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谷歌退出的杂七杂八

via Twitter:

@charlesmok: 精神分裂 RT @uponsnow 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2009年2月9日会议上表示,在中国”没有审查制度”;工信部在与 #GoogleCN 谈判时表示,谷歌须进行审查是不容讨论的。

@uponsnow: 中国代表团说”在中国没有审查制度”,更恰当的说法是”在中国审查没有制度”

戳穿方滨兴和cctv《今日关注》在google事件中对美国 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诬蔑

北大飞
(原文地址:http://docs.google.com/View?id=df4qtn8f_164cmdwdjvf)

google退出中国事件正在发酵。今天到博士生休息室吃饭,正好看见ccav4的今日关注节目,GFW之父方滨兴和清华五毛教授孙哲被请来谈谷歌问题。 这次节目视频在网络上很容易找到:
http://space.tv.cctv.com/video/VIDE1269355265427885

谷 歌事件的核心自然就是互联网审查,有关方面一直宣称,互联网审查所有国家都有。但这次方滨兴提出了一个新的材料来论证:谷歌自己就在十分积极的进行互联网 审查,还说的十分具体,这个审查是通过一个叫做”chilling effects”的计划实行的。从视频的9:05开始是方滨兴关于此事的说法(方指方滨兴,主指主持人):

**************************************

方: 互联网审查其实全世界都有,比如说谷歌,谷歌执行了一个chilling effects计划。chilling effects很难翻译,我们可以把他翻译成寒蝉效应。也就是说通过某种方法让你不敢说话。那么这个chilling effects计划核心是什么呢?他成立了一个chilling effects组织,要根据美国的诸多法律,包括他的DMCA这个法律,也就是说数字千年版权保护法,来运作这个计划。这个计划干什么呢?就说是所有的当 事人,包括管理部门,都可以向chilling effects组织投诉,说:某某信息是一个有害信息,你不能够让他再出现。你可以说这是色情信息,比方说是儿童色情,也可能这是个种族仇恨,大屠杀,或 者你可以说这攻击我个人名誉了,或者说这是伪造我的产品挂在那了,都可以说。他这个组织有很多大学,法律界(人士)帮你研判,说的对还是不对,如果他认为 你说的对,就放在数据库里提交给google。google就自动过滤。而且这样的话你就会发现在你搜索完了之后后面就提示,根据chilling effects计划,你的搜索结果有部分不予显示。表明了过滤。那么我专门组织学生做过测试,结果我们测试了大约有180个国家的google,全都在执 行这个计划。(做拿资料展示状)

主:那么在中国呢?

方:唯有中国没有执行。当然还有个别。。台湾有执行,香港没有执行。 我想中国没有执行呢,可能一个是中国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还一个呢。。因为他这个计划说穿了是执行的美国法律。比方说在德国,他在执行这个计划,德国还 增加了别的计划。比方说德国监管部门的要求,德国还有一个叫做合法XX(没听清)的要求。还有印度还有他的反淫秽法的要求。就是除了chilling effects计划还有额外做法。不管怎么说他是有一套严格的审查体制。

(很自信且迫不及待翻查所携”资料”状)180个国家,您这个检 测非常简单,比方说您想设这个澳大利亚(翻”资料”),您就打那个(指手划脚)www.google.com.au,你就可以测测它的检测。你任何一个, 包括丹麦,(翻”资料”),你打后缀为.dk。你就有意用一个,比方说,free fucking这种恶意,脏的词汇,你一检测,他马上就告诉你,有些结果被过滤掉了。

*************************************

方 滨兴在视频中,一边说一边迫不及待的翻动手头资料,好像自己证据十分确凿,真的拿到了什么东西一样。这架势也真能把人震住,连我在看节目时,都认为他说的 这些事可能是大致有,最多有些夸张。不过这个chilling effects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于是回办公室打开电脑搜索一番。这一搜索不要紧,发现方滨兴何止是歪曲和夸张,根本就是颠倒事实。通篇全是不折不扣的 谎言。

