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旱灾·疫苗·谷歌

2010年3月22日

天灾。人祸。这个星期 一,门户的头条选择不是天灾,就是人祸。

西南大旱,已达“百年一遇”之级别。温家宝在云南考察的图文经由新华社播发,他紧皱眉头的表情和婉 拒茶水的举动,成为市场化媒体采用最多的标题新闻点。值此危情时刻,党报党台沿例,努力传达各地干群如何群策群力解决用水困难,灾区民众已然获得“生命之 水”。而包括西南本地都市报在内的市场化媒体特派记者们,则更倾向于提供严重的旱情描述,龟裂的土地和干涸的池塘成为最常用的影像背景。正值世界水周,各 处专版专刊也顺应旱情,多数将重心做在了“缺水”之上。专家们在报端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旱情成因分析,从纯气象的“气环流异常”到归咎于“三峡提前放水”或 者“水利欠账”。晚间,央视新闻1+1引用温家宝核心指示,宣告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因为根据中国气象局副局长的预报,旱情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天 灾之下,人情难为。云南信息报前一日刊出报道“大旱当前泼水节还过不过”,文中,西双版纳州长表示不会因为干旱取消泼水节,“至于怎么过、用什么形式过则 是另一回事”。经由各媒体转载后,这一表态引发网络“口水大战”,云南信息报今再跟进,由西双版纳宣传部官员回应争议,希望网友能理解“泼水节”对于少数 民族的重要性,但承诺淡化泼水活动,并有高僧出面祈雨。华商报亦于今日刊出评论,劝告被“旱区泼水”激怒的汉族民众莫要道德苛求:这样的节日让其存在就是 最大的道德。如果因为旱灾而强求其取消,那显然是最大的不道德。

在 央视新闻联播里,西南旱灾的镜头之后是新疆洪水、北方沙尘。不过,比起天灾,人祸对那些以揭露丑恶为任的新闻从业者更有吸引力。中国经济时报及其记者王克 勤与山西卫生厅的舆论战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呈现胶着态势。山西官员借由新华社(包括新华网山西频道访谈)发稿体系进行的自辩遭到了针锋相对的质疑,通过接 受采访或者自开博客等渠道,王克勤在众多同行者提供的平台上得到了更多的控诉机会。3月18日发稿声称还原“山西疫苗事件”真相的新华社,陪同山西省卫生 厅一起站在了打黑记者的对立面:“新华社报道说我的报道不实,我坚决不予认可。我的报道全文2万字,哪一个字不实,哪一段不实,或者是哪一个事实不实,请 你指出来。笼统的说我的报道不实,我不能接受。”在由检察日报主办的正义网上,这位被称作“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承诺对“写的每一个字”负责任,并呼吁国 务院联合调查组乃至国际卫生组织进入山西进行调查,以避免晋官自查时可能产生的推卸责任现象。

在名为“疑云需要真实答案”的山西疫苗专题 中,搜狐引用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的誓言:为了更多中国孩子的生命安全,我们战斗到底。而另一位打黑先锋,两年多前就曾发表相近报道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刘万永 也在这则专题中得到了战斗机会。

在网站编辑引用的提要中,曾于2007年12月3日发表《一家小公司是怎样垄断山西疫苗市场的》的刘万永愤 怒抨击整个利益共同体:我可以在仰望星空时说,北京华卫—山西省疾控中心—山西省卫生厅—卫生部,都在这个无边的深不可测的黑幕中。作为供职 于团中央机关报的记者,刘万永对新华社的职业水准表示严重怀疑:我不想对新华社的报道作出整体评论,因为缺乏基本质疑的报道充其量是传达了单一信源的信息 而已。我要说的是,这篇报道中的一段对话让我见识了某些山西省疾控中心官员是怎样“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的: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以此还原的所谓“真 相”,不仅起到“错误的舆论导向”作用,还辱没了“真相”一词。

 

在这场向山西“问题疫苗”发起的持续声讨中,王克勤和刘万 永拥有数量众多的同行者,比如另一位在两年前拥有同样“打黑”声望的名记,“问题奶粉”报道者简光洲。东方早报以整版篇幅发表其发自太原的署名文章,引用 一个受害家庭的悲惨遭遇作为样本:“大儿子遭遇问题疫苗,小儿子碰上三聚氰胺”。

包括简光洲在内,在太原寻求“问题疫苗”内幕的众多记者昨 夜都向编辑部发回了同一条消息,称多位疫苗受害者家长以及举报人陈涛安昨天收到了陌生手机的恐吓短信,“如果你执意要管,我们老板花钱找人砍你一条腿还是 很容易的……”新京报、南方都市报、广州日报、羊城晚报、信息时报、深圳晶报、长江商报、潇湘晨报等均在头版导读这一最新动态,并多提供手机画面截图以为 证据。

而随着这些市场化媒体向山西争相派出记者,连日来亦有更多侧面得到公布,例如受害幼童家长到山西省卫生厅上访时,有家长被推搡倒地; 太原法院拒绝相关立案;省卫生厅承认在未与受害者见面的情况下公布“调查报告”;原省疾控中心主任去年底提前退休,后赴澳洲至今未归。在这场报道热潮中, 本不是新闻主力军的视频网站如酷六、土豆,甚至发挥了中央电视台不能发挥的作用,找出了一段据称是央视两年前遭禁播的新闻片段,揭发“疫苗黑洞”。

