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山西疫苗案思考

腐败到哪里,哪里的市场机制就会荡然无存。山西疫苗案显示贪腐官员会抓住任何一个机会,借用行政权力,获取垄断收益。

这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发生在事关人命的疫苗行业。2005年年底,山西省疾控中心成生物制品配送中心,选择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的私营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华卫),包装成卫生部部属企业。为了获取垄断收益,他们以行政资源垄断市场,赚取高额差价,使免费疫苗与廉价疫苗失效。据报道,有近百名儿童的死亡和残疾与此有关。

结果让人痛心疾首。良知者的申诉与媒体艰苦卓绝披露黑幕的努力,调查权却落入自肥者手中,山西省疾控中心与卫生厅这些重要的利益参与嫌疑部门,成为告知公众真相的部门。

在2010年山西疫苗案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后,山西方面的态度是,对于关键的指控全盘否定,而承认了鸡毛蒜皮的枝节违规。山西省政府副秘书长巨宪华在3月22日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经调查,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主任栗文元在负责与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合作进入山西疫苗市场的问题上,没有经过严格的招投标程序。山西省疾控中心聘任销售方法人代表田建国为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违反了相关的人事管理规定。按照协议,北京华卫时代公司应交50万元风险抵押金,栗文元曾违规将其中27万元购买小轿车个人使用,调查组介入调查后已纠正。”对于华卫时代公司的收入只字不提,对于疫苗的调查用了多长时间、具体由何人调查语焉不详。

明智的人不会信任这样的调查结果,深刻的不信任撕裂了社会。不出意料,北京华卫公司然关掉配送中心的大门,拿钱开溜。山西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在2009年12月以53岁未的大好年龄提前退休,一家三口游居澳大利亚至今未归。

山西疫苗案是经典的官员贪腐案,权力部门借助疫苗收取垄断权力溢价。从报道来看,如果没有山西卫生厅李书凯先生的“大力支持”,如果没有原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的导演,如果没有上级部门一再将调查权授予被调查者,不可能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令人担心的是,对于山西疫苗案可能得出错误的结论,为治恶疾吃下毒药。

人们关注的是北京华卫是没有多少资本的民企,人们关注的是官员与私企勾结的腐败利益链条,认为私企是罪恶渊薮。事实上,权力者找民企站在前台获取权力金绝非第一次。如张荣坤的福禧投资之于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广东省东莞市长安华丰家电贸易部之于原广东发展银行韶关分行行长官有仁,这些民企公司、总裁不过是前台木偶人,被后台的贪腐官员提线操纵。如果没有对权力的约束,官员的傲慢与贪腐将愈演愈烈。山西等地国企大回归,将使官员越来越傲慢,权力越来越值钱。

正因为类似于三聚氰胺、地沟油等事件频发,清官戏越演越热,民众期望包公再世,甚至出现在法院门口击鼓鸣冤要求法官升堂之事。中世纪场景重现于当世。正常的市场需要法律确定边界,山西疫苗案自上访调查之始,走的都是行政体制内部的调查约束机制。而法律成为聋子的耳朵,对于与疫苗案相关的民事诉状,既不受理,也没驳回。缺乏法律维护的社会秩序必然有替代品,黑社会横行,媒体报道,受害儿童家长举报人收恐吓短信 “再闹砍断腿,不闹给10万”。

官员权力的兑现,使得民企成为官员权力的象征,这些失去市场品格的民企不过是行政权力的狗腿,却让所有的民企蒙羞;而行政体系内部的循环式惩戒方式,则让法律墮入地狱,成为屏风上的精致刺绣,完全没有用武之地。正因为对于民企与法律的失望,民众可能更呼吁青天,更呼吁国企,这些经济与文化上的诉求,将把中国的市场经济逼进死胡同。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分类: 新闻, 观点 标签: ,
  1. 2010年3月25日21:18 | #1

    桃李不言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 trackbacks 和 pingbacks.