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洛:2012年——2013年中国恶性通货膨胀

许多人在一家豪华赌场顺利赢了钱、又赢了钱。赢钱的人们渐渐不约而同地达成共识,嗯——我们的时代来临了。这家豪华赌场老板居然赔钱也干,于是乎,所有人豪迈地倾家荡产准备在这家豪华赌场去赢个“锦绣前程”。老套的故事,老套的答案,大家都知道。1992年,美国总统克林顿先生全力推进新自由市场与经济全球化的世界整合。1995年1月1日,全球所有发达国家;巴西、韩国、孟加拉国、肯尼亚等几十个发展中国家,共74个国家正式成为世界贸易组织首批成员。等到了2001年,美国总统小布什先生发动了全美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减税与扩大政府开支行动,结果美国贸易赤字迅速巨额膨胀。巨额的美国贸易赤字有力地推动了全球一体化的前进。中国地区那大量廉价的土地成本、廉价的劳动力成本、廉价的环境成本,让中国轻易抢占了巨额美国贸易赤字的大部分。2003年,中国占领了美国服装市场25%的份额,而紧邻美国的墨西哥是10%。到2005年,中国就包下美国服装市场份额的63%,墨西哥下降到只有2%的份额。正如,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之初,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先生坚定地倡导的共赢理念——全球化潮流是不可回避的,全球性投资、全球性市场、全球性技术的转移必将造福全球。现在的问题是,在这场世纪性全球化推进过程中,美国人把巨额的贸易赤字与经常账户赤字做为了付出的代价。所以,现如今全球所有国家为了继续参与这场美国人设计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就都在2009年背负了创纪录的巨额债务。这样,我们又回到本文开头的故事。一个“笨蛋” 豪华赌场老板赔了许多钱,所有人倾家荡产准备玩死这个“笨蛋” 豪华赌场老板。中国在2009年却成了全球政府负债+居民负债最高的国家,接下来的答案又成了常识。

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是“美国全球化”的附庸者;更是在中国社会“思想垃圾”的贩卖者。他们自鸣得意地倡导着美国的自由市场和货币主义。但如果向这些主流经济学家问起,那未来呢:比如未来一年、两年美元怎么走;未来一年、两年中国房价又怎么走?他们的回答总跟正确答案不大有关。一个社会被 “思想垃圾”的贩卖者把持着,这一点都不可怕;怕就怕被那些美国华尔街的“达尔文主义者们”纳入“可利用规划”。美国的“思想垃圾”在中国主流经济学家们争先恐后的叫卖和交易中,已成功植入中国广大中产阶层和农民工阶层。使中国广大中产阶层和农民工阶层诚心诚意地以为,美国社会负债太严重,这个帝国就这样没落了。美国社会真的是严重负债吗?现在,美国人人均年医疗支出是6700美元,美国医疗保障支出高达美国GDP17%,远高于德国、法国与日本的水平;美国人民的税负压力远低于德国、法国与日本幅度在30%~50%;美国人的税负又是发达国家中最轻的,获得的医疗保障服务又是发达国家中最昂贵的。中国人为什么拼命储蓄,70%的原因是为看病准备的;而美国人现在的医疗保障体系在2030年以前是绰绰有余。所以,我们怎么能笨到相信美国人没有储蓄呢?现在美国养老金资产总额高达近17万亿美元,高于美国15万亿美元GDP。美国这些养老金资产配置60%~65%是股票资产,25%是长期债券。以此,问题的本质是,美国是否能保持世界科技创新的领导者的地位。美国过去的历史包括今天的时代,都是技术创造者的天下。技术创造者占美国总人口大约1%,而他们控制着全美国65%~75%的财富,现在微软、谷歌、沃尔玛等美国技术创造者手中有高达5000亿美元~8000亿美元现金,他们随时准备着手垄断下一场人类社会的技术创新成果。而中国现在也是少部分人掌握了大部分中国社会财富,他们是中国的“掘墓人——地产商”,他们手上有几万亿人民币现金,不过,他们的智商让他们在中国又再大量购买土地、砖头与钢铁。“白痴社会”和“技术创新社会”的财富权对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是适者生存;还是路易十六的终结。

