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对谷歌免疫

2010年3月24日

在报道“谷歌搜索退出中国内地”时,几乎所有中国大陆报纸都最终选择了和互联网门户一模一样的新华社“菜谱”。国新办网络局、外交部对Google的批评和对中美关系的表态是这份“菜谱”上唯一的两道大菜,最多就是像广州日报那样加上一道“百度股价受益”的的点心--即使是被广泛认为较为大胆的南方都市报亦未能例外。虽然没能像其他热点发生时一样争相刊出自家稿件,不过,总编辑们还是相信这则新闻的吸引力,典型的处理方式是头版显要位置大字标题。制作标题时,除了宣告“退出” 这一基本事实的处理方法外,有少数报纸直接选择了中国官方的态度,比如中国最畅销的扬子晚报,头版头条说的是“谷歌退出内地伤害的还是自己”。

上海最畅销的两份都市报难得地用上了自家记者的署名。新闻晨报和东方早报的记者除了引用新华社电稿内容外,还报道出谷歌在京沪两地办公室的近况,以及合作伙伴的表态。后者在财经板块中给出四整版“谷歌避走香港”的专题,其间有Goolge高层对香港平台可能会被屏蔽的担心,有特区政府“尊重资讯自由”的宣示,有对互联网人士“讳莫如深不愿置评”的描述,也有记者对谷歌“不敢彻底离开中国市场”的嘲笑。

在教授内地网民“以后怎么用 Google”之后,东早这则专题还从新浪微博记录中摘出“围观谷歌”者的语句--唐骏认同中国政府态度,指责谷歌“愚蠢可笑”;但也有“微词”于此得到泄露:财新传媒主编王烁出镜三次,感慨于Google去留间“有在商言商的,有变本加厉的,有强做解人的,有阴谋论的,有免费爱国的,有小人得志的”,这位前人民日报编辑甚至还引用了李白诗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另一位作家韩浩月则列出了网友评论的奇怪之处:统一而整齐,十多页翻下来,大多数评论都带有“滚”字,甚至连常见的鸣冤贴、广告贴也没有,而且很多评论者是“手机用户”,难道这样只是为了不被记录IP地址?

努力存活在微博、论坛这样的互动平台上,这些赞赏Google“不作恶”的声音难以在四大门户的编辑渠道中得到表达机会。而环球时报值此宣告,嘲笑中国政府者不过是极少数:在描述了有人向谷歌标志留下“可敬”字句的举动后,文章作者称这句评语“与互联网上的大量留帖形成对立”。环球网的调查数据在文中得到公布,称仅有12%的投票者表示谷歌搜索退出中国内地后对使用互联网“有很大影响”,高达74%的投票者表示“没有影响”,留帖对谷歌表示反感和对中国政府立场表示支持的“显然占了主流”。该报编译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文中,一位中国民众称赞百度“毕竟是我们的民族冠军”,嘲笑谷歌是“美国的狗腿子”,“在中国的博客、微博和聊天室里,要求谷歌‘滚开’的民族主义评论很容易找到”。金灿荣又获得了表态机会,他认为谷歌退守香港之举表明中国政府“成功顶住了西方意识形态的入侵”,而“中国的舆论和民意并没有被分化,说明中国舆论对于西方的宣传已经有了一定免疫力”。

这份人民日报畅销子报还用社评呼应金灿荣教授。在“中国开放不会因谷歌而收紧”的标题下,作者承认“谷歌公司的偏执”不可避免地会给中国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但这也“厘清了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政治及道德问题。在中国人当中形成了更广泛的共识”,文章更表达坚定信心:“数年之后,后悔的将是谷歌,而不是中国”。

这些引自环球时报或者环球网的消息,以“谷歌未博得中国忠实用户同情”以及“谷歌反对澳大利亚审查网络”等标题,成为今日四大门户要闻区除了新华社“套餐”以外的配料。

在最能代表中国高层意志的人民日报版面上,国新办和外交部对谷歌的抨击被刊载在第四版中部,其海外版头版增发一条评论“谷歌不是上帝”。中央电视台今昨两日虽然都未使用新闻联播报道谷歌之退出,但新闻1+1选择直面这一话题,白岩松出镜琢磨“放大镜下的谷歌事件,‘半裸退’用意何在?”,这位主播把谷歌比作向森林要求改变的“狮子”--“你觉得森林会改变么?”,认为这家互联网巨头毕竟还是不适应中国文化,因商业挫折而心灰意冷。中国国家防火墙(GFW)之父方滨兴昨则获邀在四套节目今日关注栏目中,揭发“谷歌自己就在十分积极的进行互联网审查”,“测试了大约有180个国家的google,全都在执行这个(过滤)计划,唯有中国没有执行”。

