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与阳光

温总理前两日在记者招待会上关于人民币汇率的强硬表态,一下子引起了全球各方面的关注和猜测。《纽约时报》昨天发了一篇报道,大意是说,中国人在钻全球贸易和货币体系的漏洞,一方面通过世界贸易组织维护自己的利益,一方面利用国际货币基金无法对操纵汇率的国家进行硬性惩罚的现实继续操纵汇率。那是一篇相当糟糕的报道,事实和立场都很扭曲。当然,著名的左翼专栏作家克鲁格曼同学也没有落后,直接要求美国财政部给中国贴“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群起而攻之的还有130名议员。

这里想谈几个关于汇率的事情,和人民币的汇率是否低估没有直接联系,有任何读出了“低估”或者“没有低估”的,都是误读。

事情一:汇率高估是相对容易判断的,而汇率低估不是。想判断一个国家的汇率是不是高估了,是相对简单的。方法一是你去这个国家转一圈,看看银行是不是按照官方的牌价相对自由兑换外币,然后再看看有没有黑市。汇率高估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有外汇供应限制和黑市,然后黑市的外币价格要比官方的牌价高不少。人民币当年和美元3:1或者5:1的时候,中国也有很多黄牛炒汇,黑市的价格8:1甚至10:1。现在的黄牛也有,但已经不重要且黑市的价格就是官价了。方法二是你看这个国家外汇储备。汇率高估的国家,外汇储备的压力一般都比较大。但汇率低估的情况则很不相同,一个汇率低估的国家很可能没有黑市,但没有黑市不能代表一个国家的汇率就低估了。一个汇率低估的国家很可能会大量的积累外汇储备,但大量的积累外汇储备也并不代表汇率就一定低估(想想日本和德国)。

事情二:高估的汇率是很难无限期的维持下去的,低估的汇率是相对容易可以被无限期的维持下去。前面说了,高估的汇率通常会表现为对外汇供应的管制,黑市和外汇储备的压力。外汇储备的物理下限是0,这个东西是有边界的。你储备没了,你就得贬了。低估的汇率不一样,积累储备可以没有上限,积累20万亿亿美元储备,虽说未必是件好事,但你要是真的走到那一步,也没问题。低估汇率的最大危害可能会是通胀,但如果一个国家愿意忍受一点点通胀,而不想去动名义汇率,那是完全可行的。反过来的操作则要痛苦的多,也就是一个高估的国家,不想动名义汇率,而是通过制造通缩来实现调整――从拉脱维亚到希腊,都可以看到这件事情有多困难。

事情三:汇率是可能高估或者低估的,而且在很长的时间里被高估或者低估。有人说,名义汇率可以被锁住,但真实汇率可以通过别的方式调整,主要是价格调整。而高估和低估最终针对的都是真实汇率。在理论上,低估的国家会有通胀,高估的国家会有通缩,价格粘性通常也就粘几个月到一年,因此锁住了名义汇率的国家最终会通过价格的调整来实现向均衡汇率的回归。但这是理论。实际上,真实汇率是很粘的,因为还没有被完全理解的原因。说这个,是想说,不能因为中国没有发生高通胀,或者希腊没有发生高通缩,就得出结论中国没有低估或者希腊没有高估的结论。但同样,根据前面说的,不能因为中国没有黑市和大量积累外汇储备,就得出结论中国就一定低估了。

事情四:汇率影响经济结构,特别对中国这样的转型/发展中国家而言。我家阳台朝东,阳台上放了一盆大叶植物,常年享受东边来的阳光,使得整个植物都朝东偏。你站在边上看,觉得很难看,因为整个植物是歪的。不过这没有大问题,因为太阳永远从东边升起,这个长歪的植物可以充分的享受阳光。因为首先阳光是偏的,所以植物才是歪的。中国的经济有一样的问题,中国的产业结构和中国的汇率水平是直接相关的。如果中国的汇率水平再降低一点,中国的出口部门可能会更大,因为原先一些不能盈利的外贸企业现在可以盈利了。相反,如果中国的汇率水平上升一点,中国的出口部门可能会缩小,因为一些企业可能会变得不能盈利了。长远的看(而不是只看短期),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是,我们究竟是想增加出口部门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还是降低。你当然可以通过其它手段来影响产业结构,就像我每隔几个星期就要把花盆转一下。但汇率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就像阳光一样,是一个极度重要的价格信号。如果我能把阳光放到花的头顶,我就不用费劲老是转花盆了,汇率的道理也是一样。

就说这些,对人民币汇率问题有自己看法的人,欢迎对号入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经济,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