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机器

在开始更多的讨论之前,请容许我先感谢党,感谢国家,感谢父母,是他们让我有写博客的机会。

或许我们仅仅知道3月12日是植树节,而事实上这一天还是”世界反互联网审查日“。 无国界记者当天发布了一份关于全 球互联网审查的报告,指责中国等国家变本加厉限制互联网言论自由,并将它们称为”互联网公敌”。

国务院新闻办随后发表《2009年美国的人权纪 录》,指出美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似乎在暗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人民一把。

这两份报告的相关性在于,它们都与中国的审查机器有关。


一、不透明的审查

1、无逻辑的开放

中国政府面对关于其审查互联网的谴责时总是说,中国的互联网很开放,依法管理互联网。而且不管是哪个官员,在回答完”中国互联网很开放”后总喜欢添 加点数字来说明中国互联网真的很开放,比如”中国有3.8亿网民”,又比如”中国有380万个论坛”,再比如”中国有2亿多个博客”……

这就好像你跟别人说,中国的宽带费用很便宜,不然怎么会有3.8亿多的网民?中国的手机费用很便宜,不然怎么几乎每个人都有手机?同时又好像金正日 说,朝鲜人民生活很美好,不然怎么还留在朝鲜不逃亡到国外啊?

当然,我不是说只有中国的领导们才能说出这些没有逻辑的话,只是中国的人口多,这种官员虽然只是占极小的比例,但一乘以13亿的人口,数量就相当可 观了。

2、喜欢删你就删你

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之所以受到全球热爱自由的人的谴责,主要原因在于审查的不透明

我曾经在新浪微博发布了关于”群众抗议番禺建立垃圾焚烧厂”一条信息,然后我收到新浪微博的管理员发的邮件说我这条信息含有非法内容,所以被删除 了。然后我问,这条信息违反了具体哪条法律,新浪的审核人猿没有给我回复。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中国最大的SNS人人网。

之所以删掉我信息,是因为新浪的审查人员认为我的信息是非法的。因为这仅仅是他认为的,所以我让他拿证据他当然不理我了,一是因为他不想和我纠缠,二是因为他不可能拿出具体的证据

也有的人”什么都没做“就被管理人员删除帐号:


网站审查人员之所以进行不透明的审查,是因为他们收到了政府部门不透明的规章。政府管理部门下发的规章不透明,网站审查人员也只能不透明了。网站为 了不被拔网线,只能粗暴地强奸用户了。

没有一个透明的规章,人们就不能去遵守所谓的制度。政府部门高兴的时候可以说”我爱共产党”这句话是褒义的,在不高兴的时候可以说你在讽刺它。你只 能无奈地对着屏幕喊草泥马。

3、Google的抗议

Google 之所以想退出中国,不是因为受不了审查制度,事实上Google很早就有Safe Search选项了,在Safe Search里,成人内容是被屏蔽的。

另一方面,Google也会在搜索结果里屏蔽那些有版权争议的内容。

那么,既然Google自身都在审查内容,它为什么反感中国的审查制度呢?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政策的不透明。

Safe Search是一个选项,用户可以自行关闭;当且仅当Google收到版权方的抗议,并证明某些网站确实存在侵权行为后才会屏蔽这些网站。这一切都是透明 的。


图:Google Safe Search选项

而Google在中国,每天都收到通知要屏蔽这个网站屏蔽那个网站、屏蔽这个关键词屏蔽那个关键词,这些通知是没有规律可寻的,也没有法例列明。你 要细问法例,得到的回答只会是”依法屏蔽“。

屏蔽色情是可以理解的,但屏蔽比如下面截图里的关键词就很难说出口了:


我一直都说,屏蔽色情保护未成年人是借口,屏蔽政治信息,让信息不流通才是中国的治 国之道

二、审查机器

在中国,互联网审查是逐级进行的,主要有以下几种审查机器:

1、自我和谐团

中国网民由于长期生活在信息审查之中,他们意识到很多文字用直接发送的方式会发送失败或很快被删除,于是他们在发布信息之前就对信息做了修改,要么 将较为敏感的部分替换成意思相近的词语,要么删掉了这部分内容。

这是在长期受迫的情况下网民无奈的举动。

比如有网民本来要发布一条包含”胡锦涛”的信息,”胡锦涛”很有可能被替换为”古月钅帛氵寿”。

再比如有媒体在报道奥斯卡提名时,会自觉将纪录片《劫 后天府泪纵横》去掉,又或者用英文替代,甚至将最佳纪录短片这一奖项去掉。当奥斯卡得奖名单公布没有《劫》后,这些媒体都松了一口气。


图:网 易新闻关于奥斯卡提名名单的截图

2、机器审查团

在自我和谐后,信息会进入到第二个审查流程里。

某个空间提供商为了不让敏感信息在其服务器上保存,设置了如下审查机制:

