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

1999年,那时候有一个很有名的杀毒软件叫“Killer”,开发单位是江民,一张小小的软盘放进你的A盘、B盘,就可以干净启动,然后杀毒,很好
用,也不贵。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不了了之了,会不会是侵权什么的。

21世纪以前,最过瘾的搜索引擎自然是Yahoo,英文的很少用,常用的是Chinese.Yahoo.com(雅虎台湾,没错当初是Chinese,论
理现在也是),gbchinese.yahoo.com(雅虎中国),还有Japanese.yahoo.com(雅虎日本);有一个很神奇的地方,简体
输入的汉字,这三个引擎都是认得。其实有的词汇也不用分什么简体,繁体,中文,和日文汉字,比如写真,比如…,大家都懂得(即使通过
Sohoo“Sohu”的前身和Sina也可以有所斩获)。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禁忌,种种网站虽然简单,但是内容确实丰富的。

慢慢地,我们的是非判断和识别能力开始下降,政府为了及时挽救我们,逐步地开始进行网站和网页过滤;FLG首当其冲,情色的部分在2002年以前绝对算不
上首恶;然后2003年,SARS开始横行,这次终于顺带扫荡了绝大多数服务器设在国内的情色网站;扫黄固然重要,但是它所起到的掩护和隐蔽作用更是意义
深远;

接触Google是在21世纪的事情了,写毕业论文的时候,它可帮了大忙;我的题目是“论《威尼斯商人》中的人物关系”,当通过Google搜索相关关键
词后,我顿时感觉海阔天空,无数的素材,论点,论据扑面而来;那个时候是没有什么Google中国的,只有Google中文版,前者像余秋雨,后者像黄仁
宇。

2004年,当Google准备正式建立Google中国的时候:

有司道:吾辈深知君之能,且大仁,欲晓华夏以天下事;然十三万万人中,愚钝者众,皆不识方外世界;若示之淫,其必效之;示之恶,其必从之;示之实,其必纠
之;如若是,则万万人之清白不再,中华古风不存,岂不危哉;弗若删减一二,则黄河水清指日可待矣;

Google问曰:此言差矣,天下兆姓,手足眼耳非不全矣;若授以时日,潜心诲之,其必能文能言,而理世经济者众也;古之圣贤与耕陌间训经宣达,远近毕
理,而今日之士大夫竟欲盲之昧之,此非为道也。

有司对曰:岂不闻入得山门来,须行山门事?汝挂单僧,岂可执住持事;尔之度牒,许与不许,只在吾一念之间;

放弃了原则的google在当时是颇受争议的,特别是www.google.cn,按太史公的说法,就是“刑余之辈”。精彩的内容是自然搜索不到了,资讯
版面几乎就是《人民日报》的电子版;为了讨巧中国人民中的绝大多数,Google还起了一个乡气十足的大号:谷歌;当初更多人叫他狗哥或者狗狗。

先顺从了,再赚钱了,现在开始郁闷了;

说句实话,youtube算是最沉闷的视频网站之一了,而它却是Google花了大钱买来的,结果在这里被屏蔽了。谁让89年的坦克是要命的呢!中文版的
Youtube自然还在,可是只能面对数千万的海外华人了,这其中一大部分还只会说广东话和福建话。

Yahoo曾经出把一些持不同政见者的邮箱和邮件信息提供给一个肮脏的政府,为此他们受到了批评和抨击,杨致远后来是道歉了的;可是没有人再相信他
了,Google说得好,not do
evil,但是也架不住人家利用黑客技术来偷;说句心里话,很多事情,如果只是用钱或者市场来衡量,实在是很无耻的事情。

Google希望保护人们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权,但是有人说这是政治化。而这个人希望所有的网络能过滤掉和他意见相左的政治内容(顺便扫扫黄,当然好像最
近越扫越黄);反对过滤不同政治意见,则成了最大恶极的政治化,谁来解释一下这个狗屁逻辑;

Google退出了中国内地市场,这个说法太文诹诹了,不放说一句大白话吧,Google放弃了在中国内地的赚钱的机会,因为他们认为普通人的知情权和言
论自由比钱和市场来得更重要,就这么简单。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