从维基百科上很容易找到chilling effects的条目: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illing_Effects_(group)
一 读就知道,首先,这个组织压根不是google成立的,而是一群”互联网维权者”于2001年成立。这些人 包括很多法学学者。不过最重要的是,该组织的功能和方滨兴所说截然相反,他的功能不是去检查互联网帮助过滤,让人不许说话。而是帮助那些受到这种检查和威 胁的人明确自己的法律权益,例如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和各种知识产权法案给人的权益。事实上,只要上该组织的网页就能够读到他们的自我介绍:
http://www.chillingeffects.org/
他们首页开篇就说的很清楚:
Do you know your online rights? Have you received a letter asking you to remove information from a Web site or to stop engaging in an activity? Are you concerned about liability for information that someone else posted to your online forum? If so, this site is for you.
翻译:你明确你在线的权利吗?你是否收到过信件要求你移除网站上的信息或者停止参加某项活动?你是否担心会为别人在你的在线论坛上发布的信息承担法律责 任?如果有,那此网站就是为您服务的。

他们还说:
Anecdotal evidence suggests that some individuals and corporations are using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other laws to silence other online users. Chilling Effects encourages respect for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 while frowning on its misuse to “chill” legitimate activity.

翻译: 零星证据表明有些个人和公司正利用知识产权和其他法律让在线用户闭嘴。chilling effects组织鼓励大家尊重知识产权,但对滥用之对合法行为进行恐吓的做法进行关注。

在 美国,网站的确有时会因为其内容涉及版权,隐私,名誉等问题收到cease and desist通知要求撤下有关网页。例如你的个人网站用了派拉蒙拥有版权的图片,派拉蒙的律师就可能向你发出相应的通知。chilling effects的做法是,鼓励收到这些通知的人把他们的通知上载到此网站存档,然后这些材料会被专业人士,例如法学院学生归类,分析,并在此基础上给出维 权建议。

无论如何该组织不是一个帮助搞网络过滤的组织,而该组织和google的关系开始于2002年。google作为搜索引擎,会有大量人要求google把 某些网站从搜索结果中撤除。google会把这些投诉送给chilling effects作为资料存档。

上 面这些简单信息,任何懂英文的人通过最简单的google搜索就能得到,对比方滨兴的说法,其胡说八道的程度骇人听闻。且不说chilling effects和google的关系是完全胡扯的,他对chilling effects功能颠倒黑白的描述已经构成了对该组织的严重诽谤,由于这种诽谤甚至是在收视率极高的ccav进行,chilling effects完全可以对方滨兴和ccav提起法律诉讼。

同时方滨兴还装模作样的在手边放了一摞纸,声称那是他组织学生对”180多个” 国家的google进行的测试,并宣称除了香港,全部在执行什么”chilling effects计划”,并在遇到该过滤的词汇时自动显示什么”根据chilling effects计划,部分结果未予显示”。通过上面对chilling effects的介绍,我们已经明确该组织(而不是计划)绝对无此功能。当然更可笑的是,我真想知道,就算有这句话,那也应该是用各种本地文字写成的,方 滨兴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么些学生,懂得世界这所有180多个国家的本地文字?

方滨兴甚至还提出了具体的验证方式,他指出,进入丹麦google,输入free fucking这个词,就会得到部分信息被过滤的反馈。那么好,我们就来试一下,这个页面有进入所有180个(不是180多个,这一点暂且不和方滨兴计 较)国家的本地google界面,

http://www.google.com.sg/language_tools?hl=zh-CN

我 随机的点开了十多个,包括一些风格保守的阿拉伯国家的google, 也包括他提到的丹麦,澳大利亚,输入free fucking进行搜索测试。结果是,除香港地区外,全都搜出了大量色情网站,并无一显示搜索结果被过滤的通知,更别说什么chilling effects组织的通知。对于香港,只是给出了通知说由于启动了安全搜索功能(估计是个缺省设置),不雅词”fucking”相关的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而香港正好还是他说的个别未执行chilling effects计划的地区!