(1)假设你输入了10000字,其中第100、101两字是敏感词。你点击了发布。

(2)然后你发现自己只发布了99个字,第100个字和后面9900个字都不见了。

(3)你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这丢失的9900个字,你需要重新敲打一次。

(4)你意识到第100、101个字是敏感词,于是你替换成其它字了,接着你重新发布一次。

(5)然后你又发现,发布出去后只剩下200个字,因为第201个字又是敏感词。

……

这不是我自编自造的故事,某M开头的空间提供商曾经这样做过。


机器审查的粗暴让我们感到恶心,因为它在大多数情况下会给你带来损失和不愉悦感。比如我国伟大的绿坝软件,当你的浏览器 开了10多个标签,其中一个有一张肉色比较多的照片时,全部浏览器进程就会被绿坝结束。或许你在其中一个标签正在工作,不好意思,都没了。

3、人肉审查团

假如信息在自我和谐和机器审查都通过了,那么,接下来它们就进入到人肉审查团的审查了。

中国很多网站,尤其是门户网站都有一个专门的人工审查团队。饭否由于没有审查团队,”非法”信息泛滥,最终被死亡。据我所 知,像新浪这样的网站,审查人员是数以百计的。

一个曾经在腾讯负责做审查的朋友告诉我,每当敏感日子,比如两会,他们的工作量就非常大,他 们不但需要审查论坛、博客,就连用户的邮件他们都要随机抽查。在中国,邮件不算是隐私。

人肉审查团队在判断非法信息的时候没有一定的标准,在很多时候,他们只是根据自己或上级临时下发的文件去判断一条信息是否需要被屏蔽。对于他们来 说,宁可杀错1000条,绝对不能放过1条

4、网管通知团

对于服务器在中国,但又没有审查团队的网站,出现了非法信息怎么办呢?

在中国,大多数网站底部都会有一个备案号,通过这个备案号,政府的审查人员可以很方便地联系到站长。

一般来说,当网管发现某网站上有”非法”信息的时候,他们首先会打电话给服务器的托管商,托管商再打电话联系站长删除所谓的”非法”信息。

有些时候,网管会将通知发到下级的新闻办公室,新闻办的人会直接打电话给站长,命令他删除”非法”信息。

我曾经在睡梦中接过河北新闻办公室的电话,对话大致如下:

“你那篇《无处不在的五毛党》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我从别的网站摘录过来的。”

“哪个网站?”

“维基百科。”

“维基百科?”

“是的。”

“什么网站来的?”

“是一个外国的百科全书网站。”

“我们省是不允许复制外国网站的文章的,你赶紧删掉吧,领导在催了。”

如果你的网站在中国,为了能够继续经营,你不得不听从网管的命令,否则你的网站很有可能被拔网线。如 果你用的是虚拟主机,和你在同一服务器的其它网站都会受到株连,服务器托管商也会收到警告。被”连坐”的,其实和”非 法”信息一点关系都没有。

5、红头文件团

有时候,审查不仅仅是要求网站删掉某些内容,还包括统一转载某些稿件、统一将搜索结果指向官方网站。这种通知称之为红头文件,一般由网管办或新闻办 下发。


门户网站每天都会收到网管办下发的通知,这些通知的类型一般包括:

(1)不能报道什么

(2)应该报道什么

(3)头条应该放什么

(4)哪些新闻需要引导讨论

(5)哪些搜索关键词应该屏蔽或指向指定的结果

(6)哪些新闻必须统一采用新华网、人民网的稿件

示例如下:

  • 优昙婆罗花的相关新闻删除
  • 转载或者发布两会文章时不出现”雷人”、”雷议案”、”雷代表” 等字眼,不用雷的概念定义两会的相关内容。
  • 负面信息不上两首要闻区
  • 局长日记的新闻不推荐。新闻中不能出现相关人物图片,或者人肉搜索等涉及个人隐私的内容。
  • 国外评南方周末主编为十大风云人物的新闻不报。
  • 关于社会各界要求官员进行财产通报的新闻不报道。
  • 两会关于选举法的新闻只能用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稿件。

关于红头文件如何影响舆论,我们可以从记者郭建龙的文章里窥 见一斑,摘要其中一部分:

首先,在Google刚刚发布消息的时候,国内大部分知道此事件的人对于Google是抱着同情心态 的,但当即既有媒体开始不怀好意地将此事说成是Google在中国商业失败造成的。

此后,有的媒体已经开始揣测上意,避开敏感内容,讨论Google作出决定后的经济后果,并将其娱乐 化。

必须说明,以上两步是在政府作出反应之前由媒体自发完成的。国内有些媒体已经学会了歪着脖子看人的功 夫,专门找一些稀奇古怪、但是取悦政府的角度看问题。

此后,政府介入,任何对Google有利的新闻都受到压制,媒体也终于习惯了将Google的负面新 闻放在头条位置,将其正面新闻撤去。

再后来,虽然Google一直保持低调,但政府官员却寻找着机会一次一次试图煽动人们的民族情绪,将 Google与整个民族对立起来。

由于翻来覆去地造势,虽然此后Google一直没有明确的动作。但早已经厌烦了的人们却很容易被媒体 引导着,以为Google在不停地造势,一次次强调退出(这是子虚乌有的,实际上,Google尽量保持低调,并尽可能地在和中国政府沟通)。最后烦躁的 人们开始怪Google多事。于是,舆论和同情心彻底被扭转了,Google成为了彻头彻尾的坏蛋。

