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河:阶段汇总—–我对朝鲜币改的评论

2009-12-01
现在有很多看法认为朝鲜本次货币更换是为打击黑市,减少贫富分画,以及为其2儿子上台做铺垫做准备。但我的看法是,目前朝鲜存在严格的物价控制,用计划手段分发基本日用品,但商品极度紧缺,任何需要票据需求品都需要长时间排队,如果取消票据那么无疑朝鲜物价将出现暴涨,也就是说朝鲜已经处于结构性通货膨胀,只是被掩盖状态。而是利用严厉的手段来,保持了社会的基本稳定,但随着局部经济活动的放开,这种扭曲已经严重影响到社会的经济结构,长期的货品短缺与货币过剩,在市场经济开放的短时间爆发出来,累计的能量是惊人的。而朝鲜为了所谓的先军政治,简单讲就是将资源超比例的分配到军事重工行业,通过这些努力朝鲜军事技术是取得一定成绩,但我们应该看到带来的严重问题,绝大部分重工业产品特别是军工产品与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是基本无关的,军事重工行业也就成为朝鲜非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经济部门。当局部经济改革,而军事重工行业没有改革,并得到重工业部门几乎没有贡献多少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却依然享受着严重超出其比例的资源分配。与此同时,创造了实际财富的农业和特别是轻工业部门却得到了极不合理的分配。当然这种格局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没有体现为收入和利润,这种资源分配体现为重工业部门畸高的收入和利润。朝鲜军事重工业部门确实在生产导弹,坦克,原子弹,轻武器,一派兴盛繁荣,但是他们所生产的这些东西与账面价值差距巨大,是由于资源配置的扭曲而严重过剩(比如还在38线前沿建设几百个物资储备仓库,每个仓库够一个团使用),但很多这些东西实际上一文不值,如果战争没有暴发等到后来处理他们还要花费巨额的费用。简而言之,朝鲜的重工业部门最主要的产品已经不是技术革新或者财富,而且是为空洞的威胁进行浪费。更严重的事,分配的扭曲更稀释了朝鲜货币的实际购买力,导致朝鲜普通百姓长期的生活水平低下,和局部经济改革后通货膨胀的集中爆发。
朝鲜面临着国营商店外漫长的队伍、越来越多的商品配给、仓库中许多货物完全缺乏的悲惨情景。部分低收入人口依赖的生活必需品变得越来越难以买到。只好通过有影响的人的”后门”渠道,或通过高于官方价格秘密地买卖,商品的销售开始明显地被排除在公开的消费品市场之外。空空的货架不可避免地使家庭储藏问题凸显出来。当消费品越来越难以到手时,消费者开始把商品储藏在家里。这种储藏行为,从消费者角度是可以理解的,但却使货物的短缺现象更加恶化。而日渐加重的货物短缺对政治气候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使它由乐观主义变成了危机四伏,为金的2儿子上台接班创造了一个不太妙的局面。
这次货币更换,其知道弊端但结构上的问题,他已经无力改变,只好用类似金圆券一样的手法来暂时拖延恶性通货膨胀。
2009-12-02
对朝鲜目前的危机,从各个角度观察都是其内部自身出现了严重问题,仅仅依靠接济也很难长远。但我们又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有这样的历史渊源和地域政治,那么如何把握最佳注射时机,发挥强心针发挥最大药效就是个艺术问题了。

2009-12-03
为什么对古巴,大家感觉亲切
就各种情况来看,古巴各级非常廉洁,做事情也很大气。而朝鲜才2千万人口,这样大的土地面积,却因为各种限制导致老百姓无法利用海边进行简单捕鱼,无法利用各种奇怪的禁区去耕作(你如果对朝鲜有点了解,就应该知道各种禁区多如牛毛),没有土地面积粮食产量怎么上去啊;而且各级干部相对古巴来讲有点不如啊。
另外朝鲜对自己的人力资源豪不在乎,其实这样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放开一点点,给他们有一点点空间,估计局面就会大不同。
2009-12-02
当出现问题首先应从自身上找原因 1
当出现问题首先应从自身上找原因,也许推给某人怎么怎么,是很方便。但更深的原因还是自身,比如以前朝鲜期望用边界赌城和走私特区去发展自己,那么是任何国家政府无法容忍的。特别是当年准备要将自己国土上的居民全部迁移(新义州),简直是瞎胡闹。
朝鲜有些动作令人感觉其想发展经济,又很毛躁,不知如何下手的感觉。
其实他们多学点邓公的手段就足够了,比如致富光荣给创业的人安心,活跃城乡经济,放手发展农业等等,有这样好的经验不学。居然去想那些偏门,实在是令人费解。
2009-12-03
投鼠忌器 5
朝鲜在制度上根本不可能大变,如果停止对经济损害极大先军政治,那么军队的忠诚度就会下降;如果放开人民,允许流动创业,那么所谓白头山血脉将在人民的沟通中成为笑谈。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期待在局部政策上细微调整来减少民怨推动点经济发展,期待外部的援助能够帮助政权维持生命。
2009-12-02 任何事情要平衡风险 1
朝鲜政令朝出夕改,根本吸引不到大的企业来投资,没有稳定的环境来吸引投资,那么只是空中楼阁。
某些事情因为其过于保密不能够确定 2
比如工资,我见过不少说法,比如月平均6千,或月平均2万,甚至有文章提当地人宁愿每月倒贴给单位近万,仅保留一个工作名额然后自己打私工。由于其钱基本无处消费,节余可能比我们所想多,大家可以想想改革前的情况。
另外根据以前朝鲜币对人民币黑市汇率1:500来看,这次定的额度明显偏低。
2009-12-02
苦的是当地老百姓 2
这次币改很可能摧毁当地大部分人的一生积蓄,而又面临严格的社会控制,怨气表面上看起来不会令人察觉。
至于朝鲜政府能否把握自己不被诱惑,我们还是从其政经分配体系上看吧,由于其实行将一切资源优先向军事倾斜的政策(现在连好的农场、矿山也被军事管制),他们手头实际可以动用的资源不多了,已经类似2战晚期日本的军国政府。所以已经不是诱惑问题,他们必然走老路,未来还会陷于恶性通货膨胀;只是通过这次掠夺,将延缓这个进程。
2009-12-01
不过王莽新政的现代版本 9
《汉书.食货志》记载,王莽每搞一次货币改革,老百姓就要大破财一次,有的不光破财,还送命啊。王莽一开始规定:私铸钱死,抵制宝货流通的发配,结果“犯法者多,不可胜行”,于是就把处罚力度减轻了,私铸货币的,连同妻子一起被充作奴婢,知情不告者同罪;抵制宝货流通者,“民罚做一岁,吏免官”,后来新朝还推行“连坐”,行了,大家伙儿全进监狱了,“愁苦死者十六七”啊,没法不愁啊,这钱变得没完没了,全天下所有的人都有意见,邻居家对这个“钱法”有意见,要是他被抓住了,我们家还得连坐,简直不让人活了啊。
王莽他以为老百姓都是老黄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泉水般的奶,能源源不断地喂养他的大新朝。货币改革实际上每一次都是对老百姓掠夺。《汉书》上记载,“农民商人失业,粮食商品俱废,百姓甚至有哭泣于街市的”。
现在朝鲜分级别只允许每户兑换10万到15万旧币,是历史上少见的掠夺民财之举,未来民心的发展很难讲啊。