分析完毕,我很奇怪,方滨兴和ccav,怎么就这么大胆的 公开造谣,诽谤chilling effects组织?这谣言既然如此容易被揭穿,他们为何还这样明目张胆?我想原因就是中国人长期被洗脑,被吓怕了,吓坏了,只要他们作出一副义正词严, 真理在握的架势,大家就不敢去质疑,所以经常也顺利过关了。可惜,这一招已经用不下去了,有网络,要获得信息,获得真相实在太容易了。

有关部门教育我们说,网络上有谣言,所以要管制。从方滨兴这个例子来看,正好相反。造谣的是官方媒体,网络可以让你轻松辟谣。这,大概才是网络要管制的真 正原因!

我的谷歌,你的墙

当初google说可能会离开中国,我没有在blog上发言。一来是因为当时忙,没空写博客;二来,我也是心理有一丝担心,怕是谷歌之后又萎了,岂不是浪 费了我的感情?不过面对猴蛇们的围追堵截,指鹿为马,我还是转载了一篇揭露人民日报如何通过断章取意,来曲解谷歌意思的文章。可惜后来由于广告回复,该文 已被我删除。但是本人的facebook日志中依然保存有备份。或者可以在此读到该文章:”人民网”和《东方早报》遗漏、曲解了什么?现 在,google.cn已经被重定向到了google.com.hk,官方也发表了声明,我觉得有必要发表一些个人看法了。

谷歌,你在和谁谈判?

在Google官方的第一篇声明中,google曾表明,会和中国政府进行谈判。原文如下:over the next few weeks we will be discussing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e basis on which we could operate an unfiltered search engine within the law, if at all.那么谈判进展如何呢?和谁在谈呢?

外交部?错!外交部已经声明,这事不归他管。咱们发言人说了:关于谷歌问题,我已经多次在记者会上表明了中方的立场,中国有关主管部门也已作了详细阐述。 至于此事下一步将如何发展,双方将如何进行接触,我目前不掌握确切信息,建议你向主管部门或谷歌公司了解。
商务部?错!人家也说了,没收到任何消息,谷歌也从未要求谈判
工信部?错!工信部也否认了!
我找了又找,压根就没有中国政府部门的人员站出来说:我跟谷歌谈判呢!有的只有”强烈谴责”,”依法搜索”。于是中国人民愤怒了:谷歌说了半天,和着光是 嘴把事,什么都没谈,逗我们玩呢?党的猴蛇准确地把握了舆论动向。比如新华网就质疑了谷歌是否真的在谈判。同时,环球网也费解了:谷歌方面3月10日突然 又放出消息说,谷歌与中国政府的谈判”很快”会有结果。此前中国工信部表示,谷歌从未提出与中国谈判,因此谷歌的这一说法颇令外界费解。

今天,北京时间3月23日凌晨,谷歌发表了声明,google.cn也实际被重定向到了google.com.hk。于是国新办出来了,声明了,谴责了。 咱国新办说了,我们的有关部门早就和谷歌在谈判了!

“有关部门”,又是这个神奇的部门,在事后蹦出来,告诉不明真相的群众:其实都是我们干的!

如何把一个国际企业树立成民族公敌:其实这是炒作

看看环球网的报道吧,你就能明白,舆论是如何被控制的。

咱们的媒体会说,从经济角度来讲,谷歌走不了。为什么?因为一家商业企业,怎么可能为了什么”不做恶”的信念,放弃咱们中国这么大的市场呢?之前我在和别 人辩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面对所谓的”不做恶”,对方会冷笑一声,用一种饱经风霜的语调告诉我:小同志,你涉世不深啊!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理念,信念啊?一家 商业公司,那就是得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谷歌这小子不可能走!这么一大块肥肉,它肯走?

