来,就是算定今天的应酬是闹酒的场面,事前先来一碗鸡蛋炒饭,最好再来上两块五花三层红焖肉,等闹起酒来,至少比平常酒量加上两三成,这个方法既简便,又不伤身体,而且还没副作用。特别碰到急性子一上冷盆就先干三大杯,等上头菜舌头已经半截的朋友,尤着特效。
咱有位老长官,虽然是北方人,可是在台北政界里,可列入喝绍兴酒的一级高手,从来没看他老人家醉过,有一天他在无意中泄露了喝酒不醉的秘密,他说无论如何别喝空心酒,在赌酒之前,一定要填补一下肚子,然后吞下十几廿粒健素,因为健素的成份以酵素居多,酵素最能吸取酒精成份,所以喝酒就不容易醉啦。
仙翁先生您说这种未雨绸缪的办法,岂不是比亡羊补牢的醒酒场要略高一筹吗。可有一样您得记住,喝酒吃健素,仅限于黄酒绍兴一类的酿造酒,您要是吃健素喝的是茅台、大(麦+ 曲)、老白干,或者是威士忌、白兰地一类的烈性洋酒,咱们话可是说在前头,管一送不管来回,您要是喇嘛(喝醉)了,可别说咱骗人不够朋友,最后再告诉您一个秘诀,真喝醉了,您来一小碗高醋,也能提早醒酒。在大陆时候,在北方喝山西高醋,在南方喝镇江米醋,台湾两者均无,您来上一碗东引香醋,效果也不错。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美食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