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制裁谷歌前请三思

谷歌(Google)试图通过将中国本地搜索引擎“外包”到没有审查制度的香港,以摆脱在中国实行自我审查的恶名,这是解决难题的一种颇具创意的方法。但故事决不会就此结束,而且从中国官员初期的愤怒反应来判断,最严厉的决定尚未做出。

将搜索请求转至香港有其优点:如果中国当局希望过滤返回到内地的搜索结果,不向自己的人民公开信息,他们就必须自己来干“脏活”。如果说信息透明是对抗权力滥用的一剂良药,那么这种方式虽然不起眼,但能让中国人民对自身自由受到的限制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

谷歌早就应该采取行动。无论导致其改变在华立场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是那一系列广为人知、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是对审查形势能有所改善的幻想的破灭,抑或只是由于投入巨资却鲜有回报而产生的厌倦感——这种进展都值得欢迎。正如谷歌的部分退出战略所显示的那样,它一开始以为自己能够从内部促成中国互联网的开放,是错误的。

在对谷歌施行任何新的严厉制裁之前(无论是严格限制或屏蔽香港网站的搜索结果,还是将谷歌彻底赶出中国),中国政府应该三思。中国受益于与世界其它地区的开放网络连接。现在,任何限制网络接入的重大举措,都可能产生更长远的影响。网络搜索是互联网世界的一项重要功能,同时,尽管谷歌用户数量相对较少,但却向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群倾斜,这一事实显示了中国网民多么重视改善获取信息的途径。

倘若中国政府贸然行动,外国政府必须表现出一种比以往更为强烈的意愿,团结一致,采取更强硬的立场来支持开放网络。经济和政治现实都意味着中国自身不太可能让步。但其压制性立场为其他政权树立了一种不可靠的领导榜样。开放网络在世界许多地区都受到攻击。外交与经济压力在其它地区或许会更加有效。若要阻止这个世界陷入加强互联网限制的歧途,现在就必须划定底线。

译者/何黎

—-
评谷歌退出中国大陆

首先对谷歌的践诺表示敬意。事实证明,谷歌宣布退出并不是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而采取的一种投机手法,中国有一句古话来概括这些宣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
腹”。

其次,说到遵守法律,很对,谷歌应该遵守中国法律。我作为中国公民——孙卫(实名制),同样郑重地要求中国执政党遵守中国宪法正文法条,把自己拘束于宪法
法条之下,不干涉人大、司法、政府工作,允许政治言论自由。能做到吗?不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条,执政党也要退出。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