是啊,咱们媒体也报道了,谷歌刚刚宣布可能退出中国,自己股票就跌了1.3%。看到了吧?谷歌你还敢跟我们斗?炒作一下就罢了,玩真的你肯定不敢!我们的 专家也说了,谷歌啊,别跟个小孩子似的,你得理性点!我们中国的著名企业家唐骏也表示,谷歌没有中国肯定不行!

看到了吧?都这么理性地分析了,你还觉得谷歌要退出?不过是炒作罢了!所以啊,谷歌是否退出还得两说着呢!更何况,我们的调查显示,七成网友认为中国政府 不该让步。谷歌啊,民心所向啊!你得考虑清楚!连你的老对手老朋友老同行们对你的态度持保留意见。你说,你这么就退出了,合适吗?

其实,谷歌并不是想真的离开,炒作罢了。你看,他们都说了,希望能够找到解决方案。这就是说明他们还向留中国啊!谷歌也表示了,他们还是爱中国和中国人民 的(关于此文的具体分析,详见这里)。就连你们自己的华尔街日报,也说了我们认为谷歌退出中国的可能性为35%。只有35%啊!连一半的概率都不到呢。你 看你看,这次还出现戏剧性转向,谷歌公司不同层级的人员接连表示:不排除会继续留在中国,而且迄今为止公司没有任何撤离行动。

看到了吧?这是炒作吧?他肯定不敢走!这就是资本家的嘴脸,这就是帝国主义的行为。他们就是在愚弄大众,在控制舆论。装出一副可怜相,博取同情。炒作啊, 炒作!还好,我们这里有很多网友还是很理性的。看看我们的草根声音,看看我们智慧的人民群众。大家早就看穿你的嘴脸了。一位网民已经表示了,其实谷歌退出 中国市场的可能性比较小,这完全是一场炒作。还是网友们的眼睛是雪亮的:只有《新闻联播》才能拯救”谷歌中国”。你可别小看了这场炒作,这可是一场预谋已 久的炒作。

借助这种”炒作说”,企图证明谷歌的一切行为不过是在炒作,目的也无非是希望引起关注。所谓的”不做恶”完全没那回事。由此给人们传达一种信息:你们看, 这么一个靠炒作宣传自己的公司,能信吗?像话吗?难道我们不该对它进行抵制吗?”炒作说”往往按照经济原则,企业获利原则,把一切分析得理性到位,合情合 理。唯一的缺陷就是:与事实不符。没错,谷歌的确走了,google.cn没了

如何把一个国际企业树立成民族公敌:其实它很失败

没错,谷歌这么个下三烂的企业,很失败的!何止很失败,它还一再作恶,把所谓”不做恶”的座右铭早就忘了。你看,这就是它的N宗罪:

(图略)

好吧,那我们详细看看列举出来的几个罪状

淫秽色情信息:谷歌对于色情内容没有控制吗?请看Google服务条款的8.3节:Google保留從任何服務中篩選、審閱、標明、過濾、修訂、拒絕或刪 除任何或所有內容的權利(但無義務這樣做)。就某些服務而言,Google可提供濾除明確色情內容的工具。該等工具包括SafeSearch優先設置(見 http://www.google.com/help/customize.html#safe)。此外,還有可以透過商業渠道獲得的服務和軟件能夠限 制存取令您反感的材料。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对于色情内容,Google提供了无色情内容的搜索服务。但是需要用户自己选择是否使用。原因很简单,作 为成年人,有权利选择是否搜索色情服务。对于未成年人,监护人有义务为未成年人提供保护,让被监护人使用无色情的搜索服务。而Google作为一个互联网 企业,没有能力在网络上鉴定用户是否已经成年,因此只有给用户提供两种选择,把对未成年人的保护义务留给监护人。否则,就是限制了言论自由。很多人也许对 此不以为然:你Google在美国也敢这么干?在美国也是能随便找到那些扒开屁股才能看见泳衣的照片?也能找到那么多露点图片吗?答案是:的确如此!对于 网络上色情内容的管制,美国参考上的这篇文章有详细的解释。稍微介绍一下,从美国参考的域名上就能看出,它是美国政府主办的。《美国参考》由美国国务院国 际信息局(Bureau[/url] of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主办。《美国参考》以多种形式向国外读者介绍与美国对外政策、社会与价值观有关的各类信息,帮助读者更好地了解美国,以期促进思想和文 化交流。它的中文twitter帐号是:@meiguocankao。