世界的未来会怎样,会很美、很美。全球化是不以民族意志为产物的时代浪潮。1995年,全球并购总价值达到创纪录的3560亿美元,而到2005年,才用了十年时间,全球并购总价值达突破了3万亿美元。2008年的世界性大萧条让全球并购总价值急剧缩减。同时发达国家主权债务急速上窜。但,不需要担心,现在发达国家主权债务水平刚刚超过1950年的债务水平。随着今后全球产能的大规模消减,全球并购也会大规模消减。2013年~2015年全球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将达最高峰,而2015年后全球发达国家主权债务将进入大规模消减周期。2015年后,主权债务进入消减周期的出现与长期被压制的全球并购资金能量,将出现一场全球化以来最壮观的同步喷发。当然,美国人最倒霉的问题是,美国婴儿潮一代的大规模退休已经开始。到2015年美国波音、卡特彼勒制造业部门的退休人数将高达40%;而微软、谷歌、沃尔玛等服务业部门退休人数将高达30%。在1870年到1914年的第一轮全球化经济浪潮中,美国是那个时代最大的赢家,有6000万人从欧洲迁移到美国,占当时世界人口总量的4.1%。而现在美国移民总数达3500万人,占美国人口12.6%,占世界人口总量才 0.6%不到。所以,对美国核心层思考的技术问题是什么?答案又出来了——美国急需大量高技术人才移民。而1989年,前苏联地区的崩盘则为美国提供了大量高质量与高技术的移民。今天的谷歌创始者,就有一位是来自前苏联地区。

2009年,中国地区购房的人为什么会那么多,而且又那么疯狂。有一个理论叫“蝴蝶效应”。就是在大西洋地区一只叫“雷曼的蝴蝶”煽动翅膀了,而远隔千里之外的中国地区房价上涨50%。现在正常人都知道,救“雷曼”这只蝴蝶,美国政府只需要消耗200亿美元,占美国这场金融救助资金4%不到。所以,那为什么不救呢?列宁告诉我们说——搞垮一个国家,就必须搞垮这个国家的货币。亲爱的朋友们,2009年中国政府+中国地方政府+中国银行+中国居民背负了高达 20万亿人民币负债。现在中国经济规模是美国经济规模的1/3。可是,中国M2供应比美国M2供应高出20%。如果,在1918年,一个德国人用1只鸡蛋换成美元,那到1923年,这个德国人可以用这笔美元买3000万个德国鸡蛋。炎热的卡塔尔地区,大街上时常可以看到美国大兵驾驶着美国吉普狂奔。如今,美国中央司令部的前沿指挥部设在了中东小国卡塔尔,卡塔尔也因此解散了本国军队,而高枕无忧了。巴林是美国第五舰队的总部所在地。中东地区三个重要的美国战略盟友沙特、卡塔尔、巴林的石油产量占欧佩克的近70%。沙特经济年增速是1.9%,而人口出生率是3.3%。沙特经济是长期停滞,人均年收入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1.8万美元下降到今天不足7000美元。沙特财政收入90%来自石油。对于高速增长的人口与严重依赖石油产业的现状,沙特已经开始,大规模产业升级,到2013年中东地区的石化产品将出现1800万吨~2000万吨的世界倾销。而中东地区的石化产品成本是今天中国石化成本的 30%~40%。这是2013年的一只“蝴蝶”翅膀。现在一只叫希腊的“蝴蝶”;一只叫丰田的“蝴蝶”; 一只叫谷歌的“蝴蝶”; 一只叫铁矿石的“蝴蝶”; 一只叫水资源的“蝴蝶”;一只叫······。这许多“蝴蝶”都要煽动翅膀。中国在今天到明年是经历楼市崩盘的大萧条;在2012年~2013年是经历人民币汇率崩盘的恶性通货膨胀。今年底,美元指数最保守价格是85,我怎么知道?美国人是金融渔利的国家。美元汇率是美国现代作战军团,还有“笨蛋”会打黑客和轰炸机战场吗?这些是全球化生存基本常识。1997年东盟经济崩盘,印尼盾从2500元跳水至2万元,印尼经济学家与全世界经济学家全部反省——印尼是裙带资本与社会腐败出的问题。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到时,也会大谈中国裙带资本与中国社会腐败出的问题。到时,美国中情局再推几个大陆版的“阿扁”出现。这就叫孙子思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大量高质量中国科技人才被这场“不战而屈人之兵”下,被迫大规模移民美国。到时,中国贪官还是不要去美国,因为美国人会学秦王嬴政,把长期串通秦国的齐国宰相后胜砍头,而来取悦齐国人一样,把中国外逃贪官送上断头台。三年内那些低能儿地产商与某些人会翻版路易十六。所以,请问一个常识问题,今天我们中国人出资送给日本人2.5万亿美元纸币外汇官方储备,让日本社会形成少量地产商低能儿食利广大日本中产阶级与日本下层阶层社会,我们同意吗?

刘军洛

2010-3-24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