孰 可忍孰不可忍,擅于见微知著的评论员们亦齐数上阵,向山西官员发动了措词激烈的进攻。山西省卫生厅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宣布已经逐一核实,并指责王克勤报道 “基本不实”的做法,成为广受质疑的软肋。东方早报以评论版头条刊出五岳散人之文,并得到腾讯和网易共同推荐。根据稿件删节的迹象,这位评论作者认定山西 卫生厅的迅速否认是一篇仓促出炉的“声明”:是手足无措之下的官话与套话的结合,展现了一下虚拟雷厉风行的决心而已。深谙此道的官方人士这次按以往的顺序 出手,没有仔细揣摩其中的漏洞。新浪和搜狐编辑推荐的论述则是引自广州日报,针对事件双方看似均十分坚定的立场,作者李龙呼吁启动第三方调查(长江日报、 长江商报、红网等亦于今日发表类似诉求)。

南 方都市报更是以社论地位刊文,将彻查山西疫苗事件的核心直指“反腐败”,指责山西官方正在躲闪这个最重要的质疑角度,吁求国务院介入,在反腐之后再来讨论 科学问题:疫苗事件不是简单的疫苗技术事故,也不纯粹是疫苗病变的疑难杂症,它首先是一起腐败案例。彻查山西疫苗事件首要在于反腐败。假如腐败不被公之于 众,不能绳之以法,谈论政府责任和赔偿义务,或追问社会保障对伤残儿童的救助,就会失去起码的基础,必定会无所建树。南都所议“科学问题”可对应至财经网 周六发布之方玄昌文章,这位作者引用医生群体技术讨论,称“将这些患儿的症状简单地与之前接种疫苗相关联,这种做法值得商榷”。

为数众多的 市场化媒体顽强跟进,并向举报质疑者提供话语平台--面对这样的舆论劣势,山西官员们在整个周末未能再度应战,直到新一周的上班第一天。在网络门户的预报 关注之下,山西官方于今天下午召开新闻发布会,根据中新社等发回的记录,山西官员坚称“目前山西省疫苗监管是严格的,疫苗质量是有保障的”,并强调“这次 媒体对山西疫苗报道所涉及的问题是三年以前的事情”。同时,亦承认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当初进入山西疫苗市场,“没有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而山西省原疾控 中心主任栗文元曾违规挪款购车,但去年底即已“不再担任”职务。

 

王克勤今日所报道正是三年前刘万永曝光之事,涉事官商已做 处理--这是山西官方第二次回应的主要诉求所在。而就在这一场被潇湘晨报记者形容为“十多分钟后就草草收场”的发布后,网络媒体的版面亦有了调整。虽然腾 讯还能够将这条新闻维持在头条位置上,但新浪搜狐网易的编辑们已经将“疫苗”标题一步到位地撤下了要闻区。与此同时,新华网人民网苏醒,在自家首页上开始 推荐由山西省政府背书的安民告示。

对Google服务的爱好者来说,谷歌退出中国不知道是该归为天灾还是人祸。虽然这场倒计时很难在今日四 大门户的新闻首页以及报章版面上直接找到,但气氛已然十足。在过去数日中,以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为首的中国媒体广泛揭发谷歌在世界各地惹下的 “麻烦”、遭遇的“困境”,例如“谷歌把自己逼进死胡同”、“谷歌代表不了外商投资企业”,以及“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今天,人民日报再度在二版腾出 版面,由中国作协向谷歌发难:希望谷歌公司认真履行承诺,尽快提出让中国作家满意的处理方案。这些对谷歌不利的消息也在门户网站上得到了推荐位置。

“ ‘谷歌暗通美国情报机构’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这是环球时报今天谷歌报道的结语。这份中共中央机关报的子报,以“外界猜谷歌今天宣布退出中国”的标题 方式,来引用CNN的消息源。根据这份报纸的记录,业内人士嘲笑谷歌退出中国是“自绝后路”,而高技术已经可以“助中国对谷歌说不”。

经济 学家,尤其是外国经济学家对中国政府在人民币汇率立场上的赞同也是热播素材,新华社频繁发出稿件,强调中国拒绝人民币升值的正当性。在或激烈或温和的对美 国压力的抨击声中,晚间,央视新闻联播临时插播温家宝会见新闻,称这位中国总理希望向美国企业传达一个信息:中国会加大美国产品到中国的进口,“呼吁世界 上所有国家、所有有良知的企业家,不要打贸易战、货币战。”

由 温家宝担任主管的国务院也在被呼吁。根据早前华夏时报报道,被寄予厚望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被国务院退回修改。于是,多有民间意见领袖就此喊话:“改革方案 被退回的原因要告诉公众”(长江日报,盛翔)、“我们失去超越利益集团的勇气了吗?“(东方早报,杨耕身)。

附:也不能说山西媒体就没有勇 气,他们只不过和中国绝大多数地方媒体一样,没有超越地方利益的勇气。虽然未置“问题疫苗”一词,但三晋都市报今天倒是勇于在评论版点名抨击身陷“录音笔 事件”的湖北省省长李鸿忠(甚至在头版用标题导读):官员向记者道个歉,咋就这么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 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