再多说点。咱们央视对于谷歌的涉黄报道,才是一场拙劣的表演。从纯情大学生高也。再到背后控制搜索建议。这么一场拙劣的闹剧,目的不过是想找借口加强互联 网封锁。

图书问题:好吧,继续看他们如何断章取意。另外,谷歌究竟怎么扫描,怎么建立谷歌图书,还是看看韩寒的话吧。

输入法词库侵权:的确,这一点谷歌已经公开承认并且道歉了。我们可以看到,谷歌官方的道歉声明,是2007年4月的事情,而环球网这篇报道,则是2010 年1月的事情,恰恰在Google提出可能退出中国,但是悬而未决的时候。请问这个时候翻旧账,是什么目的呢?

既然这么翻旧账不奏效,那就开始侮辱谷歌无能吧。你看,谷歌在中国的老对手百度的设计师,孙云丰同学就表示:google是个市侩分子。其实,谷歌退出, 完全是由于竞争失利。

要对这个观点进行反驳,其实非常简单。使用之前猴蛇们用过的那套理性的经济分析模型就够了:既然谷歌是商业公司,追求利益,而竞争失利又不违反谷歌的原 则,同时,按照前面”炒作说”提到的内容,中国又是这么大的一块肥肉,有什么理由放弃中国呢?仅仅因为谷歌受不了当第二,就放弃这么大的市场?这可比不做 恶更站不住脚。

倘若觉得这分析还不够,那么我继续补充一下。既然孙云丰说到,如果google占据了大部分的中国市场,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为了什么人权,自由去卖命。 真的是这样吗?对于这套理论,要强调的重点是:谷歌做出退出中国的决定,其真实原因是竞争失利;而让人恶心的是,谷歌反而对外宣称是要捍卫人权,捍卫言论 自由。那么好了,倘若要反驳这种观点,我们要做的就是证明”捍卫人权和自由”是谷歌一直以来坚持的。如果这一点成立,那么谷歌现在继续捍卫人权自由,就不 是由于在中国市场失利,而是它一贯的行为。既然它捍卫人权和言论自由是它一贯的行为,那么我们可以说,它至少”没有作恶”。由此可以证明谷歌的确在信守自 己诺言。

我的这套推理重点在于证明谷歌”一贯支持言论自由”。谷歌一直以来都在推进网络中立性。哪怕在它的老家美国—在那里它不是排名第二的搜索引擎—它 也一样在和政府部门限制自由的政策作对,并且用实际行动捍卫网络的开放与中立。而”网络的民主作风”更是作为Google的价值观之一。从这些事例中我们 恰恰能够看出谷歌的一贯作风。

顺便再给孙云丰事件做个补充。作为百度的员工,请问是哪个搜索引擎破坏了搜索中立性,通过竞价排名干扰搜索结果?到底有没有在发表文章之后,企图通过公关 方法请求各个网站删除帖子和转载文章?又是哪个搜索引擎通过搜索结果勒索其他企业?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又是哪个搜索引擎反应迟钝,把添加过三聚氰胺企业的 名单调整到了搜索结果后面?倒不是说由于这些污点,就不能指责别人。我只是提个醒。

如何把一个国际企业树立成民族公敌:其实这是阴谋

阴谋论,这恐怕是未来时间,猴蛇们主要的工具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捕风捉影,用各种各样的理论,充分调动起民族情绪。让人们觉得谷歌就是和美国政府一起, 企图对中国发起围攻。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啊!现在资本家们和帝国主义政府正在团结一致,企图破坏中国法律。

不信吗?你看,希拉里和奥巴马都开始为谷歌撑腰了。美国的国务院也就谷歌事件举行了多次会谈。而谷歌在中国,就要遵守中国法律,否则就别呆着。我们中国依 法审查互联网内容,是国际惯例。你们别想企图利用这一点,制造矛盾,颠覆我们国家!