2009-12-02
任何社会均存在私有财产,而朝鲜因为物质的嫉妒匮乏,老百姓手头是依赖大量现款,并不存款,而且当地黑市基本是全民参与,不然依靠那点工资一个月也就买个4斤苞米,所以本次币改伤害面将是全民的。另外当他自己的统治阶层中下层(以前的即得利益者)也被这样的政策损害时,而往往这些人是影响力最大的,加上其他老百姓那么不满将是全民性的,就看金将这事情怎么压下去。

2009-12-04
第一阶段,由于私商流动资金大减,从外界进货渠道相当部分减少或断流,市场供应可能更加紧缺,导致物价失控暴涨。朝鲜政府必须通过国营渠道弥补这个供应缺口。
  第二阶段,物价飞涨,政府出台强制限价措施,但私营商贩暂时囤货或暂时不进货,停业观望,市场物资供应紧张,物价措施失灵,民怨沸腾。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通过国营商业渠道维持基本生活物资供应,这一仗就从经济上到政治上玩完了。
  如果第二阶段能顺利熬过,朝鲜经济也不乐观,慢性病依然,死得慢一点。
  如果第二阶段熬不过去,事先必须有人为此承担政治责任,最‘理想’的不二人选当然是总理金英日和财政相,说不定会上演一出现代版‘挥泪斩马谡’,以平民愤而谢天下,但朝鲜政府和金老二的威信暴跌,无可挽回。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朝鲜危险了。
2009-12-23
这些经济措施很明显只是救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急迫的举动,是不是朝鲜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才导致动作这样急切?

就这些举动来看朝鲜应该是进入,大家分析的货币改革第2阶段,最危险了

2010-02-02
必然的结果:目前朝鲜物价急剧飙升 处于严峻状态,虽然我预测正确,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
2010-02-11
“南朝鲜的新闻仅做参考,不过目前朝鲜应该可以暂时维持,但从一些细微变化分析局面应该已经恶化。”

2010-02-03
你信不信,我无所谓,因为每个人看一片树林都有不同的体会。
“觉得还是很窄,大部分都是南韩的。”这点你错了,也许你不注意看劳动新闻和朝鲜电视,里面的克服困难报道很多,你如果注意就知道那边困难何在。
“消息来源不足,情况无从判断清楚。”这点和我上面讲的一样
朝鲜到底想干什么?朝鲜想干什么,我不关心,仅就他们的政策能够导致的结果进行分析。
朝鲜到底在干什么?朝鲜想干什么,我不关心,仅就他们的政策能够导致的结果进行分析。

“干了以后到底是什么后果?”确实应该分析,他们政策导致的结果,不过我推论后,认为这次事态会一步步恶化,这样讲你又认为我在对朝鲜唱衰。
“你的回答都是唱衰的方向。”我是就事分析,有好讲好,有坏讲坏。
“但消息来源太少,不敢确信。”你信不信,无所谓,因为每个人看一片树林都有不同的体会。
2010-02-03
如果该事属实,说明朝鲜内部出现严重的反对声浪,否则没有必要抛出一个替罪羊来为该事负责。
就目前的事态来看,货币改革已经造成严重后果,对朝鲜各个阶层打击是全方面的,虽然农民、矿工在货币改革后有特别奖金,收入面临迅速贬值的局面,怨言在所难免,不过可以勉强应付。但币改主要受害者是大家没有特别注意的的朝鲜政府,其执政信誉,从过去艰难的点滴积累到现在猛然贬值,预计其为了维持自己的脸面还会有下一步动作。但经济手段不灵的话,那么这样一个封闭的社会,血腥的手段将会出现。
谁将是这次币改失败的替罪阶层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