6、妈妈评审团

在以打击色情信息为理由的整风运动期间,北京成立了”妈妈评审团”。妈妈评审团的成员需要将互联网上他们认为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内容提交到有关部门, 有关部门会以任何手段让这些信息消失。

妈妈评审团的成员来自各行各业,有些人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互联网。她们一边接受政府的培训,一边按要求每月提交一定数量的不适合儿童观看的内容。


是谁赋予了这些北京妈妈关闭网站的权力?是谁赋予了这些妈妈为全国儿童审查内容的权力?是谁赋予了这些妈妈给网站定性为”低俗”的权力?

一个妈妈可以在家监督孩子上什么网站,看什么内容,但没有权利监督全国的孩子看什么内容,更没有权利屏蔽成人感兴趣的内容。

如果妈妈评审团在全国推广开来,中国互联网不但会成为局域网,还会是一个儿童游乐场,一 个以妈妈价值观为基础的儿童游乐场

7、喝茶谈话团

如果你一直在网上发布政府不愿意看到的言论,或者支持一些民间的运动,例如散步或者维权,你将会被邀请喝茶。

去年国庆前夕,一位北京的初中生在博客和Twitter表达了对国庆彩排的不满,认为这是浪费时间没有意义的。不久之后,他被国家保卫队的人邀请 “喝茶”,他们威胁他,如果再在网上发布这些言论,他将不能在理想的高中念书

在那之后,这位初中生在Twitter上安静了很长的时间。

今年年初,一位高中生因为参与签署某个08年的协议,也被邀请喝茶,他回来后在网上写了这么一段话:

他们认为我对党和国家存在偏见,受到了西方敌对媒体的一些反华人士的洗脑 蛊惑 所以让我过来接受教育。

他们还认为我对西方自由民主制度过于迷信,没有发现其不良一面,对我国政治制度过于悲观,没有看到其 优点。并且说我没有充分认识我国国情,他们像教科书般的说明了西方自由民主制度不适合我国的的依据。

8、围墙审查团

对于服务器不在中国的网站,中国有关部门是没有办法让这些内容彻底消失的,于是它们建立了一道将中国互联网与外界隔绝开来的围墙,也就是我们熟悉的 Great Firewall。


关于GFW我想我不需要在这里详细阐述,只要你无法正常访问Youtube.com, twitter.com, Facebook.com,只要你在Google.com搜索敏感词汇导致Google.com持续一段时间无法访问,你都知道GFW的存在。

如果你无法访问某个网站,拨打网络运营商的客服,他们首先肯定会告诉你,是那个网站本身出现了问题。有问题的一定不是中国。

9、五毛轰炸团

在多年的探索过程中,中国政府意识到光做减法是不行的,有时要做一做加法,要占领舆论高地。于是中国就出现了一种解决就业问题的职业–网络评论员, 俗称五毛党


当政府需要引导舆论的时候,五毛党就会成群出没。他们会在论坛、博客、门户甚至是报纸、电视等媒体发布一边倒的支持政府的言论。他们一般都是成群结 队出动,很少单独行动,比如这篇新闻的 评论,还有这篇

有人会反驳,你不能看到别人拥护政府就说他是五毛党啊,人家有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关于如何鉴别五毛党,我之前在《无处不在的五毛党》里已经举了一个例子,这里不 再重复。

五毛党的出现我认为是政府在舆论管理方面的进步,因为它在一定程度上允许反面的意见存在,而不是将其完全消灭。然而,目前知道五毛党的人越来越多了,五毛们能影响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在某些时候他们也只能自娱自乐了

三、天网恢恢

经过上述9种审查机器后,本来大量的信息会变成一条又一条忠党爱国、党疼国爱的信息。


以前,只有报纸、电视的时候,人们接收信息的通路是有限的,因此只要监管部门将报纸和电视控制好,人们很难获得其它信息。

后来,互联网出现了,Web2.0网站出现了。人们获得信息的途径越来越多,仅通过电视、报纸获得信息的人越来越少,政府不能像以往那样花少量的功 夫就能引导全国的舆论。

于是政府在互联网管制方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试图像控制电视、报纸那样控制互联 网,试图让五毛党像中学政治书那样向”学生们”灌输思想

然而,在通路无限多的互联网,政府无论投入多大,都无法彻底将互联网管起来,除非像新疆那样,全国封网,只能上新华网和人民网。

但政府不能不考虑经济发展,全国封网是完全不可能的。于是它只能加大在互联网审查机器上的投入。

我相信,这种野蛮的管制最终会被透明的、民主的方式取代,至于要到什么时间,目前看起来有点期不可盼。

from http://www.kenengba.com/post/2812.html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