秦刚表达了“谷歌事件不应与中美关系挂钩”的姿态,而他的美国同行认为此事“不会影响”中美其他领域关系的回应亦得到中国媒体公布。晚间,中新社引用中国外交部网站最新文本,称美方表示“奥巴马总统高度重视对华关系”,“重视中方在台湾、涉藏等问题上的立场和关切”。午前,有关台湾问题的门户标题是,“美公司称将售台最先进爱国者导弹及发射设备”。

政商之间,中澳关系也有值得关切之处。力拓案在沪审理之事连日得到报道,通过检方得到公布的消息称这家矿业巨头驻中国的主管胡士泰已然认罪,中国钢铁富豪杜双华曾行贿900万美元。伴随着“中方依法独立审理力拓案不违反中澳领事协定”的外交部基调,一批“和气生财”的新闻也值此公布,比如中国铝业与力拓签署合作备忘录入股西非铁矿,以及今日最新消息:中海油以700亿美元下单澳洲天然气。

外患未息,内忧犹盛。虽然有了零星雨点,但气象专家告诉民众,此雨“仍难以从根本上缓解当前旱情”。于是,以“塞上春来展新图”标题播发的胡锦涛考察宁夏通稿,在市民报纸上,更多地是以这位最高领导人手捧井水的图像出现,而他要求军队救灾的指示更成为了腾讯和网易的头条标题。今晚新闻联播中,连播4条,表达中国党政军决策者对西南旱情的关切以及各地如何开源节流共克时艰。人民网的专题标题或许最能说明宣传官员的鼓劲基调:“天灾无情人有情”。

对西南旱灾原因的剖析也越来越多地浮现。机关报序列媒体倾向于宣告天灾,市场化系列媒体倾向于问责人祸。搜狐论座“水利大国,旱灾何故?”,点击“沟塘渠堰是怎样消失的?”,腾讯话题聚焦“云南的水哪里去了?”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在头条发愿:“祈雨浇灌大旱之地,也浇醒人心”,作者因一幅“站在河边,喝不上水”的煤河图片而感慨,“需要一场更大的雨,才能浇醒那些父母官和矿老板。”

地沟油是另一桩令市民报纸社会新闻版热烈讨论的话题。中青报 17日曾引武汉工业学院何东平教授说法,称“全国每年有200万吨到300万吨地沟油回流餐桌”,“你吃10顿饭,可能有1顿碰上的就是地沟油”。此稿一出,全国媒体争相转载,评论员亦连日就此表达担忧,要求监管。不过,首报“地沟油”的这位记者今天又发表了新报道,针对何教授3月19日否认报道数据的做法,“我并不感到惊讶…对何教授本人承受的压力感到抱歉”。文章指责,“有关部门不借此人心所向之际,清理整顿地沟油,反倒暗地里给一位‘说了真话,想办些实事’的教授施压”。晚间,白岩松亦表达了对何东平“改口”的关切,呼吁不要质疑“质疑者”。

福建南平昨发血案,8名小学生被一男子在校门口以刀捅死。市场化媒体多有聚焦,刊出血迹斑斑的现场图片,齐鲁晚报以“惊.恸”两个大字配以红领巾传递震惊,福建本地的海峡都市报干脆在标题中称凶手为“禽兽男”,包括新华社在内的评论员们广为追问“校园安全”。

不过,威胁又岂只在校门口?与山西疫苗悲剧同时进入公众视野的,还有另一批儿童的命运:湖南郴州血铅受害者。南方都市报今发社论,“警示基层政治生态”,分析媒体曝光之前何以事情难以解决,文章强调:上一级政府将维护基层稳定的任务交给基层,后者必然选择高压手段,继而进一步降低稳定的弹性…郴州血铅事件或许不久即可了结,而基层政治环境的改善也不应再拖延。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