这套言论,充分继承了咱们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传统:凡是敌人支持的,我们就要反对!美帝支持言论自由,我们就反对言论自由;美帝支持民主,我们就反对民主。 如果继续坚持这套逻辑,那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可真就很容易被颠覆了。美帝可以宣称支持中国共产党,共产党就直接下台好了…

问题的关键是要做出理性的分析。好吧,就算他们有阴谋。就算他们企图颠覆我们。请问这就是说咱们不要言论自由,不要民主了?Google反对的是现有的审 查制度。咱现在这套以GFW为中心,五毛和多个部门合作的”管理”互联网的模式真就合理?

所谓审查互联网内容是国际管理,请问有几个国家会过滤前领导人的名字?会过滤当前领导人儿子的名字?又有几个国家的审查原则是拍脑门决定的?这又算是哪门 子依法治国?

我的谷歌,你的墙

很难想象倘若在中国无法连接谷歌会发生什么。也许一切依旧。是的,也许没有人会觉得少了什么。前几天艾未未在美国就被一个美籍华人问道:中国大陆的每个人 都很幸福啊,你总是说中国不好,你要给政府时间!而且政府的确在让人们变得更幸福快乐。其实,大家知道吗?在大跃进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觉得自己非常幸福。 他们憧憬着共产主义的到来。文革的时候人们很幸福,他们觉得自己生活在最优越的国度里。这一切幸福,仅仅是源于人们的无知。当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尊严,自 由,权利都被剥夺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再进行反抗了。

没了谷歌,不过是在中国再多制造一批不了解世界的人们。再多一批情绪激动的民族主义分子。这样的社会,还能稳定多久呢?我不知道。

后记(北京时间3月24日6:00补充):精神分裂了

对阴谋论继续补充一点。新华社说中国拒绝”政治的谷歌”与”谷歌的政治”。外交部说谷歌事件无非是一个商业公司的个别行为,不应该把这个问题和中美关系挂 钩。这个问题就深了……我们的党妈妈已经人格分裂了。

后记(北京时间3月24日8:30补充):谷歌其实很烂?

从这张国内搜索市场季度收入上可以看出来,百度的收入大约是谷歌中国的两倍。

再看这篇报道,其中提到”关于谷歌中国800名员工的命运更是让人揪心。”

然后,我们再来看看09年的百度,庆祝一下百度4000员工大搬家。其实,4000员工还不算完,文章中提到:”但随着员工数量激增至7000人以 上……”

操!最后我们明白了,和着百度是人海战术啊!一家有09年就有七千多人的企业,和一家到了2010年才有800人的企业,在同一个市场里,盈利差距只是二 比一。这应该说是七千员工的百度丢人呢,还是八百员工的谷歌无能呢?

五毛们可能会反驳:百度的总部在中国,所以自然中国的员工多了!什么?那你们是要我把百度和谷歌的全球收入都算在一起比比?你们还是想让我拿百度在美国的 市场收入和谷歌在中国的市场收入比比?要么把百度在中国的市场收入和谷歌在美国的收入对比一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 ,
  1. 2010年3月25日23:15 | #1

    呵呵 那你说中国为啥不找微软麻烦

  2. 2010年3月26日21:23 | #2

    呵呵,微软主要是弄操作系统,远远没有谷歌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大,也不需要趟这趟浑水,照样滋润(除了他的Windows你还能用谁的)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